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六章 矮騾子粉墨登場

  當下我們幾個紛紛四處張望,掐決念咒,試圖發現這相片上的黑影,是否跟在我們的身后,伺機攻擊。

  我的背包里面浸透了水,里面的紙符都變成了一坨紙漿,不過雜毛小道的百寶囊乾坤袋是防水的,倒也在霎那間燃起了兩道紙符,驅馭現身。不過那詭異的黑影并沒有出現,倒是惹得吳剛、馬海波等人一陣驚慌,連忙問到底怎么了?羅福安也是眉頭蹙起,一副惶恐的表情。

  楊操將右手呈劍指,抵在太陽穴中,閉目觀察了一番,睜開眼睛,跟我們確認,說沒有?我們點頭,通過我們各自的手段,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那么這數碼相機的屏幕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們又低頭一看,哪里有什么黑影,明明就只有一個造型古樸厚重的石頭座椅嘛。

  然而越是如此,我們的心情越是糟糕:這里的古怪,并不比之前洞中的那魔眼差幾分啊。

  在雜毛小道的催促下,賈微又連著翻了好幾頁,也沒有再見到什么王座上的黑影。她的小黑是個機靈的東西,四處地嗅聞,最后在角落的一個地方停留了,啾啾地叫著。我們正準備過去瞧,然而聽到大門那邊傳來了骨頭輕微滾動的聲音。我們都是耳朵尖的人,一聽到有情況,楊操立刻打出手勢,說有人。當下我們也不猶豫,讓馬海波帶著羅福安守在這里,而我們其他人則飛快地往大廳出跑去。

  賈微跑得最快,她一馬當先,如同一道風,而我與楊操、雜毛小道都在后面追趕,不用十秒鐘便跑到了大廳處。繞過高大的王座,我們看清楚了這動靜的發出者,是來自于十幾個帶著紅草帽的家伙。

  矮騾子,我們一直尋找的小東西,它們竟然一直跟在我們后面,并且進入了這石殿之中。

  它們似乎也沒有來過這里,各自分散著,在這大廳中又鬧又叫,有的還往石鼎上撒著尿,一股臊氣遠遠飄來。不過我們跑動的聲音,它們顯然已經察覺到,視線都朝向了這邊。一確認目標,所有人紛紛口嚼著甘草,毫不猶豫地扣動扳機,朝著這些面目猙獰丑惡的小東西開槍射擊。

  我和雜毛小道雖然不是軍人,但是臨行前也帶上了一把手槍,此刻也是拔槍就射。

  一時間槍聲大噪,剛才還歡喜得竄上竄下的矮騾子在這一刻被打懵了,瞬間留下了四五具血肉模糊的尸體,而其他的則憑著自身的敏捷,迅速地找到了掩體躲藏起來。不過這并不要緊,我們進洞之前,別的或許欠了考慮,對付矮騾子卻有著整整一套方案,除了小張和他的觀察手持槍掩護外,我們所有人都從兜里面掏出了一大把糯米,朝著矮騾子躲藏的地方拋灑而去。

  糯米噼里啪啦地落在地上,有陣陣黑煙冒出,接著一聲聲的慘嚎聲響了起來,聽在我們的耳朵邊,如同仙樂。

  自從來到青山界的后亭崖子,就不斷地死人,而進入這個黑乎乎的幽閉溶洞之中,每一個人的心情都很沉重。這沉甸甸的壓力在心頭,讓我們焦躁得近乎崩潰。沉默啊沉默,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爆發,在這一刻,看到一切問題的根源,這些可惡的矮騾子躺在血泊之中,聽到它們哭泣的吶喊,每一個人的心頭,都充滿了報復的快意。

  一把又一把的糯米灑下,終于有幾個矮騾子忍受不住,從掩藏物后面蹦出來,發狂一般朝這里沖過來。當然,迎接它們的,是無情的子彈。特別是被狙擊槍打中的,巨大的動能砸在頭顱或者身體上,然后矮小的身子被帶著,往反方向重重跌去。

  就在兩分鐘的時間里,襲進殿中的矮騾子就損失了一半左右。

  正面交鋒,這些小東西哪里是現代兵器的對手?

  然而我心中卻并沒有半分的放松,凝神靜氣,總感覺被什么東西給盯上了。正用著“炁”之場域在查探著,結果我身邊五米處蹲地射擊的狙擊手小張突然抱著頭倒地翻滾。我定目看去,只見他頭上包裹著一層與空氣不同的介質。在那一瞬間,他的臉色變得青紫,沒有呼吸。我心念一動,便想起來,這東西便是我剛剛回家來時,在羅福安病房中所見到過的害鴰。這種東西隱匿起身形來,氣息難以找尋,是挖坑敲悶棍的高手。

  我當下也不猶豫,空著的左手立刻掏出了懷里的震鏡,兜頭就是一照:“無量天尊!”

  金光一耀,那害鴰立刻現形,一塊桌布一般包裹著小張的頭部,粉紅色的無數觸角死死勒住了這個戰士的脖子和五官。小張翻滾掙扎著,我和雜毛小道立刻沖過去,我瞬間收起右手的手槍和左手的震鏡,雙手灼熱幽藍,扳住了害鴰的邊緣,而雜毛小道的桃木劍上面倏然又出現了一張黃色符箓,直接點在了這只害鴰的心門之處。

  被我和雜毛小道雙雙出手,它的附著力頓時就有等若無,松開了小張的頭顱。

  這個年輕的戰士大口大口地呼吸空氣,而我則手上更加地用勁,將詛咒之手的威力驅動得更加厲害。我受了重傷,雖然肥蟲子在我體內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但是跟平日里的實力還是有著很大的差距,對這害鴰暫時行不成威脅。不過雜毛小道那燃符之劍的威力卻甚是厲害,火焰在幾秒鐘之后,將這介于靈體和實體之間的害鴰,給吞滅殆盡。

  而就在我和雜毛小道出手救人的時候,楊操從懷中掏出一把東西,往空中一撒,金燦燦的碎屑將整個空間都彌漫著,在我眼前,出現了十多朵浮空的惡鬼水母,這些東西如同在水中一般,一蕩一蕩的,天山地下,四面八方地朝著我們撲來。

  那個一直很討人厭的賈微突然掏出一束赤紅色的綢帶,上面有十來個金色鈴鐺,叮鈴鈴作響。

  她雙手結印,然后指在了那末端的金色鈴鐺之上,口中春雷乍吐,粉面含煞,那綢緞六七尺,擰結若鞭,被她揮舞起來,如同游龍驚鳳,刷刷刷,三鞭甩去,空中炸響,那外力難加的害鴰被拍中,立刻收縮如同拳頭,給各個擊飛而去。

  而回過神來的吳剛和手下兩人,立刻從行囊中掏出黑狗血,朝著兇猛撲來的這些害鴰灑去。

  漫天的血漿飛灑,有的滴落在地上,有的則落在那些害鴰身上。這落于害鴰身上的,立刻轉化為硫酸王水一般,迅速地腐蝕著這些恐怖水母的身子,冒黑煙,肌體浮現,如同熱油濺進了雪堆里,立刻消融。此一番動作完成,在暗地里打悶棍的害鴰們立刻潰不成軍。

  謀而后動,事半功倍。

  然而正當我們忙著收拾眼前的這些害鴰之時,潛藏的矮騾子們紛紛撤退,有往門口跑的,也有往兩側跑的。除了小周在持槍點射了一個矮騾子之外,竟然再沒有收獲。我們沖前正想追,結果從外面奔進一頭長鼻肥體,體型碩長的野獸來。它犬齒外露,向上翻轉呈獠牙狀,耳披有剛硬而稀疏的針毛,全身深棕色,鬃毛長而硬,披著厚厚一層松油板甲,正是青山界常見的野山豬。

  這東西跟那憨態可掬的家養肥豬可不同,一身常年蹭松樹皮而披就的硬甲,獠牙尖銳,動作迅速,奔走時兇猛異常,有時候連老虎都不敢惹。

  當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它已經沖進了殿內,離我們只有五六米的距離。

  嗒嗒嗒,一連串的槍聲響起,許多子彈都灌進了野豬的身體中。

  這廝攜著巨大的動能,沖上臺階,重重地撞在了兩米多高的王座上,這歷時兩千多年的石頭座椅哪里經受得住這幾百公斤的野豬沖撞,轟然一下就倒塌了,嚇得后面的我們連忙躲避。等塵埃落定之后,我用腳踩了踩這頭野豬,它口中血沫直冒,哼哼著,腦袋都變成了沙漏,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

  矮騾子在這混亂之中,早已不見了蹤影。當大廳靜了下來,我們突然聽到一種有規律的聲音。

  這聲音不大,扣扣扣、扣扣扣……是骨頭敲擊石板的聲音,從右邊的墓坑中傳來。

  我臉色一變,抽出手槍就朝著那邊奔去。繞過石墻,我剛剛走到口子處,便感覺風聲一響,來不及反應,抬手就往那處砸去。手槍頭一下子砸到一個溫熱的東西,鮮血迸射,我感覺自己的手還被抓了一下,轉頭一看,正是一頭矮騾子,毫不猶豫地持槍端射,送了它兩顆花生米。

  矮騾子兩腿一蹬,倒地死去。

  那聲音還在持續著,我緩步走過去,聽到這聲音是從正中處的石棺中發出來的,像敲門,也像是在推蓋。我凝神一看,竟然有兩個矮騾子躺在這石棺之下,而在石棺邊緣,是一片藍色的血跡。它們……是在用自殺的手段,來喚醒石棺里面的東西么?

  四下寂靜,只有“扣扣扣”的響動,在我耳朵邊縈繞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