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五章 陸言三戰迎蠻敵

  屈胖三一席話說得霸氣側漏,而那三狗的屁股一撅,卻是將我給直接拱了下來。

  我根本就沒有提防到屈胖三用這么一招,從那畜生身上摔下來的時候,一個大意,頓時就是一個狗啃泥,差點兒扭到了腳,好不容易平衡住,結果那三頭的后腳一下踢來,我直接就栽倒在了地上去。

  噗、哈哈哈……

  九黎南蠻一眾人等瞧見那三狗的神駿,本以為來的是何等猛人,結果瞧見我一屁股坐倒在地,頓時就發出了一陣爆笑來。

  這尼瑪,也太搞笑了吧?

  在轟然而起的笑聲之中,那英招騎在一頭黑色獵豹身上,抬頭望著樓臺之上的安,嬉皮笑臉地說道:“那位小娘子,他說的這話兒,到底算不算數?”

  安對我信心滿滿,聽到這話兒,下意識地說道:“他就代表我,他說的話,就是我的話。”

  好!

  英招打了一個響指,然后看向了屈胖三,突然間對他胯下的那三狗生出了垂涎之意,嘿然說道:“嘿,小孩兒,咱九黎的勇士可不是白跟人玩兒的,得有點兒彩頭才行啊。”

  屈胖三說你想要啥嗎,直講就是。

  英招指著屈胖三胯下,說他若是輸了,你這云豹就歸我,可行?

  屈胖三說你想要我這三狗?

  英招聽了,大怒道:“百年難見的云豹,居然給你取了這賤名?當真是暴殄天物啊,你就說愿不愿吧?”

  屈胖三說可以啊,不過你這邊輸了,那又如何?

  英招冷笑,說怎么會輸?那個……我也不欺負你們,隨意找一個九黎勇士前來,跟這廢物動一動手,免得你們不認——你、對,就是你,那誰,過去幫我將那小子的人頭拿下。

  他顯得十分輕松,隨手一指,叫了一個袒胸露背、穿著獸皮的的家伙出來。

  那家伙又高又壯,手中拿著一根滿是倒刺的狼牙棒,身上、臉上全部都是古怪的白色圖案,聽到英招的召喚,目露兇光,狂吼一聲,啥也不招呼,就大踏步地朝著我這邊沖了過來。

  此人別看在九黎南蠻的族群之中并不起眼,但是能夠成為其先鋒隊的精銳,自然不凡。

  他一沖出來,渾身的肌肉便不斷顫抖,油光浮現,那白色的圖案不斷扭動,宛如游蛇一般,將他整個人勾勒得十分恐怖,就仿佛一頭兇惡的猛虎。

  嗷嗚……

  他沖到我的近前,右腳朝著地上猛然一跺,大地仿佛都顫抖了一下,緊接著他將那狼牙棒高高舉起,整個人宛如一張大弓,全身肌肉繃得緊緊。

  這樣的力量,就算是他面前站著一頭戰象,只怕也要給那一狼牙棒給砸成骨肉分離,鮮血四濺。

  唰!

  一道犀利的響聲出現,剛剛從地上爬起來的我揉了揉被三狗踹到的腰間,然后順手拔劍,朝著前方一個箭步突去。

  迎風一刀斬。

  一劍。

  長劍劃破了長空,與空氣割裂,發出一聲劇烈的炸響來,隨后將這人龐大的身子給斬成了兩截。

  快如閃電,劍如疾風。

  我人站在了那人的后方,拿出了雷擊木劍鞘來,將那沾染了鮮血的劍刃往下傾斜,將血滴干凈之后,小心翼翼地收入鞘中。

  嗒!

  長劍入鞘,而這時那狼牙棒方才砸落在地,隨后它的主人也化作了兩塊,落到了草地之上來。

  鮮血肆意流淌,而我則平淡地對屈胖三說道:“你個傻波伊,跟人打賭,就不聊一下贏了的話,該拿些什么東西么?”

  屈胖三聽到,不由得大怒,沖著英招罵道:“你娘咧,欺負我小孩子是不?不行,我們重來,他輸了,你拿走我家這三狗,但你輸了,你該怎么辦?”

  英招和他身后一眾九黎南蠻望著那具斷成兩截的同伴尸體,整個人都僵住了,聽到他這話兒方才活了過來。

  他松了一口氣,慌忙說道:“好,我輸了,把我這頭黑豹給你——英西,你上。”

  英招旁邊一個全副藤甲的小將聽聞,抱拳說道:“末將聽令。”

  說罷,那人從地上抓起了一根藤搶,朝著我急沖而來。

  這人全身藏于一種黑色的藤甲之中,那藤甲輕便,卻有一種金屬的質感,雖然沒有戴著頭盔,但是在大部分“裸奔”的九黎南蠻之中,算得上是裝備比較不錯的一員了。

  而且此人還自稱末將,又在英招身邊,顯然是九黎南蠻的厲害人物。

  有了先前的一幕,這人自然不敢掉以輕心,顯得十分謹慎。

  他身騎黑豹,手中提著一丈長的藤搶,倏然而至,那槍尖直直地朝著我的心窩子里扎了過來,讓人猝不及防,而無論是那矯捷的身姿,還是藤搶的準確度,都顯示出了此人頂尖的手段來。

  年刀月棍一輩子的槍。

  世間兵器,最難練的就是槍,這里的槍說的不是現代兵器的火器,而是長槍,而這種槍一旦練好,在戰陣之中,特別是騎兵戰,簡直就是以一挑十的存在。

  強的話,以一挑百也不是不可能。

  眼看著對方手持長槍,從遠處沖鋒而來,手中的長槍準確地點中了我的心口要害,那速度、那精準、那力量的狂猛,簡直沒誰了。

  我有些緊張了,深吸一口氣,然后一扭腰一跨腳,長劍抖出。

  砰!

  破敗王者之劍斬落到了對方的藤搶之上,結果那玩意的堅韌度超出了我的想象,反彈的力量差點兒將我給傷到。

  我不得不朝著旁邊猛撲一下,然后揮劍撩去。

  吼……

  這回叫的不是人,而是那英西胯下的獵豹。

  這畜生兇猛得很,速度又快,結果反倒是把自己害了,長劍撩過,將它的肚皮撕出了一大片的口子來,內臟啊腸子的,全部都灑落下來。

  啊!

  這獵豹與主人滾落在地,咆哮一聲,卻再也起不來了,而那小將英西瞧見愛騎重傷垂死,先是用藤搶朝著我這邊猛然一挑,發現有些勉力,于是抽出腰刀,朝著我如箭一般的殺來。

  他的殺聲震天,凜然的殺氣仿佛凝固了一般。

  鐺、鐺、鐺、鐺……

  一陣炫目的拼斗之后,有一個頭顱沖天而起。

  我回劍入鞘,平靜地說道:“你又虧了,他屁股下面的那豹子看著不錯,但在三狗跟前,也就是一大坨肉而已……”

  屈胖三氣呼呼地沖著英招說道:“對啊,你當我們傻啊,換一樣,換一樣!”

  英招一臉鐵青地看著吵鬧的屈胖三和平靜的我,突然間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說道:“前些時候,臨湖一族的族長釗無姬,被幾人用雷電所殺,隨后臨湖一族所在地改名為小香港,據說那里面的首腦人物之中,有一個外來人,還有一個小孩——可是你們?”

  呵呵,九黎南蠻倒也不是閉關鎖國的部落,知道得倒挺多。

  我揉了揉鼻子,并不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平靜地問道:“還打不打?打就上,不打滾。”

  我難得地張狂一回,結果人家卻顯得無比凝重,鄭重其事地跳下了那獵豹,然后從手下那兒接過了一把石斧來。

  這石斧是黑曜石打磨而成的,看起來有點兒像是刀耕火種時代的作品,然而我卻聞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息。

  他沖著我恭敬地說道:“九黎英招,向您請教。”

  啊……

  英招將石斧往天一舉,突然間一股旋風從中生成,然后大風宛如奔馬,朝著我這邊倏然吹來。

  狂風卷起塵沙,遮蔽天空,我下意識地瞇了眼去,而這個時候,我卻感覺到勁風撲面。

  這不是風,是人。

  我沒有猶豫,舉劍相迎,結果給那石斧重擊,宛如山巒倒塌而來,讓我不得不連續后退,半邊膀子發麻,知道是碰到了真正的猛人。

  狂風繼續,飛沙走石,我閉上了眼睛,開始使用火眼觀察。

  兩人交戰,你來我往,對方勢大力沉,那把黑曜石斧頭是把了不得的法器,砸落下來的時候,宛如山岳,而我則占了靈活的身法,還有兇猛的劍法,兩人一來一往,殺得倒也旗鼓相當。

  隨著時間繼續,英招似乎占了上風,開始張狂起來,步步緊逼。

  我先是示敵以弱,突然間將先前積攢的雷電之力陡然激發,英招并未有見過此等手段,給那雷電一驚,頓時就半邊身子焦黑了去。

  我這邊趁勢追擊,想要拿下此人,結果英招對敵的經驗頗為豐富,當下猛然運斧,一時間狂風大作。

  勁風之中,英招退回了自家戰陣之中。

  對方人多勢眾,我不敢單人突進,而屈胖三在這邊高聲喊道:“嘿,大個子,你還講不講道理了,既然輸了,就趕緊滾蛋,我們這兒可不留飯啊……”

  哈、哈……

  城樓之上的眾人忍不住發出陣陣笑聲來,英招臉色陰晴不定,不知道在琢磨什么,然而這個時候,他身后卻有幾個腦袋上面沾滿了彩色羽毛的老家伙揮舞權杖,開始高聲招呼起來。

  他們一作法,隨著九黎南蠻出征的這些蛇蟲鼠蟻一下子就躁動起來,特別是之前那頭巨蟒,游動著身子,朝著我們這邊進逼。

  一時間,無數蟲蛇異動,宛如千軍萬馬。

  眼看著我們這邊的空地即將被蛇蟲吞沒,突然間有人輕聲嘆道:“在我面前,你們真想玩這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