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二十三章 苗女悠悠

  “悠悠……”

  雜毛小道雙目赤紅,狂吼一聲,大步跨前,掏劍便往前刺。

  那雙頭惡犬雖然是個畸形生物,但是卻靈活得很,也狡猾異常,它把悠悠叼住之后,也不咬食,轉身就往外奔去。雜毛小道刺出的木劍被它的尾巴使勁一甩,啪的一聲,差一點劍便脫手。這小牛犢一般大的雙頭惡犬并沒有朝我們繼續攻擊,而是朝著遠處奔去。

  小苗女悠悠身長一米三幾,腰間盈盈一握,然而惡犬叼著卻并不費力。她被驟然叼起的時候還驚嚇得大聲哭叫,隨著雙頭惡犬的身影消失通道盡頭,聲音就變得飄忽不定了。我想起這家伙嘴中那交錯的鋒利獠牙,被這樣的嘴巴給含住,渾身肯定皆是傷口,估計悠悠的性命定然保不了。

  雜毛小道不管不顧,提著桃木劍就往前方沖去。

  地上有一個布袋,里面包裹著陷入沉眠、至今未醒的虎皮貓大人。這可憐的肥母雞跌落在地上,翻滾了好幾圈,連一聲哼唧都沒有。雜毛小道顯然是氣瘋了,狂追前去,而我卻不能不顧及肥母雞的死活,沖上去,抄起了布袋子,然后將防水背包里面的雜物扔出來,將大人給塞進去。

  這一系列動作完成之后,我才跟著其余眾人的背影,朝著那邊追去。

  其實我的心中早就已經忐忑得不行:那叼著悠悠的惡犬,既然能夠把賈微給追得滿地亂竄,顯然就是個十分不好惹的家伙,只怕我們不但救不活悠悠,而且還把自己給搭進去。不過雖然我不理解雜毛小道和悠悠之間的感情,也不妨礙我前去拼命。

  所謂朋友,便是如此。

  跟著眾人跑了一段時間,前面的空間豁然開朗。

  我腳步一緩,一看:哎呀,怎么又跑出來了?只見我們繞到了正南方的位置,這里的方位斜對著我們剛才所來的東方洞口。越過諸多石俑,我看到雙頭惡犬將悠悠含著跑到了“坎”位的石橋前,它的身邊立刻簇擁過四個身體纖長、形似螳螂的節肢護衛。

  這些家伙有一米多高,一雙刀鋒一般的骨節搖擺,三角眼盯著沖上前來的雜毛小道。

  雙頭惡犬將悠悠丟在橋面上,然后用其中的一個頭顱去拱她,試圖讓她過橋。

  身穿著藍黑色苗服的悠悠跌落在地上之后,竟然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放聲地大哭起來。雙頭惡犬高有一米四五左右,牛犢子一般,身長尾短,渾身血淋淋,上面有許多癩子和傷口,白花花的蛆蟲在腐肉上鉆來鉆去,它喉嚨中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吼叫,比狼還兇,威勢如虎,低下頭拱悠悠干瘦的屁股,一頂一頂地驅趕。

  那個小苗女一步一步地前行,她哭得傷心極了,這里面還帶著一絲絕望和不甘。

  雜毛小道已然如同一道旋風,沖到了石橋前方五米之處,然后被四個螳螂給他攔住了。在我旁邊跑動的楊操突然失聲說道:“這,這莫非就是史前巨螂?”我問是啥玩意兒?他說他們曾經在九寨溝若爾蓋花湖中發現過這玩意的尸體,有傳說藏傳佛教格魯派扎什倫布寺的高僧曾經四扎倉內豢養過兩個,他師父就曾經見過,是惡魔的仆從,前肢骨質化,如刀,比一流的刀客還要厲害。

  我說哦,心中卻不由得拿那個雙刀人腳獾來與之對比。

  雜毛小道已經跟那四個史前巨螂對上了,這四個小東西腳步靈活得簡直不像話,而且前肢堅韌鋒利,雜毛小道的桃木劍與之對上,立刻就有好多砍痕出現,僅僅兩個回合,雜毛小道便抽身而退,面色也凝重了起來。

  對手實在很強,倘若心中急躁,反倒折了自己性命。

  雜毛小道平日里雖然吊兒郎當,但卻是一個極有主見和判斷力的人,他知道自己在這個時刻,并不應該讓個人情緒影響到自己。他沉下心來,挽了一個劍花,擺出了標準的太極劍起手式。我曾經說過,雜毛小道習的劍法,乃是道家太極養生劍,而后又經蕭家改良,融入了很多實戰的技巧,以及道法施術的必要,最終成就了蕭氏太極劍法。

  當我們還在十幾米之外的時候,雜毛小道再次與那四只史前巨螂對上。

  在那一刻里,雜毛小道完全不再是那個在路邊擺地攤的混混兒算命先生,而展現出了猶如風清揚老先生那般飄逸的劍法。幾乎是超出了我們的視線范圍,木色的劍在前方舞動,灑下一片劍影。在下一刻,兩個史前巨螂在楊操的嘆息聲中,盤子大的三角頭顱離頸飛去。
  這史前巨螂楊操說稀世難求,然而瞬間就有兩個被雜毛小道砍去了頭顱。

  而且用的還是木劍。

  也就是在這一刻,雜毛小道背上的道袍出現了三道破痕,鮮血飛濺開來。他的木劍運起了柔勁兒,在驟然爆發、一舉成功之后,他停止了斃命搏命的狠戾招式,開始畫著圈圈,將剩下兩個巨螂的攻擊給悉數化解,往著我們這邊引來。

  我已經沖到了近前,楊操前跨一步,骨頭棒子與左邊的一個巨螂交鋒,骨刀與骨棒相交,擦亮出數道的火花,而另外一個滑向了雙手無物的我這邊來。

  它高舉雙刀,以一個邪異的角度,奮力朝我斬來。

  雖然這刀為史前巨螂的骨節所化,但是在這勁道恰好、角度刁鉆的攻擊下,我甚至能夠想象自己胳膊被斬斷的悲催模樣。不過比起硬拼,我似乎還有更好的一個選擇。我的手已經摸到了別在腰間的那一把手槍,里面僅剩下一顆子彈。

  我在最佳的時間里,將這顆子彈射進了面前的這個敵人頭顱中。

  砰——

  碧綠色的腦漿子飛濺出來,我心中有些歡暢,將這把用廢了的黑色鐵疙瘩擋住余勢未消的一擊刀鋒,骨刀斬在手槍上,竟然出現了淺淺的一道鋼印子。我的手沉了一下,感受到了好強的力量。正是感受到這力量,讓我不由得對雜毛小道產生了一點兒敬佩:這個家伙,竟然憑著一把木劍,就與四個史前巨螂交鋒幾個回合,而且還瞬斬兩個。

  好高深的劍技,有一種化簡為繁的韻味在我剛才的視網膜上縈繞。

  有我和楊操兩個應付小嘍啰,雜毛小道便提著木劍向著石橋邊緣的雙頭惡犬沖過去。似乎感到了他的到來,本來在拱著悠悠過橋的雙頭惡犬突然猛地回過頭來,朝著雜毛小道嗷叫了一番,腥臭的風居然吹到了我們這邊來。

  當我解決掉面前的這頭史前巨螂時,雜毛小道已經和雙頭惡犬斗在了一起。

  剛剛主要是防范史前巨螂,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兩者的斗爭已經結束了:雜毛小道手中的木劍被雙頭惡犬左邊的頭顱給咬中,在稍微堅持了一番后,擁有一牛之力的雜毛小道竟然敵不過這恐怖的狗頭拉扯,在一步一步地往前移動的時候,被另外一個頭顱拱上來,張口咬在了木劍的護手上。

  他無奈地松開了雙手,結果木劍被它扭頭一甩,遠遠地仍在了一邊。

  雜毛小道跌落在地上,那雙頭惡犬撲將上來,左邊的那個頭就朝著雜毛小道的脖子啃去。這狗并沒有啃到人的脖子,也沒有鮮血,它的嘴里面被一根白色的骨頭棒子給塞住了。關鍵時刻,楊操敲翻了前面的對手,將那根不知名的骨頭塞進了雙頭惡犬的嘴里。

  雜毛小道就地一滾,跌落在我的旁邊,而請神附體的楊操與雙頭惡犬斗在了一起。

  就在這個時候,三個矮騾子出現在石橋的這端,他們頂替了雙頭惡犬的工作,開始兇神惡煞地驅趕著悠悠,往橋那邊走去。

  我把雜毛小道扶起來,就聽到在橋那邊的悠悠突然發出一聲絕望的尖叫聲,這叫聲穿透了耳膜,我似乎還看到那平靜的水銀河溝里一片蕩漾,叫聲停歇之后,悠悠滾地跌落到了那邊去。

  雜毛小道將我一把推開,狂喊一聲:“悠悠……”

  我看到我這個老友背上有三道血淋淋的刀痕,皮開肉綻的,然后他不管不顧,從兜里面掏出了四五張符箓,準備再次沖上前去。“讓開……”后面傳來小周的高喊,我拉住了他,往旁邊閃開。小周舉槍瞄準,朝著那個雙頭惡犬的頭顱,打了一番點射。

  左邊的頭顱,血花四濺,眼睛被射了個對穿。

  接著我聽到了“咔咔”的空殼響聲。

  沒子彈了。

  后面追上來的吳剛、馬海波也將槍里面的子彈,全部打在了雙頭惡犬的腦袋上,楊操雖然請神上身,但是基本的思維還是有的,早在小周開槍的時候,他便就地一滾,朝著旁邊跌去,見大家打完黑槍之后,再次揮著骨頭棒子沖了上去。

  我的注意力已經集中在了陣中的小苗女悠悠身上,只見這個小女孩子跌在地上哭泣了一會兒,突然莫名地僵直站立而起,朝著橋上面最矮的一個草帽矮騾子看去。

  兩者直勾勾地交流了一會兒眼神,突然,那三個矮騾子沖下了橋,沿著水銀之河跑到了“巽”字石橋上,大聲地叫嚷著。

  小苗女悠悠突然笑了,她抬起頭,正好朝我們這邊看來。

  眼如魚珠,雙目無光。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