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卷 第二十八章 黑暗沉淪

  大戰一觸即發,瞬間就有四五枝長短槍傾瀉著子彈,朝那頭疑為旱魃的耶朗古尸身上射去,砰砰砰……

  我往旁邊一滾,避開這些子彈的攻擊范圍,免得被殃及池魚。然而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只聽到有打鐵一般的鏗鏘聲音,那些子彈打在這耶朗古尸身上,竟然如同打在了鋼板上,全部都彈了開去,竟然都沒有見到一絲的受傷痕跡;倒是有一袋子的黑狗血淋到了它頭上,才有一陣青煙冒出來。

  接著槍聲消退,我看到有一個人被那耶朗古尸給掐住脖子,舉了起來。

  是狙擊手小張,他被這個身高僅有一米六的耶朗古尸一下子就制住,頭罩被撕開,然后一口,便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小張口中絕望的尖叫,眼淚直飆。它咬得用力,而且很大一口,半邊脖子連著筋骨血肉,全部都撕扯下來。小張,這個象棋下得不錯的軍人,一句話沒說,就死于僵尸之口。
  
  這個耶朗古尸一邊提著死去的小張,一邊大口地嚼食著,突然睜開了眼睛,回顧四望,干枯的臉上露出一種詭異的嘲弄笑容。

  一看到它這表情,我們全都明白過來:狗日的應該是早就醒了過來,也知道我們的存在,剛才之所以演那出把戲,更多的,是因為閑著無聊,玩弄我們罷了。

  一清楚了這些,我們便不得不拼命了。

  我自然還是招牌動作,手中的震鏡一揚,口中高呼著“無量天尊”,一道金光便映照在了耶朗古尸的眉心處。這人妻鏡靈倒也是管用,即使厲害如旱魃,也抵不過這一照,渾身頓時僵硬,動彈不得。雜毛小道等人也同時跟進,桃木劍挑著燃燒的黃色符紙,直逼那耶朗古尸的下腹。楊操眼疾手快,手上出現了幾根白色骨針,發出尖銳的叫聲,朝著耶朗古尸胸口幾處穴道飛去。
  
  賈微長綢纏繞,緊束其身。

  而馬海波吳剛等人,也全部潑的潑黑狗血、撒的撒糯米,噼哩啪啦地全部甩到了這耶朗古尸的身上。

  當震鏡金光籠罩在那耶朗古尸之上的時候,我曾經以為我們或許能夠戰勝這個丑陋猙獰的家伙;然而當兩秒鐘的金光消失之后,我才發現一切都只是妄想。被眾人攻擊的耶朗古尸嘎嘎一笑,手中的小張被它舞成了風車,將我們大部分的攻擊給消除,即使遺漏了一些,它也只當作是撓癢癢,并不介懷。

  而在下一刻,那個曾經驕傲的狙擊手被耶朗古尸一手死得稀爛,四肢、身體和頭顱悉數分解,全部都激蕩到了各處,有的化作暗器,重重地砸向了我們的身上來。漫天的血霧之后,那個耶朗古尸的臉似乎變得正常了一些,它啃食著手中桃形心臟,像一個懵懂未知的少女,戲謔地瞧著我們。

  小張的心臟直到此刻都還在跳動,一伸一縮,一伸一縮的,然后被這個家伙當作蘋果一樣,緩慢啃食著。
  
  它太寂寞了,并不急著殺我們。

  我打量周圍,發現雜毛小道和楊操倒臥在地,兩條斷腿還在他們旁邊間歇性地抽搐著,而其他人,要么渾身顫抖,牙齒打戰,要么都恐懼地往后面退縮。這耶朗古尸一邊啃著HTTP/1.1 200 OK Date: Thu, 09 Jul 2020 14:08:34 GMT Content-Length: 39413 Content-Type: text/html Server: nginx 第十六卷 第二十八章 黑暗沉淪 - 苗疆蠱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