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小黑神秘消失,大人適時醒來

  一直在馬海波旁邊的食蟻獸小黑一聲歡呼,朝著遠處的賈微跑去。

  這小家伙跑得歡暢,一邊跑一邊嗷嗷地叫喚,而我們這邊的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防范著這個突然出現的中年婦女。要知道,有了悠悠的這個例子,我們對于之前還是鬼王附體的賈微,保持了高度的警戒。

  賈微并沒有理會在她腳下打轉的小黑,徑直走到我們面前的五米處,還欲前進,楊操手持骨針,警告她停下,不要靠近,不然他就射了。此刻的楊操精神萎靡不振,所請之神顯然已經離開了,搖搖欲墜,然而卻苦忍這疼痛,疲倦堅持著。

  一般請神,完畢之后必須要休養好幾天,方才能夠回復過精氣神來,然而此刻情況危急,楊操也不得不咬牙堅持。

  賈微不滿地看著楊操,說你這個家伙倒是蹬鼻子上臉了,連洪安國都不敢這么跟她說話。見她正常,胡文飛臉色一喜,走前兩步,說賈微你恢復過來了么?那老鬼不是說把你煉了么?賈微說怎么可能,老娘哪里是那么容易相與的,我一直都在,只是進了洞中,才拼搏不過那幾百年的老家伙,躲藏著了下來。它一離體,我便解脫得返了。

  胡文飛高興地直搓手,說你真厲害,不過那家伙不是有兩千年了么,怎么又才幾百年了?

  賈微笑著說兩千年?扯淡呢吧!這一年年的陰風洗滌,哪里會有千年老鬼的存在?

  兩人說著話,越來越近,而楊操的眉頭卻越皺越緊。

  我也看出了一點端倪:小黑雖然對現在的賈微像小狗兒一樣,繞來繞去,但是它目光中卻流露出一種奇怪的陌生感;而賈微的嘴角,在莫名其妙地神經質抽動。

  這里面,似乎有著一些古怪在。

  當賈微伸出手去拉胡文飛的時候,我終于想起了《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記載的一件雜談,沖上前去,使勁把胡文飛扯倒在地上。賈微一手抓空,心中有些驚訝,惱恨地瞪著我,說你干嘛?

  楊操橫著骨頭棒子小心防守,而吳剛、馬海波都持著武器,默默地圍將上來。
  
  我冷笑,說我曾聽老人所言,這人遭了橫災,若想避開而又沒有能力的話,是可以將此禍轉嫁于他人的——這東西跟我們養蠱人“嫁金蠶”一般,不過更加惡毒的是,被轉嫁之人,基本都是有死無生。想來,大媽你也是有這想法吧?

  賈微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她向來都不善于掩飾自己的想法,此刻也是很勉強地強笑著,說怎么會?我和老胡是老同事,老熟人了,哪里能夠害他啊?

  她說這話,小黑便伸嘴去咬她的褲腳。不知怎么地,小黑咬得很用力,竟然將賈微的褲腳給撕扯爛了,而這個時候,她的嘴角又不由自主地抽動著,使得她的笑容更加勉強。

  所謂轉嫁橫災,其實歷來已久。比如農村里某家遭鬼遇怪,必會摘下灶房上掛著的籃子,上面有一張白布(通常是別人家辦白酒的時候帶回來的孝布),在天黑之前偷偷拿到相怨的人家墻角邊掛起;又比如有人沖了太歲,會將沒洗過的內褲用袋子裝好,丟到別人家的院子里……通常做過之后,煩惱全除,而被嫁禍的人家卻遭了災,雞犬不寧。

  諸如此類,不一而足,很多人應該都有過親身經歷。

  而賈微的這個更加恐怖:她被鬼王上過身,一輩子都有著印記,根本就逃脫不了鬼王的追蹤和再次附體,或者行尸走肉,或者神形俱滅;然而如果她將這印記渡給了旁人的話,便可由別人替她受過,與她便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這法子,作為慧明和尚的女兒,想來應該是會的。

  我們的小心防備,讓賈微本來就僵硬的臉孔變得更加讓人恐怖,她終于明白了欺騙之術并沒有效用,臉色木然起來,伸腳踢開了她曾經纏綿悱惻過的食蟻獸小黑,一步一步地朝我們逼近而來:“你們還好意思說?這么多高人,竟然沒有一個發現我被那個王座上的老鬼盯上,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為我分憂!楊操、胡文飛,當初洪安國是怎么叮囑你們的——一定不要讓我有事,不然……事到如今,你們不是應該挺身而出,為我排憂解難么?隨便一個人,只要讓我把這該死的東西脫下來,就可以。隨便一個人……”

  她一步一步地走著,聲音越來越低沉,仿佛入了魔一般。

  小黑不斷地拉扯著她的褲腳,不讓她前行,終于,賈微發怒了,她俯下身子去,小黑直以為女主人是要跟它接吻,伸長了舌頭,卻被一把給揪住,賈微的身手在那一刻變得狠戾而果決,竟然將小黑的舌頭當做了甩繩,拉著這長長的舌頭,如同扔鉛球時的720°大轉圈,然后把小黑朝著雜毛小道那邊給扔去。

  偌大的小黑,它沒有一絲反抗,如同炮彈般飛開去。

  而賈微手上,卻多了一截血淋淋的舌頭。

  她是如此殘忍,竟然將自己的愛寵給折磨成這般模樣?她瘋狂地笑著,指著我們說一群傻逼,不肯付出是吧,要死大家一塊兒死,反正老娘也不想活了。
  
  食蟻獸小黑重重砸在井眼的邊緣,腦袋沉入井口,而大半個身子則懸留在外面。如此卡著,有黑霧將它縈繞,而之前吞噬黑霧的那些石頭蠱蟲本來是凝結在井口的,此刻也“嗡”地一下,附在了它的身上。

  因為舌頭被揪斷,小黑的叫聲有些怪異,而經過那井眼的空間回蕩,傳到我們的耳中,多少有些心酸。

  一個被主人虐待、拋棄的動物,一個心中只有主人的寵物,此刻的心情,是怎么樣的呢?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賈微突然發起狂來,掏出身上的紅綢,鈴鐺叮鈴響,朝著我們這邊甩過來。一般的綢子,軟趴趴的,沒有一點受力,形如跳舞,然而賈微這綢緞一甩,卻跟皮鞭子一樣,在空中炸響,靈動有如游蛇;最厲害的是她那鈴鐺如同招魂鈴一般,響著會有迷惑人心志的效果,我倒沒事,馬海波等人卻是一陣迷糊,接連被抽中了好幾鞭。

  我心中狂怒,伸手去抓這紅綢,好幾次都沒有得逞,賈微畢竟是家學淵源,腳步靈活,我們這些個大男人一時半會兒,根本就抓不到她。然而雙拳不敵眾手,我瞅準機會,飛身就將其撲倒在地,賈微奮力掙扎,口中各種污言穢語罵出,我聽了都臉紅耳臊,突然,所有的叫罵聲都停滯了,轉化成了一聲凄厲的叫聲:“啊……”

  鮮血飚射,我愣了,抬頭一看,便見到小周那張年輕而憤怒的臉。

  在那一刻,我發現小周的整張臉都是扭曲的。

  他喘著粗氣,將捅入賈微胸前的三棱軍刺拔出,這三棱軍刺連著打空了子彈的自動步槍,見我們都傻了眼一樣看著他,這個年輕人眼皮直跳,沒好氣地說看什么,不是她死,就是我亡,這個時候我們還有得選擇么?

  賈微躺倒在地,口中的血沫子一股多過一股,糊住了臉,那怨毒的目光看著讓人心中直冒寒氣。

  轉頭看楊操和胡文飛,只見他倆都將頭扭到了陣中去,不看也不知。

  小周再次補刀,結束了賈微的性命。
  
  這個年輕人,殺伐果斷,要么是個瘋子,要么就是未來的領導人才。不過我們的關注力已經集中到了大陣之中,在那里,雜毛小道已然喚醒了小苗女悠悠,可是那晃晃悠悠的繩索卻依然穿過她的鎖骨,將她給倒吊著。每一次搖晃,都讓這個小女孩痛苦不已,哇哇大哭。

  而卡在井眼處的小黑,已然不見蹤影了。

  是跌落井口的深淵,還是爬到了不知名的地方去,我們竟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

  我越過石鼎,想過去幫忙,然而楊操喝止住了我,讓我不要胡來:這大陣已經開始警戒起來了,如果我再加入,便如同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恐怕烈焰出現,便會焚燒我們所有的人,化為飛灰。

  同樣喝止住我的,還有石橋那頭的鬼王。

  這位仁兄因為宿主賈微的死去,黑色的濃度竟然減輕了幾分,除了咆哮之外,它主要的行動還是將涌進來的蛇群給裹挾著,朝著大陣邊緣的水銀河溝扔去,一時間,噼哩啪啦,濺起了許多銀色的水花來。

  鬼王大聲吼叫著,它強烈地斥責我們,說還不趕快死出來?真的要讓這個陣法破滅,黑暗復蘇么?我緊緊盯著陣中的雜毛小道,只見他居然從身上拿出了羅盤,開始仔細研究起陣中的風水布置起來。有著悠悠的尖叫聲作背景音樂,他的心緒顯然不寧,眉頭皺起,如同山川。

  楊操并不看好雜毛小道,悄悄地拉著我們朝偏僻的地方行去。

  實在太亂了,我的心里面亂糟糟的,一團亂麻,不知道如何是好。而就在這個時候,我的身后突然出現了動靜,一聲憤怒之極的罵聲傳過來:“我艸,是哪個傻波伊把大人裝在這里……”

2條評論 to“第十七卷 第二十六章 小黑神秘消失,大人適時醒來”

  1. 回復 2015/01/24

    虎皮貓

    老子終于出場了

    • 回復 2019/08/28

      讀者

      你有毛病嗎?有病就得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