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五章 臭屁和紅色印記

  老江的堂叔家在縣城的東邊坡上,跟我小叔家離得不遠,都是自建房,而且也是木質結構——即使是2013年的今天,在晉平縣城里木質結構的自建房依然還是有很多,其一是地靠林區,靠山吃山,造價便宜,第二是風氣如此,而且縣城也有很多山,建木房子方便。

  沿著石板路走上半山坡,我跟著老江來到他堂叔的家中。

  叩門而入,是老房子,地板踩著吱吱呀呀地響,而樓上則傳來一聲又一聲壓抑的哭聲。因為之前打過了電話,老江他堂嬸和他媽都在堂屋等待著,旁邊還有幾個看熱鬧的親戚好友。我和老江從小一起玩到大,他媽自然認識我,熱情地招呼我,各種好話一齊遞過來,填到我的耳朵窩里。

  相較于老江他媽的熱情,老江他堂嬸就顯得有些木然了,不知道是因為我太年輕了,還是家里面出了太多事,導致腦子亂,搓著手,不知道怎么說。

  我也不難為她,在堂屋和廚房里走了走,隨意看了看這家中的風水布置。

  回到堂屋,我問樓上傳來的哭聲,到底是誰?
  
  老江他堂嬸有些懊惱,說還不是那個死老頭子?要不是他天天鬧著讓老大媳婦抱著豆豆回來,哪里會出這檔子事?現在可好了,他這個老頭子要掛球了不說,搞得我那大孫子也要跟著他而去,老大和老大媳婦天天哭嚎……

  顯然,她被這一系列的事情鬧得頭暈,心中的煩悶和怨恨一籮筐。

  我可沒有聽她訴苦的閑工夫,看著樓下堂屋這一群鬧哄哄的人,神龕上香燭燃燒,將她們臉上獵奇的神情給照得更加真切,心中有些不喜,便叫來老江,讓他陪著我上樓,其他人不要跟著來,免得染了臟東西。聽我這么一說,好幾個婆娘伙兒(東北話叫做:老娘們)都不樂意,嘀嘀咕咕地說著話。

  老江他媽好是一通說,這些看熱鬧的醬油眾才懨懨離去,我并不管,踩著吱呀作響的木樓梯,來到了二樓的一個大房間里。他堂叔家本來家道也殷實,所以房間里的布置還算齊全,在門后面的掛鉤上,還掛著一件黑色的制服。

  老江領著我來到了床前,喊了他堂叔幾聲,被子從里面掀開來,露出一張憔悴的臉。

  這是一個臉形方正嚴肅的中老年人,可以看得出平日里保養得還不錯,眉目間也有一絲威嚴,只是眼角處的皺紋有些多,想來是經常上夜班。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他的眼睛,里面紅通通的,布滿了血絲,眼窩子里還糊得有滿滿的眼屎,黃的白的一大坨,兩道淚痕順著臉頰流下來;頭發根上好多白色的痕跡,間隙里也有灰白的頭皮屑。

  床上的這個男人叫了一下老江的名字,有些疑惑地望著我,說這位是?

  老江給我介紹,說是他朋友,也是一個很厲害的風水師傅,專門幫人看相收卦的,知道這里出了事情,便請過來瞧了瞧。他堂叔并不信,但是事到臨頭,也由不得病急亂投醫,拉著我的手,說他倒是不要緊,就是去看看他孫子豆豆,千萬要救那孩子一命。

  我說不要著急,先慢慢了解一番再說別的事情。老江是個極有眼色的人,搬了一把椅子過來,給我坐下,然后自己則出了門去,并且把門關上。

  隨著木門吱呀一聲合攏之后,我坐直身子,開始跟老江他堂叔閑聊,問些事情。他穩定了一會兒情緒,有些猶豫地看著我,然后開始講起,說自從今年六月份監獄里關押的一個老犯人自殺了之后,當晚值班的他就總感覺有些不對勁,渾身不自在。大概的經歷跟老江在我家跟我說的,差不離多少,只是說到前兩天他孫子出事,有一些細節,倒是值得我注意的。

  老江他堂叔說他抱過他孫子之后,那肥嘟嘟的大胖小子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臉色發青,張開嘴也不哭,只是伸出舌頭來,雙眼瞪得直勾勾的。后來他媳婦兒把孩子搶過去之后,發現豆豆已經暈厥過去了,嚇得魂飛魄散,趕緊跟著他大兒子跑到坡腳下的婦幼醫院就診。人雖然是暫時救過來了,但是呼吸不暢,還伴有壯熱、抽搐、哭叫打滾、屈體彎腰乃至昏迷等癥狀,而且讓人覺得恐怖的是,醫生在孩子的屁股上面發現了一個紅色的印記,是一個古怪扭曲的符號,有點像別人書法家的印章。

  而他兒子、媳婦以及他們所有人,都清楚地記得,這個印記以前是根本沒有的。

  是什么病?醫院根本就沒有一個定論,有說是中了病毒,也有說是生了蛔蟲,不過兩天過去了,目前依然還在檢查中。

  在談話的時間里,我仔細地觀察著他的臉,十二法門中占卜一節中講過相面,我從他的眉間,依稀能夠看到有一絲黑氣在縈繞,很隱約,若有若無的。

  聊完了這些,我讓老江他堂叔放輕松,閉上眼睛,讓自己的心神放平靜。他依言照做,過了十分多鐘,在我和緩地催眠下,他發出了響亮的呼嚕聲。而我則走過去把窗簾給拉上,在這此起彼伏的呼嚕聲中,一拍胸口的槐木牌,將朵朵給喚出來。我們是中午兩點多鐘從大敦子鎮出發的,到了江家已是下午五點多,那天的太陽并沒有出來,所以朵朵才不會感覺到難受。

  我讓朵朵幫我觀察,看看老江他堂叔身上,是否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朵朵噘著粉嫩的嘴巴,圍著這個半老頭子轉悠了一圈,然后掀開被子,費力地把他給掀翻過來。小家伙將他濕淋淋的睡衣一掀開,露出汗漬潮濕的后背,一股酸臭,她有些嫌惡地搓了一會兒手,想了半天,不過還是決定開始行動:只見她小手已然搓得灼熱,然后頂在大腸俞穴上面,手指變換,不斷地敲打著這周圍的幾個穴位,啪啪啪,手法老練而純熟——這是給我按摩的時候學會的。

  習過了鬼道真解的朵朵,其實還是有一些本事的。

  過了一會兒,老江他堂叔噼里啪啦放了十來個悶屁,把整個房間都熏得臭烘烘的。

  門外都傳來了一陣咳嗽聲,接著老江敲門,問阿左沒事吧?

  我頭也不回地告誡他離遠一點兒,他答應了一聲,然后樓道里傳來了越來越遠的腳步聲。朵朵捂著鼻子,臉憋得通紅,說臭臭,好臭的屁啊……呃!小丫頭飄離得遠遠的,而這時候肥蟲子卻從我胸前浮出來,搖頭晃腦地飛到老江他堂叔的屁股處,黑豆子眼中流露出一種躍躍欲試的想法。

  不過它沒有得逞,憑空伸出一只手,朵朵揪著肥蟲子,跑到了一邊兒去。

  我并沒有移開,屏著呼吸仔細瞧老江他堂叔背上浮現出來的那一個淡紅色的圖案。

  這是一個很隱約的圖形,倘若不是朵朵,我還真的很難發現到:它不大,小孩兒巴掌寬,線條勾勒,似乎是一個人在跌坐著;也不是人,好像佛教里面的羅漢或者菩薩,或者別的什么;因為線條模糊,看不清楚什么,但是這羅漢的頭顱是重影,相疊而現,我與那線條凝結的眼睛對視了一下,有一種嗜血和邪惡的感情在里面蔓延著。

  我仔細地看著這圖案,過了十多分鐘,它又隱約到了皮肉里,消失不見。

  如此模樣,看來這并不是尋常的撞邪或者見鬼。凡事皆有因果,找不到其中的因,我是不能夠強行將老江他堂叔身上這印記給抹除的——別的大拿或許可以,但是我不行。當然瞧他這番模樣,一時半會兒倒也不用著急,現在更加緊要,是他的那孫子,聽說情況十分不好,所以我需要去看一看。

  我將老江他堂叔給喚醒,然后言明我晚上再過來,現在先要去他孫子那里瞧上一眼。

  他自然千肯萬肯,喚了他老伴帶著我們下坡,去找他大兒子。

  老江他堂嬸帶著我們下了坡,來到了婦幼醫院,醫院門口碰見了她大兒子蹲前面抽煙,地上一堆煙蒂。見到自家母親過來,他悶聲悶氣地叫了一聲,便又不理,自顧自地抽著煙。老江迎了上去,然后跟著他一番交涉,看得出來,老江的這堂哥有些不樂意,兩人甚至還吵鬧了一番,那個臉色憔悴的漢子掄起拳頭大叫道:“請什么狗屁陰陽先生?罵了隔壁,我兒子都要掛球了,你們這些家伙還來消遣我?”

  我見他情緒激動,商量半天又要耽誤時間,走過去,一把掐住他的手,金蠶蠱一發力,他便渾身一僵,軟了下來。露了這一手之后,他也就半信半疑了,請著我進了醫院去。下午七點鐘的時候,我終于在婦幼醫院的病房里,看到了老江的大侄子江豆豆。

  當掀開這孩子身上薄被的時候,我不由得大吃了一驚:這么濃郁翻滾的黑氣,幾乎凝結如實質。

1條評論 to“第十八卷 第五章 臭屁和紅色印記”

  1. 回復 2014/02/15

    SB北陵

    什么都不懂的醬油眾真是不討喜的存在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