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三章 奇怪目光

  也許是擔憂回去之后所受到的報復和冷遇,楊操和胡文飛顯得有些意興闌珊。

  我因為并沒有在體制內待過的關系,并不了解他們害怕的源泉來自于哪里。在我的印象之中,“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處處不留爺,爺開小賣鋪”,只要身有本事,管他個三七二十一,爽快活著便是。我笑了笑,說不要想那么長遠的事情了,事到如今,我們有兩件事情要做:第一,找尋賈微,知道她是死是活;第二,要么聯絡到外面的人過來救援,要么找到出路,離開這山谷。只有活下來,才能夠有這些憂慮的事情,你說對不?

  楊操和胡文飛點頭同意,說好明早一起去上游尋找賈微的事情,我答應同去。

  談完這些事,我來到跌坐在地上的雜毛小道身邊,蹲下,問你沒事吧?雜毛小道抹了一把汗水,說這種高強度的戰斗,他這還處于恢復期的身子骨有些吃不消,頭疼,而且剛才布陣完畢之后,感覺靈力透支得厲害,他需要休息了,睡個一天一夜都不算飽。

  雖然谷內的氣溫比外面要高出一些,但是深秋的夜晚,涼意還是一陣接著一陣,冷得煞人。

  老金搜集了一些干柴,在鼓樓里面生起了火,我把雜毛小道扶進了里面去,然后讓老金幫忙照看一下小苗女悠悠和雜毛小道,接著又被馬海波喊上,跑到寨門口的那片墳地上查探死人復活的緣由。這苗寨大半的人家養蠱,但至于是什么蠱,尤未得知。但想來應該不是僵尸蠱,因為沒有養蠱人會無聊到給自己種上僵尸蠱的。

  中了僵尸蠱的人,不在三界之內,靈魂永遠得不到歸宿,在煎熬中死去。

  如此歹毒的法子,除了一些瘋子變態,誰會對自己人用上?

  只是,這世界上人有百種,我也不能夠保證這寨子中就沒有如此的變態。

  我們來到墳地旁,看著這一片狼藉的平地,看著那些涂成古怪人偶的墓碑歪東倒西,原本的墳堆處變成了一個一個狹長的土坑,電筒照射,上面有好多黑油油的液體在,一陣熏天的臭氣在飄散著。當時我們進寨的時候,還在想埋葬這些死人的村民到底是怎么考慮的,竟然把墳造在了寨門口,此刻一見,莫不是故意而為,通過某種儀式,讓這些死人復活,變得不朽?

  為什么要這么做?是為了保衛苗寨,不讓外人進入么?

  胡文飛對追蹤最有心得,他在這片亂墳地旁邊很快就找到了蛛絲馬跡,喊我們過去看。只見在這草叢之中,有幾個細小的腳印子,不大,而且還隱約,從這里一直蔓延到了寨墻之外去。看著這腳印,我第一反應就是矮騾子,胡文飛和楊操也都同意了我的猜測。這發現讓我們的心情越發地沉重了起來——所有的一切,都是由矮騾子所引起的,這種小小的山魈野怪,如同山一般,重重壓在我們的心頭。

  這東西的力量并不是最恐怖的,可怕的,是它的心智。

  潛在暗處、懂得思考的敵人,永遠是最可怕的。

  樹林中突然傳來了烏鴉的叫聲,凄厲得很,嚇了我們一跳。

  在墳地附近查探了一番之后,我們返回了鼓樓中。這鼓樓有兩層樓高,在苗寨中數得上是最高的建筑,有人在上面值勤放哨,雜毛小道還不放心,從囊中拿出四張黃色符紙,讓人貼在了鼓樓的四個角上,以鎮宵小。這是他為數不多的積蓄了,祠堂的那個法陣,幾乎耗盡了他大半的積蓄,雖然威力并沒有讓人失望,但是要想再布這么一個,絕無可能了。

  陣法之威,一是布陣施法的人通曉奧妙,二還要相關的材料完整且優質才行,斷沒有一人包打天下的道理。

  我之前那莫名其妙的爆發一過,便覺得全身疲倦得欲死,之后強忍著勞累將余下的事情完成,回到老金、吳剛等人收拾好的房間后,累得要命,楊操和胡文飛似乎要跟我說些什么,也聽得不甚清楚,找了一個靠近火堆的安全位置躺下,身下是從民居中搜集而來的麻布,躺上去,軟軟的。

  我一闔上眼,便覺得疲倦如同鋪天蓋地的潮水,一波接著一波地將我淹沒。

  啊,太累了,我要歇著了。

  ********

  我沒有想到的是,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居然是第二天的晚上。

  我一直在做一個奇怪的夢,翻來覆去的,似乎有著某種長蛇一般的巨大生物在眼前游躥,四面黑乎乎的,然后有水聲從天地間傾瀉而來,接著無數的亂象紛起,記不住模樣,世界動蕩……不知過了多久,恢復了平靜后,我的耳朵邊傳來了喃喃細語的聲音,似乎在喊我,又在擔憂,嗡嗡嗡,有很多雜聲出現,疲倦又在拉扯著我,似乎在說:“快睡吧,歇息吧,不要醒來……”

  不過我終究是厭惡了這黑暗,意識從寂靜得如同死亡一般的海底里,浮現出來。

  這時候我聽到有人在議論我:“……蕭道長,你有沒有覺得陸左像是被附身了?”

  “沒有,不會的,他依舊是他!”

  “蕭道長,你不覺得陸左很奇怪么?早在你們從耶朗正殿的王座下逃出來的時候,我就有些懷疑了,陸左是個不錯的蠱師,而且身體素質也是我所見過的養蠱人中,最強壯厲害的一個,他甚至能夠運用真言,將自己達到請神一般的催眠效果,但是你們輕松從那飛尸的面前逃出,而竟然說是我請神降臨到了他的身上——這種解釋,是不是過于幼稚了一點?而更讓我懷疑的是,昨天夜里他的表現你看到了沒有,仿佛天神降臨了一般,一個人,居然一點策略都不講,直接就跳出去,將那一堆活死人拖住了足足二十幾分鐘,甚至還干翻了五六個……如此詭異的爆發,這合乎常理么?”

  “這只能說明,我這兄弟遠比常人要厲害得多!”

  “蕭道長,我知道你知道一些我們所不了解的東西,而現在的境況不同,我們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躲不了你也跑不了我,所以我需要你的坦誠相待。我的觀點,是陸左可能被那王座上的黑影給附了身,如果有必要,我們可能要對他實行一定的措施。所以,要么,你說出實情,要么,我們將他給先捆起來……”

  “敢!楊操,你別以為那個姓賈的婆娘回來了,你確定她沒有事情了,所有的古怪就都是出自于陸左身上。我告訴你,陸左正常得很,而且他似乎救了大伙的命,不要因為你的懷疑,讓他難過;也不要試圖控制他的自由,要知道,還有我在呢!”

  兩人一陣爭吵,過了一會兒停息了下來,我感覺自己的肩膀被推搡著,搖搖晃晃的,過了一會兒,我終于努力睜開了眼睛,視網膜上出現了兩個恍惚的人影。

  “你好些了沒有?”雜毛小道問我,我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說還行,就是渴。

  楊操立刻遞過來一個木勺子,里面有熱湯,我在雜毛小道的扶持下坐起來,感覺全身筋骨酸疼,腹臟中也有火辣辣的干燥。我一邊小心地喝著木勺中的湯,一邊打量著屋子里。整個房間里只有我們三個人,門是大開著的,天色朦朧昏暗,似乎是晚上了。

  我問明了時間,果然已經是晚上了。

  兩人像沒發生任何事情一般,告訴我在早晨的時候,楊操等人就前往瀑布深潭處,在一簇草叢中找到了昏迷的賈微。賈微一切安好,至于為什么突然消失,她說是被一個聲音給引導過去的,后來昏迷之后,一律不知。楊操用特殊手段檢查了一下,發現賈微身上并沒有我們所懷疑的邪物。

  一切都變得正常了,除了沒有找到出峽谷的路。

  而我,則是因為用力過度而虛脫了,即使有著金蠶蠱在身,也熬不過這種透支體力后的疲倦。我苦笑:兩天之內我暈倒了兩次,可真的柔軟得如同一個貧血的娘們兒。

  大家已經吃過晚飯,此刻正在外圍布置防線,以免再次出現昨夜的偷襲事件,我小口喝著湯,陸續有人走了進來,我敏感地發現大家看我的眼神怪怪的,老金、小周這些人也就算了,連馬海波和吳剛這種鐵桿兄弟,看著我的眼神都有些飄忽不定;僅有雜毛小道一人,平淡如常。

  接著我看到了賈微,她依然帶著那頭如同狼狗般高大的食蟻獸小黑,瞥了我一眼,甚是厭惡。

  我擦勒……這什么情況?

  我將手中的木勺往地上一扔,怒眼看著這房子的所有人,說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楊操盯著我看了一會兒,說陸左你有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我搖頭說沒有啊,除了渾身乏力之外,并沒有不舒服啊?他嘆了一口氣,走到我跟前,蹲下來,眼睛如同明輪一般耀眼。

  我感覺一陣失神,剛要說話,他指著我的雙手,說陸左,你自己看看你的手掌之上,是什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