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卷 第二十七章 大人指路

  大人的污言穢語,我便不再詳敘,以免有辱它的光輝形象——雖然肥母雞并沒有什么好的形象。

  總之,在這關鍵時刻,虎皮貓大人終于醒了過來。

  我解開拉鏈,沉睡多日的虎皮貓大人立刻活蹦亂跳地出現,先是用翅膀憤怒地給我來了一記,口中罵罵咧咧,說你妹啊,悶死大人我咧……然而當見到我一身鮮血淋漓的苦鬼模樣,它又嚇了一大跳,四處張望,問發生了什么事情?當我用最簡潔明了的語言敘述完大概的狀況之后,大人張望著外面的妖魔鬼怪,面臨著這絕境,它吸了一口冷氣,冒出一句話來:
  
  “我擦,這個幽鬼長得真丑,一點靈動飄逸感都沒有……”

  我們傻了眼,都不知道它在說什么。

  我們都陷入了絕望之中,這肥母雞觀察的角度,竟然還停留在鬼王的美丑上?

  不過見到我們這一伙人傷的傷,殘的殘,沒有幾個能夠堅持多久的,虎皮貓大人也不再跟我們開玩笑,撲楞著翅膀,朝著陣中飛去。它一入陣,立刻就有兩道繩索憑空冒出來,朝著這個肥肚皮的鳥兒纏來。在這一刻,它竟然變得靈活如貓,迅捷如鷹,左閃右晃,與這形如靈蛇的繩索過著招。突然,它對拍翅膀,痛苦地慘叫一聲,竟然射出兩根翼羽,遁入黑暗之中。

  兩秒鐘之后,那繩索突然收縮回去,往著黑暗中消失不見。

  從哪里來,到哪里去。

  虎皮貓大人飛臨青銅鎖鏈的上空,高喊一聲小雜毛,大人我來救你了……話音剛落,它再次一震,彩色的翼羽脫離身子,飛向了陣中的一處浮紋上,整個轟鳴的空間突然一靜,而穿過悠悠鎖骨上的那根繩索立刻消失到暗處。半空中的悠悠跌落下來,掉到了下面雜毛小道的懷中。

  虎皮貓大人在高聲叫罵著,沒有對象,只是胡亂地罵。

  這翼羽是虎皮貓大人翅膀上面脫落下來的,我不知道它是用了什么法子,將其如箭射出。但是這翼羽的根部,可是連接著肉的,所謂十指連心,我想從它身上拔下這三根翼羽,也是跟斬斷手指一般疼痛的。可是大人居然連眼睛都不眨,將其催射而出。

  不痛么?

  我想自然是痛的,因為大人的叫罵聲,一分鐘之后,都還沒有停歇。
  
  那一串罵人的話兒,從京味兒普通話,到東北話、到山東高密話,到日語的“巴格牙魯”,到英語的“Shit”,竟然不帶重樣兒的,見那鬼王還在咆哮,它老人家竟然直接用苗語回了一句“撒噶佬,切擺客……”,這是一句十分歹毒的話,非仇怨到極致者不會罵出來的。也就是這一句,連鬼王都被震撼了,說不出話來。

  一時之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這個站在青銅鎖鏈上歇息罵街的肥母雞身上來。

  我被虎皮貓大人滔滔不絕的罵聲和淵博的知識所震撼了。

  罵人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但是要做到虎皮貓大人這種境界,卻是需要一定的本事和閱歷。

  而在這時間里,雜毛小道已經抱著悠悠走出了中心地帶,來到我們旁邊。就在賈微的尸體旁邊,他從百寶囊中掏出好幾瓶狗皮膏藥,手腳顫抖地給這個渾身血淋淋的孩子上藥粉。那個向來灑脫不羈、游戲人生的男人,在這一刻,跟醫院里那些普通的病患孩子家長一樣,驚慌失措。

  他一邊顫抖地上藥,一邊大聲招呼我們散開一點兒,給悠悠一點呼吸空間。

  我們朝兩邊散去,而我,則看著了雜毛小道背上那三道血肉模糊的傷口,默然不語。

  虎皮貓大人的出現,讓倉惶失措的我心中不由得多了一根定心神針。在我的印象中,它是對付鬼魂的大拿,那堅硬的鉤喙上面,鼻孔一吸,靈體消散,統統變成了美味佳肴,百鬼都莫能與之匹敵。譬如在浩灣廣場里,那邪靈教中的女鬼,便是如此。那么,對于陣外的這個鬼王,想來應該也是不懼怕的。
  
  心穩下來,我才開始留意起我旁邊的這些人,只見各個帶傷,血肉模糊,都處于崩潰的邊緣。

  一個兩道白眉毛的穴居人在一群同伴的簇擁下走到了近前來,它朝橋上扔了兩塊龜殼,然后念念有詞,不住地祈禱著,旁邊的穴居人不斷地附和,如同合唱團一般,聲音疊加,越來越洪亮。

  突然,那陣中的八個石鼎開始往著原來的方向移動,轟隆隆,仿佛下面有一個巨大的機關在支持運轉著。當所有的石鼎歸位了之后,一股氣勢從八個石鼎的連接中點溢了出來,并且朝著四處擴散而去。在人魚油燈的照耀下,那些斑斕的蛇群開始朝著來處退縮,瞧那倉惶逃離的速度,比來時還要快上許多倍。
  
  而那些剩余的闖入者,早已在此之前,就逃得沒有了蹤影。

  平整的石板磚上面,剩下了一堆又一堆的尸體,有矮騾子一方的,也有穴居人,很多都還沒有死透,或者抽搐,或者發出臨死前凄厲的慘叫聲,不絕于耳。

  那個浮空的黑影,飄到了我們面前的石橋上面,隔河以對。

  而它身后,是上百個剩余的穴居人,高高低低地站著,全部都噴著怒火,瞧著我們。在剛才的戰斗中,穴居人至少死了一百多號,傷者更多。我盯著前面這些家伙,心里估算著:倘若我們裝備齊全,面前的這一群穴居人根本算不上什么,然而現在我們這一伙殘兵敗將,大部分連跑動都困難,談何沖將出去?

  “外來者,瞧一瞧你們造就的罪孽,你們難道不羞愧么?”黑影子憤怒之極,將所有的責任都推倒了我們頭上,也不想一想是它把我們逼入陣內的。

  我環顧四周,沒一個精神的,于是挺身而出,高聲說道:“我們只想回家……”

  “回不去了,留下性命來,祭奠死去的亡靈吧!”它毫不猶豫地說著,冷笑連連。我扭過頭,指著在青銅鎖鏈上面站著的那一位罵街的大拿,說你似乎忘記了,我們有將這封印解開的能力,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倘若沒有活路了,我并不介意這個世界隨著我一起毀滅。

  “你敢……”

  黑影子渾身一震,這個鬼王充滿無比悲憤地感情,猛地發飆,掐住旁邊的一個穴居人,一用力,竟然將它給活活弄死。我們這邊則哈哈地笑:這么快就把自己的底牌給露了出來,這個老古董顯然是做鬼太久,腦子僵住了。

  本來也是,兵法有云:“圍三缺一”,凡事都要給人留一分底線,才不會拼死反抗,它一上來就想讓我們死去,半點商量都沒有,即使真沒有那想法,也可以依此為威脅。

  而就在這個時候,悠悠醒了過來。
  
  躺在雜毛小道懷中的悠悠勉強站了起來,因為白眉毛穴居人一直在朝這邊喊叫著。悠悠臉色蒼白,朝著它喊了兩句話,兩人交流了一番,悠悠竟然離開我們,朝這石橋的對岸走去。我聽不懂,直以為她又被迷惑了,便朝著旁邊問怎么回事?

  楊操告訴我,那個穴居人說悠悠是他們一族的希望,天命所歸,請不要離開它們,于是悠悠便過去了。

  我睜大雙眼,悠悠竟然和穴居人是一伙兒的?

  雜毛小道半躬著身子,看著悠悠一步一步地朝著石橋處行去,身子僵直著不動,直勾勾地看著。我不知道老蕭心中此刻的想法,但是明白,這老兄弟雖然是個花花腸子,但是對于小苗女悠悠,卻絕對沒有那種齷齪的心思。而且,他認真的時候,卻比這世界上大部分人都還要講感情。

  悠悠過了橋,來到了穴居人的旁邊,很多穴居人紛紛涌上前來,用細長的手臂,去碰觸她的鞋子,然后開心地笑著。

  當所有人都在看著這一幕的時候,小周突然指著遠處,問那里怎么回事?

  我們紛紛回頭,只見小周指的地方,有八個穴居人盤坐在地上,口中一直念念有詞,比普通穴居人要明亮許多的眼睛一直各自盯著陣中的石鼎。隨著它們的唱和,那些石鼎在微微地顫動著。楊操大叫不好,這陣中有異常。

  原來,穴居人在這邊吸引我們的注意力,而那邊,則暗度陳倉,開始驅動大陣。

  作為這個石陣的守護者,雖然不能夠進入其中,但是它們肯定能夠驅使里面的陣法,要不然,也不可能與矮騾子這些東西長期僵持。

  一想起大陣剛才那威力,我們所有人都急躁起來,紛紛握緊了手中的武器,瞄著能夠突圍的地方。與其被火燒死,還不如出去拼搏一場,或有勝算。我抬起頭,問虎皮貓大人,說那個鬼影子就交給你對付了,怎么樣?

  肥母雞雙目一瞪,說屁,這個家伙太硬了,大人我可啃不動。

  它這么一說,我的心都涼了半截,然而沒一會兒,這家伙又說道:“不過要逃出去,大人我卻是自有辦法……”說罷,在我們期盼的目光之下,虎皮貓大人開始跳了大神舞來。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只體型肥碩的鳥兒跳大神,跟人相比,又多了幾分靈動。而且,它居然也開始念誦起了咒文來。

  這扁毛畜牲的聲音,明顯比對面的要大。

  大約一分鐘之后,那尊立于坎位上的石鼎,居然往旁邊平移了兩米的距離。

2條評論 to“第十七卷 第二十七章 大人指路”

  1. 回復 2017/11/04

    瀟湘野

    故事寫得不錯,但政治傾向過于明顯,并且似乎抓住一切機會

    • 回復 2019/08/28

      匿名

      毛病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