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二十五章 賈微?鬼王?

  我不知道這一切的悲劇,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但是要沒有矮騾子對于那些無辜的警察和戰士進行的報復,便沒有后來所有的一切。矮騾子是一種性格暴躁、喜歡惡作劇的生物,腦容量也有限,通常情況下是不會與人打交道的,但是,如果出現了一個有野心、有理想的首領,那么無疑是一件顛覆和讓人蛋疼的事情。

  因為,它們對于普通人來說,確實是一個無解的噩夢。這一點,從前一段時間的離奇死亡事件中,就能夠看得出來。

  而這一切,最大的嫌疑就是這個看著像是首領的矮騾子。

  它似乎比同伴要更矮一些,毛發也稀疏,臉如同一個愁眉苦臉的老頭子,身形靈活,朝著出口奔去。只可惜一路上,冒出來好些個穴居人,拼死阻攔。作為這洞穴的東道主,它們的身手也敏捷,群毆之下,竟然將那個矮騾子朝著我們這邊逼來。

  畢竟,就兵力而言,我們這邊集中了大部分的闖入者。

  我一邊與左右周旋,一邊死死盯著朝這奔來的這個黑影。殺了它,似乎有很多事情就可以結束了。

  在出拳拍開一只巨大的抱臉蜘蛛之后,我口中已然默念完真言,身體開始驟然加速,往前沖,從側面直插入矮騾子的行進路程中。當我沖了七八步,它很快就發現了我的企圖,然而我身上如同明燈一般的詛咒像狗屎一般,將這蒼蠅給深深地吸引住,然后朝我沖來。

  顯然,在仇恨面前,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擱置不提了。

  我和這個矮騾子瞬間撞在了一起。

  刷——

  我遇見過的矮騾子也不算少了,但是卻沒碰見速度如此快的一個。它那矮小的身子中仿佛蘊含著虎豹一般的心臟,爆炸的力量涌現而出,快得如同一道風。當它騰空而起,朝我襲來的時候,竟然比剛開始逃離那黑影的速度還要快上一線。我錯誤地估計了提前量,結果左手臂被重重一抓,血肉模糊。

  到了現在,我的雙手都受了傷,鮮血橫流。

  不過所有的疼痛都被我瞬間給忘卻了,在那千鈞一發之際,我的右手出乎意料地抓住了它的左腳。當那汗津津、毛茸茸的觸感從手心傳遞過來的時候,我的心中立刻涌出了一陣狂喜。我簡直無法形容上天賜給我的這機遇,當下也不猶豫,心中發狠,所有的疼痛都化為了源源不斷的力量。

  我抓著這矮騾子,朝地上重重摜去。

  第一下,它失去了平衡,來不及反應,那龍蕨草編制的草帽重重磕在平整的石板磚上面。只聽到“嗵”的一聲,草帽跌落在地,而我手中的矮騾子則“嘎”地一聲慘烈叫喚。

  這慘叫聲僅僅比剛才那一聲鬼嚎差上一點點,我的心中不由自主地涌上一陣難受,渾身的雞皮疙瘩竄起來,而遠處地面上則有一片黑色蠕動,朝這邊涌來。

  殘余的矮騾子和其他闖入者,朝這邊瘋狂奔來。

  到底是領導級別的矮騾子,并不是吃素、大腹便便的玩意,受到了如此的重傷,它竟然還在我揮手提起來的間隙,收身回腰,雙手攀住我的胳膊,張口朝我咬來。它的咬合力是如此的恐怖,我感覺到緊繃的手臂上一陣劇痛,仿佛被一排釘子給深深扎入其中。

  然而這時間十分短暫,因為我又朝地上再次摜了一下。

  第二下,我用盡了全力。

  喀——

  在喧鬧的整個空間中,這聲音顯得并不突出,然而當它出現的時候,所有的闖入者都停滯了身形——包括那頭正在與楊操纏斗的雙頭惡犬。在我的右手上,這個矮小的矮騾子腦殼已經被我猛力地撞擊下破碎,裂開了差不多二十公分長度的傷口,貫通了整個頭顱。從里面,有藍瑩瑩的血液和黃色的腦漿子,流淌出來。

  它依然未曾死去,口中的咬合力在這一瞬間,竟然又強上了幾分。

  不過,緊緊抓著我的雙手卻松開了。

  從右臂上傳來的咬傷,其間蘊含的痛苦沿著神經突觸蔓延進了我的腦海中,像噩夢一樣灼燒著我的腦漿子。而看著眼前這一幕,我似乎能夠想象自己的腦漿也在沸騰,當下也不猶豫,伸出右手,把狗日的嘴巴給奮力撬開來。

  也許是生命力在流失,它終究是熬不住我的力量,松開了嘴巴。

  我左右一打量,將這龜兒子奄奄一息的身子往那河溝里面扔去。扔得不準,差一點越過了河面,然而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其逼開,滑落下來。這個與眾不同的矮騾子跌進了不知深淺的水銀河溝中,并沒有消失,銀色的液體從它的傷口處開始侵襲,居然將它變成了一個銀色的物體,在最上面漂浮蕩漾。

  我的注意力并沒有在它身上集中太久,因為我迎來了一波憤怒到極點的攻擊。

  這一波攻擊超過四個矮騾子、兩頭史前巨螂和三兩朵隱匿身形的害鴰,而在十幾米遠的地方,則有一大團花花綠綠的蛇群正朝我這邊,瘋狂游動著。

  別的東西我瞧不出,但是殺到跟前的這四個矮騾子,它們的臉上有一種爹死娘嫁人的悲哀。

  我想列寧同志死的那一天,蘇聯人民應該就是如此的心情。

  或者太祖……呃。

  我幾乎是在一瞬間,就被這四個如同炮彈的矮騾子給重重擊倒。在那一會兒,我肚子里的隔夜飯都不由得狂噴而出。在地上滾落了幾圈,史前巨螂的骨刀在我的旁邊不斷地落下,斬出許多火花來。我的衣服一緊,便感覺被人猛力地拉扯著,往前方拖過去。

  是吳剛和馬海波,兩個人渾身血淋淋,揪住我背后的衣服處立刻濕了,上面全部都是鮮血。我看到小周在我的前方,從兜里面擰出一個黑東西,然后往我的后面一扔,使勁地喊快跑,快跑……

  我看清楚了那個東西,是防守型手雷,破片甚多,威力巨大,是殺人陷害的不二武器。一想到小周丟的地方就在我背后不遠處,我就被嚇得半死,連忙爬起來,朝著前方跑去。

  前方哪里有路?

  有!
  
  跨過這石橋,我們便能夠重回陣內,一時半會兒,絕對不會有什么人可以攻入其內的。然而在陣中心,被矮騾子給迷魂的悠悠已然到達了那里,正在舞弄著雙手,在那井眼處鼓搗著。我不知道悠悠是否能夠解開封印,但是我知道,她倘若失敗了,之前出現的那片紅得似火的花朵和云彩,便會再次襲來,將我們所有人,都變成行走的蠟燭。

  全身著火而死,這死法,讓我不寒而栗。

  我可沒有壁畫上那些小人的勇氣,估計自己的精神也升華不了多少。

  然而我們已經沒有選擇了,小周手雷一丟,我們不往陣中跑,便會被那碎片掛倒,楊操已經擺脫了雙頭惡犬的糾纏,與胡文飛一起,朝我們招呼:“進陣,進陣……”得,如此來來去去,都是由他說了算,我也放棄了抉擇,跟著鬧哄哄的人群沖上了橋去。跟那頭臨死雙頭惡犬搏斗的巨蜥腦門頂,冒出一個暗金色的小東西,朝我身上飛快撲來。

  沒有我這媒介,金蠶蠱也進不了陣中去。

  轟……
  
  當我沖過石橋,便聽到背后傳來一聲巨響。我們紛紛撲倒在地,一股熱浪翻涌襲來,過了幾秒鐘,我勉勵抬起頭來回看,只見剛才的那個地方,橫躺著好幾具尸體,而不遠處,已經有好多條蛇蔓延過來。那眾蛇翻滾的場面,看一眼,都覺得渾身不自在。

  所有的邪物都沖不過來,這時候我才有閑心去關心陣內的雜毛小道和悠悠。

  畢竟他們關乎著我們這一伙人的命運,我不知道倘若那離火再次燒起,我還會不會那么幸運,能夠逃脫出陣內——即使逃出去,恐怕也要被萬蛇吞噬而亡了吧?

  悠悠已經掀開了一根青銅鎖鏈的扣子,她試圖將這鎖鏈給拿開去。

  然而這青銅鎖鏈足足有七八米長,嬰兒手臂粗,哪里是她能夠取得動的?當她準備把那鎖扣撬開的時候,從黑暗中突然飛出了一根麻繩,如同有靈性的蛇一般,嗤的一聲,竟然將悠悠左邊的鎖骨給穿透了,這女孩子慘叫了一聲,然后被麻繩給倒吊了起來。

  滴滴答答的血從衣服中流了出來,倒懸半空,而這個時候雜毛小道才剛剛趕到她的面前。

  他因為不懂這陣法,剛才一開始全身僵直,進不去。后來還是模仿了悠悠的步伐,臨時學習,才一步一步地闖入最中心。看到悠悠被倒吊而起,他高聲喊了一下,雙手搓成了劍指,朝著半懸的悠悠腦門抵去。

  劍指清明,回復神形。

  而這個時候,有一道身影從離字橋處跑了進來。能進陣者,皆是人類。我爬起來,透過石鼎往里瞧,竟然是一臉蒼白的賈微。她似乎也瞧見了我們,繞著邊緣的空間,朝著我們這邊狂奔而來。我心有余悸地回過頭一看,巽字橋那邊,有一個高大的黑影,正化身為龍卷風,朝著地上的蛇群席卷而去。

2條評論 to“第十七卷 第二十五章 賈微?鬼王?”

  1. 回復 2014/07/22

    狂龍舞

    太精彩了

  2. 回復 2015/06/06

    矮騾子

    我招誰惹誰了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