第九卷 第十七章 蠱蟲消

  倉頡叛!

  就在昨天夜里的飲宴之上,新一任的族長軒轅野還攬著這位軒轅第九子的肩膀,給手下眾將和華族高層介紹我的新身份,并且承諾眾人,說將會借助倉頡的知識和經驗,建立一個新世界,然而轉眼過去,這位深受軒轅野信任的軒轅第九子,居然帶頭舉起了叛旗來。

  這并不是最讓人震驚的,真正讓人感到震撼的,是深知內情的那一部分人,他們知曉倉頡之所以選擇臣服,軒轅野之所以選擇信任,全部都是因為一種東西。

  倏影蟲!

  對,沒錯,就是風后的倏影蟲,讓軒轅野擁有了駕馭眾人的強大力量,無數心底里不愿意臣服的部屬,正是因為有了被人一言斷生死的倏影蟲,方才會選擇同流合污,而這樣正是軒轅野強大信心的來源。

  但是,為什么這個時候,那個倉頡會站出來,選擇背叛呢?

  他難道是瘋了,不怕死么?

  這疑惑讓許多準備動手,投入戰斗的倏影蟲受控者都為之遲鈍,而也讓風后這個擁有著倏影蟲的強大蠱師為之震驚。

  震驚之后,是一種深沉而濃烈的恨意。

  這世間什么行為最為可恨?

  背叛。

  這世間什么人最讓人恨之入骨?

  叛徒。

  感受到了背叛的風后毫不猶豫地舉起了手中一根宛如嬰兒手臂的玉質手杖,厲聲高喝道:“倉頡,你難道不怕死么?”

  我既然率先舉起了義旗,便已然是豁出了全部去,環顧四周,高聲喝道:“軒轅野狼子野心,先用殘忍手段謀害了華族最為賢明的老族長,然后用蠱蟲控制的手段,掌控了華族高層,從而登頂,試圖將華族這個有著無數驕傲和傳統歷史的部落,陷入他狂妄的野心之中,將無數子民扯入戰爭的陰云里面去——這種卑鄙無恥的人,如何能夠做華族的領袖?我反對!”

  劫在我旁邊站著,高舉雙刀,慨然喊道:“我反對!”

  就在我慷慨陳言的時候,又有一個人從人群之中跳了起來,大聲喊道:“我特么的也反對!”

  說話的這人,卻正是揚言要大鬧會場的屈胖三,這小子也不知道從哪兒鉆了出來,因為個子矮人小的緣故,不得不跳到了一匹沒有主人的烈馬身上來,方才讓我們瞧見了去。

  我的背叛讓軒轅野近乎抓狂,他指著我,沖那風后大聲喊道:“殺了他,給我殺了他!”

  這一回,他再也沒有了之前面對龍不落的淡定。

  龍不落的出現,他或許是知曉的,至少是有了心理準備的,但是我不同。

  在倏影蟲的控制下,他實在是難以想象,一個人居然敢冒著死亡的危險,跳出來反對他。

  他自覺得本人擁有著傳說中的王八之氣,渾身一震,自有小弟跪倒臣服,沒想到我居然在這個時候站出來反對他,這樣的打擊,甚至還要強于龍不落,以及他身后的那兩百騎兵。

  風后這個時候已經揚起了手中的玉杖,開始念起了咒訣來。

  在我腦中的倏影蟲瞬間就開始了蠢蠢欲動起來。

  它散發著一種不可見的光波,試圖控制住我的意識,而如果這意識足夠強大的話,它就會引爆自己,讓我死去。

  然而就在風后施咒的一瞬間,忍耐了好幾天的我也終于放開了對聚血蠱小紅的控制。

  這是強者與強者的對話,蠱蟲之間的戰斗。

  尊嚴的戰斗。

  啪……

  咕嘟……

  這場代表著蠱蟲尊嚴的戰斗,在三個象聲詞結束之后,便已經結束了,饑餓的聚血蠱即便是在沉睡之中,也擁有這強大的進食能力,在我放開了對它的控制之后,小紅一口,便將用觸手纏住了好幾天的倏影蟲給吞進了肚子里去。

  沒有一點兒猶豫,沒有一點兒停頓,倏影蟲瞬間GG。

  這是在風后給我種下倏影蟲之后,就已經注定了的結果,只不過是被我人為的延長了期限而已。

  在我身體里的這條倏影蟲,是子蟲,而母蟲卻是在風后體內。

  兩者是關聯的。

  而此刻正是風后通過母蟲,準備控制子蟲的關鍵時刻,突然的死亡讓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打擊,仿佛重錘敲在了腦袋之上一般,風后整個人向后倒了去,如遭雷轟。

  而在這個時候,我將限制行動的祭祀長袍給扔向了夸娥英,然后向風后沖了過去。

  此戰我們處于極端的劣勢狀態,即便是此刻看起來十分熱鬧,但軒轅野還是擁有了最為恐怖的力量,一旦這些力量集合到一起來,我們是一點兒生的希望都沒有的。

  無論是強大的軒轅八子,還是跟著軒轅野崛起的這些基層班底,還是那秋水先生的隱藏力量,以及軒轅野本身。

  這些優勢都不是單單幾個人能夠轉變的。

  更何況他現如今已經成為了華族的族長,理論上可以統御起這個荒域之上最為強大的部落。

  然而我在這里面,卻發現了一線的生機。

  風后。

  風后,是軒轅野唯一的破綻,并不是說她是軒轅野的女人,而是因為她是軒轅野控制華族高層的關鍵,一旦風后種在那些華族高層身體里的倏影蟲再無效果,難道真的就人人都甘心成為他的奴隸么?

  沒有人會這么賤,更何況是這般偉大的華族呢?

  華族之中,有的是數之不盡的勇士,他們只不過是缺少一些愿意站出來的人而已。

  當高層之中,有一些人,有了足夠的勇氣,形勢就會逆轉。

  我堅信。

  所以沒有任何猶豫,我提著破敗王者之間,便沖向了風后。

  只要誅殺了她,事情就會變得簡單許多。

  從地獄模式,變成困難模式。

  殺!

  長劍所指,鋒芒畢露,然而我與風后之間,還隔著七八米的距離,這里面不但有華族第一力士夸娥英,還有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軒轅近衛隊戰士。

  這些人在我豎起反旗的一瞬間,立刻就做好了戰斗的準備,而當我向前沖擊的時候,他們便都已經揮舞著兵器沖了上來。

  雙方重重地撞到了一起來。

  一劍斬。

  簡潔利落的戰斗在一瞬間打響,而我的開幕式中,怎么可能少得了這等的強力手段?

  一個身穿厚重鎧甲的戰士,被我一劍,從天靈蓋劈到了胯下去,一秒鐘之后,倏然裂成了兩半,內臟、腸子和鮮血灑滿了一地。

  這一招不但兇狠,也震懾了那蠢蠢欲動的眾人。

  這些人身經百戰,按理說對于鮮血之物是視若無睹的,但卻很少有瞧見過這般犀利的手段,很少有瞧見過能夠將人給一分為二的場面。

  如此的工整,充滿了數學的美感。

  有人恐懼了,我繼續向前,然而到底還是給風后的反應時間,她倉皇后退,驚悸地喊道:“倉頡,你到底做了什么,為什么我感應不到倏影蟲的存在?”

  我一邊揮劍,一邊冷然說道:“不要叫我倉頡,那位是造字圣人,我中華民族的老祖宗,你們這幫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鄉巴佬,居然敢拿我老祖宗的名字往自己腦袋上面套,就沖這一點,我也要將你們都給斬殺了去!”

  鐺!

  一根粗鐵棍子憑空而來,重重地砸到了我的長劍之上,讓我站立不得,止不住地往后急退而去,而后面的攻擊又暴風驟雨一般地殺來。

  好在劫在我的旁邊,用雙刀幫我抵擋了不少。

  我站穩腳步,抬頭望去,瞧見拿著這根粗鐵棍子與我力敵的,卻正是那說了要一直盯著我的夸娥英。

  這個扎著馬尾、英姿颯爽的長腿妹子此刻怒氣沖沖,棍子前指,怒聲喝道:“虧王那么的信任你,甚至還打算把我許配給你,用來籠絡你,沒想到你居然還是反叛了他——你這個畜生,受死吧!”

  不愧是華族第一力士,這女人的勁兒簡直不是一兩輛東風重型卡車所能夠堪比的。

  我感覺持劍的右手一陣發麻,手掌都在嗡嗡發抖。

  然而她的話卻更加讓我為之驚悸。

  我擦,我說她怎么對我橫挑鼻子豎挑眼,就是看不慣呢,原來軒轅野居然想把她許配給我?

  這是鬧哪樣呢?

  雖然這小妞兒長得也挺漂亮的,身高腿長,性子又烈,讓男人頗有征服欲,但問題在于。

  我有女朋友了……

  更何況找一母老虎回家,對于一個男人來說,實在不是一件好事兒。

  幸虧我沒有真心投靠!

  就在我滿心后怕的時候,夸娥英提著棍子就砸落而來,我舞動長劍抵擋,被對方恐怖的力量給死死壓制,眼見著風后在旁人的掩護下越走越遠,我心思焦急,對屈胖三大喊道:“殺了那個女人,我們才能夠贏!”

  屈胖三這個時候終于越過重重防線,沖到了我的身邊來,聽到我的話,不由得猶豫,說靠,太多人了啊,怎么弄?

  剛剛說完,旁邊的劫給人劈了一刀,慘叫了起來。

  我回頭看去,卻見劫此刻已經渾身是血了。

  他到底還是太弱了。

  我心憂如焚,然而這個時候的屈胖三卻是眼珠子一轉,從懷里摸出了一瓶二鍋頭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