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七章 深陷重圍

  潭水寒徹透骨,我爬上岸,發現身上果然掛著兩條死蛇,皆是腦殼破碎,被吸掉了腦髓而亡。

  一進入洞內,金蠶蠱二話不說,縮進了我的身子里。
  
  這潭面上水紋浮動,由內往外地擴散出去。站在黑暗中看洞穴口的光亮處,只見堆積在潭邊岸上的那些蜈蚣和毒蛇,像見到了鬼,紛紛朝著歸路逃竄而去。

  通過金蠶蠱的感應,我能夠聽到空中有一種低頻率的震動,而就是這聲音,控制著這些本互為天敵的毒蟲合并追殺我們。是矮騾子,還是那些咕嚕姆穴居人?其實,我至今尤記得在江城高速公路上對付南洋降頭師巴頌的時候,金蠶蠱就曾經反控制過他的蜈蚣降,我相信如果給予肥蟲子足夠的時間,我們定然能夠化敵為友的。

  只是,這洞穴之中,到底隱藏著什么東西,能夠讓毒蟲、以及我的金蠶蠱,如此驚懼呢?

  我穿得厚重,一浸水,渾身都沉重了幾分,借著微光,我將皮靴子給取下來,一抖,盡是水。穿著這種鞋子無疑是很讓人難受的,但是我依舊咬著牙重新穿上,然后朝著里邊張望了一下。

  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楊操打起了手中的電筒,往里面照了一下,溶洞里七拐八彎,死氣沉沉,倒是旁邊的流水潺潺,多少有些生氣。胡文飛正在質問賈微為何要獨自一人跑出來,而這女人滿不在乎地說:“這里面,有出去的通道。”楊操奇怪地問你是怎么知道的?

  賈微答曰:直覺。

  楊操和胡文飛無語了,擰把著身上濕淋淋的衣服,跺著腳,冷得直發抖。我四周望了一圈,突然心中一動,問賈微,說你的那頭食蟻獸小黑呢?

  賈微一愣,說不知道啊,也許是跟丟了吧?

  我們三個大男人面面相覷,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絲寒意。

  通過這幾日的相處,連我這外人都能夠看得出,賈微對小黑的感情有多深厚,寵物、兒女或者情人?這些都不知道,反正,小黑是賈微最親最親的生命,然而此刻從這個女人的口中說出來,是如此的輕描淡寫,如同一個很隨意的物件。

  這世界上很多東西都好裝,只有感情做不得假。

  氣氛瞬間詭異起來,我們都借著冷光,打量著面前這個女人。楊操和胡文飛背上的肌肉緊繃著,臉色凝重,楊操再一次確認:“賈姐,為何要到這個洞穴里面來?”

  賈微不經意地往旁邊挪動幾步,我移到了她的正面,發現這是一張完全不同的臉孔:冷漠、狂傲、目無一切,呆板得如同僵尸的肌肉不住抽動,有不似人類的表情。

  她突然轉身,將擋住她去路的胡文飛一把推開,朝著洞穴的深處跑去。

  在她轉身的那一剎那,我感覺到從她的身上有一股冰鎮礦泉水一般的寒意散發而出,楊操和胡文飛一邊大喝,一邊朝著里間追去。我想伸手去攔,沒攔住,兩人很快就追到了前方拐彎處,即將要消失在我的視線中。

  在那一刻,我猶豫了。

  作為一個具有準確判斷力的人,最明智的選擇無疑是渡過這深潭,然后憑借著金蠶蠱對毒蟲的天然威壓,返回苗寨聚集點。然后,我將面臨的是所有人的指責,而后作為一個膽小鬼、拋棄同伴的懦弱者活著——這只是道德上的枷鎖,更深一層次的問題在于:失去了宗教局這三個強人的助力,我們能夠在這危機四伏的峽谷中,自己找尋出路么?

  雖然我不愿意想,但是不得不承認,我離不開他們,他們也離不開我。

  我們是相依相存的關系。

  事到如今,我惟有大罵一聲粗話,一邊宣泄著自己的憤怒,一邊朝著他們的后腳跟,往洞穴深處追去。之所以將這里稱為“洞穴”,是因為此處開口頗為廣闊,并沒有普通溶洞子的狹長和氣悶,行了數十步,水道隱入旁邊黑暗中去,整個空間便豁然開朗起來。

  此處的開朗不但是空間的,而且還有幽綠的光亮,從巖壁兩側傳來。

  這光亮是由某些苔蘚植物所發出來的,亮度很低,不過對于我來說,卻足夠將這里面的東西大概看清楚。

  我跑得晚,費了很大的氣力都沒有追到楊操、胡文飛兩人,只是聽到沉重的腳步聲在洞穴前方響起。其間有好幾個岔路,越往里走,氣氛就越發地沉悶,我心中沉甸甸的,似乎感到了強大的壓力朝我襲來。終于,我看到了前面兩個人的身影。
  
  我快步上前,只見這兩人如同癡呆了一般,駐足看著前方。

  我們來到了一個如體育場般巨大的空間里,這里足足可容納下兩個足球場。

  之所以會有這般具象的空間感,是因為在這空間的正中和八個方位,都有安靜燃燒的火焰存在。這火焰如同電燈一般恒定,直直朝上,基本上都不會跳動,將這巨大的空間給映照得如同入夜的黃昏。

  雖然昏暗,但卻明朗。

  我們站在一個高臺上的邊緣,腳下是人工鑿制的臺階,整個空間有著很明顯的人為雕琢痕跡,環形高階,我們所處的這里與下面的平地落差有兩丈多高,臺階十余級,皆為石制。最中心的平地上是一口井眼,然后周圍有八方石鼎,分呈“乾、坤、巽、兌、艮、震、離、坎”八卦方位擺置,款式古樸厚重;每一方石鼎的鼎耳處,皆有嬰兒臂粗的青銅鎖鏈從上面,一直連接到井眼之上。

  青銅鎖鏈繃得緊直,似乎在與這井眼角力,不時有喀喀的聲音在這空間中飄蕩。
  
  八方石鼎彼此間的距離,各自離得有六七米遠。

  在這石鼎的外圍,是一條銀亮色的環形河流,約半米寬,或者更窄些,如同一條銀線,將里間的一切環繞,上面有八個造型古樸的石橋,以三米長的拱形跨度,連接里外。而在這一切的外圍,平地過后,則是林立的石俑,這些石俑有人,也有動物——山豬、矮腳馬、野牛、猴子……諸如此類,不一而足。放眼望去,東西南北,林林總總算下來,完整的竟有兩三百余尊,如同秦始皇兵馬俑一般,排兵布陣,長戈如林,氣勢恢宏。

  賈微已經如回自家后院一般,沖下了臺階,朝著對面的黑暗中奔去。

  胡文飛想追,被楊操一把攔住,掏出懷中的儀表給他看,說下面似乎有一個大陣,一步踏入,天崩地裂,很難有逃脫的機會了。

  胡文飛指著即將靠近石鼎的賈微,說她怎么沒事?

  楊操摸出了腰間的那把槍,指向那個故意帶著我們進來的死女人,猶豫著是否要開槍:“她……或許已經不是賈微了。此時的她,應該是另外一個人了吧?”我忍不住打擊他,說你不是確定她沒有被附身么?楊操苦笑,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種事情,誰能夠料得到,說得準?

  望著下面這氣勢恢宏的空間,我說我們應該怎么辦?回去么?

  胡文飛有些遲疑,指著我們的下方,說外面這整條峽谷地縫,之所以隱秘千年而無人得知,就是因為有陣法遮掩,即使有你那鳥兒醒來,也未必能夠逃得出這牢籠;你看此處,像極了大陣之眼,若能夠在此處找到破解之法的話……陸左,我們出谷的希望,便在此處,說不定,賈微所言并不假。

  我冷哼,說先別想著出谷了,能不能活下來,這還是一個未知數呢。

  說話間,賈微已經走到了那空間的正中心邊緣處,她剛剛準備從東北方向踏橋而入的時候,突然波紋一閃,身體僵直,動彈不得,而對應的“坤”字石鼎,開始轟隆隆地轉動起來。與此同時,一聲聲刺耳的銅鈴聲從黑暗中響起來,接著整個空間都回蕩著這種古怪的警報聲。

  無數的腳步聲,從四面八方的黑洞子中涌出來。沒過多久,在各處臺階之上,出現了一堆一堆如同那天我開槍打死的怪物一般模樣的穴居人。

  離我們最近的一伙,足足有六七個,手上皆拿著金屬武器,或長戈或短劍,紛紛朝我們沖過來。

  看這架勢,顯然不是來請我們吃飯。

  這些穴居人腦袋大,身子瘦長,但是身手倒還算是靈敏,也通曉些格斗技巧,沖到最前面的三個一擁而上,朝著我撲來,嚇了我一跳。那把僅剩一顆子彈的手槍我是不準備用了,抽出刀子,反握著,然后壓低身形,強迫讓自己的精力集中在眼前的敵人上面去。

  第一個頭發飄逸的穴居人持劍刺來,我用開山刀格擋住,雙手一絞,便將它的手拿住,往臺階下一甩,人飛開了去。

  看來并不如想象中強大。

  我們三人抵擋一陣,且戰且退,突然,從中心處傳來了一聲如同雷鳴般的巨吼,原本僵直不動的賈微正在用一種粗獷沙啞的聲音,大聲叫喊著。她說的是古苗語,我聽得不太真切,然而賈微連喊了三聲,一聲更比一聲宏大,余音在整個空間里回蕩著。

  接著,出乎我們意料的事情發生了:
  
  正在朝著我們拼死進攻的穴居人,居然全部都跪倒在地,顫顫巍巍地朝著賈微的方向,跪拜而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