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第二十九章 在嶗山

  我們身處的長島九丈崖,位于魯東煙臺的蓬萊市,與位于青島的嶗山,一北一南,相隔差不多魯東半島,這距離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當下我們也是連夜離開了長島,然后更裝易服,等到了第二天白天的時候,由我出面聯系了一輛商務車,趕往青島。

  一路上周折自不必提,當天下午我們抵達了嶗山。

  與大多數以道家聞名的名山一般,嶗山在魯東這一帶也是數得上名號的旅游景區,我們趕到的時候,也是游人如織,不過雜毛小道和陸左并不走那大路,而是往那山窩子里面擠,一路走行,山溝里面反復鉆,走了好久,卻是來到了一處山溝子里。

  這嶗山與別處景致并不一樣,可謂是劍峰千仞、山巒巍峨,那奇石怪巖遍地皆是,使得整個山區看起來無數奇景,一看就知道內有道行。

  事實上,嶗山曾經是道教的發祥地之一,早在春秋時期就已經云集了相當一大批的方士之流,是早年間的修行圣地。

  走進了這山溝子里來,周遭的景致就有些恍惚了,遠景、近景皆不相同,有的地方,放眼望去,也不真切。

  屈胖三在旁邊琢磨,說這個地方的法陣,看起來實在厲害,我看了竟也心驚肉跳啊。

  他平素頗為自傲,特別是對于法陣之屬,更是自覺天下間莫能夠有出其右者,之前我一直覺得他雖然強,但不過是夸大其詞,但后來知道他就是天下三絕之一的陣王屈陽之后,方才服氣。

  連陣王都如此說,看起來我們是到了嶗山的山門之前來。

  雜毛小道聽到了屈胖三的話語,在旁邊微微一笑,說嶗山道教文化的起源,堪稱天下之祖,若不是幾次斷了傳承,只怕未必有茅山宗、龍虎山天師道的事兒,這法陣都乃遠古大陣,自然不凡。

  他帶著我們走到了一處巨大的山石之前來,停下了腳步。

  這山石黑黝黝的,上面有人雕刻著許多粗糙古怪的文字,以及圖紋,最為顯眼的,莫過于一張巨大的符箓,被完完全全地刻在了上面。

  雜毛小道瞧見,認真打量一番,說道:“凈心神符,看來是到了。”

  說罷,他清了清嗓門,然后說道:“請守門的師兄現身,代為通傳無塵、無缺兩位道長,就說故友到訪,還請一見。”

  他說第一遍的時候,鴉雀無聲,沒有一點兒動靜。

  雜毛小道也不惱,耐心地再朗聲說了一遍。

  第三遍的時候,那聲音突然間恢弘起來,在整個山谷溝子里回蕩不休,如同雷鳴一般,洪鐘大呂,震耳欲聾。

  這個時候,那巖石角落處傳來了腳步聲,兩個身穿玄衣的道士閃身出來,凝目一望,皺著眉頭說道:“來者何人,報上姓名來,我們也好通傳一二。”

  我們此次過來,藏頭露尾,而嶗山此地并非與世隔絕,我們不可能暴露身份,那雜毛小道眼睛一轉,開口說道:“故人。”

  剛才開口說話的那個年長道士聽聞,有些不耐煩地說道:“故人?連名號都不敢報上來的故人?”

  陸左這個時候站了出來,開口說道:“你就說是與無塵道長曾經黃泉共生死的那人便是了。”

  陸左并沒有改變容貌,他一站出來,那年長道士瞇眼望來,打量了好一會兒,突然開口問道:“可是苗疆蠱王陸左?”

  陸左瞇著眼睛,說你認識我?

  那人拱手說道:“貧道趙多明,恩師無缺道長,曾經有緣見過您的圖像,這位想必就是茅山掌教蕭克明蕭掌教吧?”

  對方認出了我們,倒是省卻了許多廢話,雜毛小道自嘲說道:“你若是稍微關注一下江湖局勢,就應該知曉我不但不是茅山宗掌教,而且都已經不再是茅山宗的人了……”

  那趙多明哈哈一笑,拱手說道:“此事聽我師父談及過,說茅山宗失去了你,是茅山宗的損失。”

  他拱手說道:“兩位與我師父是至交,無需通傳,直接進去便是了。”

  說罷,他看向了我這兒來。

  陸左輕描淡寫地說道:“我徒弟。”

  趙多明便不再看我,而是躬身引我們往山谷里面走去。

  在這中年道士趙多明的引領下,我們往山谷之中走,發現這兒的景色詭異,十步一景,五步一變,走了幾分鐘,周遭仿佛變了一大景,那山川谷地變幻,讓人目不暇接。

  趙多明領著我們在這變幻莫測的山道之中行走,忽而左,忽而右,我們并不多話,默默跟著一起走。

  如此走了半個多小時,前面突然間豁然開朗,一座直聳入云的山峰平地拔起,而山峰之上,則有無數殿宇樓閣。

  趙多明領著我們來到峰下的石階前,方才開口說道:“諸位若是想要找無塵掌教,恐怕要失望了,他老人家去年便已經閉了死關,不曾露面。”

  陸左驚訝,說啊,他怎么閉了死關去?

  趙多明微微一笑,搖頭說道:“具體情況我并不了解,諸位見到我師父,或許可以問他一下。”

  說罷,他也沒有再多言,繼續上行。

  相比于熱鬧的茅山宗,嶗山這兒顯得要冷清許多,一路上來,幾乎都沒有瞧見人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本就如此。

  趙多明將我們領到了一處懸空殿宇之前,向我們告罪一聲,然后進里面去通傳。

  沒多久,我瞧見一個相貌堂堂的老道士迎了出來,熱情地說道:“我說昨天那灰喜鵲叫了一夜,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沒想到是你們過來了,且進來,我這兒有新采的仙霧茶,且來幫我評鑒一二……”

  這老道士一臉正派,熱情之中又帶著幾分沉穩,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個得道了的真修。

  雜毛小道和陸左看起來跟著老道士挺熟悉,上前寒暄兩句,對方便請我們入了里間,一路領到了偏殿的茶室之中去,然后是蒲團茶幾,各自找位置安坐。

  這老道士,便正是趙多明口中的師父無缺真人。

  坐下沒多時,立刻有道童奉了茶水過來,我端起茶杯,輕輕喝了一口,結果茶水太燙了,弄得舌頭都有些發麻。

  不過麻了之后,茶水下腹,卻憑空生出一道捉摸不透的香味來,的確是妙不可言。

  朵朵對方是認得的,陸左給無缺真人介紹了一下我和屈胖三,說是他徒弟和一個小朋友,那無缺真人看了我一眼,說近來收到消息,說苗疆又出了一好漢子,名叫陸左,端的是利害,做了好幾件大事,后來給茅山宗捉了去,還鬧得沸沸揚揚,我自然是知道的,如今一見,果然是英雄了得。

  飲過了茶,寒暄幾句,陸左開口說道:“道長,現如今我的身份頗為尷尬,所以我來嶗山之事,還請代為隱瞞一二。”

  無缺真人點頭,說這是自然——你的事情,我也是聽說了個大概,到底怎么回事呢,可否說予我一聽?

  陸左苦笑,說不過是尋常那偷天換日、李代桃僵的手段,三言兩句說不清楚。

  無缺真人若有所指地說道:“有句話說得好,當官兒的,最怕認真二字,只要屁股坐得正,別人想怎么弄你,他們都能夠查得出來,就怕有人未必愿意給你查清楚啊……”

  陸左抬起頭來,說我這一次歸來,路過魯東,兩眼茫茫,正想與您請教一二。

  無缺真人擺了擺手,說請教談不上,你說。

  陸左說無缺真人雖然是魯東道教協會的會長,全國道教協會的常委,但卻遠居山中,算得上是旁觀者,不知道我此刻的局面,該如何解?

  無缺真人沉吟一番,然后說道:“陸左你的人品,我是了解的,打死我,也不相信你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連我對此事都看得真切,那黑手雙城可是一手提攜你的大哥,難道他就看不清楚么?為什么他卻沒有站出來,為你說話呢?你們之間,可是有什么矛盾么?”

  陸左搖頭,說怎么會,我們沒矛盾。

  無缺真人嘆了一口氣,說若是如此,事情就有些無解了。

  陸左沉默了一會兒,突然笑了,說無妨,時間會沖淡一切,這點兒冤屈,終究會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對了,無缺真人怎么閉了死關去?

  談到這個,無缺真人忍不住苦笑道:“我這師兄你也是知道的,與你一起,從黃泉歸來,整個人就時而清楚、時而糊涂,本以為整個人就毀了去,結果天山大戰之后,我與他都受了重傷,回返嶗山之后,養了小半年,突然有一天,他就清醒了過來,告訴我,說他也要效仿茅山陶晉鴻一般,去閉死關,要么死,要么悟,從而將掌門之位交予我手……”

  雜毛小道突然激動起來,說若是如此,說不定無塵道長能夠超脫自我,成就果位呢?

  無缺真人搖頭,無奈地說道:“你師父能夠成就地仙,那是黃山龍蟒的力量,而他呢,生死懸于一線,誰知道能否活著出來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