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六章 論持久戰

  這女孩子牙尖嘴利,咬得我胳膊生疼,不過我倒也不慌,右手一用力,胳膊上的腱子肉立刻硬邦邦地繃起來,如同鋼鐵。見咬不動,她像一個受傷的小獸般尖叫,雙手胡亂地攀抓著,指甲也尖銳,一下子我的手上就多出了好幾道血痕。

  然而我總算是制住了她,將其緊緊抱住,然后柔聲跟她說不要怕,我們是好人,別怕,沒有人會傷害你的……

  這小女孩子似乎聽不懂我的話,一直在掙扎,然后絕望地尖叫著、哭泣著。

  她神經質的表現,讓人憐惜中又多了些心痛,到底是經歷了怎樣的事情,才會讓她變得如此模樣?

  后面的人紛紛圍了上來,盡量讓自己的臉上帶著外婆般和善的笑容,楊操嘗試著用苗、彝、布依等語言粉筆跟她溝通,然而都無效,小女孩只是傷心地哭泣著。我們一堆人圍著哄,見她越哭越傷心、越驚恐,沒辦法,只有把她抱到我們放行李的鼓樓前,好生勸慰。

  作為唯一的女性,賈微想要發揮自己天然的優勢,去抱那小女孩,然而這個漂亮的小苗女卻如同見到鬼一般,雙手抱胸,差一點都縮到了墻角根里去,氣得賈微忍不住破口大罵,說這哪里來的野孩子,一點好歹都不識。

  食蟻獸小黑在旁邊哼哼唧唧,聲援她的女主人。

  小苗女的情緒應該正處于崩潰的邊緣,一雙嬰兒般黑亮的漂亮眸子里,寫滿了恐懼,顯然是遭受到了巨大的驚嚇。我們盤問無果,也不好再逼迫她什么,讓受傷的雜毛小道守著這個不到十歲的小女孩,好生勸導,其余人則聚攏在旁邊商量。

  剛開始逐間的搜索,整個寨子剩余的活人也就只有那個受驚過度的小苗女,不知道雜毛小道這個怪蜀黍能否安撫她,我們也不能夠把希望都放在一個不確定因素上面,趁大清早的時間,我們還是要四處查探出路的。

  這峽谷中其實威脅也多,最明顯的就是蛇,還有其他隱藏的危險。好在老金身上還有幾包強效驅蛇藥,除我之外,每人發放一點兒;其次我們身上的槍械,除了吳剛和小周的自動步槍之外,幾乎所有人身上都有手槍,雖然子彈不多,但是應急也是可以了。當下將賈微和雜毛小道留在鼓樓前面的打谷場前歇息,由吳剛和馬海波照看著他們和行李,而我、楊操、胡文飛、小周、老金則前往溪流下游去探路。

  整個寨子只有一個大門,其余的都是用石頭堆砌的圍墻給封住,不過這圍墻有多處破口,我們從那破口處走出,發現草地上有多處非人類的足跡,蹄形爪影,不一而足。這發現讓我們都有些憂慮,看來這個不大的峽谷之中,似乎有著很多未知的秘密存在。

  我們一開始的樂觀心態,在此刻,終于收斂起來。

  峽谷之中,危險處處。

  寨子后面是一大片月亮一般的水田,我們從田埂中走過,一直來到了邊緣,舉目眺望,確實看到了胡文飛所說的那個闊口洞穴,很遠,五六里地,在溪水和叢林的盡頭,薄霧籠罩,粗略估計了一下,有近百米的寬度。

  我走路的時候,不斷地往兩壁間望去,發現這懸崖陡峭,幾乎是九十度角,又高又險,雖然也生有了些樹木,但是并不足以容人攀爬——至少普通人是爬不上去的。

  過了水田,便來到了林子的邊緣,這里有一條腳巴掌踩出來的小徑,左邊是繁密的林子,右邊不遠處便是懸崖旁的溪流水。我因為有金蠶蠱護身,并不懼怕蛇蟲鼠蟻,便毛遂自薦,拿著一把叢林砍刀,一路劈砍,往林子縱深行去。走了十幾米,便發現到了邊緣,倒扣著的山壁下,除了滿眼的藤蔓和青苔,哪里有登山的路途?

  因為角度的緣故,山壁這邊的光照比較少,潮濕陰冷,我走過去,暗處有好多毒蛇和蜈蚣盤踞,還有螟蟲、馬陸、蜾蠃、十斑吉丁蟲以及紅彤彤的四腳蛇,在角落里悉悉索索地蠕動穿梭著,儼然毒蟲的樂園。

  難怪那苗寨子十戶有六家敬五瘟神像,養蠱煉毒,看了此處便是一個絕佳的所在。

  真正有追求的養蠱人,一輩子所求的,不就是遍地毒蟲,以供其炮制蠱毒么?

  不過我這半調子對于這密密麻麻的毒蟲,卻并不喜歡,只瞄了幾眼,沒見到路徑后,一刻也不停留,轉身離開。

  繼續行路,走了好一會兒,我們終于來到了溪流的盡頭。昨日那瀑布斷流,現在的溪流水淺,從東往西緩緩流來,如同一個暮年的老婦人。溪流變淺后,兩邊的河石裸露,我們走在上面,看見淺水里面有好多手掌大的魚兒,青黑的背,兩側的魚眼出奇的大,頭大尾長,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種。

  老金說抓一些,回去熬魚湯喝,小周一臉地難色,他想起了昨天羅福安從口中吐出來的那些魚蟲,發誓這輩子都不會吃魚了。他一提及,所有人的臉色都難看,搖頭說算了,萬一再鬧出事,多虧?

  說話間,我們來到了這峽谷的盡頭,山勢雄奇險峻,夾岸峰插云天,在這前方山壁之下,有一個寬闊的洞穴。這洞穴如同魔鬼張開的嘴,黑黢黢的,將溪流和前路給吞噬。奇怪的事情是,一路來,峽谷兩壁下都是綠意盎然,然而這洞穴五米上下前后,寸草不生,要么是光溜溜的山壁,要么是堆積的鵝卵石塊。

  洞穴外寬內窄,前十米還有河灘路,再往里走,便只有水道了。

  我們走到洞穴的水潭前面,用電筒往里面找,水道在強光的照射下,泛著粼粼的波光,隔了差不多七八米的水潭子,上面還是有路行,但是溪流拐彎,見不到盡頭。我們在岸上矗立了一會兒,剛從溶洞子里逃脫生天而出,現在誰也沒有渡水過去、查探一番的心思。躊躇了一會兒,我往胸口一拍,口中高呼:“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

  肥肥的金蠶蠱從我胸口上浮現出來,在我面前搖頭擺尾。

  我指著前面的洞口,讓它去探一探。

  它浮空,黑豆子眼睛盯著那黑暗中,猶豫了一會兒,不肯走。我勾勾手指,它游過來,我屈指一彈,食指敲在了它的屁股上——自從小妖朵朵走了之后,小家伙好久沒有敲打了,脾氣見長。被我這么一彈,肥蟲子委屈地看了我一眼,然后默默朝著洞穴深處飛去。

  我盤腿坐下來,閉目靜心,然后默想著,連通金蠶蠱的視覺:世界是黑漆漆的,僅有些模糊的輪廓。它大概飛了十分鐘,沒有盡頭,突然,有一種烙印入靈魂中的恐懼從金蠶蠱那里,直接連通到我的腦海中,壓迫著我的神經,潮水一般的劇痛朝我迎面而來。

  我大叫一聲,眼前一黑,倒地不起。

  過了不知道有多久,恍惚間有人推我,迷迷糊糊的我口中直喊渴,結果有冰涼的水滴到了我的嘴巴上,接著流到干燥得冒火的喉嚨里,我心中不由得歡呼了一下,終于有了氣力睜開眼睛來,看到雜毛小道笑嘻嘻地臉,問我醒了?

  我揉了揉酸痛的太陽穴,發現自己正躺在祠堂的正屋里,外面天色已晚,旁邊有篝火點燃,人影忙碌,頗為奇怪,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雜毛小道哈哈笑,說你是被楊操他們抬回來的,他們說你在地上做法失敗了,結果“啊”的一聲叫喚,躺倒在地。他笑著說你倒是會偷懶,這一睡就是一整天,別人忙活得累死,就你一個人舒坦得要命。

  我說你丫的也不是重點保護對象?

  正說著,見到雜毛小道旁邊站著個怯生生的小女孩,可不就是之前咬我的那個小苗女么?只見她臉已經洗得白凈,一雙眼睛似秋水汪汪,小心翼翼地看著我,不過沒有了剛開始的驚恐,而她的一雙手,則緊緊地拉著雜毛小道的衣角。我問小蘿莉怎么這么黏你?雜毛小道樂了,說正好他兜里面還有一盒巧克力糖。

  巧克力可以緩解情緒,提高興奮度,是一種情緒食品,但是……對小女孩子竟有這么大魔力?

  我有些懷疑,不過看著這個小苗女依然怕我,但是對雜毛小道卻毫無保留的信任,心中不由得羨慕。雜毛小道洋洋自得地給我介紹,說她的名字叫做悠悠——是根據她說的話里面,認出來的;以后你有朵朵,我可有個悠悠了……

  天色已經轉晚,大家陸續返回屋子。剛才雜毛小道已經告訴了我,說楊操、老胡他們在谷中大致找了一圈,并沒有發現什么通道,而悠悠雖然信任他,但是卻喪失了清楚表達語言的能力,不說話,警惕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人,就像一個小獸,獨守著一份脆弱。

  我們是中午回來的,到了下午的時候,楊操他們就開始清理苗寨里面的死人,將這些人從屋子里搜出來,然后集中在村寨后面的下風口,將他們堆積在一起,全部燃燒殆盡,并且將糧食和用具都搜集到祠堂里面來,我們可能要做好長期斗爭的準備。

  我心念金蠶蠱,點頭不說話,將心沉入體內,一查,卻大吃一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