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十八章 生死危機

  在我的視線中,有上百號身材畸形、面相丑惡的穴居人,朝著石橋上賈微的方向磕頭高呼。它們的呼喊不用楊操翻譯,我也能夠知曉。因為它們只喊出了一個簡單的字:“王!王!王……”

  這聲音洪亮,在空間中四處回蕩,如同山呼海嘯般,讓人心驚。

  我們小心地繞到洞口,看著那個站在石橋之上,朝著四面八方揮手致意的死女人,心中有些猶豫。我們可以肯定賈微已然被大殿王座上面的那個黑影子給附了體,但是為何這些長相古怪的穴居人,會將她稱之為王呢?要知道,那個大殿已經塵封了不知凡舉的歲月啊!

  難道這些惡鬼模樣的穴居人,也是耶朗后裔?

  只是這時情況緊急,容不得我們有半分好奇之心,見所有的穴居人都跪倒在地,朝拜賈微,趁此機會,我們還是趕緊跑路為妙。然而沒走上幾步路,賈微便朝著我們一指,高喊了一聲,地上這些低伏著身子的家伙前一刻還如同小綿羊般溫順,后一刻就變成了惡狼,噌地竄起來,手持著破舊的武器,不要命地朝我們這邊跑來。

  我們本來是打算悄悄溜走的,見不成,便大步往外面邁去。

  此時此刻,誰還管原本那個賈微的死活?

  我們很快就跑到了路口,準備沿著洞穴,返回外面去——穴居人常年在洞穴中生活,陰氣甚重,身體機能已經適應了地底的生活,重回地面只能在夜間行動,不然一遇陽光,肌肉萎縮,眼睛沒有眼瞼包裹,很容易失明。這一點,是我們從那日死亡的穴居人尸體上,推測出來的。

  然而推測總歸是推測,并不一定為真,我們還需要得到驗證。

  不過穴居人會給我們驗證的機會么?

  顯然不會。

  從水潭邊一直到這大廳之中,彎彎曲曲幾百米,我們進來的時候悄無聲息,如同鬼蜮,然而當我們出去的時候,它們就不斷地從角落中竄出,撲在我們的身上。這些家伙甚至沒有帶上兵器,對著我們又是抓又是撓,唧唧叫喚,煩人得很。穴居人普遍不高大,最高的不過一米五,矮的一米不到,光溜溜的猴子一般。但它們的身手敏捷,一蹦一丈高,爪子又長又利,即使不拿武器,也有很大的威脅。

  我一邊跑,一邊問賈微說了啥?楊操告訴我,賈微說抓活的。

  因為是人形,有心理陰影,所以一開始我們的還擊還有些分寸,下手也不黑,不過當我們被陸續跳出來的穴居人纏出了火氣,也顧不得這些,手腳也重了。

  不過即使如此,跑了四五十米,我聽到后面一聲慘叫,回頭一看,只見身體本來就有些小傷的胡文飛跌倒在地,而身上立刻有四五個穴居人撲上去,一陣捶打。

  “老胡!”

  楊操的兩只拳頭上面夾著八根兩寸銀針,返回身去,手一揮,便是一片血花飛舞。

  然而就在這短暫的時間里,十來個穴居人已經將這個銀針漢子給果斷淹沒,在我眼前的,是兩團層層堆疊的肉堆。穴居人那滑膩膩的皮膚在我的眼前只晃,當我砍飛兩個穴居人,鮮血灑在我臉上的時候,我的頭被重重一擊,感覺世界都為之一暗。

  接著全身各處,有火辣辣的疼痛蔓延開來。

  有抓傷、有咬傷、也有奮力地捶擊。

  五分鐘后,遍體鱗傷的我、楊操和胡文飛被用一種魚筋繩給捆住手,一路拖著,來到了賈微的面前。這個女人縛手站立在那條流淌著銀色液體的小河邊,周圍有數十號身材高大(一米四至一米五間)的穴居人簇擁著,顯得十分的“王者風范”。一個身材稍微正常些的家伙一腳踹在我的小腿窩子上,劇痛,然而我忍著不動,四五個穴居人立刻沖上來,對著我一頓暴打,硬逼著我跪下。

  它們發起怒來,印入我眼簾的模樣如同魔鬼,拳頭上滑膩膩,一拳打在我的身上,立刻濺出些黃津津的黏液,不太痛,但是惡心。

  有道是“男兒膝下有黃金”,我本來想堅持氣節,體現出自己很有節操的硬骨頭形象,然而立刻有一個家伙拿著石勺,從河中舀了一勺銀色圓滾的液體,拿到我面前來,準備淋在我的身上,我立刻跪了下去。

  唉,我也是真犯諢了,跟這些怪物堅持什么氣節?

  楊操和胡文飛也跪在我的左邊。

  賈微看著我們,臉上呈現出一種陌生的詭異,她緩步走著,圍著我們走了一圈,我感覺到渾身不自在,有一種被人看透的錯覺。這沉默足足持續了五分多鐘,有四個穴居人吭哧吭哧地搬過來一個雕花的石凳子,賈微大馬金刀地往上面一坐,圓規一般的雙腿撇得對開,看著我們,以一種粗獷沙啞的聲音問道:“你們是怎么進入祁宮神殿的?”

  一個中年婦女的長相,卻以一種極具男性魅力的聲音朝我們問話,如此怪異的情形,倒是讓人糾結,十分地不習慣。

  還好,她總算是用了略帶川味的普通話,不然我們的溝通更加不暢。

  我們幾個被強摁在地上,看著這個昔日的同伴,不知道說什么好。

  她偏了一下頭,眼睛里面突然閃爍出一點光芒,我的頭如同被重錘敲擊一般,疼痛欲裂。“啊……”我口中驚呼一聲,眼睛火辣辣地痛,接著感到眼窩子里有液體流出來,味道傳到了鼻子里,是血的味道。

  我轉頭左看,只見楊操和胡文飛的眼中也流出了血淚來,臉色慘白,如同鬼魂一般。

  楊操倒也倔犟,咬著牙,說你到底是誰?

  賈微傲然一笑,說我的身份,貴不可言,豈能是你們這些無名小卒所能夠懂得的?還是趕緊交待我的問題,免得吃多了苦頭。楊操這光棍也笑,說都是出來混的,不過死而已,誰能嚇唬誰?你再貴又怎么樣,能比四十塊錢一斤的牛肉貴?——你、你不會就是傳說中的夜郎王吧?

  楊操一說出口,我心中驚悸,若真是夜郎王,那我們所面對的,可就是活了兩千多年的老鬼了。這種級別的靈體,豈是我們這些小雜魚所能夠撼動的?若真如此,即便是那帝都大內的高手傾巢而出,都未必能夠降服于它。

  通常來說,人鬼殊途,有陰風洗滌,此界斷不會出現如此年歲的鬼魂在。但是萬事都有一個“一”,有例外,在這法陣之中,人間或許真的有這么強悍的鬼物存在。

  那么,我們現在就只有靜待死亡,或者更加殘酷的結局了。

  賈微哈哈大笑,說你倒真的是會猜測,吾先主才華絕世,只可惜被那黑潮所吞噬,身死魂消,我一個末學后進之輩,哪里能夠與他相提及?廢話少說,你們為何能夠進入大殿之中,若不速速說來,小心我將你們炮制成銀甲銅尸,靈魂永不得超生!

  楊操抿著嘴,不再說話。

  我有些疑惑,這鬼王附體在賈微的身上,已經有了好些天了,它難道沒有接管到賈微的記憶,并不知道之前的情形?而且,它為何一直要查探大殿的情形,難道是……那里面有什么值得它守護的東西么?

  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想起了黑耀石棺柩之中的那具女性僵尸起來,難道這里面,有什么貓膩?

  見我們久久不回答,賈微手一抬,立刻有幾個穴居人過來捉我們,要把我們拖向那條溝中去。我連忙舉手,說是我開的門。怎么開的?我也不知曉,弄點血上去就可以了。

  “哦?”賈微有些意外,俯下身來看我,沉吟著。

  我之前簡單描述過賈微的形象,她母親年輕的時候雖據傳言妖艷如花,但是顯然她并沒有遺傳這優秀的基因,苦喪臉、一字眉,兩片嘴唇厚得如同非洲兄弟,雖然我知曉她此刻的身份是一個神秘的鬼王,但是被這般逼視,仍然有些不自在。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鬼王木然的臉上,多了一絲暖意。

  他淡淡地說道:“小小年紀,身上有金蠶蠱,胸前掛著癸水鬼妖,一身真力扎實,眼帶明銳之光,確實是一個人才……不錯,不錯!”說完這些,他突然朝著我問了幾句話,是古苗語,我自然是狗屁不通,不知道他說什么。

  見我沒有反應,鬼王大發雷霆,霍然站起來,朝著旁邊這堆形象惡心的穴居人一通吩咐,然后轉身朝別的地方走去。

  那些個聽了吩咐的穴居人過來拉扯我們,連打帶踹,將楊操和胡文飛逼往那邊的黑窟走去。而我則被死死地摁著,一個眉頭上有稀疏白毛的老家伙手握著一根碳化竹管,沾了沾石勺中翻滾的水銀,然后朝我眉間點來。

  我感受到了那水銀中湮滅一切的恐怖力量,不斷地往后退,大聲問楊操,狗日的說了什么?

  楊操一邊掙扎,一邊回答我:“他說你是個連祖宗話都不會說的叛徒,金蠶蠱留在你身上,浪費了,讓這些怪物破掉金蠶蠱!”

  我一聽這話,如遭雷轟。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