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八章 真的劫

  一杯二鍋頭,嗆得眼淚流。

  生旦凈末丑,好漢不回頭……

  酒入喉中,半瓶子悶了去,劫的眼睛一下子就變得血紅,里面無數血絲浮動。

  渾身都是淋漓鮮血的劫在一瞬間,突然就給了我幾分陌生感來。

  之前的時候,他這是一個部族的少年,雖有天分,宛如璞玉,但并沒有顯露出太多的光芒來。

  然而此刻,劫就像一把劍。

  一把出鞘了的,鋒芒畢露的劍,閃耀著讓我都為之忌憚的光芒來。

  不過這一回,他卻沒有如同上一次那般,喝了酒就神志喪失,奪路而逃,而是看向了我,問道:“要殺誰?”

  呃……

  聽到這聲冷冷的話語,我頓時間就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不過瞧見他那堅定的眼神,還是指向了遠處的風后,說殺了她。

  劫點了一下頭,說好,了解。

  話音剛落,他突然間就原地消失了,不見了蹤影。

  就仿佛他從來沒有存在過一般。

  好強。

  我能夠猜得到劫應該是用了地遁術之類的五行遁術,卻不知道在這么多人的炁場影響下,他居然能夠使用自如,而且遠遠要比我的地遁術還要強大,讓人根本察覺不到,無跡可尋。

  他到底是誰,為什么會這般厲害?

  我腦子里有一些放空,隨后夸娥英的攻擊讓我一下子就醒轉了過來,手中的破敗王者之劍開始運轉,一邊抵御這母大蟲連綿不休、暴風驟雨的攻擊,一邊詢問屈胖三道:“你到底對他做了些什么?”

  屈胖三嘿嘿笑,說別說得我好像做了什么壞事情一樣,我只不過就是給了他一瓶酒。

  我說他喝酒之后,那個自我,就醒過來了?

  屈胖三說貌似如此,而且我曾經跟那個他有過交流,覺得人其實不壞,而且身手很強,特別是神出鬼沒的手段,簡直沒誰了,拿來當一把刀,其實還是不錯的。

  我說你就不怕他反過來對付你,又或者掉鏈子?

  屈胖三嘿嘿笑,說你放心,他這種情況呢,本體的意志對于靈魂的影響其實還是蠻深重的,對于一個幫他報了父母血仇的人,他是不會翻臉坑人的,你以為都跟你一樣啊?

  我呸了他一口,說你特么說得好像老子做了什么惡事一樣——對了,你確定這么鬧下去,我們能夠活下來?

  屈胖三說弄不過就跑唄,想那么多干嘛?

  我說我以為你找到陸左和蕭克明他們了呢,原來沒有?

  屈胖三嘿嘿笑,說你放心,這兒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不管他們在哪里,都會知道的,說不定就在這場中呢,我們把事情鬧得越大,越容易讓他們知道——這相當于在春節聯歡晚會上面打廣告,穩賺不賠的事情,你有什么可擔心的……

  我說要萬一戰死了可怎么辦?

  屈胖三無奈地說道:“只能說明你太菜了,這有什么辦法?”

  兩人邊戰邊聊,那夸娥英專攻于我,使得屈胖三這小子的壓力少了許多,閑聊之間,周遭十來個近衛戰士都給他舉手投足給撂翻在地去。

  他出手,并不危及到旁人生死,但如果對方真的實在是太過于兇狠了的話,他也不會手下留情。

  總之在一段對話完成之后,周遭躺到了一大片的人,只有夸娥英在我跟前揮舞著粗鐵棍子,架勢依舊十分兇猛,但到底還是顯得有一些身單影只。

  所以我們越過了夸娥英,朝著風后逃開的方向追去。

  不過夸娥英并非蠢笨之人,瞧見周遭這些尋常的部落勇士并不能夠阻攔我們,立刻就開始了喊人。

  而他的一聲喊,立刻叫來了兩人。

  一人為祝融,華夏傳說中的火神,而在這兒,他卻是一個半邊長發、半邊禿瓢的高瘦男子,長著馬一般狹長的臉頰,一對眼睛通紅,渾身有著爆炸的肌肉。

  一人為風將力牧,就是那個大胖子。

  而此刻的他挽著一張強弓,雙眼瞇著,目光就好像破碎的玻璃渣子一般銳利。

  比起龍不落的騎兵來說,這兩人對我這叛徒似乎更加感興趣一些,特別是力牧,人還沒到,手中的弓箭便挽得緊緊,陡然之間,幾根利箭便刺到了我和屈胖三的跟前來。

  它快得超越了空間,若不是我和屈胖三對于炁場都有著超人的敏感,只怕一箭之下,性命便已然消弭。

  感受到了那力牧胖子的威脅,屈胖三足尖一動,人便沖到了那家伙跟前去。

  他需要將最為威脅性的人物給除了去。

  那力牧身體龐大,屈胖三與他相比,仿佛只有十分之一,然而這家伙卻有著一種讓人為之驚悸的氣勢,倏然而至之后,那風將力牧再也無法彎弓搭箭了。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祝融也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既然被賜姓為祝融,這人自然跟火有關。

  見面的第一下,他右手往嘴邊一放,然后猛然一口氣吹了出來,那氣一出口,立刻變成了灼熱至極的火焰,將我整個人都給籠罩其中。

  我感受到了那種灼熱的熱力,與尋常雜耍的手段并不相同,人若是被噴了,只怕根本逃脫不得。

  于是我逃,毫不猶豫地往旁邊退開,然而夸娥英那女人卻顯得格外兇狠,一根鐵棍,卻將我的退路給攔住了去。

  妹子,你是這是真愛啊……

  我輕輕地嘆了一口氣,沒有再留守,將大雷澤強身術存于身體之中的雷電之力,在那一瞬間引爆了出來。

  刺啦……

  夸娥英天賦異稟,那種純粹的力量并不是常人所能夠抵御的,我這種的資質,即便是被聚血蠱強化了無數次,與她到底還是有一些差距,但這并不代表我不是她的對手。

  我是一名修行者,自然有著超越人體的力量和手段。

  雷電之力。

  藍紫色的電芒在一瞬間引爆,順著那粗鐵棍蔓延到了夸娥英的手臂之上去,然后陡然一下,這妹子渾身開始狂震了起來,就好像有一頭怪獸在她的體內咆哮。

  而這個時候,我手中的劍已經繞開了對方的粗鐵棍,挑向了對方的喉嚨。

  沒有任何憐香惜玉的想法,我此刻唯一的念頭,就是盡一切可能,打擊軒轅野的有生力量。

  特別是像夸娥英這樣的死硬分子。

  然而夸娥英雖然被我的電擊療法給擊倒在地,但卻并沒有被切斷喉嚨,因為這個時候的祝融已經沖到了我的跟前來。

  他的雙手之上,各有一團熊熊燃燒的烈火,宛如兩把火焰長刀,朝著我劈砍而來。

  我施展長劍,與此人對拼數回,感覺此人的手段古怪,但論起修為,似乎與我又有一些距離,心中稍安,左右打量,方才發現戰場轉瞬萬變,之前的騎兵隊受阻,而在安的加入下穩住陣線,但隨后又陷入了層出不窮的攻擊之中,開始不斷往回收縮。

  就這一會兒的功夫,兩百人幾乎死去了一半,而安這邊也受到了三四個頂尖高手的圍攻,節節敗退。

  不行,我不能在這里久留,需要過去,與他們匯合。

  不管別的,救出安來再說。

  我沒有心思與這祝融一直糾纏,雙方拼斗,無端兇猛,我揮舞長劍,做出拼命要斬殺此人的架勢,實則是在找尋機會逃離,然而那家伙雖然弱于我幾分,但玩的一手的好火。

  兩人所過之處,烈焰熊熊,而他卻一直左右搖擺,就是不給我任何機會。

  我心急如焚,瞧見那夸娥英也從電擊之中恢復,緩慢爬起來了,心態就開始有些崩了,一不小心,反而給他得了手,火焰蔓延,差點兒將我籠罩。

  倘若不是我及時將外衣扔掉,只怕已經變成了烤豬。

  就在此時,旁邊突然沖來一個黑影子,落到了祝融的跟前,那家伙殺心濃重,不管敵我,膽敢擋在他面前,立刻就是一團火焰甩了過去,然而讓人詫異的,是那團火焰盡然凝固在了半空。

  這事兒讓祝融大為詫異,低頭望去,卻聽到有人輕聲說道:“在我面前玩火,你確定?”

  滾!

  祝融憤怒地大吼,有一大團的火焰騰然而起,然后砸落到了這個滿身鮮血的小不點兒身上,然而突然之間,身體就凝固住了。

  他感到了灼熱,前所未有的熱意充斥體內,讓人發狂。

  而這個時候,屈胖三平靜地說了一句話:“謹以此人,告祭世間所有的玩火者——別特么在我面前班門弄斧,否則老子燒死你。”

  轟!

  這位以上古火神為名的高瘦漢子在屈胖三一語話落之后,突然間化作了一道人形火柱,沖天而起。

  強,好強!

  我內心一邊感慨,一邊奮力吶喊道:“快來人啊,又有人在裝波伊了……”

  屈胖三這時候也感到了反抗力量的衰落,拉著我朝著安的那方向跑了過去,我匆忙問他,說那個射箭的胖子怎么樣了?

  屈胖三撇嘴說道:“射射箭可以,人一般,死了。”

  我有些驚嘆,然而還沒有等我說話,這個時候又有一個身影闖入到了我的跟前來,對著我平靜地說道:“給。”

  啊?

  我接過一坨東西來,低頭一看,卻是一顆血淋淋的人頭。

  這是我第一次瞧見風后面紗之下的真面目。

  也是最后一次。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