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章 群體事件

  之前印在老江他堂叔和他大侄子身上的那印記并不是很明顯,我也只能夠隱約瞧個大概,但是這一回倒是看清楚了:這是一個三頭六臂的人像,青面獠牙,兇神惡煞,極盡猙獰之能事,手上皆持有法器,或鏡或簡,或棍或瓶,最醒目的是一個佛塔狀的東西;它雙腿盤坐,姿勢左傾三十度,身下有一燃燒的黑蓮,盛開著冉冉的火焰……

  我的心在那一刻咯噔一下,頓時停住了。

  這玩意……便是羅聾子用性命所祭奠的神靈么?我怎么看,怎么都看著跟邪靈教供奉的那個神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啊?

  雜毛小道也覺得奇怪,剛才那怨靈兇狠非常,差一點我們就著了道,哪知金蠶蠱的這一番介入,竟然如春陽融雪,將其戾氣給一舉抵消,最終給我們贏得了寶貴的時間,凝神聚氣,將其倒印在了這水泥墻上——鬼魂怨靈之物,本來無質無量亦無形,然而卻能夠借助于屬性為陰的媒介傷人性命,也正是金蠶蠱定住其身形,才有了這一番成功。

  莫非是金蠶蠱天生克制它?

  我一邊緊張地瞧著墻上這圖像,一邊摸了摸飄飛于空的金蠶蠱,以示表揚。

  當雜毛小道桃木劍劍尖的那一張符箓燃燒殆盡,整個房間的陰霾之氣都一掃而空。我朝著門外喊去,立刻有人走進來,把燈開了。瞧見我和雜毛小道的這一身狼狽,周領導驚訝萬分,隔得遠遠,問怎么一回事?

  我指了指地上,看到這滲血的水泥地,他驚得一頭的汗,連連退后。

  我悄無聲息地將金蠶蠱收回體內,朝那墻上的神像圖案連結了九種手印,然而按照原路,退回門口來。

  雜毛小道燃符的桃木劍,劍尖已燒成炭,用這黑色,在那墻上畫了一個正二八經的“龜蛇七截陣”,卦象斐然,接著又書了幾個潦草天書,來到我身邊,對著這周領導朗聲說道:“這位領導,這房間已成怨氣集聚之地,活人浸染則性情古怪,死人浸染則生魂不消,化為厲鬼,我與陸左已找出源頭,將其封印在了墻上,但畢竟為妖邪之物,怨氣難消,倘若有所遺漏,自然不美。所以,如有可能,還請獄方筵請道家佛門修士至此,以誠心念經持咒,超度三天,方可解脫。”

  周領導看著監室地上的鮮血和墻上的倒影,嚇得渾身直哆嗦,又見我和雜毛小道渾身污穢,知道我們所言不假,便提出由我們來將這東西凈化。我不說話,雜毛小道則充分發揮了他忽悠人的本事,硬生生地敲了滿滿一竹杠。

  談妥這些,暫時將這監室給封鎖,雜毛小道往門上貼了兩張符紙,口中念經,態度積極很多。

  我們在監獄的公共浴室里好好洗了一個澡,又托小李幫我們去縣城里買來一整套換洗的衣物,然后將換下來的這些沾了污穢的衣物,親自拎著到了鍋爐房,將其給悉數燒成灰燼。完成這些,我們回到辦公室與周領導詳談后續的事宜。羅聾子留在這監獄中的詛咒,已然被我們封印,只需請人日夜念經超度怨氣即可,但是有一點,便是那羅聾子死后,尸體是怎么處理的?

  周領導告訴我們,羅大成并沒有什么親戚,在公安局驗尸、證明自殺之后,尸體便交由其生前所在的中仰村村委會處理。據他所知,中仰村的村支書將羅大成的田地收回,老屋變賣了之后,籌得了一些錢款,將其草草安葬。

  至于葬在哪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斬草除根,追本溯源,我和雜毛小道商量了一番,決定跑一趟中仰村,去查詢羅聾子的下落。

  事不宜遲,我立刻打電話給馬海波,征得他的同意之后,由小李送我們前往中仰村。

  離開監獄,我們馬不停蹄地朝西趕去,到了位居深山的那小村子,已是中午時分。小李帶著我們前往村長家,在得知了我們的來意后,那個須發皆白的老村長(其實是村支書)背著煙袋鍋兒,帶著我們走了三里地的蜿蜒山路,來到一個山崗子旁,指著眼前那一片亂墳崗子,跟我們說那個新的墳冢,便是羅聾子的。

  他們房族人少,到他這一脈就斷絕了,村民們不忍心讓他拋尸野外,就籌集了些錢財,給他買了一口薄皮棺材,葬在了那里。

  我們上山下坡,終于來到了這新墳前面,豎起的青石碑窄窄的,占地也不大。墳石壘得也凌亂,敷衍了事的,讓人瞧著就有些不自在。墓碑上面寫著羅大成的名字,落款是幾個遠房的親戚。我注意到這墳的旁邊,還葬得有一個我的熟人,便是我獲得金蠶蠱之后的第一個對手:“羅二妹”。

  原來,羅二妹也葬在這里,兩人的墳冢竟然比鄰而居。

  說到底,我與羅聾子本無仇怨,最開始的原因,是他認為自家堂妹是我給害的,死于公門,魂魄不得安寧,于是便向我尋仇。后來的種種,便不多言,羅聾子與羅二妹一般,潛藏多年,幾乎沒人知道其養蠱之事,卻為了爭得胸腹間的那一口氣,發生了這么多變故。我不知道這對堂兄妹之間,有著怎樣的故事,但是回想起來,卻總感覺造化弄人,不勝唏噓。

  我圍著羅聾子的墳冢繞了一圈,總是感覺有什么蹊蹺似的,迎上雜毛小道的目光,他點頭,輕聲說要開館驗尸。

  我把小李拉到一邊去,問這事情該怎么搞?

  小李有些發愣,說這事情麻煩,死者為大,貿然將他的墳墓給掀了,似乎總有一些不妥。旁邊的老村長聽到我們的談話,也連說不可,老輩子的說法,挖墳不詳,會遭災的,也容易連累旁人。

  見兩人都反對,我反而更加堅定了開館的心思——反正又沒有苦主來尋。

  不過我們也不說話,跟著這老頭兒一起回去,在他家里吃了午飯,其間我打電話給馬海波,商量此事,一開始他嫌麻煩,不肯答應,我便嚇唬他,說那墳里頭有古怪,倘若不理,那也無妨,我自離去,只是以后這邊出現啥子離奇的命案,千萬莫要來找我,找我我也不管。

  見我說得絕決,馬海波無奈,答應幫我找人。

  結果吃過午飯,他又打過電話來,說原則上同意了,但是說服不了中仰村的人,人手方面還是要我們自己找,經費局里面來出。

  我們無奈,還好小李認識這個村的民兵隊長,招呼了四個田里的壯勞力,偷偷瞞過老村長,再次前往那亂墳崗子。我們七個人,每人一把鋤頭,開始刨起墳來。都是莊稼漢子,挖得也快,沒多久就挖了一大半,剛剛露出那黑色薄皮棺材蓋子的時候,遠處傳來了一聲聲的銅鈴聲。接著,坡腳下的田洼子盡頭憑空涌出一大堆村民來,哇啦哇啦地叫喊著,領頭的正是那個老村長。

  小李看到這情形,腿嚇得發軟,連道完了完了,給他們發現了。

  做他們這一行的,最怕的就是這種群體性事件,這些鬧事的村民屁事沒有,反而是他們這些造成群體事件的警察,事后總是會被追究責任,一擼到底。一想到回去坐冷板凳的凄慘情景,小李臉色蒼白,忍不住地埋怨我和雜毛小道,怪我們給他和馬隊長捅了大漏子。

  我的臉色也有一些不好看,本以為羅聾子并無直系親戚,沒有苦主來找尋,卻沒想到這村子里的人如此團結,老村長一聲招呼,呼啦一下就來了四十多號人。中仰早年間就是個生苗寨子,閉塞偏遠,這里面的人也是出了名的蠻橫,沒想到解放了這么多年,還是這般模樣。

  倘若勢態得不到控制,大家的臉上可都不好看。

  老村長很快就在眾人的簇擁之下,來到了我們的近前,那個民兵隊長和招來的四個漢子都是他的孫子輩,一人頭上挨了一巴掌,這些膘肥體壯的老爺們屁都不敢放一個,乖乖地蹲在了一旁。老村長逞夠了威風,指著我們便大罵,說好吃好喝招待你們,吃飽了一抹嘴上的油,便跑來俺們村來刨人家的墳地,這是什么道理?

  旁邊的村民看到這挖到了一半的墳堆,紛紛怒罵。

  有說青蒙土話的,有說苗語的,有說侗話的,越說越激動,一時間口沫飛揚,群情激憤,扛著的耙子鋤頭,恨不得往我們頭上招呼過來,場面一時失控。

  我、小李和雜毛小道一邊往后退,一邊跟他們解釋,可是這場面,哪有人聽我們說話?個別缺德的小屁孩子撿起地上的土坷垃,就朝著我們的臉上扔過來,立刻有人效仿,紛紛準備扔土塊。見到這情況,雜毛小道氣沉于胸間,使勁大吼一聲:“別吵了!”他是靠嘴巴皮吃飯的人,一聲出口,便如平地驚雷,旁人皆停住了口。

  乘著這氣勢,雜毛小道跟為首的老村長解釋起來,他依舊不聽,只是讓我們趕緊滾蛋。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天那邊飄來一朵云,本來就陰沉的天氣突然就變黑了,而我們后邊的墳里,傳來了一聲聲沉悶的敲擊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