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章 眼見你樓塌了

  瞧見雜毛小道那寬闊的背影時,我的心突然一下安寧了許多。

  從體型上面而言,雜毛小道屬于削瘦的類型,但他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卻有一種莫名的偉岸,仿佛定海神針一般,就算是此刻四面八方都是敵人,他來了,一切就都有了希望。

  我往后退去,瞧見雜毛小道迎上了軒轅野。

  那家伙對我簡直就是恨之入骨,卻沒想到兩記殺招,都沒有能夠將我給擊斃,一次是劫,而接著又蹦出來一個雜毛小道,這事兒讓他有些發狂,龍骨軒轅劍在手,挽了一個劍花,冷聲說道:“好啊,好啊,就像一聲春雷之后的驚蟄,什么牛鬼蛇神都冒了出來,有趣,省得我將你們一個一個地揪出來……”

  他往前跨了一步,超越空間,一劍斬落在了雜毛小道的跟前來。

  鐺!

  雜毛小道不閃不避,平平地伸手,與對方交鋒。

  兩把劍斬落到了一起來。

  軒轅野手中的是龍骨劍,而雜毛小道的則是桃木劍,兩把長劍交鋒,卻發出了金屬之聲來,隨后兩人的身子猛然一動,卻并沒有向后退去。

  從修為來看,這兩人似乎旗鼓相當。

  這情況讓軒轅野大為錯愕,他當下雙腳一踩,仿佛從大地之上吸取了無數奔涌的力量來,長劍一震,往前壓去。

  這個時候雜毛小道終于頂不住了,往后退開。

  這情形瞧得我一陣錯愕。

  在我心中,雜毛小道此人的修為已經頂天,是天底下頂厲害的人物了,沒想到在荒域這樣的地方,居然被一個從來沒有聽見過的家伙給一劍震退。

  強,太強了,這就是真龍的力量么?

  雜毛小道往后退去,軒轅野趁機向前攻擊,手中的劍幻化成了無數幻影,不斷地斬落而來,不過雜毛小道的劍技比他只高不低,所以倒也沒有吃什么虧。

  但這僅僅只是我的想法,雜毛小道卻不這么看。

  他也感受到了對方的強悍,不過想要做的,并不是與他硬碰硬地來一場男人之間的對決,而是出聲招呼道:“小毒物,這個家伙有點兒扎手啊,你趕緊過來幫忙……”

  陸左從右邊的人群中沖了出來,手持一把大劍,哈哈一笑,說居然還有你搞不定的家伙?

  此刻的陸左與我印象中的那個,有一些截然不同,最大的區別,就在于他手中的那把大劍——此物十分夸張,劍刃居然有門板一般巨大,周遭有著熊熊燃燒的黑色炎火,所過之處,一片哀鴻遍野,沒有人敢于他正面交鋒,因為一旦靠近,他那一劍下來,誰也扛不住。

  我見過陸左與人交手,通常都是風度翩翩,有著得道真修的飄逸和瀟灑,然而此刻瞧見他提劍而來,就好像是一頭遠古巨獸一般,有一種擇人而噬的兇惡。

  我講不清楚之前的陸左好,還是現在的更厲害一些,但從表現上面來看,似乎此刻的更加嚇人。

  陸左從側面沖來,朝著軒轅野狠狠劈了一劍。

  那家伙揮劍來擋,卻是將氣勢洶洶的陸左給逼退了兩步,不過自己也渾身一陣狂震,顯然也是給陸左的沖勢給影響到了。

  鐺!

  一股恐怖的炁場波動,從兩人交手的地方陡然擴散而出,不遠處的人們,修為稍微淺一些的,甚至直接跌倒而來去,而我這邊也受到影響,若不是低伏著身子,說不定也倒了下來。

  好強,這才是強者之間真正的戰斗。

  我滿心震撼,瞧見陸左、蕭克明兩人圍攻軒轅野,知道事情應該是穩住了,自己留在這里并無太多的效果,于是轉身,招呼劫,朝著安那邊沖去。

  然而我招呼了兩聲,劫都沒有動。

  他的雙眼,正死死地盯著雜毛小道,臉上面無表情,但卻似乎有著許多的心理活動。

  我伸手,拍向了劫的肩膀,沒想到他身子一縮,卻避開了我的手掌,然后抬頭望來,眼中掠過一縷無端的兇惡,將我給嚇了一大跳。

  我說你怎么了?

  這個時候劫方才回過神來,搖了搖頭,說沒事,怎么了?

  我指著遠處的戰斗,說我們去那里幫忙。

  劫點頭,說好。

  言罷,他甚至一扭,居然就消失在了我的跟前來。

  這邊的天王之戰還在繼續,不斷有人涌上前來,撲向陸左和雜毛小道,讓他們不能夠圍攻軒轅野,也不斷有人朝著我們這邊沖來,試圖將我們給斬落在地。

  我剛才斗不過軒轅野,因為他太強了。

  但是對付這些以軒轅野手下班底為基礎的近衛軍,我卻并沒有太多的壓力。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我不知道,但是破敗王者之劍在這一刻,發揮了最為兇惡的作用,或許是剛才落敗于軒轅野之手太過于委屈,我亟需要用旁人的性命來證明自己,也或許是心急于安的安危,這一刻我發揮出了十二分的戰斗力來。

  耶朗古戰法、一劍斬……

  這樣的手段在我身上,宛如天然存在一般,就好像是本能,所過之處,無數鮮血飛濺。

  很多全副盔甲的家伙,給我一劍斬成了兩截。

  這樣的兇狠,按理說尋常人估計早就退縮了,然而這幫人也擁有著軒轅野獨有的兇悍,不但沒有退,反而朝著我這兒狂涌而來。

  俗話說得好,人數過萬,沒邊沒際。

  此刻的祭壇之下,人數何止萬計,各種人群混雜在一起,各懷鬼胎,使得場面變得無比混亂,我瞧見遠處的安竟然化作了一棵大樹,無數的藤條不斷飛舞,知道她已經到了極致,如果此刻再不上前幫助,只怕她是再也撐不下去了。

  我一邊砍人,一邊開始喝念了起來:“請吾上天界,神威赦眾神;請吾入地府,直至幽境宮;請吾入水府,四海波浪翻……”

  當前面差不多集齊三十多名帶甲之士時,我終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狂怒,大聲吼道:“雷澤生吾輩,八方風云涌——吾命,雷來!”

  在這一刻,我即雷神。

  我命令,雷來,它便需要趕至此處……

  轟、隆隆!

  平地起驚雷,晴朗天空之上,陡然密布烏云,無盡虛空之中,雷芒閃耀,化作無數粗壯的電云,在半空之中集結,然后朝著我這兒瞬間劈落而來。

  強大的電場將許多人身上的頭發和毛發給弄得豎直朝上,莫名就是一陣陰冷。

  天空陰霾,就好像變黑了的臉。

  如此的天象異動,讓無數人都為之心驚,隨后無數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來。

  這一刻,人們終于回想起了曾經一度被天雷所支配的恐怖,還有曾經死在雷法之中臨湖一族釗無姬的屈辱。

  臨湖一戰,曾經震撼了荒域之中的無數人。

  后來的人們知道,曾經讓無數部族為之恐懼的臨湖一族,以及宛如天神一般強大的釗無姬,是被兩個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強者,用雷法劈死的。

  而許多華族的高層也知道,那兩個人之中的一個,便是我。

  而此刻,我高舉起了反抗軒轅野暴政的大旗。

  而此刻,天空一片陰霾。

  而此刻,雷來了。

  啊……

  狂雷陡然落下,許多知曉內情的華族高層,開始聲嘶力竭地大喊,讓自己的人撤離這里,而正在與陸左、雜毛小道拼斗的軒轅野卻來不及指揮。

  他沒有想到,一個連他幾劍都擋不住的家伙,此刻居然弄出了那么大的動靜來。

  不過,道法就是這般奇妙,不是么?

  狂雷落下的一瞬間,無數人心頭狂跳,以為自己就要遭殃了,然而下一秒,無數人都陷入了極度的震驚之中。

  引雷自殺?

  什么鬼?

  當瞧見無數落雷砸落向了我這邊的時候,有人甚至忍不住笑了起來,以為是我施法出現了重大失誤,使得場面變成了如此的境地。

  然而那笑容沒有在臉上存在超過三秒鐘,立刻就僵立了下來。

  無數的狂雷,并沒有能夠劈得死我,而恰恰相反,在無數的落雷之中,我穩穩地站立在了原地,落雷之下,我身邊的藍紫色光圈變得越來越恐怖,仿佛一整棟房子一般。

  荒域之上的雷,還挺多的呢……

  大雷澤強身術,我不斷地積蓄雷電之力,而那些敵人則感到了極度的恐懼——這雷法,跟之前傳說的,好像不一樣呢……

  似乎,更加恐怖!

  啊!

  當最后一道雷劈落下來的時候,我的周邊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到處都是裊裊黑煙,幾乎沒有一個站著的人,而身居強大雷法的我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朝著軒轅野最核心的那近衛軍進發了,一步一步,顯得十分沉重。

  無數白色、紫色、藍色的電芒從我的身上陡然射出,落到了這些曾經彪悍到了極點的漢子身上。

  每一個被擊中的人,都發出一聲慘叫來。

  大部分人都化作了一團焦炭,而只有少部分人還能夠存活下來,并且保持一定的戰力。

  但這些已經不再是阻礙了,我攜雷而來,朝著前方一陣席卷。

  只要干掉了這幫近衛軍,軒轅野在華族,就沒有了立足之地。

  為了自由,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