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七章 回歸

  劫后余生的華族在經歷過了這一場動亂之后,就仿佛浴火重生了一般,迸發出了巨大的熱情來。

  正所謂不破不立,在經歷過了一場磨難之后,我能夠從每一個華族人的眼神之中感覺到了一種既自信、又敢于承擔一切的勇氣,而這些,方才是一個大族所必須擁有的氣質。

  事實上,不光是華族高層,大部分的華族普通族人也不愿意接受安成為他們新的族長。

  他們更中意于領導反抗者對抗軒轅野的龍不落。

  畢竟一來他與老族長是兄弟,二來也做了那么多年的華族領導人,這樣的角色跟以前并無太大的區別。

  但是當他們得知我們這些人,都是安的朋友,也都是沖著安而來的,心中就起了變化。

  無論是我之前的大雷澤強身術,還是后來陸左的逆轉蟲潮,都是讓人為之敬畏的手段,華族雖然自謂高手林立,英豪輩出,但是這種破壞平衡性的法門到底還是沒有人見過。

  特別是對抗九黎南蠻的時候,那種部落的榮譽感一瞬間充斥在了所有華族人的心頭。

  也正是因為這個,使得安贏得了大家的信任。

  還有一件事情。

  安是青鸞天女,這事情從小香港建立開始,就一直有在這一帶開始流傳,經久不衰。

  青鸞天女到底是什么,沒有人知道,卻曉得應該是堪比軒轅野一般的強大存在,而有著這樣的人作為族長領導,大部分的人對于明天,都充滿了前所未有的信心。

  當然,還有一部分人其實仍舊在懷念軒轅野,懷念他的霸氣,懷念他曾經宣揚的東西。

  人心思異,這種事情是很正常的。

  但是當軒轅野被確認為是謀害了老族長性命的兇手時,再也沒有人膽敢提出來。

  華族人對于曾經逝去的老族長,幾乎是懷著一種對待父親的心情,所以在真相大白之后,軒轅野的名聲幾乎是一夜之間就變臭了,沒有任何挽回的可能性。

  種種的機緣巧合,安成為了華族的女族長,對于這件事情,她一直顯得很平淡。

  仿佛她天生就是此間的王者。

  然而當任職過后,我與她私下見面的時候,安卻表現出了不為外人知的忐忑和彷徨來,她告訴我,她并不想做什么華族的族長,她甚至都不懂得如何帶領著過萬人的部族走向何方。

  她的心思很簡單,守住小香港,讓自己變得漸漸強大起來。

  如果有可能,她希望去我的世界走一遭。

  然而此刻所有的一切都變了,無數人對她表達出了崇敬的態度,眾人都將她當做了華族至高無上的領導人,希望能夠從她這兒得到啟示。

  她承受不了。

  聽到了安的敘述,我笑了。

  我告訴她,說什么都不用改變,你依舊還是你,小香港還是小香港,我也還是我,華族這些年來,自然有著本身的一套法則,也有著自己的運轉體系,當初老族長一病多年,也不是蓬勃生長么?

  無為而治,這才是最高的境界,不用有太多的壓力,把自己當做一個吉祥物,就什么都不用多想了。

  我告訴安,說你現在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讓自己的能力覺醒。

  青鸞天女不是那么簡單的,如果有一天,你能夠成為可以抵御軒轅野一樣的人物,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依舊是華族歷史上最偉大的族長。

  聽到了我的講述,安的心終于輕松了許多。

  事實上她并不太愿意擔當這個位置,但我既然希望她這般做,她便愿意坐上去。

  她只是擔心自己做不好,讓別人失望而已。

  與安分別之后,我又去看望了一下蘇醒過來的劫,結果一問,之前的事情,他什么都不知道,與那個手持雙刀,在人群之中肆意穿梭,收割頭顱的家伙截然不同。

  我確定他就是當初在林子里將我給撿回家去的劫。

  一個普通的部落少年。

  確認了他無事之后,我放心了許多,又去找屈胖三。

  因為我們這一次立下大功,又是安的好友,所以就在附近給我們安排了最為舒適的住所,而且還有專人伺候。

  我找到屈胖三的時候,他和雜毛小道、朵朵都在,唯有陸左不見了蹤影。

  我問我堂哥人去了哪兒,雜毛小道告訴我,說小毒物去了城外,負責安撫這頭巨蟒,以及無數的蛇蟲鼠蟻去了。

  盡管和九黎南蠻簽署了協議,但是陸左并沒有將這些還給它們。

  之所以如此,并不是貪圖它們的那個什么巨蟒,而是對于九黎南蠻來說,必須要保持一定的警惕,若是我們現在給他們做完了交接,人反悔了可怎么辦?

  所以這些就相當于人質。

  陸左的計劃,是將這些冷血畜生給調教一下,回頭交到安的手中,讓她也多一份力量。

  這里面涉及到復雜的東西,所以需要他連夜處理,可能今天都回不來了。

  我問雜毛小道,說接下來的計劃是什么?

  雜毛小道告訴我,說他剛才的時候跟陸左商量了一下,本想著人員匯齊,就返回我們的世界去,不過既然王秋水這家伙出現了,就得好好找一找,看看能不能將軒轅野那個家伙給抓到,逼問一下邪靈教在荒域的發展,所以這幾天可能還有得忙。

  他還問我有什么打算,我自然是無所謂,隨大流。

  有這些大佬在,哪里有我說話的地方。

  沒聊多久,龍不落帶著龍云趕了過來,前來拜訪我,和我的這些朋友們。

  他顯得十分鄭重其事,上來就直接跪倒在地,我們慌忙迎了過去,將其扶起,問這是怎么了?

  龍不落在我們阻攔的情況下,硬生生地磕了三個頭。

  第一個頭,是給他死去的兄長磕的,感謝我們幫他得報此仇;第二個頭是給那些死在軒轅野手下的華族烈士磕的,感謝我們幫著撥開烏云;第三個頭,是給華族磕的。

  今天倘若是沒有我們站出來,只怕華族真的就是兇多吉少了。

  至于他,估計就已經沒有了命。

  行完了大禮,他方才起身來,然后與我說道:“陸先生,對不起,沒有跟你商量,就自作主張地請了安當做我華族族長,這件事情我坦白,的確有想要借助各位力量的地方,還請多多見諒。”

  我說你的心思我明白,不過是為了華族的整體利益,而非你個人,倒也不那么討厭,而且你有勇氣推選安,我能夠看到你的赤誠之心。

  龍不落說我年紀已經不小了,與其再換一個暮氣沉沉的老頭,不如把機會給年輕人,或許她能夠將華族帶向我不曾知道的地方去。

  我說別的都好說,我唯有一點,那就是好好待她,不要把她當做了傀儡。

  龍不落說這是當然。

  這一天眾人也頗為疲憊,龍不落身上處處是傷,不過卻并不能歇著,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連夜處理,不能留下麻煩,所以在得到了我們的允諾之后,又匆匆離去。

  次日清晨,我們這邊秣馬厲兵,開始四處出巡,探聽軒轅野一眾人等的下落。

  隨后的半個月里,我們在荒域的各處突擊,對軒轅野的勢力進行了圍剿,也的確殺傷了對方不少人,不過卻并沒有大魚落網。

  而即便如此,我們也獲得了一些情報,那就是秋水先生在東夷部落的海上,某處島嶼,似乎有個基地。

  想必那兒,就是他的老巢。

  至于軒轅野,他之前與雜毛小道和陸左的拼斗中受了重傷,一時半會兒好不了,等到他有力量卷土重來的時候,或許是半年之后了。

  而這個時候,安、龍不落與華族高層已經將華族給打造妥當,不會有什么可趁之機了。

  事情到這里就已經告了一段落,我們這邊辭別了華族,開始前往小香港。

  陪同我們的,是龍云,以及重新組建的小香港駐軍。

  跋山涉水,翻山越嶺,終于到了小香港,在這里我們受到了藤族長老蚩野的熱情接待。

  華族的消息已經傳到了這邊來,因為安成為了華族族長的緣故,所以藤族也自然并入了華族,成為了其中的一個小部落。

  而小香港作為貿易之都,將繼續存在。

  我們在小香港停留了一夜,然后繼續向東而行,來到了之前洛小北帶我去達的林子里來。

  這兒一片迷霧,幾米之外,幾乎沒有半分視線。

  我并不是很清楚如何自由穿梭兩界,而屈胖三雖然之前有過一些研究,但卻并沒有太多的把握。

  不過好在我們有陸左,而陸左有天龍真火。

  站在林子的深處,他舉起了手掌,然后一團有龍形浮動的火焰,從中徐徐升起,然后出現在了我們所有人的眼中。

  它不斷變化,仿佛在感應著什么。

  幾秒鐘之后,它突然間跳躍不定起來,而這個時候陸左伸手一把抓住,然后輕聲念道:“請帶著我們,返回屬于我們的世界……”

  烈焰在一瞬間將我們都給包裹了去,而下一秒,天色陡然一黑,四周一片空曠,呼呼的海風從遠處吹了過來。

  我左右一看,忍不住歡呼了起來。

  我們回來了。

  這里正是那蓬萊島,九丈崖。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