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三章 癸水槐木,天地如法陣

  在我們面前的,是一片富著歷史厚重感的古建筑群遺址,它坐落在峽谷的腹地,占地不大,也就百十來間,想來可能是石木結構,然而上千年的風吹雨打,呈現在我們面前的,僅僅只是一道道綠色青蔓爬滿的石墻,在無言地對我們述說著曾經的故事。

  這峽谷是下寬上窄的大體模樣,最窄的地方只有一線天,最寬的也不過十幾米,像倒扣的碗,下面的環境與外面有著截然的不同,故而在我們面前的這些遺跡,能夠保存得還算是完整。我們小心靠近了這些墻壁,因為雨水和植物的侵襲,在我們面前的,并沒有多少可看的東西——除了石墻便是碎石,以及偶爾風化得嚴重的白骨碎屑,除此之外,再無別物。

  即便如此,宗教局三人還是十分的興奮,楊操得意地朝賈微說看看,之前不是說沒有遺址么?這是什么?賈微不以為然地指了指四周,說夜郎是一個以水運聯系的國家,誰會把國都定在這里?頂多也就是一群隱藏的遺族建立的小邑罷了。
  
  楊操也不與賈微爭論,自顧去深處查探。

  我逛了一圈,見天色漸暗,便找到了一處墻邊的平地,然后與幾個人拾來了干柴,再次生起篝火來。

  對于我們這些并沒有經受過什么歷史相關教育的人來說,與其去知道古代人民是怎么過活的,還不如好好照顧自己,讓自己活得更長久一些,要來得實在。因為擔心矮騾子或者潛藏在暗處的其他危險,小周和吳剛輪流放哨,小心地排查著有可能出現的敵人。我們也是,開始在天亮之前,大范圍地搜索了一下這座建筑群的斷垣殘骸,確保里面不會有危險的生物隱藏。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篝火閃耀,除了放哨的人外,我們聚在了一起來,彼此交換著手上的收獲。

  楊操小心翼翼地抱回來一堆黑乎乎的破爛玩意兒,跟我們介紹,說這是穿孔石刀、這是青銅箭簇,這是夜郎銅劍鞘……都是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了,奇跡啊奇跡!楊操和賈微顯然有些激動,讓我感覺他們好像是文物局的專家;倒是胡文飛淡定一些,安靜地將獵到的兩只兔子抽筋去皮,給我們準備晚餐。

  說實話,面對著這一堆臟兮兮,像是從垃圾堆中拾出來的破爛玩意兒,別人我不敢肯定,反正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楊操見我們表情淡然,獻寶一樣地又拿出一物,是一個完整的銅器,好像是一個野雞般的造型。他得意洋洋地說:“這夜郎銅孔雀乃稀世珍寶,記錄了一個時代,各位開開眼!”
  
  接著他喪氣了,說好吧,好吧,沒文化真可怕。

  于是意興闌珊地將背包騰空,把這些玩意小心包裹好,然后放進背包中。

  他對胡文飛說道:“我們在西面發現了一個古戰場,有很多銹跡斑斑的兵器,還有尸骨,雖然被植物侵蝕,但是依舊能夠看出些端倪。結合我們在溶洞里面的見聞,我懷疑,此地跟當年夜郎國驟然覆滅,有著一些聯系,很有可能,是其中的一個分戰場呢。”

  關于耶朗的覆滅,歷史一直有著疑問,史記僅僅只有一段話記敘“河平二年(公元前27),牂柯太守陳立殺夜郎王興,夜郎國滅”,一個郡州長官(相當于市長)輕騎簡入,便能夠將帶甲精兵十萬的國度給滅亡的話,歷史也就太可笑了!

  我曾聽說過幾次,說耶朗是在與疑為矮騾子的小人國作戰的關鍵時刻,國都空虛,被漢朝趁機所滅。
  
  看來持有這一觀點的人,不在少數啊。

  不過這些并不是我所關注的東西,我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胸前的那塊槐木牌上了。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這原木顏色的木牌子,竟然變得一片碧綠,如同翡翠一般。

  我甚至感覺它跟那麒麟胎竟有幾分相像。不過手 摸上去,依舊還是槐木芯的材質。我有些心慌,不過思感傳遞過去,我可愛的朵朵在里面靜靜沉眠,如同嬰孩一般,這多少讓我的心平靜了一些。

  我找到了本商品的供應商,雜毛小道。他摘下槐木片,仔細端凝,表情嚴肅。

  過了一會兒,他扭過頭來,問我說小毒物,你有沒有感覺到在這塊槐木牌里面,附著了很濃厚的癸水之力?

  我一臉茫然,問什么是癸水之力?

  雜毛小道一副老教授看文盲的表情,說你丫的好歹也是個行內人,五行之力也不懂?自個兒回家翻你那本破書去!唉,到底還是虎皮貓大人疼媳婦兒,它宰殺了那頭年老成妖的鮨魚,所有的好處都集中在這槐木牌中了。這下你放心了吧,有了這癸水精華滋養,你家朵朵很快就能夠恢復,而且實力還更上一層樓。

  聽到雜毛小道這句話,我望著旁邊躺著如同死去的虎皮貓大人,這個嘴硬心軟的肥母雞,還真的是讓人喜愛啊!

  我喜滋滋地從雜毛小道手中,把碧綠槐木牌拿回來,得意地戴在脖子上,說什么媳婦兒,老子可沒同意呢。

  切!
  
  雜毛小道朝我比了一個中指,然后回頭望了望,附在我耳邊嘀咕:“小毒物,話說這峽谷我感覺好像有些奇怪,有一種如在陣中的感覺呢。萬一,我是說萬一我們被困在這里,活不出去了,那可怎么辦?”

  我奇怪地看著他,說你怎么會有這么奇怪的想法?

  雜毛小道含笑不語,我朝天望去,只見天空陰霾,仿佛像蒙上了一層薄膜,想起之前的時候,陽光照在身上,有一種隔離的感覺,仿佛此地是個塑料大棚的溫室一樣,心中不由得擔憂起來——雜毛小道家學淵源,眼招子厲害得緊,自然是能夠看出了一些端倪來的。

  見我眼中的憂慮浮于言表,雜毛小道用眼睛去瞥角落獨坐的賈微,低聲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男多女少,到時候你可別跟兄弟爭女人啊?

  我勒個去!

  我們兩個的嘀嘀咕咕顯然引起了賈微的注意,這個長相普通、一臉小驕傲的女人疑惑地朝我們這邊看來,死魚眼、蒜頭鼻、一字眉……如此爺們的長相,我、我還是敬謝不敏了。

  背包里面有些作料,胡文飛烤炙的野兔肉倒是十分的香,旁邊堆積著些野瓜果,火堆里面還埋得有淀粉充足的植物根莖,晚餐顯得還算可口,頗有野趣。要不是沒鍋子,我們還有蘑菇湯喝呢,美食在前,朵朵的安危又得到了解決,我的心情便愉快了一些。

  吃飯的時候老金指著這一片遺址,說聽老人家講以前青山界是山大王的后院,過了后亭崖子就有怪事,有小鬼巡邏,現在一看,莫不是指的這里?

  我們看著這塵封已久的遺跡,笑,說對,這里就是山神爺爺的后院呢。

  飯后已是入夜,因為這山谷之中并不安全,我們便在此宿營,等待明天天明再尋找出路。除了受了傷的賈微和雜毛小道之外,所有人都輪值守夜。本來我的傷勢也足夠嚴重,但是有著肥蟲子在,我恢復得到也不錯,所以便堅持值日。

  其實大家在洞子里擔驚受怕,一番拼斗,特別是從高高的瀑布上跌落潭中,早就已經精疲力竭,并沒有“圍爐夜談”的雅興,在排了值日的時辰之后,除了兩人一組的守夜人,其他人便各自找了地方,抓緊這短暫的休息時間,和衣而睡,恢復體力。

  為了照顧我,前兩個小時便由我和馬海波執勤。

  我們站在高一些的地方,看著黑黢黢的夜里,望著頭頂方寸間的星子,和不遠處粼粼波光的溪水,心中又在一種難以釋懷的惆悵。馬海波從兜里摸出一包蔫了吧嘰的香煙,解開一層又一層的塑料布,然后抽出一根來,問我要不要抽?

  我擺手說不抽,他笑了笑,說不抽也好,然后從煙盒里面掏出打火機,給自己點燃,深吸一口,讓藍色的煙霧從自己的鼻子中噴出來。

  我盡職地將四周的動靜納于眼中,過了一會兒,發現馬海波夾煙的手不斷顫抖,眼睛亮晶晶的,流淌著好多眼淚水。

  我沒說話,也不想勸解什么:吳剛和馬海波是幸運的人,因為他們經過萬般危險,作為一個普通人卻一直活了下來;然而他們又是不幸的,親眼看著自己的戰友和同事一個一個地死去,自己卻一點兒解救能力都沒有。

  徒有傷悲,奈何?

  所有的傷痛,還是由偉大的時間來把它沖淡吧。

  值完兩個小時的班,一點動靜都沒有,我困倦得要死,把睡得迷糊的人叫醒,說了幾句話,然后直接躺在他原本的位置上,有余溫,然后閉目,疲倦便如同潮水,將我很快就掩埋了。

  睡了不知道有多久,迷迷糊糊之中,我聽到有一種悠遠的旋律在耳邊唱響,似乎十分熟悉,但是又陌生。這旋律是女人哼唱出來的,既遙遠又近在咫尺。我聽了一陣子,意識開始回歸,心中突然一驚,睜開眼睛,左右環顧,只見旁邊的好幾個人都不見了,篝火已經燃到了快要熄滅。

1條評論 to“第十七卷 第三章 癸水槐木,天地如法陣”

  1. 回復 2014/12/05

    煙霧

    我怎么成藍色的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