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九章 雙蠱相斗,金蠶為王

  有了馬海波的招呼,我們一路暢通無阻,小李在前面領著,而我則跟雜毛小道在后面交流。他簡短地介紹了一下他那邊的情況,說那主顧是個刑滿釋放的勞改人員,就住在離縣城不遠的大垌鄉,狀況和老江他堂叔差不多,也是中了邪。

  雜毛小道三言兩語便套出由來,感覺有些邪門,便給那人一符,安定心神,然后追至此處。

  小李領著我們來到一個辦公室,里面坐著一個沉穩的中年人,是這兒的領導。
  
  小李給我們做了介紹,知道這位領導姓周。馬海波之前跟周領導通過電話,他很熱情地歡迎了我們,沒說一會兒,便跟我們訴苦,說自從六月出事之后,早就想找人看看了:出事的那個監房,總是感覺陰氣森森的,好些個犯人整宿整宿地做噩夢,哭鬧得不行,而且值班的獄警也時有反映,說總能夠聽到奇怪的動靜。

  更加讓人懷疑的是,有兩個轉監的獄霸在前一段時間內莫名猝死了。

  如此這般,我們便是一拍即和,當下也說好,由著周領導帶著我們前往監房。

  作為一個向來遵紀守法的公民,我這輩子也沒有進監獄這種專政機構的機會,跟電影小說里描述的不一樣,除了門窗皆是鐵的、防衛森嚴外,竟然和我讀書時候的那宿舍,有些類似。通道里有一股陳腐的氣味,燈光雖然明亮,但是卻給人予陰森之感,不知道本就如此,還是因為監獄的原因。

  過了幾道鐵門,穿著制服的獄警敲了敲右邊最里間的門,叫嚷了幾聲,接著帶著我們推門進去。

  走進去,先看到的是一排蹲在墻腳的人頭,全部都青愣瓦亮,獄警跟為首的那個大胖子訓了幾聲話,然后回過頭來,問我們要怎么搞?雜毛小道問能不能把這些人先請出去,我們好仔細查詢?獄警回頭看領導,而姓周的那領導則點頭,說好。于是像趕羊一般,那一群穿著囚服的犯人在呵斥聲中,挨個兒走出去。

  我看著這些人,全部都朝著看守露出討好的笑容,如同幼兒園的小朋友——他們在外面或許是窮兇極惡的惡人,或許是油奸手滑的偷兒,或許僅僅是熱血沖動的普通人,但是在這個小小的空間里,卻都失去了自由,有的甚至拋開了尊嚴,只為了上一點點好的待遇。

  這個地方,人性扭曲得厲害,歷來都是不祥之地,能不進來,最好還是不要進來。

  待人走空,雜毛小道將燈關上,點燃一根紅色的蠟燭,然后蹲下來,借著這跳躍的燭火瞧手中的羅盤。那羅盤輕微抖動,指針不住地旋轉著,雜毛小道口中不住地念著“開經玄蘊咒”,而我則四處打量著這監房:大通鋪,很普通的樣子,在最角落里有一個蹲坑廁所,散發出一股尿騷味;
  
  當雜毛小道將燈關掉的時候,我左邊的眉頭不由得一陣跳動,總感覺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仿佛被人盯上了一樣。

  四下黑暗,雜毛小道念念叨叨,聲音模糊,在房間里回蕩,周領導、小李這幾個本來在旁邊看熱鬧的人感覺不對勁,于是就悄悄退出門去,整個監房里就只剩下了我和雜毛小道兩個人。

  清晨九點半,外面天氣陰沉,而這里面,莫名地寒徹透骨。

  借著朵朵的鬼眼,我仔細地掃瞄著,打量每一處角落,空氣都變得有些沉重了,每呼吸一次,都感覺心中氣悶。雜毛小道已經站了起來,端著羅盤慢慢朝我走來。他面色凝重,一眼也不眨地看著我。我想笑,卻感覺笑不出來,探頭過去看他的那羅盤,只見天池里的黑色指針,正死死地指向了我。

  我往左邊移動一步,指針便往左邊偏移一分;
  
  我望右邊移動一步,指針便往右邊偏移一分。

  我的心突然提到了半空中,感覺身后有一物在動,猛地往后一瞧去——什么都沒有!懸空的心終于落下來,我一掌拍在雜毛小道的肩膀上,笑著說你丫的,沒事嚇我干嘛?雜毛小道沒有說話,用下巴努了努地上,我奇怪,往地下一瞧,嚇得魂飛魄散——我剛才站立的幾個地方,出現了好幾個清晰的血腳印。

  這血腳印的紋路和我所穿的這大頭皮鞋一般樣子,顯然是我剛剛踩出來的。

  當我注視地上的時候,雜毛小道剛剛點燃的那一根紅燭,也開始激烈地跳動起來,燈影飄忽;而我們所站立的這地板,開始莫名地濕潤起來,我感覺我的鞋子黏嗒嗒的,像是被什么東西給吸住了一般。

  水泥地上,滲出了好多血水。

  我和雜毛小道一步一步退,而那地上血水跟著我們蔓延,在蠟燭的照耀下,呈現出一種妖異的紅色。終于退到角落處,旁邊的那個蹲坑廁所沒有沖,顯得十分的臭,而那血水則順著我們腳下而過,開始流向了黑黃色的陶瓷坑中去,嘀嗒嘀嗒,竟然有清晰地響動,出現在我的耳朵邊。

  雜毛小道端著紅銅羅盤,在我耳朵邊喃喃說道:“小毒物,這股怨氣看來是沖著你來的啊?老蕭我還沒怎么作法,它就連底褲都掀開來了,不對勁兒啊?”

  我說羅盤怎么顯示的?

  他說陰靈之氣最足的,應該就是在這里,想來幾個月前那個羅老爹自殺,血水應該就是從這里沖洗出去的。我聽過這種死祭之法,死的時候越是痛苦,產生的執念便越是大。但是你要知道,人類骨子里的想法就是怕死,恐懼痛苦,所以往往能夠在自殺的時候忍受這種莫大的痛苦,死后必然會產生極強的怨念,化身為鬼魂怨物,莫大法力。而它依然能夠潛伏這么久,說明……

  我接著說:“說明它是一個極厲害、極聰明的怨靈,想要引導我至此來!”

  “正是!”雜毛小道的目光已經瞧向了大通鋪最靠近蹲坑的位置。

  我走過去,掀開被子,在那一霎那間,有一道影子朝我面門射來。早有準備的我往后一仰,這東西與我的鼻子交叉而過。視線之外,在我的感應中那黑影子并未直飛而去,而是如同擁有生命一般,回轉過彎,又朝我的后腦勺射來。我往旁邊跳開一步,發現雜毛小道已經拔出木劍,擋住了那東西。

  我穩住身形,定睛一看:尼瑪,居然是一根一指長、渾身生銹的鐵釘子。

  它釘在了雜毛小道那把劣質木劍上面,不斷地發顫,似乎要脫離出木劍,然而雜毛小道其豈是易與之輩,他竟然模仿著這釘子的震動頻率,與之協同,將這蠢蠢欲動的釘子給穩定在木劍之上。
  
  我的腦海中立刻蹦出了一個字眼——“釘子蠱”!

  此蠱我后來還專門翻閱過《鎮壓山巒十二法門》的相關記載,它和周林煉制的奪命追魂銀針一般,都屬于利用怨念驅動的死物,屬于很古老的巫術煉器。至如今,幾乎絕跡。

  既然是蠱,自然少不了金蠶蠱的出馬,我口中大喝“有請金蠶蠱大人現身”,肥蟲子立刻透胸而出,飛臨到了雜毛小道的木劍之上,它小心翼翼地碰觸了一下那猶如裝上了電動小馬達一般的釘子帽,來回幾次之后,突然用肥肥的軀體將這生銹的釘子給纏住,使勁兒一吸,那東西便失去了活力,不再動彈。

  我拍著手,給這小家伙助威加油,心中高興,突然雜毛小道伸出左手,把我往旁邊猛地一拉。

  我猝不及防之下,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正好坐在那濕漉漉的蹲坑旁。血潤濕了我的褲子,我有些生氣,正想罵他,突然感覺一道陰涼至極的氣息從我的身邊吹過去,渾身的雞皮疙瘩立刻竄起來。雜毛小道一張火符燃起,朝著蹲坑中扔去,只見這坑中的洞里刷的一聲,冒出一只由粘稠液體組成的手,一把抓住了我撐在地上的左手。
  
  啊——

  這東西觸感滑膩,里面似乎還由好多疙瘩和穢物組成,陰寒恐怖,力道還大得出奇。

  我被這么一拉,整個人就往那坑中平移過去。它的力量十分的大,源源不斷,似乎想把我整個人都給拉扯到里邊去。我的臉瞬間脹得通紅,費力地往回拔,然而卻無奈地一點一點,滑落過去。

  一劍劃過,雜毛小道的木劍斬過那只血手,猶如揮刀斷水,不傷分毫。

  力道在持續,我感覺自己的整個膀子都要給拽了下來,一想到我有可能被拉扯進這下水管道中,整個人化為肉糜,我就驚恐萬分,使勁地往回扯,然后運足了氣力,將左手上那可克制邪物的力量激發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光劃過,金蠶蠱射進了這血手之中,金光閃耀,接著那猶如實質的血手一陣黑煙冒出來,力道竟然弱上了幾分。

  我憋足了精神,奮力往上一拽,拉出一條血帶上來,怨念游聚,紅光四射。

  我的雙手一合攏,將其往墻上一扔,使勁高喊了一聲“裂”,手結智拳印,死死抵在了墻上,雜毛小道也與我一同出手,符紙燃燒,劍點墻壁。整個陰冷的氣息頓時收斂,而在那墻上,則出現了一個如同刻畫上去的紅色人影。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