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四章 左手毀滅,右手希望

  聽楊操說得如此認真,我一翻雙手,只見手掌上有一種藍、白交錯,呈現花崗石紋路般的斑紋,在手掌大、小魚際處出現的幽藍斑塊紋路復雜、界限清楚,最終形成了兩個奇怪的符文。

  這符文細小,周圍有一種淡淡的藍色暈彩,遍布了整個手心,如同長了胎記一般。

  而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這符文如同眼睛,而周圍的藍暈則形成了一個骷髏頭。當我仔細盯著看的時候,感覺到一陣又一陣陰森寒冷之氣,從那符文中傳來。

  我兩手皆有符文和藍色骷髏頭,左手陰寒,而右手灼熱,如此冷熱交替,流轉于我的心肺之間,一陣堵塞,便有一種悶堵得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出現。我疑惑地舉起雙手,然后問楊操,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雙手把住我的手脈,然后凝視著我的眼睛,說陸左,你有沒有感覺到渾身失控?

  我搖搖頭說沒有,老子要失控了,你們這些家伙還不炸了天?

  楊操嚴肅地說:“你手上的變化,應該是從昨天晚上就開始了的,不過我們都沒有注意。今天早上叫你去瀑布那邊找賈姐,你起不來,便感覺有些奇怪;下午回來的時候,發現你整個人都處于一種朦朧的嵐霧之中,而所有的異象,都是由你雙手散發出來的,翻開你的手掌一看,便是如這般的情形。說實話,我們都沒有見過這種情況,你也知道你這手掌上面蘊含的力量有多么邪門了。這符文我們不認識,但是悠悠卻能夠讀出來,而恰巧我又懂一點她說的話——你知道這符文的含義么?”

  我搖頭說不知,到底是什么?

  楊操說道:“你的左手有兩個字,叫做‘毀滅’,右手這兩個字,叫做‘希望’……”我舉起雙手作投降狀,無奈地笑了,說你這解釋也忒神棍了,跟耶穌基督他老人家一樣的狗血。楊操搖搖頭,說你還記得我們在洞穴中看到的那些三眼矮人,跳入火焰中獲得重生的壁畫么?

  他一說,一股寒意就從我的尾椎骨上冒起,一直蔓延到了天靈蓋上,嚇得我發抖。

  我不會變成像周林哪般的人了吧?

  楊操坦誠地說:“陸左,你攤上大事了!實不相瞞,在你醒過來之前,我們曾經對你有過爭論,覺得你很可能是中邪入魔了。你之前的這雙手,沾染過矮騾子的藍色血液,此刻怨力聚積,將那洞子里的臟東西給吸收到手上,結果才會變得如此濃郁,以至于體表都發生了變化。所以……”

  他有些難以啟齒,然而雜毛小道起身,擋在了楊操和我之間,他厲聲警告道:“陸左的手,是因為他殺了太多的陰靈生物,怨氣積聚到了臨界值,所以才會留下如此強烈的磁場反應。不過這只是一種獵魔的手段,對他的心智并沒有影響。楊操,你不要做太過分了!”

  楊操沒有理雜毛小道,而是透過間隙,死死盯著我的眼睛,說陸左,你能夠保證自己不發狂么?

  我深呼吸,感覺有頭腦有些發脹,但是神識清晰,并沒有任何不適應的地方,于是點頭,說我可以保證,不會傷害這里面的任何一個人。楊操臉繃了一會兒,突然笑了,拍著我的肩膀,說好兄弟,要是沒有你,說不定我們已經死在洞子里面了,命這一回事,福禍在天,老楊我就信你這一回,能夠出去的話,好好喝一次酒,不醉不歸。

  他站起來,朝胡文飛和賈微點了點頭,不再說話,而旁邊的馬海波幾人紛紛圍了上來,連聲慰問。

  馬海波過來攬我的肩膀,說老弟你別介意,你看看你這手,上面的骷髏頭有多滲人?哥子幾個見識淺薄,自然是嚇得半死,不敢靠近的。我擺擺手,說無妨,貪多嚼不爛,我這個是吸收了太多的怨氣,所以才會如此。你們這幾天離我遠一點,小心沾染到,引來無端禍事。

  吳剛端了一陶碗過來,遞給我,并沒有聽從我的勸告,坐在旁邊,說哎呀,都不知道能不能夠活著出去呢,擔心這個算球?

  他的話語里面有一些悲觀,我奇怪,問到底怎么回事?

  吳剛告訴我,今天他們白天又朝著我們跌落下來的那個深潭上游去探索了一番,兩側根本就是壁立千仞,沒有半點攀爬的可能性;而且,無論在這峽谷的哪個位置,無線電和手機都與外界溝通不成;更重要的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身上所攜帶的物資已經不多了,糧食這里倒是夠,只是最重要的彈藥和能源等補給,基本上一天少過一天。

  沒有了彈藥,我們手上的槍支連燒火棍都不如;而沒有了電池的手電,一到了晚上或者陰森之處,我們便是雙眼一抓瞎,根本就看不清任何東西;沒有了鹽,吃再多也沒有力氣……

  而在暗處,危機則處處潛藏著,矮騾子、“咕嚕姆”模樣的縱火者、遍地的長蛇和毒蟲……這些其中的每一個,對我們都是巨大的威脅,在援軍來臨遙遙無期的當下,我們到底該怎么辦?這是每一個人的腦子里面,所要思考的問題。

  吳剛本是個鐵一般剛強的男人,然而這畢竟不是他所擅長的領域,在遭受到戰友陸續死去的打擊之后,心中那小小的期冀和信念,都已經開始動搖了。

  我吃著陶碗中的白飯,安慰了他幾句,卻感覺這話語從我的嘴中說出來,是如此的軟弱無力。

  麻煩重重的我,有什么資格去安慰別人呢?

  ********

  果然,楊操的話語很快得到了驗證,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開始發起了高燒來。

  我已經有很久沒有發過高燒了,記憶中最近的一次,還是我05年從合肥的傳銷窩點中跑回來的時候,路上淋了些雨,心中又憤怒同鄉好友的欺騙,結果發了三天三夜的高燒,急得我母親整夜整夜地直哭,生怕我就這般死去。

  不過我還是挺了過來,在大敦子鎮人民醫院的病床上醒過來后,我暗暗發誓,一定要努力打拚掙錢,來報答我那逐漸年邁的父母。

  之后,我便再也沒有發過燒,后來有了本命金蠶蠱后,我已經晉級成了打不死的小強,再重的傷都會很快地痊愈。然而此次高燒來得十分突然,幾天的時間里,我清醒地時候并不多,腦袋整天昏昏沉沉的,仿佛有一個發動機在轟鳴,亂糟糟的。

  雜毛小道因為負傷布陣的緣故,也是元氣大傷,所以他便留在鼓樓中照顧我。

  這里面的條件不好,他不知道從哪里弄了些稀奇古怪的草藥,然后熬制苦津津的藥水給我喝,還讓小苗女悠悠定時給我敷冷水毛巾。這毛巾是用他身上的道袍撕碎做成,沾了水后黏黏嗒嗒的,并不舒服,不過旁邊有一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孩幫我忙上忙下,擦汗洗臉,倒還是有些愜意。

  雜毛小道除了給我煮草藥和自己打坐修養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兩件事情上面:首先便是制符,他隨身帶得有一些朱砂和煙墨,黃符紙也有些,但是不多,不過他卻能夠因地制宜,找來了蜈蚣、蚯蚓、魚血、黑泥疙瘩和煙熏的竹塊,以及許多說不出名字的玩意兒,然后制出各種符箓來。這些未必有多少威力,但是卻能夠起到預警、驅蟲、防止控制和寧神的諸多功效;其次便是趕工那塊血虎紅翡。

  每當四下無人之時,迷迷糊糊的我總能夠看到雜毛小道凝視著那一塊紅殷殷的玉石,如同注視女人的玉體,眼中有著發狂的灼熱。他通常會念一段“凈心神咒”或者“祝香謠”,然后似夢似醒地觀察一番,接著開始下刀。不過,即使現在危機四伏,他一天最多也只會下十刀,腦中構思千萬,篆刀一下,有去無回,果決得如同沙場搏殺。

  其實關于那幾天的記憶,我是模糊的,也想不起太多的東西來,我大部分時間里感覺自己在做夢,夢到自己就是金蠶蠱,縮在一個溫暖潮濕的地方,翻滾著,疼痛著,感覺渾身的皮膚如同火一般燙,奇癢無比,又灼熱又痛苦。

  第三天的時候我想明白了,其實我之所以發燒,是因為金蠶蠱正在遭受痛苦的煎熬。

  我們性命相連,所以它異變,而我則榮辱與共,共同承擔。

  如此渾渾噩噩,直到第三天下午的時候,我的旁邊又多了兩個躺著的人:一個是馬海波,一個是胡文飛。他們在經過幾天的彷徨和無奈,嘗試著爬過之前垮下來的那個山頭,然后攀上這一線天峽谷上去,可是在上了十幾米的時候,從巖壁間突然躥出了一條烙鐵頭,雖然楊操眼疾手快,一針將這毒蛇的頭給釘住了,但是老馬卻嚇得失手跌落山崖。

  還好胡文飛當時就在十米以下的地方,手攀著藤蔓,伸手抓住了老馬的手。

  馬海波被救了下來,但是兩個人都單手脫臼,加上各種擦傷,無奈地負傷返回。

  第一次逃生行動,無疾而終了。

  在沒有藥、也沒有醫療條件的這一線天峽谷中,受傷無疑是一件相當痛苦的事情,雜毛小道這個業余郎中變得十分忙碌。而我在第四天的子時,心中突然一跳,感覺喉嚨中有一物,往外面奮力地攀爬出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