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二章 灰復燃

  還沒有等我反應過來,雜毛小道也捏動了手中的符箓,人化作了一陣狂風,消失在了原地。

  軒轅野的消失讓場面變得更加不可控起來,到處都是奔走的人群,不知情的普通人感覺仿佛天都要塌下來一般,宛如世界末日。

  然而卻也有許多人擁有著強大的嗅覺。

  他們感覺到了形勢的變化之后,好幾個華族高層的長老人物,已經朝著龍不落這邊圍了過來。

  這些人我在昨日的晚宴之中有見過面,不過我當時的情緒并不高,哪里會有結識旁人的心思,所以也只不過是打了一個照面,感覺面熟而已。

  他們對剛剛出現的陸左和離去的雜毛小道并不算熟,對我也是,但跟龍不落卻并不一樣。

  算起來,他們跟龍不落的關系,要遠比軒轅野強上許多。

  畢竟在此之前,他們曾經在一起共事過,和諧相處,并無太多的不愉快,而龍不落在老族長生病的這幾年里,與他五弟龍無悔一同執掌華族,也算得上是盡心盡力,頗有領導之能。

  這些人圍到了龍不落的跟前來,高聲訴說著自己被軒轅野控制的經過,以及之前無法援手的痛苦,祈求龍不落的原諒。

  這些人都是老謀深算的家伙,天知道他們到底是真心誠意地投靠,還是被控制了。

  這個誰也說不清楚,但是龍不落卻并沒有追究的心思。

  從目前的狀況來看,只要龍不落心底里還愛著這個部落,就需要這些人的幫助,幫著將華族的形勢給穩定下來。

  越是大亂之世,越得沉得住氣。

  他簡單地講述了一下自己的觀點,那就是只誅首惡,余者既往不咎,華族人不打華族人。

  事實上,剛才與我們交手的近衛軍中,除了一部分是軒轅野新獲得的信徒之外,大部分都是他流亡族外時招攬的部下,這些人除了一部分是軒轅家族最為忠實的信徒之外,其余的則都是他游歷荒域,從各個部族之中找來的高手。

  華族人在這里所占的比例,少之又少。

  龍不落對這些長老提出了兩個要求,第一個,就是配合他穩定住現場的局面,不要再有人受傷,也不要讓外族部落趁機占了便宜去。

  第二,那就是讓人帶著龍云,前往軒轅野私自設立的監獄,將之前大量被捕的華族支持者給釋放出來。

  他表現出來的寬容與大度,通過這些長老的口中傳遞了出去,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了龍不落的面前來,他們紛紛開口說著話,表達出自己的訴求來。

  許多人在向龍不落述說這段時間一來的恐懼和不安。

  也有人擔心軒轅野再一次殺回來。

  此刻的戰斗并未結束,遠處還有零星的戰斗,有的部族似乎還在趁火打劫,試圖沖往市集,強行搶劫那兒的貨物。

  有人希望龍不落能夠站出來,給眾人講話,維護華族的秩序。

  不管是非對錯,沒有人愿意看到一個混亂不堪的華族。

  即便是外族人,也不愿。

  他們不希望瞧見一個強大而富有侵略性的華族,也不想瞧見華族面臨大亂,從而攪動著荒域的局勢。

  在稍微的猶豫之后,龍不落跳上了那頭斑斕巨虎的頭上去。

  這老虎在先前的戰斗中,也受了不少的傷,渾身鮮血淋漓,然而即便如此,卻是平添了更多的兇悍之氣,此刻滿身是血的龍不落站在了它的身上,更加多出了幾分百戰之后的威嚴。

  斑斕巨虎跳到了祭壇臺階的中間處,然后狂吼了一聲。

  隨后龍不落舉起了手來。

  一開始的時候會場還吵鬧不休,無數人在喊叫著,爭吵著……

  然而過了幾秒鐘,這聲音漸漸變小。

  十幾秒鐘之后,上萬人的會場,靜寂無聲,所有人都將目光瞧向了龍不落的身上來。

  眾人躁動的心,在這個時候沉寂了下來。

  他們都在等待這這個男人的說話。

  因為人們發現一件事情,軒轅野以一種王者降臨的姿態,挾著青龍之威而來,身邊有軒轅八子,麾下有五百多名精銳恐怖的近衛軍,還有無數華族高層的支持,他甚至已經獲得了華族族長的稱號,算得上是號令群雄的天賜之子。

  然而在轉眼之間,卻給這個男人給打敗了去。

  他出現的時候,身邊有兩百騎兵,而對手卻是掌控了整個華族的恐怖人物,就像螳臂擋車,然而此刻他的身邊,則只剩下了五十多個渾身都是傷的戰士。

  然而軒轅野,卻已經落荒而逃了,留下了成百上千的尸體。

  人們尊敬他,不光是因為他有一種敢于赴死的勇氣,還因為他身邊,有著一群擁有神秘力量的朋友。

  小香港藤族的青鸞天女。

  神出鬼沒的雙刀客。

  背生雙翅的圣童。

  佛光凜然的圣女。

  一劍破開空間的道士。

  手持恐怖巨劍的戰士。

  還有那個能夠召喚天雷、并且操縱雷電的軒轅第九子倉頡,哦,錯了,他本應該是小香港的主人,曾經轟殺了臨湖一族野狼之首釗無姬的神秘強者。

  這些人,才是眾人愿意聽他講話的根源,也正是這些人,將軒轅野給掀下了臺去。

  斑斕巨虎停住了,而龍不落則轉身,看向了臺下無數充滿了期盼的臉來。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后舉起了手中那把斷了半截的劍,高聲說道:“我之前說過了,軒轅野殺了我的大兄,并且用卑鄙手段操控華族眾人,試圖謀奪族長之位,這是上天所不容許的,也是每一個應該有熱血和勇氣的華族人,所不允許發生的事情,所以我和我的兄弟們站了出來,然后我們贏了……”

  啊……

  無數人在嘶吼歡呼,將前一刻被他們捧到了天上的軒轅野,踩到了腳下去。

  龍不落又喊道:“邪惡,永遠戰勝不了正義!”

  啊……

  又是無數的歡呼聲。

  龍不落高聲說道:“華族是一個充滿了榮譽、勇氣和傳統的部族,它堅信正義永存,而我之所以站出來,并不是為了取代任何人,成為你們的領袖;我只是給兄長報仇而已,至于是誰來做,這個需要與眾人的商議,而現如今,我代表我那被軒轅野害死的兄長,代表你們最為敬愛的老族長,請求你們諸位,請保持華族最為驕傲的尊嚴,聽從我的召喚,讓華族穩定下來。”

  “好、好,我們聽你的!”

  “三長老,你就當族長吧,除了你,我誰也不服……”

  “我們會好好的,不讓任何人有可趁之機!”

  華族的族人奮力吶喊著,而在這個時候,龍不落高高舉起了手中的斷劍,熱血沸騰地怒吼道:“挫折永遠擊垮不了我們,華族萬歲,人民萬歲!”

  華族萬歲,人民萬歲……

  無數人奮力地嘶吼著,整個空間都徘徊著這樣的歡呼聲,先前的懊惱和喪氣一掃而空,我能夠瞧見每一個華族人的眼神里,都透著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

  這是劫后余生的堅強。

  華族高層開始在龍不落的領導下,開始高效率的組織起來,一道又一道的命令頒布下去,疏導人群,召集架構,安置人員,一切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我瞧見這邊沒有了什么事情,便招呼了旁邊一聲,將屈胖三和安帶到了陸左的身邊來。

  兩個男人伸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從開始到現在,我都沒有與陸左有過半點兒交流,但兩人的目光對在了一起,卻不約而同地發出了會心的一笑。

  “左哥。”

  “阿言。”

  簡單的招呼之后,我問陸左怎么會出現在這里,他告訴我,說因為當時其實是晚了一步,使得他沒有能夠把握到天龍真火的運用,結果進入這里的時候,所有人都分散了去。

  他落到了東部的海邊,差點兒給海鱷給生吞了去,好在醒得比較及時,所以才沒有受傷。

  隨后他也是開始找尋同伴之旅,經過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得知華族漢城這邊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想著在這里碰碰運氣,結果沒想到在城外便與雜毛小道和朵朵相遇了。

  而更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兒還瞧見了我和屈胖三,而且還與人大打出手了。

  他們本來不想參與,不過瞧見這情況,哪里能夠忍得住?

  我也將我這邊的情況跟他說明了去,然后給他介紹身邊的安。

  瞧見安的第一眼,陸左就笑了,他說我見過你。

  安十分奇怪,而我們卻都笑了。

  天知道為什么荒域這個地方,為什么會是安的影響,或許因為她是我在荒域這兒記憶最深、或者說最為關心的人吧?

  寒暄一陣,我打量身邊,發現劫不在了,問屈胖三,他撇嘴,讓我自己去找。

  而這個時候龍不落找了過來,他無奈,只有帶著朵朵去幫我找人。

  我跟龍不落聊了一會兒,又給他介紹了陸左。

  聽說是我的師父,龍不落顯得十分恭敬,完全沒有之前騎虎而上的豪邁。

  簡單聊了幾句,龍不落邀請我們去族中做客,并且一起協商后事。

  我沒有拒絕。

  龍不落剛剛離去之后,雜毛小道風塵仆仆地趕了回來,嘴里罵罵咧咧,顯然是跟丟了人。

  不過他一見到陸左,立刻嚴肅地說道:“這件事情,跟邪靈教有關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