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十九章 軒轅劍

  風后,哦,不,應該說是被軒轅野賜姓為“風后”的那個女人,她的人頭被劫取了下來,對于這件事情,她顯然是有一些難以接受,所以即便是死了,眼睛都沒有閉下去。

  死不瞑目。

  她顯然是沒有意識到,明明看著并不像是什么厲害人物的劫,怎么可能就將她給斬殺了呢?

  事實上,我接到了風后人頭的時候,也給嚇了一大跳。

  換位思考一下,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在那無數人重重的保護之下,我想要拿下風后的人頭,也是一件近乎于不可能的事情。

  但劫卻做到了。

  當然,這個劫,并不是那個拜我為師的部落少年,而是一個存在于他身體里的另外一個靈魂和意志。

  就目前而言,他應該是個不錯的合作者。

  拿到風后人頭的那一瞬間,短暫的失神之后,我立刻明白了該怎么做,才能夠將事情帶往我所期望的方向。

  深吸了一口氣,我轉過了身,沖著不遠處的華族高層高聲吶喊道:“諸位,你們看看這是什么?那個給你身體里釋放倏影蟲的女人,已經被我給拿下來了,你們還有什么后顧之憂么?”

  風后死了。

  軒轅野欽定的妻子、控制著其他軒轅七子以及華族高層的風后,此刻居然給別人提起了腦袋來。

  聽到這個消息,眾人都為之詫異。

  雖然兵荒馬亂,一片嘈雜,根本瞧不清楚我手中的這人頭到底是不是風后,但許多人都不由自主地使用內視之法,打量被打入到體內的蟲子,結果在這個時候,都發現了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

  倏影蟲真的死了,沒有再起作用。

  母蟲死去,子蟲自然無法獨活。

  這變故讓許多人的心中涌出了一陣狂喜,有人下意識地往后退去,有人左顧右盼,然而卻有人是憤怒到了極點。

  這首當其沖的一人,便正是剛剛就任,成為華族新族長的軒轅野。

  盡管暫時沒有瞧見有人膽敢站出來,公然反對,但是這些人的眼神卻開始了飄忽,讓人感覺到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蔓延。

  軒轅野知道此刻若是不站出來,只怕事情就會向著極度惡化的邊緣發展而去。

  于是他終于放下了身為族長的矜持和驕傲,加入了戰斗之中。

  而他出手的第一個目標,不是旁人,卻正是右手之上,高高舉著風后頭顱的我。

  “這不是真的嗎,他在騙人!”

  軒轅野先是宣布了一個假消息,穩定住了蠢蠢欲動的人心,然后從高臺之上躍下,倏然而至。

  他來得很快,就像一道閃電,當手掌拍到我跟前的時候,我方才反應過來。

  快,簡直是太快了。

  破空而來的軒轅野讓人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我硬著頭皮,舞劍而上,想要破開對方的這一掌,結果對方的手掌一翻,重重拍在了破敗王者之劍上,一股無可抵御的力量將我直接給拍到了人群之中去。

  我手中的風后頭顱離手,高高拋起,被軒轅野伸手一抓,便從半空之中倏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來。

  我撞入全副鎧甲的士兵群中,所幸沒有被那刀劍刺到,躲過一劫,而巨大的力量將這些人都給擠壓地一陣哀嚎,反倒是我,通過力量的轉移,從那重壓之中回過了神來。

  我翻身跳起,長劍將周遭幾個試圖痛打落水狗的家伙給三兩下挑翻在地。

  這個時候軒轅野站在了我的對面不遠處,捧著手中的風后,打量幾秒鐘,深情地說道:“我們曾經說過,要紅塵作伴活的瀟瀟灑灑,策馬奔騰共享人世繁華,對酒當歌唱出心中喜悅,轟轟烈烈把握青春年華……你為何要離我而去?”

  他這話兒說出來的時候,我差點兒都跟著唱出來了。

  然而軒轅野在這個時候,眼中的柔情盡收,然后瞧向了我來,一字一句地說道:“為什么要背叛我?”

  我平靜地說道:“我沒有背叛你,因為從一開始,我就沒有真正臣服。”

  軒轅野伸手,有一個女人從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接過了風后的頭顱,然后他緩步朝著我走來,問道:“可是我不好?”

  我說你受過最為正宗的現代教育,理應清楚一點,現代人崇尚的是自由和民主,絕對不會成為任何人的奴仆和臣子,也絕對不會對任何人進行個人崇拜,我們只認同志同道合者,而絕對不接受莫名的欺壓和侮辱,以及城下之盟……

  軒轅野高舉雙手,說在荒域,我是上天注定的王者,注定要統御這一片疆域,你若是臣服于我,便能夠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男人,為什么不愿?

  我笑了,說荒域是荒域,這兒不過是冰山一角的小地方,你這樣的,在中土,不過是一個要被關在精神病院的傻波伊而已。

  中土?

  軒轅野沉吟了一下,突然間瘋狂地笑了起來。

  他說道:“我其實得感激你,若不是你這樣的人,我如何會知道,這世間竟然還有那么多的愛恨離愁呢?感謝你這個賜予我磨難的人,不過我不會讓你好過的,因為我需要拿你的人頭,來給所有的人瞧一下,背叛了我的人,會是一個什么樣的下場。”

  砰!

  他身體突然消失了去,而下一秒,再一次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不過這一回他不是拍掌,而是抓了一根潔白如玉的骨劍,朝著我的脖子處斬了過來。

  那骨劍宛如象牙或者玉石一般頗有質地,而在劍刃兩側,則有無端繁復古怪的花紋和符箓在上面浮現而出,整體呈現出了一種青蒙蒙的氣息,仿佛有一頭惡龍在咆哮。

  這,是一把龍骨劍。

  鐺!

  破敗王者之劍與龍骨劍重重撞到了一起來,一聲脆響之后,我感覺到了身體之中的氣息給全線壓制了下去。

  整個天空,仿佛都要塌落了下來。

  我胸口沉悶,喉嚨之中涌出了一大口的鮮血來,朝著前方噴出去。

  只一劍,軒轅野便將我給擊倒了去。

  重重跌落在地,我突然之間感覺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難過,本來我以為自己走了那么久,現如今已經成長起來,陸左和雜毛小道的盛譽讓我有一些飄飄然,但是軒轅野的一劍,卻將我從天堂直接打到了地獄之中去。

  太強了。

  這個人讓我生出一種幾乎無法力敵的想法來,而隨后當他再一次抬起手中的劍時,我聞到了死亡的味道。

  鐺、鐺、鐺……

  軒轅野又揮劍斬來,我在地上一陣翻滾,往后退去,而這個時候從旁邊沖出一人來,手持雙刀,阻攔著他。

  這人正是剛剛斬殺了風后的劫,此刻他沖過來阻攔,雙刀并立,結果只幾下,他手中的雙刀便碎裂了去,碎片飛濺而起,散落一地。

  劫退到了我的跟前,低聲說道:“這人手中的劍,太強了。”

  劫的話讓我猛然一震,那低落失神的狀態一下子就消解了去,這才想起來,我剛才之所以被一劍斬得信心全無,并不是對方完全將我給碾壓,而是那劍勢讓我感覺到了絕望的氣息。

  軒轅野強的,是手中的劍。

  當然,不是說他不厲害,身具龍靈的他至少要比我強上好幾個檔次,但并不是說我完全不能敵他,只不過對方手中的龍骨劍厲害得過分,兩相加成之下,這才使得我信心全無,一劍而敗。

  我的心中涌出了幾分精神來,接替過了劫,又與軒轅野拼斗起來。

  我這回用的是一劍斬的手段,每一次都竭盡全力。

  軒轅野本以為馬上就能夠斬殺于我,沒想到竟然給我硬生生頂住壓力扛了下來,不由得疑惑地問道:“你這是什么劍法,挺有意思的。”

  我說你這是什么劍,也挺厲害的。

  軒轅野冷笑,說我姓軒轅,這劍,自然便是軒轅劍。

  軒轅劍?

  我冷聲譏諷,說就你這樣的角色,就算是刷上一層金漆,也裝不了什么大拿。

  “是么?”

  軒轅野冷然一笑,向后退了幾步,然后長劍上揚,如疾電一般下劈而來。

  那長劍化作了一道光芒,光芒之中,卻是又涌現出了一大片的清蒙之氣,氣息瞬息萬變,竟然化作了一條張牙舞爪的青龍,朝著我這邊沖擊而來。

  啊……

  我心中震撼,想要往旁邊躲開,結果那青龍的氣息將我給死死鎖定,讓我無論如何,都套離不開。

  我退了上百米,眼看著那青龍就要一下子撞到我的胸口,將我給擊殺的時候,突然間平地起驚雷,有一個黑影子出現,然后抬手就劈出了一劍來。

  那一劍簡單銳利,往前一劈,卻是化作了一道七彩虹光,竟然將那空間給劈成了兩半去。

  那擁有著毀滅性力量的青龍之氣,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朝著那裂開來的空間傾斜而去,反倒是給了我一線生機來。

  那人劈出一劍之后,平靜地說道:“想不到這窮鄉僻壤之中,竟然也有這等頂尖悟道的高手,實在不錯——陸言,你去那邊幫忙,這兒由我和小毒物來應付就是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