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七章 所謂立場

  通常來說,附身于小孩子的邪物會比較多,因為七八歲以下的小孩子,世界觀并沒有完全形成,無雜念,心思單純,意志力也不強,而一歲以下的嬰兒則更是一張白紙,容易侵蝕。在古代,衛生條件不太好,醫療條件也差,而且那個時候并不是“末法時代”,倘若碰到兵荒馬亂的年份,孤魂野鬼遍地游走,怨念叢生,小兒更容易中邪夭折。

  所幸在現如今,文明昌盛,工業發達,諸如此類的事情是越來越少了。

  但是少,并不能說是沒有。

  我見過的娃娃小鬼并不算少,便是朵朵,當初也是一個青面獠牙的倒霉模樣,此刻見到床上的豆豆突然力大如蠻牛,將他爺爺給死死掐著,我便知道是那紅色印記中的怨力在作祟。不過既然這怨力已經從深層次的潛意識中被激發出來,謀害人性命,那么此刻也便是將其逼出的最好機會。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當下我也不猶豫,將當晚畫的這些符紙一下點燃,然后往天空一灑。

  那些長條的黃符紙在空中輕輕飄灑,有道力驅使,下落得極慢,如同宮燈浮空,將整個房間照得透亮。我口中念著新學的牽引魔咒,緩步走上前,并不急著去給老江他堂叔解圍。果然,老江他堂叔雙腳往床上蹬了幾下,見不得脫,不由得大聲吼叫一番,喉嚨里發出如磨刀一般沙啞絕望的叫聲,似有膿痰,咳嗽著,突然渾身一振,淡紅色光芒透亮。

  而就在這個時候,我口中的牽引咒訣已經跟著節奏,到達了最后一闕。

  老江他堂叔身上那淡紅色光芒轉為實質,化作一滴濃郁的液體,從盡力張開的口中溜出來,然后朝著豆豆的眉心飄去。在怨靈的世界,也遵守“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向來是弱小的服從強大的,老江他堂叔的身體雖然一直作為怨靈的主載體,然而自從轉移到了豆豆身上之后,殘留的這些,哪里能夠抵擋新生的、強盛的怨靈——姑且把這一種未知的怨念稱之為“靈”吧。

  它們的最終目的,是通過相互地糾纏和吞噬,最后重新開啟怨念發出者的部分意識。

  通常,這怨念發出者,皆為死人。

  所以也有人說,這是另外一種意義上的重生,只是被陰風所玷污感染了而已。

  豆豆睜目張眉,從他青筋游走的猙獰額頭處破開一個口子來,也出現了一絲紅線。這紅線細膩濃郁而又有光澤,充滿了靈物的陰冷氣息,如同長長的蚯蚓,去勾連這一滴液體。我渾身一陣激動,雙手立刻變得冰火兩重天,鬼影浮現,左手前伸,果斷插入了這對爺孫的目光中點。

  對于邪物,最大的意識莫過于怨念。

  而怨念,最大的主體莫過于仇恨,我的這一雙手,簡直是堪比“唐僧”級別的仇恨拉怪器,左手上有“毀滅”二字,冰冷寒澈,最遭邪物嫉恨,現在一進入其感知范圍,并且加上我那牽引咒訣的加持,那紅線立刻狀若瘋狂一般,伸出觸角,朝著我左手這骷髏頭眼睛的符文纏繞而來。

  我有意將怨靈引導出床上這爺孫體內,于是緩慢朝外移動,并且不斷地念咒勾引之。

  其實倘若平日,我這左手并不會有如此效果,只是我這一晚上的布置,并且加上凌晨子時的陰氣裊繞,使得這怨靈的信心膨脹到了一定地步,竟然隨著我的牽引,一點兒一點兒地往外游走,先是四五根蚯蚓一般的紅線游動纏繞,然后是那主體,也漸漸地從豆豆的腦門上剝離出來。

  而老江他堂叔口中吐出的那一滴液體,早就已經附著在我的左手上,瘋狂地侵襲著。

  就在這關鍵時刻,房間的木門突然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緊接著豆豆的母親在外面大喊道:“開門,怎么回事?開門,剛才那一聲喊叫是怎么回事……”這聲音在幾秒鐘之后變得急切,她的情緒也有些失控,破口大罵:“你這個騙子,快開門!”

  這驟然響起的敲門聲顯然驚到了那怨靈,我苦心孤詣營造出來的那種幽冥暗淡的氣氛,也瞬間瓦解。本來就快要剝離出來的那一整砣怨靈,開始果斷往回退去。

  我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口中也不敢多言,瞬間出手:左手翻轉揪住那纏繞上來的紅線,右手則迅速掐住縮回去的怨靈主體,使勁兒運力,一雙手掌上的不同屬性立刻暴起,一方冰寒,一方灼熱,將這怨靈開始緊緊揪住。

  因為怨靈主體的末端還在那孩子體內,我這力量一開始蔓延而去,便使得他難受極了,哇哇地大哭起來,不住地揮舞小手。這聲音凄慘,讓人的心窩子都難受,結果木門的敲擊聲更加頻繁。我只是不理,口中喝念道:“塵穢消除,九孔受靈,使我變易,返魂童形——急急如律令,赦!”

  此令一出,那怨靈的尾端立刻被拔離了豆豆的額頭,全部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它如同一團果凍,陰寒滑膩,無處不可化為觸手,張牙舞爪,欲與我作拼死決斗。我哪里會如它所愿,對于此般怨靈,我正好有一隨身法器可以克制。此法器名曰震鏡,諢名“震一下(念Ha)”,周身篆刻有破地獄咒,內中藏著數百年的人妻鏡靈一枚,專破穢物,我右手一放,往懷里掏,一聲“無量天尊”出口,立刻金光一道,將我左手上面的怨靈給灼燒。

  手上的詛咒之力,加上鏡中的咒力,雙管齊下,那怨靈立刻扭曲成一團,發出一聲凄厲的哀嚎聲。

  接著紅色消退,怨靈被吸入震鏡之中,而后有一聲輕輕的哀嘆傳來。

  這個聲音蒼老而無力,充滿了怨毒,當然更主要的是,這聲音我似曾相識,在腦海中滴溜轉一圈之后,我腦袋有些發堵,總感覺就到嘴邊了,卻依然說不出名字。我果斷將心神沉入震鏡之中,而正在這個時候,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從我側邊不遠處傳來。

  我不能分神,只用余光看到那木門被人一腳給踹開,接著沖進了好幾個人來。

  這幾個人都是老江他們家的親戚,為首者便是豆豆的父親,老江他堂叔的大兒子。既然那怨靈被我用震鏡抽取,我也不在意,只是與鏡靈溝通,想查詢出那蒼老的聲音來源。然而當我剛剛跟震鏡中的那人妻鏡靈搭上線,就感覺左腰給人猛地一踹,猝不及防之下斷然摔倒在地,正想問明緣由,便迎來了劈頭蓋臉地一陣暴打。
  
  旁邊還有一個女人一邊撓我,一邊瘋狂哭泣地喊道:“你這畜牲,你這騙子,你把我家寶寶怎么了……”

  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臉上已經被撓出了三兩道血痕子,背上腿上被踹了好多腳,頭上也是。

  打我的這對男女是嬰兒小豆豆的父母,雖然打架方式并不高明,但是狀若瘋狂,又喊又叫。我往旁邊一滾,一個鯉魚打挺翻站起來,這時候老江已經沖了上來,把豆豆他爸給緊緊抱住,就剩下他媽媽一臉苦大愁深地朝我糾纏過來。

  我凝神一看,這兩公婆身上都沒有黑氣,不像是中邪的表現,怎么會二話不問,就朝著我胡亂攻擊呢?

  所幸老江他母親也趕過來,也將豆豆媽給緊緊抱著。

  即使抱著,豆豆媽掙脫不開,口中還死命地罵,一大堆土語臟話罵出來,我捂著臉上的抓痕,聽了幾個人嘰嘰喳喳說了一陣,才知道他們原來是在外面等得過久,焦躁不安,接著聽到房間里這幾聲詭異的叫聲,便頓時崩潰了,砸門進來。他們進來,一見孩子口鼻中皆是鮮血,直以為我是個欺世盜名之徒,心中越發惱恨,不由得惡向膽邊生,便對我拳腳相交,以泄心頭之憤。

  我自然是氣憤得要死:這真他媽是一對渾人!
  
  要不是這娘們沉不住氣,沖上來一通拍門,那怨靈怎么會縮回體內去,害得我手忙腳亂不說,還把孩子也傷到了精元;更離譜的是這男人,二話不問就出手傷人,身上背上都不要緊,剛才我那腦袋可是結結實實挨了幾拳。
  
  普通人要是被這么打,不久留下了傷痛?

  雖說他們對孩子的愛是深刻的、是盲目的,但是也不能夠為了沒有定論的事情,便暴起傷人啊?

  一時間我的心里面除了憤怒,便是灰心喪氣,沒有一點兒幫助人之后的愉悅感,就如同06年末那個扶起跌倒老人反遭誣陷的南京市民一般,憋屈得很。不過我這人做事有個原則,便是就事論事,不遷怒于他人。當下也不管這狂躁的兩夫妻,繞開他們,來到了床前。

  只見床上躺著的老江他堂叔閉著眼睛,眉頭舒緩,呼吸平穩,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而他的小孫子豆豆被老江他堂嬸給抱著,小嘴巴上流著些鮮血,臉上露出難受的表情。我不管老江他堂嬸的阻攔,一把將孩子抱了過來,揩干了他嘴唇上面的血,然后使勁兒一掐人中穴,孩子突然睜開了眼睛,瞪著我,兩秒鐘之后,哇哇地大哭起來。

  這哭聲洪亮而健康,他那一直掙扎的父母聽到,渾身一陣,露出難以置信的面容來。

4條評論 to“第十八卷 第七章 所謂立場”

  1. 回復 2015/02/16

    作者不厚道

    明里暗里都要貶貶道教和佛教 呵呵

    • 回復 2018/06/02

      匿名

      什么sb玩意

    • 回復 2018/06/02

      匿名

      什么sb

    • 回復 2018/06/02

      匿名

      愛看不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