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章 戰意濃烈

  砰、砰、砰!

  門外面傳來了擂鼓一般的敲門聲,那厚厚的木門瑟瑟發抖,房梁上灑落無數灰塵。堵住門口的石凳,是白天的時候楊操幾個搬進來坐的,此刻堆積在門口,不讓門開啟。吳剛還將放靈位的長桌拖過來,一起頂住。老金驚魂未定地看著門外,不住地抽搐,嘴巴皮哆嗦,問到底該怎么辦?

  我問雜毛小道,說感覺好點沒有?

  雜毛小道長呼了一口氣,站起來,擺手說沒事。外面的這些活死人,雖然有一部分原因是僵尸蟲所為,但主要還是被怨氣所驅動,故而道法可以將其驅除、或者封印。只是這些活死人雖然行動遲緩,但爆發力卻一等一的厲害,力大,也不太怕刀劈斧砍,我們需得布置一個陣法,引入其中后,聚天地之威,將其一網打滅即可。貧道略懂一些驅怨咒靈的陣法布置,但是需要諸位配合……

  胡文飛和楊操兩個人看到賈微消失不見,都有些慌神,見雜毛小道說話,紛紛說請蕭道長指教。

  雜毛小道也不拿捏,指著這大廳,說這個地方是用石頭砌成的,雖然比旁邊的木房子堅固些,但并不牢靠多少,而這三扇窗戶將會成為最大的弱點。楊操,前回見你在石眼洞穴里布陣,是個有底子的人,我要在這里房子中布陣,需要半個小時的功夫,所以——你隨我一起在這廳中布陣,其余人等,各守大門和三個窗戶,半個小時內,不得讓那些活死人攻進來。

  我們皆點頭稱是,雜毛小道便問楊操,說可知道“火離七截陣”否?

  楊操說莫不是武當山創教人君寶真人所創的那“真武七截陣”的尾陣圖?雜毛小道點頭說然也,楊操說識得,君寶真人此陣流傳甚廣,不過知其奧妙者,少之又少,故而我也會些皮毛而已。

  世人皆知君寶真人張三豐為武道大家,太極的先驅,卻很少有人提起他的道士身份。與金庸先生小說中不同的是,君寶真人幼時從師碧落宮白云禪老張云庵,中年入道的導師為丘真人,一生浪跡天涯,遍尋名師,晚年在全真故地終南山得火龍真人授秘訣,集嶗山、全真、天師等內外丹鼎道家真傳,號曰“隱仙”,從元末到明初永樂十五年,足足活了170歲。

  如此人物潛心研習出的陣法,可見其有多么牛波伊之處。

  雜毛小道也不啰嗦,從百寶囊中拿出各種布陣用具,符箓、紅線、幡布、鈴鐺、紅燭香線、獸骨……一一拿起,兩人手熟得很,在短暫的溝通之后,開始迅速地祈禱布陣開來。我則跑到了左廂邊的那扇窗戶處,這窗戶是尋常向下的格子窗,上面還雕得有簡陋花兒,蒙著一層發黃的草紙。

  在抵住了大門之后,活死人群進不來,便開始朝著兩面游走,見到有窗戶,就撿起石頭猛砸。

  也有憑著手推的。

  沒兩分鐘,這窗戶便被砸出了一個窟窿,迅速擴大,探出幾個猙獰恐怖的頭顱來。

  我心中惶急,這種情況,叫我們怎么守上半個小時?

  所幸這窗戶高約一米五,墻厚幾十公分,活死人探頭爬進來,有些勉勵。砍刀不給力,我從旁邊撿起了一根大木棒子,對著一個順著同伴身體爬上來的活死人就是一通猛砸。雖然才入土幾天,但是我對面的這個活死人卻渾身腐臭,下巴爛完了,流出滴滴答答的黃色尸水,僵硬的臉上一層尸油,我這一通砸,臉都變形了。

  然而他卻甚是堅忍,居然雙手抓住我那碗口粗的木棒子,想要跳進來。

  這些活死人的力道都甚大,比死前的時候更加強壯。

  我使勁地捅動木棍子,發現有些阻力,當下也不猶豫,直接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毫不猶豫地對著近前的這僵尸開火。

  槍聲一響,濕漉漉的丑惡頭顱立刻出現了一個大洞,往后倒去。

  我趁機使勁往外面一捅,圍堵在窗口的三兩個活死人全部都被撥開。

  當我的槍聲響起的時候,同樣的聲音在屋子的好幾個地方或早或遲地爆響出來,胡文飛是個老江湖,這種突發情況他見得不少,應付自如;然而吳剛、馬海波、小周和老金幾人雖然也是膽大心細之輩,但驟然見到這些一身腐臭爛肉、表情猙獰得如同惡鬼般的活死人,聞著這臭烘烘的尸氣,也不由得腿軟,早就忍不住用子彈招呼。

  老金作為一個山林向導,雖然也打過獵,但卻是最沒出息的一個,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想跑過來幫我,被我喝開,哆哆嗦嗦地抽出一把獵刀,跑到胡文飛那邊跑去。

  祠堂里所有人都在忙碌掙扎著,唯有那個叫做悠悠的小苗女抱著裝有虎皮貓大人的布袋子,躲在角落里瑟瑟發抖。

  昨天牛皮烘烘、秒殺鮨魚的虎皮貓大人,此刻依舊還在沉睡著。

  朵朵因為救我身受重創,至今仍然躲在槐木牌中休養沉眠。

  金蠶蠱因為遭受了洞子里不知名生物的驚嚇,至今僅僅跟我保持著若有若無的聯絡。

  我發現我可以憑恃的伙伴越來越少了。

  四面楚歌的困境中,需要我一個人去面對這慘淡的人生了。

  外面的活死人并沒有因為同伴的死亡而停止進攻,它們前赴后繼,陸續地爬了上來,試圖從窗戶外跳進來,吞噬我的血肉。失去了金蠶蠱和朵朵的支持,我發現自己并沒有想象中的害怕,我已經擁有了氣感,在肥蟲子的幫助下溝通了陰脈與陽脈之海,根骨雷音,即常人所言的“打通任督二脈”,尾閭、夾脊、玉枕三穴可行周天運轉之意,感道學之所在,氣力通達,比常人要綿長和緩許多。

  當下我收拾起急躁和恐懼的心情,先結不動明王咒穩定身心,保持不動不惑的意志,接著又快速結出了日輪印。

  此印一結,我的渾身陡然一震,一股無形的壓力由內而外地往旁邊擴散而去。

  密宗“九會壇城”中的真言“靈鏢統洽解心裂齊禪”,是我當初剛得法門時,用來消磨金蠶蠱抵抗最簡單明了的方法,之后,一直隨著我的成長而威力漸增——世間的法門千萬,大道三千,巫蠱之道終究只是暗地消磨對手的方法,并不適合正面搏殺,故而山閣老引入佛教密宗的至簡真言,結合九種輪印,使得弟子從道,也有了術法拼搏的本事。

  我開始只覺得簡單,然而當我從鳳凰古城中返回來時感應到了“炁”之場域,才發覺到大道至簡,始則繁的道理。

  我感覺到一股澎湃的力量從心底里涌出來,握著木棒的手上,骨節喀喀作響,沖上窗前去,朝著幾乎要爬進來的活死人當頭就是一棒子,血漿四濺,撒落在我的臉上,變質腐爛的臭肉味立刻縈繞在我的鼻翼間。

  我的心中已經燃起了熊熊的戰意,便覺得前面這些奇形怪狀的活死人,不過是土雞瓦狗而已。

  好男兒,豈能懼怕?

  口中不由自主地默念起了“降三世明王心咒”,腦海中嗡嗡作響,無數的佛陀羅漢在里面浮光掠影而過,我甩了兩棒子,感覺力量源源不斷,越戰越勇,又見馬海波、吳剛兩人負責的窗口有些危機,想也不去想,將窗戶的幾個活死人給捅開后,一個箭步跳躍,竟然就從窗口跳了出來。

  我要戰,則一馬當先。

  此一跳出,立刻有七八個活死人朝我這邊張牙舞爪地撲來。我也不恐懼,沉心靜氣,感覺到冥冥之中的那一股子氣流旋走,左跨馬步,木棒如蛟龍探出,先聲奪人,將離我最近的兩個活死人給撥開之后,手中這木棒如同出膛的炮彈,狠狠地捅在了一個女性活死人的印堂之上。

  砰!

  耳邊傳來了顱腔爆裂的聲音,接著滿天的腦漿子合著鮮血迸發。

  這一聲炸響將我身上血脈中流淌的邊民血勇,瞬間引發出來,棒打、腳踢、頭頂、刀劈,雙手結印以真言破擊……我與撲將上來的這些活死人戰作一團,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機器人一般,瞬間頭腦變得異常清晰,什么時候該出腳,什么時候該抽刀,戰斗的意識在那一刻,變得尤其敏銳。

  戰!戰!戰!打你娘個地老天荒。

  戰斗意識雖然清楚,然而我的頭腦卻是一片熱血,仿佛左右兩個腦半球分開了一般,我足足與窗外兩側的活死人打了大半天,其間砍下了四個家伙的腦袋,斷肢無數,有的被我打倒了又爬起來,接著再次打倒,心有余恨地踏上一腳。

  不過我也被抓了好幾道傷口,還被扔石頭砸到背心,左眼也中了一拳,腫起一大塊,視線都有些模糊。

  好在肥蟲子雖然罷工,但是毒素卻襲擾不了我的身體。

  不知過了多久,亂哄哄的,世界搖晃,我聽到馬海波在叫我,回過頭,才發現他一臉惶急地喊我,說你這個瘋子,死人都被你吸引過去了,你以為你他媽的是斯巴達勇士啊?陣快布好了,快些進來。

  我環目四望,果然,周圍層層疊疊,除了地上的,竟然有十幾個活死人朝我撲來。

  在馬海波的槍支掩護下,我翻身跳進祠堂內,稍一安穩,便感覺疲倦如潮水襲來。

  頭有些發暈發黑。

  雜毛小道已經在施陣做法了,口中的咒文一聲高過一聲,與楊操疊加,竟然有排山倒海的氣勢,突然,他劍指北斗,腳踩七星,眼睛瞪得如銅鈴般大:“開門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