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五章 肥蟲子的第一次

  此物滑過我的喉嚨,往外面爬。我只覺得喉線一癢,張開嘴巴,咳嗽兩聲,結果便咳出一個東西來。這是渾身皺巴巴的金蠶蠱,它這種出場方式已經多日未用,顯得十分艱難,而瞧一瞧它,與往日有著截然的不同,如同上了年歲一般,皮膚依然是金黃色,然而松弛得很,毫無光澤。

  它附在我的鼻梁上,有一股異常的香味傳到我的鼻間,如同八月的桂花靜謐開放。

  聞著這香味,我感覺精神竟然好了很多,坐直起身子來,發現旁人皆已熟睡,只有在旁邊照顧我的小苗女瞪著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好奇地看著金蠶蠱。

  我伸出鬼臉左手,金蠶蠱已經不能夠飛行了,只是奮力地沿著我的臉、我的脖子和手臂,一點一點地朝著左手挪動著。它爬得很慢,每一步,都邁得艱難。一路行走,它在我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濕滑清亮的印跡。

  終于,它爬到了我的左手上面,小東西盯著我,我也盯著它。

  我們大眼瞪小眼。

  這三四日,我受盡了苦痛,它也飽受到了折磨,至如今,看著這可憐蟲兒的黑豆子眼睛,一種與我生命息息相關的親近感,從我的心頭油然而生起來。自從去年七月間,我被外婆種下了這金蠶蠱,我們的性命就聯系在了一起。

  生死相依,不離不棄。

  這便是我和肥蟲子之間最簡單的關系,這世間也便只有我與她,誰都離不開誰,唯有同歸于盡的命運。如此,方可謂之曰:本命蠱。

  我們互瞄了一陣,在我手掌上面的肥蟲子開始蠕動起來,它在我的手掌上游走,一會兒到左邊,一會兒到右邊,磨蹭得我手心直癢癢,想笑。過了差不多兩分鐘,突然它縮成了一團,然后在我手中的這肥蟲子逐漸地癟了下去,最后竟然只剩下一張外皮。

  正當我疑惑的時候,左手臂間傳來了一股中正平和的力量,接著在我的全身上下游走,每行一圈,我就有一種渾身浸泡在溫泉中的快感,如此行走了九個周期,突然我胸前一亮,一道金光閃耀,飛臨到了我的面前。

  瞧這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便是蛻去了蠶衣的金蠶蠱。

  只見它比之從前,多少是瘦了一丁點兒,然而身子卻越發地靈動了,腦袋上的那個青春痘也不再是圓圓的一顆,而變化成了山子形;金光燦燦的皮膚沉淀了一些,不再那么張揚,呈現出低調的暗金色,不過它那黑豆子眼睛,倒是莫名地銳利上了幾分。

  我握著拳頭,將它褪下來的蠶衣小心收起來。

  《鎮壓山巒十二法門》育蠱一節中有言,說這金蠶蠱一生之中會褪去九次皮,每褪一次,境界就會躍升一階,若能夠褪上九次,便能夠筑就金身,超脫于六道之外,不受輪回——這當然是胡謅了,我這金蠶蠱歷時一載,其間享盡了多少好處,經過多少磨難,最后在洞穴中遭受到雷轟一般的驚嚇之后,才堪堪蛻去一層皮。

  若要褪上九層,顯然那個時候的我已然不在人世間了。

  而我死后,金蠶蠱也隨之消亡,哪里有機會再蛻皮?

  所以我之前感覺十二法門中有很多胡謅和想當然的成分,也源自于此:對于不可能達到的事情,先行者往往會畫一張很大的餅,然后與宗教扯上關系,誘惑后來的人對他們產生高山仰止的敬仰和崇拜。

  但是真實情況,并非如此。

  金蠶蠱的蛻變成功,最直接的好處是一直處于病怏怏狀態的我仿佛打了雞血一般,感覺所有的疾病都隨之而消退,渾身暖洋洋的,精神抖擻。悠悠看著那可愛模樣的肥蟲子,伸出手指尖去觸摸,輕輕一碰,立刻縮回了手,臉上居然洋溢起了笑容來。

  我站起身來,發現雜毛小道已經蘇醒了,正睜著眼睛看我呢,我朝他點了點頭,他笑了,但是并沒有詢問什么,而是閉上眼睛,又睡了過去。我走出鼓樓,來到前面的打谷場,上面是吳剛和小周在值班,喊住我,說要去哪里?

  我說我憋得太久了,要去放下水。

  吳剛笑了笑,說不要跑太遠,別像小周一樣,拉到一半被鬼追得到處跑……旁邊小周氣急敗壞地跟吳剛扯了兩句,我揮揮手,說不會的,我的屁股沒有小周的白。

  吳剛哈哈大笑。

  我放水回來,往火堆里添了幾根柴,然后爬上鼓樓二層,站在他們放哨的崗位上,有山風吹來,天上的星子寥廓,忽閃忽現,天幕之下是一片寂靜的漆黑,遠處不時傳來一陣“咕咕”的鳥叫,身下是篝火昏暗的光亮,在這一片黑暗的天地中,我們仿佛是宇宙的中心。

  如此的清澈高遠,如此孤獨。

  我說我來值勤吧?吳剛搖頭說不用,計劃都已經排好了,而且你才剛剛大病初愈,最好不要吹風。我問還撐得住吧?吳剛苦笑,說還好,小周在旁邊嘆氣,說好個毛,我這自動步槍里面只剩下十一發子彈了,每次扣動扳機的時候,比丟了一沓鈔票還肉痛。

  我返回屋子內,看到馬海波和胡文飛手上還綁著樹枝做的撐架,臉上有多處傷痕。

  走近些,我看到馬海波的身體不住地發抖,呼吸急促,臉部肌肉不斷抽搐,發出不自然的笑容,手摸在他的額頭上,居然燙得如同火爐。這是破傷風的表現,雖然雜毛小道作了處理,但是因為沒有條件,所以老馬免不了被感染了。

  破傷風除了高燒之外,還可能引發多種并發癥,甚至能夠短時間內致人死亡,所以我也沒有半分猶豫,手指一勾,肥蟲子立刻飛了過來,它明了我的用意,立刻鉆進了馬海波的嘴里,然后蠕動著。

  十分鐘之后,馬海波的呼吸平緩下來,受傷的左手重新獲得了知覺。

  肥蟲子又進入了胡文飛的身體中。

  ********

  第二天清晨,早上起床的馬海波和胡文飛才發現自己脫臼受傷的手臂,又可以活動了,雖然依舊有些拉傷,但是愈合的速度卻快了幾倍。

  他們當然能夠猜到是誰做了手腳,朝著我一陣感激。

  不過即便是如此,總體的氣氛還是低沉的。

  因為前天的嘗試,最后還是以失敗而告終。賈微的那頭食蟻獸也曾經嘗試過翻上山去,結果因為懸崖太過陡峭,也沒能夠成功;而我們寄予厚望的虎皮貓大人,至今沒有醒轉,若不是手摸在它的肚子上面,還有體溫和心跳,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就是個死鳥兒。

  我的金蠶蠱雖然醒轉過來,但是卻不敢把它放飛得離我太遠了。

  畢竟此地,太過邪門了。

  第一次嘗試,也是最后一次嘗試。早上的時候,楊操、吳剛等人商量的議題竟然是鞏固防線,然后還有收集糧食的事情。顯然,在拋開逃離出去的念頭之后,大家開始變得實際起來,靜守待援,不管怎么樣,都要先生存下來再說。

  只有賈微提出:溪流下游的那個洞穴,說不定就是出口呢?

  她的這個說法遭到了大部分人的嘲笑,沒有人愿意再次去探查這種黑黢黢的洞穴。黑暗即恐懼,恐懼即死亡。沒有人愿意再死人,更沒有人愿意死去的那個人,是自己。

  當自己的提議被否,賈微變得沉默了,眼神不時朝著西面飄忽而去。

  我看得出來,她想單獨而去。這個女人有一種狼的氣質,喜歡群居,也喜歡孤獨。我不知道楊操是怎樣檢查出她沒有被附身的,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女人,真的有一些怪異。

  果然,在下午的時候,胡文飛找到我,說賈微又不見了,最后見到她的老金說她在屋子里面整理行裝,然后翻出了一些零碎的東西離開。

  在鼓樓上放哨的小周告訴我們,他剛才三點鐘的時候,看到在西面處有一個藏青色的身影,模模糊糊的,現在才想起來,有可能是賈干部。

  胡文飛和楊操心急如焚,召集大家在一起,商討對策。不過全體前去營救顯然不現實,這寨子里我們需要駐守一定的人員,保持里面的物資不被掠奪和損毀。最后商量的結果是我、胡文飛和楊操三人前去查探,其余五人留守在此。

  我們是下午近四點的時候出發的,一路前行,走了大約有半個小時,來到了一個轉彎的路口,轉過這道水灣子,前面便是那洞穴了。我們只有在心中祈求,這個該死的女人最好不要進洞,不然……我們真的就沒有辦法了。

  里面的東西,我想我惹不起。

  然而當我翻過一塊擋住前路、三米多高的石頭之時,一種詭異的情形出現在我的面前,雞皮疙瘩瞬間就布滿了我的全身:在石頭下十幾米的小路上面,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布滿了大大小小的蜈蚣爬蟲,而在兩側的樹木上面,則是吐著信子,嗤嗤作響的蛇類。

  這條路上,密密麻麻的蜈蚣,怕不得有成千上萬條。

  楊操和胡文飛也翻上了石頭,居高臨下地看過去,嚇一大跳,差點沒有滾下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