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一章 成了空

  電光搖曳之下,無數人都為之震撼和恐懼,而我所過之處,卻無一人可以阻擋。

  巨大的雷量在某種程度上,已經成為了一種讓人為之懼怕的漩渦,任何卷入其中的人,都會受到前所未有的體驗,而這種雷電不但狂暴,而且還是持續性的。

  也就是說,第一道雷劈來,你沒有倒下,那么恭喜你,下一道已經在路上來。

  你若還不倒,下一道又將來臨。

  大雷澤強身術對于群戰來說,簡直是犀利到了極致的利器,無往而不利,當初在古耶朗聯盟時代,就是專門用來沖陣的重型手段,除了北方漢帝國的方士法陣之外,往南走,幾乎無人可敵。

  按理說在荒域這兒,修行者多如牛毛,未必能夠起到太大的作用,但軒轅野這一回為了展示自己的軍威,特意給參與祭祀的近衛隊弄上了金屬盔甲。

  這種場面,在部落時代來說,實在是吊炸天的存在,也起到了極大的威懾作用。

  要知道,很多小部族,甚至都湊不齊幾套盔甲。

  然而這華麗的盔甲在大雷澤強身術之前,卻顯得如此的可笑,優良的導電性讓里面的人一個個都變成了天然的避雷針,而沉重的盔甲,又讓這些人連逃都十分吃力。

  隨著一個又一個鐵罐頭的倒下,洶涌的人潮在這個時候,第一次變得如此的軟弱。

  彪悍的軒轅野近衛隊,開始崩潰了,從第一個人開始轉身逃走,到大面積的潰散,前后沒有超過一分鐘。

  一分鐘,形勢就陡然變化了去。

  我這時候還剩余小半的雷量,所以顯得有些不依不饒,追著這幫人就是一陣猛砍,電芒宛如狂舞的銀色,飛濺而起,將一個個鐵疙瘩給電到在了地上去,漸漸失去了生息。

  就在我大殺四方的時候,陸左和雜毛小道那邊的戰斗也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本來在我的想法中,這兩位同時聯手,那軒轅野就算是再厲害,恐怕也是擋不了太久,差不多就給拿下了,然而事實卻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

  這個男人膽敢稱王,并且宣揚要一統荒域,并非吹牛皮而已。

  他融合了真龍之后,顯現出來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堪稱恐怖的境界,即便是面對著陸左和雜毛小道的圍攻,卻已然勢均力敵,甚至還占據了上風。

  他身上的長袍已經被勁氣卷得撕裂,化作碎片,露出了強健無比的肌肉來。

  他的身上,紋著一條青色的真龍。

  隨后他的表現讓人知道,這青龍并不是紋上去的,而是真龍之氣,在他身上的凝結。

  他操縱著那真龍之氣,在場中大肆沖殺,手中的龍骨軒轅劍變得無端恐怖,每揮一劍,便有無比恐怖和犀利的劍氣驟然而出。

  他們交手的戰場之處,無數縱橫交錯的劍痕出現在了大理石平鋪的地板上,深刻無比。

  軒轅野在那邊逞著兇威,而我這邊則已經快要落幕。

  事實上,從風后被劫給斬殺了之后,現場的形勢就開始有了極大的轉變,那些華族高層開始畏首畏尾,讓親信的手下去控制自己能夠操控的軍隊和戰士,以及陷入迷茫之中的族人,讓他們不要卷入到這一場戰爭之中來。

  失去了這些人的支持,愿意為軒轅野搏命的,就只有他原始的班底,也就是那五六百人的近衛軍。

  這些人是軒轅野和軒轅八子的老班底,生死相息、榮辱與共的部族。

  他們是死都不會退縮的。

  這些人再多,也只有五六百人,這些人在此之前的戰斗中,就已經有了一些損耗,而隨后的兵荒馬亂中,又有一些死傷。

  但真正改變戰局的,則是攜帶者大雷澤強身術那強大雷場的我加入,使得這個原本氣勢如虹的團隊,陷入了崩潰。

  一番廝殺之后,當我身上的雷芒消散殆盡之時,我身邊還能夠站起來的,只有幾十人了。

  至于其他的,死的死,逃的逃,都不見了蹤影。

  這并不是全部,事實上,在其他的地方,還有零星的戰斗,但大部分的華族族人和前來觀禮的百族部落,都選擇了圍觀,并沒有擼著袖子上來干仗。

  大鴻是我此刻瞧見的,唯一一位軒轅八子。

  至于其他還活著的,我已經瞧不見了,也不知道是死在了別人的手中,還是已經死了。

  這人手握雙劍,滿身鮮血淋漓,而在他的周圍,則圍著兩人。

  一個是屈胖三,而另外一個,則是朵朵。

  這時候,我加入了其中來。

  此刻的大鴻已經有些瘋狂了,雙劍移動,護住了身體,然后用近似于哭一般的聲音嘶吼道:“你們都是什么人,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子?”

  屈胖三顯得十分的寬容,說你放下武器,我饒你一命。

  大鴻用劍指著他,顫抖著身子,哭一般地喊道:“你到底是誰,為什么會這么強?”

  屈胖三一步一步地緊逼,然后緩慢地說道:“放下武器……”

  “不!”

  大鴻高舉著雙劍,朝著屈胖三沖了過去,憤怒地吼道:“我可是大鴻啊,王說我可是大鴻,是開創文明的將臣,怎么可以屈服于你們這些魔鬼呢?殺、殺、殺……”

  他歇斯底里地吼著,而屈胖三則一臉遺憾地搖了搖頭。

  他淡淡地說道:“可憐的孩子,人家那是像傳銷一樣的東西,偷換概念呢,你若真的是大鴻,我早特么給你跪下了,還輪到你在這里哭泣?唉,傻啊……”

  大鴻揮舞雙劍,沖到了屈胖三的跟前來。

  那是一個高手,真正的高手,他的雙劍宛如疾電,有一種一往無前的氣勢,如果他的對手是簡單的一些修行者,只怕早已經倒在了他的劍下。

  只可惜他面對的這個家伙,已經超出了尋常人所認知的范圍。

  屈胖三不閃不避,而是掏出了量天尺來。

  他高高舉起,那量天尺在一瞬間,變成了天安門那兒華表一般巨大的體積,然后重重砸落下來,將這位軒轅八子之一的強者給直接砸成了肉醬去。

  砰!

  量天尺落到了地上,重重地發出一聲巨響,周遭的東西都止不住地抖動了幾下,而屈胖三的修為并不能夠維持這量天尺如此巨大的體型,瞬間就化作了原來的模樣,但那大鴻卻已經成了一灘肉泥,再無聲息。

  “陸大哥!”

  一聲清脆的女聲響起,我轉過頭去,瞧見安出現在了我的身邊來。

  此刻的安比之前要成熟許多,身穿青衣的她渾身透著一股莫名的高貴感來,不過在我面前,她快樂得就像一個小孩子,激動地說道:“陸大哥,真的是你啊,我簡直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個時候,龍不落長老也走到了我的跟前來,與我打招呼。

  此刻的他渾身都是鮮血,看著十分嚇人,不過其實這些都是旁人的鮮血,他身上雖然也受了傷,但沒有看起來的那般恐怖。

  對于我的出現,龍不落其實比安更加興奮。

  只有參與了臨湖一戰的人,方才能夠感受得到其中的妙處,也知道這一次我們的出現,已經將本來必死的局面給挽轉回來了。

  陸陸續續,有人出現在了龍不落和安的身后,這些都是之前的那些騎兵。

  不過此刻能夠活下來的,不到五十人,而且幾乎每人都帶了傷。

  這些人在出發之前,其實是帶著必死的覺悟,沒想到此時此刻,情況似乎并沒有之前預料到的那么糟糕。

  原本宛如堅石一般的近衛軍,此刻居然垮了。

  砰!

  又是一聲響,將還在寒暄之中的我們給打斷了,我回過頭去,瞧見發出這聲音的,卻是那邊的戰場。

  軒轅野被陸左和雜毛小道逼到了祭壇的邊緣,他似乎受了重傷,身上滿是鮮血,從地上翻滾而起,然后手持龍骨軒轅劍,指著前面的陸左和雜毛小道,怒聲說道:“為什么?你們為什么要破壞我的計劃,為什么啊,我是真龍天子,天命之人,為什么會打不贏你們兩個?”

  雜毛小道抱劍而立,笑嘻嘻地說道:“因為我們兩個,專治裝波伊犯。”

  軒轅野氣爆了,說你們有種,報上姓名來。

  陸左這個時候開口了:“報就報,你有膽弄我么——聽好了,你爺爺我的名字,叫做雷鋒……”

  軒轅野臉色一下子就變得通紅起來,手中的長劍變成了一片光芒,怒聲吼道:“我要殺了你們……”

  他極盡全力,正要再一次的殺來,結果這個時候卻有一個人闖入了其中。

  那人卻是秋水先生。

  他一直到此刻方才現身,一出現之后,立刻就抓著軒轅野的胳膊。

  軒轅野幾乎是下意識地想要反抗,然而瞧見了來人是自己老師的時候,方才沒有動手,而秋水先生抓住了軒轅野,卻是捏破了一張符箓。

  他的動作很隱秘,然而雜毛小道卻是發現了,驚聲喊道:“我擦,風符,這家伙要跑……”

  他陡然出劍,然而到底慢了一步,這兩人宛如一道狂風,陡然間就消失在了我們所有人的面前,蕩然無存。

  結束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