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一章 黑血魚蟲

  白水浩蕩群山中,驟止斷崖跌九重。

  聲若雷滾撼天地,勢如江翻騰蛟龍。

  躺在灘涂邊上,仰望頭頂那從崖壁間宣泄迸發出來的瀑布,轟然作響的落水撞擊聲不絕于耳,轟隆隆,轟隆隆。有風吹來,飄飄灑灑的雨霧落在我的頭頂,細膩而柔和,天邊似乎還有一道瑰麗的彩虹,七彩色,光暈耀眼。如此美麗的景象,讓久在黑暗洞中行走、漂流的我激動得難以自抑。

  終于活著出來了,終于見到陽光了!

  在我旁邊是雜毛小道,更遠的地方還有其他人,從幾十米的高空跌入深潭中,都摔得頭暈眼花,好不容易相互扶持著爬出水潭,來到旁邊的水草灘涂中,就疲累得連動一下的氣力都沒有。

  虎皮貓大人在頭頂不斷地盤旋,驅趕著我們往岸上爬去——它說得很恐怖,什么鮨魚的血液能夠讓男人不舉,女人不孕,言之鑿鑿,介于這廝剛剛大展神威,將那恐怖的鮨魚給秒殺,我們都不敢含糊,連滾帶爬地來到旁邊的青草地上,胸膛的呼吸如同拉風箱一般,呼啦呼拉地直響。

  剛才暗河的戰況,我是完全都沒有瞧見,于是便問怎么一回事,大人怎么會這么神勇,而且準時駕到?

  這肥母雞在我們這一堆橫七豎八的人上空盤旋了一圈,說大人我當初飛出去,便知此劫難渡,于是在尋摸著出去通風報信,然而沒成想竟然有矮騾子埋伏在側。那些小矮子倒是不怕,可是它們請了些厲害的幫手,卻是大人我的克星。結果逃出門外三人,老胡受傷,當兵的死了,倒是那個老金,吊事莫得。我帶著他們一路奔走,后來也是從這地下河中逃出來的——這青山界地下有縱橫交錯的地下水系,光那溶洞下面就有好幾條河流,這里只是其中的一個出口。安頓了那兩個倒霉蛋兒,大人我又馬不停蹄地去救你們這些傻波伊——好在趕得及時,沒死一個!嘿嘿,自我夸贊一下……

  我有氣無力地撿了一塊泥巴去甩它,說你丫的費這么話干嘛,我重點是問你咋這么厲害的?剛才那金光一閃,如同天國的招數,是不是你弄出來了?

  這肥母雞有些憂郁了,裝獨孤求敗狀,仰首向天,說這世上,誰沒有個保命的招數?

  得,這家伙真夠能裝波伊的……

  算了,不肯說就不說了吧。

  我努力地扭動頭顱,四處張望,才發現我們身處于一個巨大的地縫或者地下峽谷之中,一條白練從天而降,輝映成彩,懸崖兩側奇峰嶙峋,爭相崛起,峰巒疊嶂,劈地摩天,崖奇石峭,磅礴神奇,高達幾百米;谷內入目處郁郁蔥蔥,層巒疊嶂,綠樹挺拔,溪水縱橫,步步有景,舉目成趣,正是一番佳景美色,好似世外桃源。
  
  那太陽光冷淡,如同隔了一層薄膜,讓人愉悅。

  剛從那黑黢黢的溶洞子出來,又看著這讓人賞心悅目的美景,望著遠處的一線天,即使我們精疲力竭,渾身沒一塊好肉,此刻也不得不長舒一口氣,感覺疼痛也減輕了幾分。

  只是我有些奇怪,我生于晉平,雖十六歲離家,但是也對家鄉多少有些了解。然而卻從來沒有聽說過在這青山界中,有這么一個峽谷,特別是這寬約十米、高四十米的瀑布,更是聞所未聞。雖說青山界是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轄域又廣,但其實這些年偷砍偷伐木頭的人也多,外面抓得嚴,所以越發地往山里面走,這瀑布聲音大,而且還有河流,怎么就沒有一點兒傳聞出來?

  這真的是有些奇怪了。

  我聽到草叢中有動靜聲,身子立刻繃緊起來,揚眉看去,只見不遠處的小徑出現了兩個人,竟然是胡文飛和向導老金,兩個人臉上也全是青腫,不過卻比我們好一些,走路的腳步也健壯有力了幾分。

  老胡走到我們面前,挨個地給我們檢查傷勢,除了我、雜毛小道和賈微受的傷比較嚴重一些外,其他人都是脫力以及寒冷所致。他們在那邊的空地上生了一堆火,正在烤衣服呢,然后能走動的便自行過去,不能走動的,便由人攙扶著,轉移到了幾十米外的空地上去。

  來到了火堆旁邊,除了賈微外,所有的人都脫得只剩底褲,光溜溜,然后把衣服架在火堆旁烤。
  
  非常時期,講究不得。

  有了火焰的溫暖,僵住的思維開始活躍起來,大家紛紛交流起在洞中分別之后的情況。楊操一臉的懊惱,他和賈微在那石殿中拍攝了許多很有價值的照片,可惜后來一番搏斗,不知道是丟在了大殿中,還是沉落在了水潭底,沒有了蹤影;倒是之前在魔眼“封神榜”處弄了些壁畫拓片,因為收于囊中,又用塑料布包裹,所以才得以幸免。

  談到死去的人,大家心情都一陣低落。

  當時信心滿滿,覺得準備得如此充分,必定會輕而易舉,連我都有那種所謂矮騾子不過爾爾、小菜一碟的心態。然而現實卻狠狠地甩了我們一耳光,矮騾子在我們面前,確實是已經不堪一擊了,但是當我們貿然進洞的那一刻起,我們的敗局就已經注定了。

  因為我們的對手并不是矮騾子,而是神秘的大自然。

  我們不敬畏它,所以它便讓我們深深領教。
  
  毫不留情。

  除了我之外,吳剛、馬海波和老金身上的印記都已經確認消除了,而宗教局也得到了關于這個溶洞的第一手資料。然而,這所有的一切,我們付出的,是十多條無辜生命消逝的代價。

  值得么?值得么?

  我不斷地問自己,卻沒有答案。而且,我們并沒有脫困,胡文飛告訴我們,這峽谷中似乎有一個大型的磁場,我們的手機以及無線對講機,通通都沒有效果。而怎么出去?在剛才的時候,他已經稍微地探查了一下,暫時沒有找到出路。
  
  此處密林叢生,十分難行。

  如果這是一個四處絕壁的山谷,再加上信號不通的話,說不定我們就需要在這里待上一段時間了。然而,這山谷里真的沒有危險么?

  聽到情況的我有些哭笑不得:武俠小說里,主人公掉落山崖后找到絕世秘籍,練就了蓋世神功的橋段,難道要在我們的身上重演了么?多么狗血的一幕,讓我覺得生活往往比虛構的小說,還要戲劇。

  這山谷里海拔低,氣候與山外并不相同,烤了一會兒火,我才發現這里的溫度至少要比外面至少要高四五度,寒暑不浸,是個難得的溫暖之地。老胡他們先到了這里,路沒怎么探,倒是采了些野生瓜果、桑椹之類的吃食,用大片的綠葉子包裹著,放在了火堆邊緣,供我們取食。

  我們饑腸轆轆,自然不會客氣,紛紛取食,感覺這些野物,從來沒有如那一刻般鮮美,虎皮貓大人也飛下來,跟我們搶那綠葉包裹的紅色、黑色桑椹,吃的一嘴的紅漿汁。

  其實探路,最適合的莫過于虎皮貓大人,吃完東西,我們烤著火,祈求大人飛到峽谷外面,去幫我們吹哨子叫人。然而這扁毛畜牲不知是真是假,吃完東西之后便躺在地上,耍賴說累了,怎么撓癢癢都不肯動,過了一會兒,眼皮翻白,竟然如同一只死去的肥母雞,睡了過去。

  我正想去推醒它,雜毛小道攔住了我,搖搖頭,說別打擾大人了,它是真的累了——你不知道它為了救我們,可是拼了老命,以區區凡軀請來了不死鹍雞靈體,這才在陡然間強勢滅了那鮨魚,解救了大家。不然,我們此刻的下場,說不定已經葬身魚腹了……

  我勒個去,不死鹍雞是啥子?這可是跟麒麟一般,同屬于傳說中的瑞獸,世間難見的角色。

  我看著這毫無顧忌地躺在火堆旁酣睡的肥鳥兒,它在我心目中的形象,不由得高大了幾分。

  此鳥跟凡間那在枝頭嘰嘰喳喳叫喚的鳥兒,確實是云泥之別。
  
  既已脫得險地,即使是身處于這深陷地下的大峽谷中,在冷淡的太陽光照射下,我們的心情也好了許多。有肥鳥兒、食蟻獸小黑以及我的金蠶蠱在,脫險只是遲早之事,所以我們并不擔心,烤著火,看著架在旁邊的衣服散發出騰騰的熱氣,我們開始聊起了這次行動的得失。對于這山洞,大家回想都是一陣恐懼:它不是一個簡單的山體裂縫隧道,而是一個仿佛生命的存在。

  我們生活在這地球的表面之上,自以為如上帝一般,上天入地,無所不曉,然而,卻總是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無知。

  大自然,實在是太讓人敬畏了。

  過了差不多四十分鐘,架在木棒上面的衣服差不多烤干了,而我們的氣力也恢復了一些,準備起身,趁天還未黑,在這峽谷兩端探索一番,爭取能夠找到出路。然而在一旁的羅福安臉色一變,突然“啪”的一下,坐在了地上去。我們紛紛圍過去,拍著這胖子一身的白肉,說咋了?

  羅福安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環顧四周,想說話,但是卻仿佛有什么東西堵住了嘴巴,怎么也說不出來。過了幾秒鐘,我們看到僅穿著一條內褲的他神情古怪,仿佛發生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緊緊捂住了嘴巴,然而皮膚底下,卻是一陣蠕動翻滾。

  “啊……”

  他終于忍不住了,張開嘴巴,吐出一大口黑血來。
  
  讓人不寒而栗的是,這黑血之中,密密麻麻地全部都是肉眼難見的小蟲仔子。

2條評論 to“第十七卷 第一章 黑血魚蟲”

  1. 回復 2014/04/27

    疑問

    馬上要死了,然后大神附體,最后安然無恙。這才是最狗血的

  2. 回復 2015/02/06

    道家

    虎皮貓大人真尼瑪牛波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