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六章 安族長

  南方有九黎,擅蟲蛇。

  這是荒域之中,對于九黎南蠻的評價,而瞧見對方這長蛇大陣,也的確有著獨到和兇猛之處,不過這一切在那個男人的面前,又實在是有一些班門弄斧。

  苗疆蠱王。

  瞧見懸浮于半空之上的陸左,原本信心滿滿的九黎南蠻一下子就懵住了。

  人怎么可以憑空懸浮呢?

  他沒有翅膀啊。

  沒有飛守啊。

  怎么會?

  陸左并沒有管這些人腦子里面的想法,而是落到了我的跟前來,然后平靜地伸出了手去。

  我們這邊,我一個,狼狽往后逃竄的屈胖三算一個,然后就是陸左。

  而在對面,無數蟲蛇飛奔而走,那條十來丈長的巨蟒無端兇惡,張開大嘴,腥臭的氣息仿佛能夠噴到了我們的臉上來。

  盡管有著蠱師傳承,但是看到這么多的冷血長蟲,我的內心還是有一些慌張的。

  但陸左卻并不一樣。

  他口中喃喃念著,然后炁場之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律動在跳躍。

  我說不清道不明,卻能夠瞧見那頭巨蟒最為狂暴,幾乎是在瞬間,就沖到了陸左的跟前來。

  它口中的信子,已經卷向了陸左的脖子。

  而就在此刻,陸左突然間睜開了眼睛來,怒聲喝道:“孽畜,你敢?”

  一聲暴喝,讓那三十多米長的巨蟒一瞬間停住了蠕動,那巨大的腦袋卻停不住,徑直朝著陸左撞了過來。

  眼看著小轎車一般巨大的腦袋張開巨口,幾乎一百八十度,朝著陸左咬來,我下意識地抓起了手中的破敗王者之劍,想要上前幫忙,卻給陸左用手勢給攔住了。

  他平靜地伸出手來,輕柔地往前一推。

  那手中的那把門板巨劍不見了,此刻的陸左又回到了我在茶荏巴錯見到他之時的模樣,行動遲緩,卻富有一種領導者和藝術家柔合而成的氣質。

  世間之事,在他眼中,不過爾爾。

  “停!”

  他輕輕說了一聲,那宛如東風重卡一般撞來的巨蟒戛然而止,足以將陸左吞噬了去的大嘴停在了陸左的身前,然后緩慢的、機械的合攏了嘴來,低下頭,蹭了蹭地下的泥巴,仿佛小貓撒嬌一般地柔順。

  陸左抬起了腳來,只兩步,便走上了那巨蟒的蛇頭之上去。

  然后,那巨蟒猛然睜開了眼睛來。

  犀利的怒火在眼珠之中翻騰不休,仿佛能夠吞噬一切。

  它回身了,猛然而轉,看向了將自己給放出來的九黎南蠻,而在同一瞬間,從陸左的雙手之中,飄散出了一大片淡灰色的氣息,這些氣息將無數瘋狂前沖的蛇蟲鼠蟻給嘎然扭轉,調轉了頭去。

  因為蔓延的關系,后面的繼續沖撞,而前面的則轉身過來,一時間長蟲陣中一片混亂。

  不過這并沒有什么關系。

  最終,九黎南蠻用來對付華族的大殺器,卻是變成了陸左麾下的子民,它們每一個獨立個體,都愿意為了新的王者而奉獻出自己的性命。

  長蟲大軍的突然逆轉,讓那些頭頂羽冠,身披長袍的家伙為之驚懼,他們開始劇烈地跳動起來,身子瘋狂抖動,就好像是在與十八頭野牛在貼身纏斗著。

  結果最終的最終,還是扭轉不了局勢。

  長蟲大軍在反逼,我這堂哥宛如此間的王者,一點一點地逼向了對方。

  九黎南蠻曾經用這長蛇大軍打敗過無數部族,自然知道這源源不斷的蛇群能夠有著多么恐怖的力量,瞧見這狀況,下意識地往后退。

  而最初挑事的那幾個祭祀,除了最中間的一位還在瘋狂跳著蘸舞,其余的都已經力竭倒地。

  祈求過分強大的力量,使得他們自身引發了反噬。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當那條巨蟒開始游動起來的時候,這幾百人的九黎南蠻先鋒終于潰敗了,開始發瘋一般地往后逃了去。

  十幾丈的巨蟒,換成公制,差不多有三四十米。

  這是什么概念?

  韓國怪獸片電影《龍之戰》中的反派大BOSS布那基,估計也就比它大一點點而已。

  當事物達到了一個難以想象的龐大體積時,對人的心理壓力無疑是最為恐怖的,而這頭巨蟒的反叛,以及無數蟲蛇的倒戈相向,才是讓九黎南蠻感覺到真正可怕的地方。

  沒有什么比神秘的未知,更加恐怖。

  陸左出手,在對方最擅長的地方,對其進行了壓倒性的沖擊,而他的目的并不是殺死這些人,又或者驅趕走他們,而是需要給華族一個穩定的外圍環境。

  所以那條巨蟒開始快速游動,沖進了人群之中,然后來到了英招的跟前來。

  英招身下的黑豹,在巨蟒恐怖的氣息之中,已經成了一灘軟肉,根本就站不起來了。

  不過英招倒是還有幾分骨氣,張開嘴巴,似乎對著陸左說了些什么。

  因為隔得太遠,我又不懂唇語,所以不太清楚。

  不過我想應該差不多也是表達自己堅貞不屈氣節的話語,但陸左卻并未有跟他廢話,伸手過去,想要將英招給擒住。

  英招能夠成為九黎南蠻的先鋒大將,身手自然是不錯的。

  我剛剛與他交過手,對于這一點最是理解。

  不過似乎是銳氣喪失,在陸左面前,這位先鋒大將并沒有走出幾招,居然就給陸左擒了下來。

  他想要反抗,卻終究抵不過陸左,就連那把黑曜石斧頭都給當垃圾一樣扔到了一旁。

  英招身邊的眾將紛紛上前來解圍,結果那巨蟒一聲喝,都止住了腳步。

  追擊戰并沒有進行多久,陸左押著這個先前盛氣凌人的九黎南蠻先鋒回返到了東門之前來,而這個時候,大門已經被再次打開,華族眾人眾星捧月一般地簇擁著安和龍不落,來到了我和屈胖三的身前。

  陸左也騎蟒而至,將英招從六七米的高空往下一扔,重重砸落到了地面去。

  那家伙給摔了一下,到不至于暈頭轉向,但也是氣得夠嗆,當陸左跳下巨蟒頭顱,落到地上來的時候,他憤怒地沖著陸左大吼道:“打不過你我認了,賜我一死就是了,何必羞辱我?”

  陸左一愣,指著華族那邊說道:“你誤會了,你請你過來,是讓你跟族長談一下,免得誤會。”

  啊?

  英招這會兒也愣了,搞不清楚陸左什么意思。

  我卻明白了過來,朝著安使眼色。

  華族現如今內憂外患,跟九黎南蠻開戰并不理智,當務之急,是跟他們好好談一談,最好能夠將這仇恨引導一下。

  安何等聰明,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走上前來,雙手抱胸,行了一禮,然后說道:“尊敬的九黎使者,很遺憾我們之前的接觸,給你我都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好好談一談。”

  英招一心求死,語氣就有些不善,說談什么?

  安說談襲擊九黎北哨站、引發兩族沖突的兇手,你可有興趣?

  英招說不就是你們華族么?

  陸左聽到他的語氣這么沖,忍不住咳了咳嗓子,說別欺負人家是小姑娘,實話告訴你,青鸞天女可是天選之人,你給我客氣一點,要是她惱了,你那先鋒軍團可就不會有一人能活下來。

  聽到這話兒,英招下意識地朝著身后望去,卻見那長蟲大軍果然已經將自家的部屬給團團圍住。

  這還不說,剛剛將陸左送到此處的那頭巨蟒,此刻也加入了那邊的戰場。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英招就算是再蠻狠,也不可能拿自己手下的性命來開玩笑,所以他妥協了,粗聲粗氣地說道:“你講就是了。”

  安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給英招講了一遍,然后說道:“如你所見,你們的敵人其實是軒轅野,我們的敵人也是軒轅野,我們并不是對手,反而可以成為合作的伙伴,如果你愿意,我們可以簽訂同盟,共同對抗軒轅野這個妄圖稱霸荒域的野心家,傳令荒域,對他進行圍剿……”

  這事兒龍不落先前曾經跟英招說過,但是之前他信心滿滿,兵強馬壯,一心想要在華族身上討點兒便宜。

  但此一時彼一時也,見識到華族“真正”的實力之后,他開始思考起了接下里的事情。

  能夠成為先鋒大將的人,絕對不僅僅只有悍勇。

  沉默了許久,他對安說道:“我一個人決定不了這么重要的事情,需要回返族內磋商,再給你們回答。”

  安看了我一眼,我則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安同意了。

  隨后英招返回了自己的先鋒軍團,而陸左放開了缺口,讓這些人離去,至于那巨蟒,以及無數的長蟲則被留了下來,陸左找了個地方對其進行安置。

  在兩個時辰之后,九黎南蠻派來了一個二十人左右的使節團,進入了華族區域。

  他們在于華族進行了磋商,并且求證其余部落之后,與華族達成了同盟協議,協議有三,第一就是對之前的魯莽行為進行道歉,對死于九黎先鋒之手的華族人進行巨額賠償;第二是與華族一起,攜手在荒域之中通緝軒轅野,以及他麾下勢力;第三兩族友好通商,信息互通有無。

  九黎南蠻的使節與華族代表安簽署了聯盟協議,隨后在當天夜里,安被推選為華族新一代的族長。

  她也將是華族歷史上唯一一位女族長。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