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四章 坑哥的胖三

  九黎南蠻。

  軒轅野當初為了降服我,曾經與我暢談過荒域的各大勢力,談及了三個能夠與華族堪比的部落,東海之濱有東夷,擅操舟;南方有九黎,擅蟲蛇;而北方有狄族,天賦異稟。

  這三個部族,都是人數過萬,勢力影響周邊數十個部落的大族,也是軒轅野一統荒域的絆腳石。

  就連信心滿滿之時的軒轅野,也需要掌控華族之后,統合百族之力,方才能夠將這些部族給一一攻破,進而一統荒域。

  然而此刻的軒轅野最終功敗垂成,在秋水先生的帶領下倉皇而逃,早已經沒有了那樣的壯志豪情。

  但沒有等他發力,九黎南蠻就已經趕來了。

  顯然,他們早就有感受到了威脅,所以才會提前出手,讓華族并不能夠達到完整的過度,將危機消滅在無形之中來。

  聽到這消息,所有人都從蒲團上站了起來。

  龍不落朝著我拱手,說九黎南蠻生性兇悍,茹毛飲血,如果讓他們侵入華族,只怕我部族將遭大劫,無數無辜的族人將死于此役,還請先生出手相救。

  這老頭兒倒是明白一件事兒,那就是此刻能夠起到定海神針的并非旁人,而就是我,以及我身邊的這幾位神秘高手。

  不過他之前提議安成為華族族長這事兒,對我來說,是一件很不錯的示好。

  盡管這有將我們給綁上戰車的嫌疑,但對安來說,無疑是有著巨大好處的,而且也讓我感覺得出來,這一位老族長的三弟,他并沒有太大的權力欲,心中想得最多的,反而是華族整個部落的得失。

  這樣的品質,讓我還是挺敬佩的。

  世間能夠忍得住權力誘惑的人并不多,每一個都是值得尊敬的。

  為了給安造勢,我矯情了一回,說道:“這件事情,我聽青鸞天女的。”

  說罷,我看向了安。

  事實上,從剛才龍不落提出了讓安來當華族族長的時候,盡管有一部分人能夠明白龍不落的苦心,但在大部分人的心中,其實都是反對的。

  因為他們一來并不了解安,二來也不想一個外族人來擔當自己的族長,畢竟這事兒實在是有違傳統。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九黎南蠻的入侵,將這些人從糾結中震醒了。

  這里的大部分人都知道九黎南蠻,也與其打過交道,自信如果是之前的華族,其實未必會懼怕這個恐怖的部落,但是在剛剛遭遇大變的當下,整個華族千瘡百孔之時,沒有人有信心能夠力挽狂瀾。

  但是現在龍不落卻指出,有人可以。

  而那人,則聽令于青鸞天女的。

  事情一下子就明朗了起來,而聽到了我的話語,安先是一愣,隨后開口說道:“無論如何,先抵御九黎南蠻的攻擊,再說其他事。”

  我微微一笑,點頭說道:“好。”

  說罷,我轉過身來,朝著陸左和雜毛小道鄭重其事地躬身說道:“師父,蕭大哥,我們去看看?”

  兩人含笑,說看看便看看。

  我們隨著眾人離開了大殿,朝著出事的東門匆匆而去,安騎著那頭斑斕巨虎一馬當先,而屈胖三吹了一個唿哨,那被喚作“三狗”的三頭獵豹從暗處陡然躥出來,將我和屈胖三給馱著,緊緊跟隨其后。

  我們快速奔走,兩邊的景色倏然往后,我拍著屈胖三的肩膀,說這回你倒是積極,怎么,不跟你小媳婦兒膩在一起了?

  屈胖三說她在照顧你那徒弟,走不開身——聽說你這回準備裝波伊,這種事情,怎么少得了我?

  聽到他的話語,我忍不住就笑了起來。

  屈胖三的人生格言,叫做生命不息,裝波伊不止,的確,這樣的場面,怎么能夠少得了他呢?

  我們來到了東門,瞧見此處一片混亂,東門之外,有超過三百多名光著膀子,渾身用白色和灰色燃料畫滿了全身的大個頭兒,這些家伙每一個的身高都超過兩米,而除了人,他們身邊還有巨大的野象和黑色的獵豹,以及無數五彩斑斕的花蛇。

  我瞧見有一條巨蟒,身子足有十來丈,在人群之中游動著,不時發出一聲嘶嘶的叫聲來,讓人雞皮疙瘩都生了出來。

  好恐怖。

  我們趕到的時候,瞧見那東門之口,有幾十人的尸體,顯然是在此之前有過了一場混亂的沖突,不過華族這邊拼死,終于將東門的城樓柵欄放下,阻止了九黎南蠻的進攻。

  這便是華族的底蘊,即便是適逢大亂,也有拼死保衛家園的人們。

  不過對于這點兒挫折,九黎南蠻似乎并不在意,他們口中不斷模擬著各種蟲叫,然后從這些人的足下,冒出大量的蛇群來,白的、黑的、青的、灰的、五彩斑斕,十分恐怖。

  而對方還有幾個身騎獵豹的家伙在城寨邊緣揮刀而叫,大聲喊道:“華族首領,出來受死!”

  他們囂張的呼喊著,來回而過,在更遠處,百族留守之人遠遠圍觀著,不敢上前。

  我們這邊沖的快,趕到了現場,而安則足尖輕點,人上了東門城樓,往下打量著,沒想到這邊剛一露頭,九黎南蠻便有人拉弓射箭,朝著安攢射而來。

  那箭雨倏然而至,箭頭黝黑,顯然是涂了劇毒。

  面對著這情況,安猛然揮了一下手,一股清蒙之氣陡然而出,將這些利箭給凝于半空之中,不得寸進。

  這個時候九黎南蠻里面也跑出了幾個人來,為首的是一個身形矯健的漢子,沖著身邊大聲罵道:“瞎眼了么,沒看到是一個漂亮的小妹子么,你們這些狗眼,一點兒憐香惜玉都不懂?”

  旁人紛紛大笑,說哈哈,本以為華族居中原之地,名氣忒甚,會有些英雄好漢,沒想到卻找了一女子出頭,羞煞旁人了……

  這個時候龍不落等眾人都趕到了跟前來,相繼上了城樓。

  龍不落卻是認識那健壯漢子的,大聲喊道:“英招,我華族與你九黎素無恩怨,而去還有商貿往來,你這回帶人過來,攻擊我華族,可是何居心?”

  那九黎南蠻的首領瞧見,不由得一愣,喊道:“龍不落,怎么是你?不是說你華族改天換地了,你老小子成了逃犯么,怎么出現在這里了?”

  龍不落不愿與外人講起此事,直接問道:“英招,你殺我族人,這是為何?”

  英招高聲喊道:“龍不落,你華族半個月前,攻擊我九黎北地崗哨,殺了我二十多名勇士,并揚言日后要盡屠我九黎諸族,這氣咱們怎么能忍?現如今我九黎便趕來了,與你華族會會面,你且放心,我這里只是前鋒,咱部落的兩千勇士還在后面……”

  聽到這話兒,龍不落的臉直接就黑了,回過頭來,問旁邊一個華族高層道:“旬老,可有此事?”

  那老頭兒搖頭,說不知道,我們這段時間都沒有能夠參與族務,不過九黎南蠻既然大兵壓境,估計應該是有的,必然是軒轅野和他的軒轅八子,帶著他的近衛軍做的惡事……

  艸……

  這話兒一說出來,無數人的心頭都罵起了娘來。

  軒轅野這家伙行事囂張,肆無忌憚,結果弄得我們來給他兜底,這事兒誰聽到了不氣憤?

  不過現如今軒轅野給我們打跑了,九黎南蠻可還在,這該怎么解釋呢?

  眾人都看向了龍不落,而他倒也沒有隱瞞,直接將此事的前因后果,與那英招說明,并且表明此事與軒轅野相關,他們并不知情。

  聽到龍不落的解釋,英招并不賣帳,冷然說道:“你這話兒說得好聽,誰知道你們到底是個什么情況?若是真的有心道歉,將門打開,讓我九黎進去,仔細搜查一番,再做定論。”

  聽到這話兒,眾位華族高層都激動了,堅決不肯。

  笑話,九黎南蠻這幫家伙個個都是野獸一般的家伙,若是讓他們進來,最好的結果就是被掠奪一空,人員死傷無數。

  而最壞的結果就是被他們給攻破漢城,大肆屠殺,隨后給那什么兩千大軍給鳩占鵲巢了去。

  這事兒肯定不行,龍不落當即否定,英招聽了,回望族人,煽風點火,那些花里古怪的家伙大肆咆哮著,仿佛將天都給震塌了去一般。

  戰爭、戰爭、戰爭……

  他們咆哮著,鬧過了一陣子,英招說道:“既然你說軒轅野下了臺,那就叫你們現在的族長出來,與我對話。”

  龍不落環顧一周,看向了安。

  安這個時候有些心虛,低聲說道:“龍伯伯,我不行……”

  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龍不落便高聲說道:“這就是我們的新族長,蚩安!”

  哈、哈、哈、哈……

  當龍不落指向安的時候,九黎南蠻發出了一陣狂放的爆笑來,那英招大聲喊道:“想不到華族墮落到了這個地步,居然叫一個小姑娘出來當族長,哈哈——看在這小姑娘的面子上,我且信了你的話,讓她跟我打一架,她若贏了我,我就撤兵,如何?”

  這話一出,眾人都看向了安。

  安抿了抿嘴,想要說話,而這個時候屈胖三突然間猛地拍了一下那三狗的屁股,宛如一道黑色閃電,跳下了城樓,沖到了九黎南蠻的陣前來。

  屈胖三哈哈大笑道:“對付你們,用得著族長么?他就行。”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