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一章 火離七截陣

  早已把門口堵塞物搬走的小周和吳剛死死頂住大門,一聽雜毛小道狂放的怒喊聲,大叫一聲“得令”,將那鐵栓抽走,大門兩側打開。

  屋子里面的火堆熊熊燃燒,門開,立刻有山風攜著熏臭之氣襲來,涼颼颼,陰森森。

  我抬頭看去,只見有三四個破衣爛衫的活死人,正搖搖晃晃地從門口走進來。

  該死!

  我一臉汗顏,不敢去看旁人投向我身上那奇怪的目光——都是因為我剛才“狂性大發”,幾乎將所有的活死人都吸引到了祠堂的左側去,見我縮回了屋子里,根本就不知道恐懼為何物的它們便紛紛攀上窗戶,準備爬進來。馬海波的手槍子彈已經打完了,只有也撿了一根木棒子,朝著窗戶防守呢,雜毛小道朝他揮手,說不用了,放進來。

  馬海波一退,立刻有兩三個探了身子,滾落了進來。

  屋子里已經有了五六個活死人在,除了堂屋正中念咒誦法的雜毛小道和楊操外,我們所有人都棄守了窗戶,縮到了靈位架后面的墻壁旁,以這桌架子為屏障,小心防守著。

  不過比起我們,堂屋正中作法的雜毛小道和楊操似乎更有吸引力一些,這些渾身腐臭的家伙口中發著沉悶的怒吼,然后朝著他們走去。門口邊、窗戶上,陸續或走或爬,進來了十四五個活死人,一時間屋子里臭氣熏天,無數黑乎乎的大手于篝火的光亮下揮舞,在墻壁上留下了群魔亂舞的怪象來。

  雜毛小道和楊操背靠背,后腳跟幾乎都要踩到了篝火上,我們晚餐時煮小米粥的鐵釜被踢翻,灑落一些香氣四溢的清湯水。

  他們布的法陣巨大,卻怪異得很,比如兩根獸骨中間牽連的紅線,看著軟趴趴的,然而活死人一進入其中,立刻就繃直起來,如同鐵絲一般,兩三個就是因為這東西絆倒,跌落在地上。不過它們并沒有什么事,依然在地上爬動著,伸手去抓雜毛小道和楊操的褲腳。

  兩人的情況十分危急,活死人們幾乎都要沖到了近前兩三米,觸手可及之處。

  吳剛和小周手上的自動步槍子彈已經不多了,但是此刻卻不斷地掩護這他們兩人,瘋狂射擊,砰砰砰,將每一個靠近雜毛小道的活死人給崩開。不過打中頭顱也是沒用的,僅僅只能夠依靠著子彈巨大的動能,將其逼退一會兒。

  這也是雜毛小道之所以選擇布陣的原因。

  要不然,我們直接采取釣魚作戰的方法,也是可以將其擺平的。

  當大部分的活死人沖到了堂屋的陣中之時,一直在用木劍撥開攻擊的雜毛小道全身一震,他口中的經訣已然念至了最關鍵的時刻,桃木劍往法陣八個方位各自運勁指點一番,此招式竟然快如閃電,肉眼都不能夠捕捉,接著老蕭口中大喝道:“火離七,龜蛇演義,急急如律令!”此話音剛落,突然有七道火焰騰起,如同煙花一般朝上噴出,這火焰幽藍如夢,色彩迷離,并未轉瞬即逝,而是如同有生命一般的蛟龍游蛇,開始主動附著在這些暴起的活死人身上。

  轟——

  火蛇一沾尸身,便如同火星字掉入了油桶里,在一瞬間,我們的視線中出現了七個熊熊燃燒的火人,這火焰是如此明黃閃耀,將整個屋子映照得如同白晝。

  然而“火離七截陣”的效用,僅僅只是如此么?

  否!

  雜毛小道的那把普通桃木劍,如同現代戰爭中的激光制導系統,舞動如若狂龍,每一指,皆有一條火蛇應命而從,朝著指向的敵手攻去,這火蛇并不傷人,它從雜毛小道和楊操的身體中自由穿過,一點傷害皆無,然而一碰到那些身有怨力的活死人,立刻狂風怒火,煙花綻放。我看著這恢弘瑰麗的場面,心中熱血賁張,恣意得很,恨不能長嘯一聲,以表達心中的暢意。

  法陣之威,竟然如此神奇,可見道法之中,自有其稱霸中原的魅力所在。

  法陣布滿了大半個廳堂內,但凡走進其中的活死人,皆被烈焰焚身,化為火炬,這火為幽火,為純陽之力引發怨力而為,并不燥熱,但是卻能夠灼燒其靈魂本質。每一個心含怨念者,身體內多多少少會有一縷魂魄牽連著,此刻被如此一灼燒,立刻痛苦萬分,僵尸蠱化為灰燼,控制一去,立刻露出了原本的生性,不再朝著我們攻擊,而是跪倒在地。

  他們死的時間不長,聲帶并沒有萎縮,此刻跪地尖叫求饒,竟然如同活生生的人類。

  我看到最靠近雜毛小道的是一個年輕的少婦(此處從她曼妙的身材上推測而知),正是小苗女悠悠喊叫阿姆的女人。只見她跪在地上,雙手痛苦地捂著面,然后往下一抓,被燒得黢黑的臉立刻被扒下一層熟爛的肉皮來,下面是血淋淋的肌肉、以及白骨,兩顆荔枝大小的眼球也隨之掉了出來。她口中高叫著苗語,一大串,我僅僅能夠聽懂“好痛啊,好痛啊……”

  這聲音如常人一般,只是顯得過分驚悸了一些。

  我旁邊的小悠悠立刻崩潰了,哭得稀里,大喊著“阿姆、阿姆……”,竟然想朝著那火人兒撲去,還好有一直顯得很雞肋的老金在照看著她,緊緊摟著,不讓這小孩兒掙脫。

  大概幾十秒的時間,除了門口三四個活死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而裹足不前外,這一批從墳墓中爬出來的活死人,全部都被“火離七截陣”的驚人威力所焚燒,不僅是肉體,連靈魂都在顫抖著,再沒有對我們造成威脅。

  屋子中央,哀鴻遍野,如同地獄一般,剛才還如同魔鬼的活死人,此刻柔弱無辜得像新春的綠芽。

  我走到前面來,左右都是跪倒在地的活死人,但是卻沒有一個朝著我攻擊的,他們已經化為了火焰,空氣中沒有普通焚燒尸體時的那種焦臭感,而有一種古怪的檀香,這香味很特別,如同香火繁盛的廟宇或者道觀的味道。我緩緩地走著,感覺到四周有靈魂在吶喊,發出無可奈何的嘆息聲。

  他們被這業火一燒,靈魂入不了幽府,只能夠神形俱滅了。

  我走到雜毛小道近前,只見他全身大汗淋漓,表情蒼白,若不是楊操死死抵住他,這個幾近虛脫的男人說不定就要倒下去了。見我過來,他仍然忍不住得意地自夸,說道爺的這一手漂亮吧?我舉起雙手的大拇指,說厲害。他一挽劍花,說要不是這把白天剛剛削制出來的木劍材質過差,不是十年桃木,效果會更好呢!

  我聳聳肩,伸手去摸那仍在空間游動的火蛇,它穿過我的手掌,井水一般冰涼。

  火焰開始收斂了下來,哀聲停歇,廳中的十五六個活死人再無生機,當我們都以為此事已了,準備將門口徘徊的幾個余孽盡數消滅的時候,只聽到后面的胡文飛一陣大喊:“誰?是誰……”我疑惑地回頭望去,只見他三兩步就沖到了右邊的窗口,朝外探望,回過頭來,一副緊張的表情。

  我剛待問,突然頭頂上傳來了一陣濃煙,舉目望去,房頂上東側那里居然燃起了火焰,一開始還略小,然而轉眼間就變成了紅色,一團一團的黑煙滾滾而起。我抓著雜毛小道的手,說你這法陣的火焰,能夠點燃實物?

  雜毛小道也是一臉詫異,說不能夠啊,這火其實就是離火,只能夠引燃怨氣業力,再轉化為焚燒承載體的真火,這房子乃死物,怎么可能沾染到?

  胡文飛沖到我們旁邊,指著窗外說別猜了,是外面有人在搗鬼!

  這座祠堂外墻雖然是石塊堆砌,但是主體結構仍是木質,頂棚上覆蓋的都是細密的松樹皮,極容易燃燒,不一會兒,火焰越來越大,灰渣不斷掉下來,大家紛紛往外跑。門口堵著四個活死人,是剛才未進陣內的殘余,雖然怯于法陣的威力不敢入內,但是依然在門口嘶吼著,張開黑黃的牙齒守候。

  為了打開通道,我二話不說,一個箭步就沖到了門口,雙手空空的我躲開其中一個的攻擊,右手迅速抽出別在腰間的砍刀,一揮手,果決地砍下了這大好頭顱,灑落一片血花。

  求生的本能讓所有人都猛得如同呂布附體,我還沒有停歇,旁邊的三個活死人立刻被后面的幾個家伙一擁而上,狂毆倒地。其余的人抱著背包行李跑出來,胡文飛并不停歇,朝著右邊的方向沖過去,我知道他要追尋縱火者,當下也不管其他,撒腿就跑。追了十幾米,我看見了一個瘦小的身影在各個屋子的陰影中狂奔,當時也是福臨心至,抽槍前舉,眼睛、缺口、準心瞬間平齊對準。

  砰!

  槍聲一響,三十米遠處的那黑影應聲跌落在地。

  胡文飛高叫“好槍法”,從我身邊跑過。我也覺得奇怪,因為沒怎么練過,我的槍法臭得很,卻沒曾想今天人品爆發了。然而當我跑上前一看的時候,大吃一驚,地上躺著的,竟然是一個人。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