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三章 幕未落

  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陸左有些詫異,說這鬼地方,跟邪靈教有什么關系?

  雜毛小道皺著眉頭,說你猜我剛才瞧見了誰。

  誰?

  陸左瞧見他說得嚴重,也不由變得嚴肅起來,而雜毛小道并沒有賣關子,而是開口說道:”小佛爺的頭號心腹,佛爺堂的王秋水……”

  啊?

  陸左剛才大概只是打了一個照面,所以并不是很了解,此刻聽到雜毛小道的話語,有些難以置信,說他居然躲到了這里來?

  我在旁邊聽著,心中也是一陣猛跳。

  秋水先生,秋水先生……

  王秋水。

  這人我隱約是有一些印象的,卻并沒有將兩個人聯想到一塊兒來,畢竟荒域距離現實之間,實在是太遠了,一個邪靈教的重要頭目,與軒轅野身邊的家庭教師,兩者之間幾乎完全不搭,沒想到居然是同一個人。

  我這邊豁然開朗,趕忙上前,低聲將這個秋水先生之前還曾經出現在鳳凰峰處,差點兒就控制住了屈胖三的事情說出。

  若不是俞千二的拼死幫助,只怕屈胖三現如今已經落入了這幫人的手里去。

  聽到我的講述,陸左和雜毛小道都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氣。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虎皮貓大人那顆鳳凰蛋的失蹤之謎,或許就得到了一定的解釋。

  它并沒有落在那所謂的白衣秦歸政和外國勢力之手,而是給邪靈教的人拿到了。

  而拿到虎皮貓大人那顆蛋的人,他肯定是故布疑陣,故而使得蘭德公司拿了一顆假的去,而那顆假的,最終成為了小妖被殺之后附身的鳥兒;至于真的,則被王秋水給帶到了荒域來,試圖在鳳凰風梧桐樹下,將其孵化而出,在其未曾覺醒的時候,將其控制住,最終為己所用。

  多么可怕的計劃,然而這一切,卻給誤打誤撞的我給破壞了。

  從此虎皮貓大人成了屈胖三,而重獲新生的屈胖三雖然還記得第一世陣王屈陽的部分記憶,但是對自己的第二世,卻已經忘了個一干二凈,而且因為靈魂轉生的緣故,還不能強行告訴他。

  這是為了避免他一時之間接受不了,最終意識崩潰了去。

  想清楚了這事情的前因后果,陸左伸出手來,抓住了我的胳膊,說阿言,你干得不錯,若不是你,只怕到時候我們就得面對被人控制的虎皮貓大人了;而如果是那樣,我們就太被動了。

  雜毛小道想了想,也有些不寒而栗,說跟他做對手,我寧愿去死。

  我也想起了好多個胯下被踹得痛不欲生的敵人,臨死前的表情。

  當真痛苦。

  陸左問雜毛小道,說人追上沒有,雜毛小道搖頭,憤憤然地說道:“那家伙手中的風符,絕對是我師叔祖做出來的。”

  “李道子?”

  “對,我幾乎看了一眼,都能夠感覺得出來,這幫家伙,當真是身家豐厚啊,下了血本呢,追是追不上了——陸言,這邊到底什么情況,你跟我們講一講。”

  我之前曾經跟兩人談及過荒域這邊的事情,不過大部分都只是簡單聊了聊,并不深入。

  此刻我也不多隱瞞,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兩人提及。

  聽到了我的講述,陸左沉吟了一番,然后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華族這邊還真的是一個泥潭呢,一旦陷身其中,未必能夠拔得出來。”

  雜毛小道卻說道:“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見——王秋水既然出現在這里,而且如陸言所說,他教授那軒轅野已經有了一定的年頭,說明邪靈教在這個鬼地方,應該是有生根發芽了;如果是這樣,你有沒有想過,天山大戰之后銷聲匿跡的邪靈教,會不會轉移到了這里來?”

  我在旁邊插嘴,說這里并不是什么秘密之地,我之所以抵達這里,是曾經擔任邪靈左使的洛飛雨推薦的,而我還遇見過被稱之為邪靈四大公子的依韻公子尚晴天。

  雜毛小道笑了,說這兩人與邪靈教瓜葛倒是不大,前者與邪靈教早已恩斷義絕,而后者只是被人以訛傳訛而已——依韻公子此人的人品不錯,修為神秘,當初還曾經與我大師兄在南洋并肩而戰過,是個值得一交的人物。

  我說依韻公子人的確不錯,但也說明了一件事情,荒域與現實世界的橋梁其實還是很多的,也就是說,如果邪靈教在這里大肆發展勢力,若是回返而去,必然會對現實世界造成很大的沖擊,我們與其將戰場挪到現實世界,給人們造成不必要的危害,還不如就在這里解決問題。

  雜毛小道點頭,說對,而且我們在現實世界的處境十分艱難,處處都是敵人,如果能夠將這里打造成一個緩沖之地,對以后都是有極大好處的。

  聽到我和雜毛小道的話語,陸左也重視了起來,說對,他們不是邀請我們去參與議事么,我們去聽聽也無妨。

  此刻現場的狀況已經穩住,龍不落長老派人過來請我們,而這個時候屈胖三也找到了劫。

  這小子躺倒在了成堆的尸體之中,害得屈胖三都以為他死去,頗為遺憾。

  不過他只是脫力了而已。

  畢竟這具身體在剛才的時候已經是超載付出,實在是有一些扛不住,不過有著朵朵在身邊,倒也不用有太多的擔心。

  對于內傷外傷,深諳佛法和密宗手段的朵朵十分在行。

  眾人朝著華族的內城走去,這個時候我才有時間與安聊上幾句,一問方才得知她之所以選擇前來此處,是因為藤族、小香港和龍不落身邊的這些華族騎兵幾乎是生息與共,如果這個時候她袖手旁觀的話,等到軒轅野騰出手來,肯定會去滅了小香港。

  她對我曾經有過承諾,會守護著小香港,所以才會冒險過這邊來,希望能夠牽制住軒轅野的精力。

  這事兒本以為是必死之局,沒想到我突然的出現,卻將形勢給陡然逆轉了下來。

  關于這事兒,安對我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崇拜。

  瞧見羞紅了臉的安,我的心中莫名一陣愉悅,然后問起關于青鸞天女的事情,問她是否已經感悟到了那本源的力量?

  安有些害羞地點頭,不過還是告訴我,說她已經覺醒了一部分的天賦技能,現在已經可以控制體內的能量了。

  青鸞天女,瞧見這個未來的厲害人物,我的心中充滿了自豪。

  她可是我眼看著一步一步走出來的呢。

  半個小時之后,眾人齊聚于上一次軒轅野召喚我的那個殿宇之中,這個進出需要脫鞋、宛如清真寺一般空曠的殿宇之中,眾人各自盤坐在蒲團之上,我左右打量,發現與會的人員,有四成是原來的華族高層,四成是剛剛從牢里放出來的抵抗者,一成是以龍不落為首的流亡者,還有一成,則是我們這些外來者。

  不過我沒有在這里面瞧見龍無悔的身影。

  這一位曾經與龍不落共同管理華族事務的部族長老在族中擁有著崇高的地位,而正是因為他的出賣,使得龍不落等人一開始就陷入了最為窘迫的尷尬境地。

  我本以為他只不過是被那軒轅野的倏影蟲控制,但沒想到風后死了,他依舊沒有選擇留下來,而是隨著軒轅野的余黨跑了。

  除此之外,醫館的坨鵲二老也給請了來。

  這些人都是華族之中最有權威的人物,眾人端坐一堂,開始談論起了華族接下來的走向。

  蛇無頭不行,兵無主自亂,終歸到底,最終談論的,還是軒轅野既走,那么華族接下來應該由誰來領導,統御這么多的族人。

  幾乎八成以上的人推舉了率領眾人站起來,反抗軒轅野暴政的龍不落。

  眾人對于這個老族長的三弟,充滿了信任。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龍不落卻站了起來,提出了另外的一個人選。

  這個人選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驚訝。

  因為他推選的,是安。

  少女安。

  一個根本不屬于華族的人。

  在眾人的質疑聲中,龍不落說出了他的理由來。

  現在與往日不同了,此刻的華族處在一個變革的時代,若是固步自封,極有可能就會再一次遭受劫難之后隕落,分崩離析,必須要有足夠強大的領袖,方才能夠帶領著大家安然度過一次次的挑戰;他只是將才,而非帥才,所以對于族長之位,無能為力。

  但安不同,她是青鸞天女,是上天賜予荒域的禮物,從未來的發展來看,她絕對不會比軒轅野差,而就領導力而言,她已經在小香港那兒表現出了十分良好的素養。

  她同時對華族充滿了感激和歸屬。

  只有安,方才能夠領導華族,抵御荒域之中的各種挑戰,包括試圖卷土重來的軒轅野。

  作完這論述之后,龍不落下意識地望了我們這邊一眼。

  我其實在他提出安的一瞬間,就想明白了一點,那就是他希望通過安,將我們給綁到一起來。

  此刻的安并不足以抵御軒轅野,但是我們可以。

  龍不落的話語引起了軒然大波,而就在此時,外面突然有人進來稟報,說華族遭受了攻擊。

  眾人大驚,問是何人?

  答曰九黎南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