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卷 第十一章 中仰白僵事件

  墳前有些混亂,剛開始的時候,大家都還并不是很在意這聲音,然而這聲音卻十分執著,扣扣、扣扣……
  
  人群的聲音開始逐漸低落下來,大家都四處張望,想找出是哪里發出來的響聲。然而這亂墳崗子里,哪里還會有這種骨節敲擊木頭的聲音呢?于是都探著頭過來,瞧向那挖出來的坑里面。

  那口裝著羅聾子尸體的薄皮棺材旁邊沒有人,但是卻傳來了輕微的搖晃,接著那聲音又執著地響起來。

  下午三點,天色昏暗,有風從對面的山頭刮過來,嗚嗚地吹著,黑壓壓的云層低垂下來,仿佛下一刻就要下雨了一般,整個坡上的氣氛都十分凝重。剛才還大聲叫罵的村民臉上都露出了恐懼的表情,相互推搡著,不斷地往后退去。老村長到底是個拿慣主意的人,走上前來,一直來到了墳邊,聽著這詭異的響聲從棺材中傳出,強作鎮定,伸出一雙粗糙的老手拉我的衣袖,說后生崽,真有問題啊?

  我聳了聳肩膀,說要沒有問題,我們沒事跑到這山窩窩里面,來挖啥子墳喲?這個羅聾子又不是有錢人!

  其實不止我們那兒,整個苗疆一帶,特別是鄉下,老一輩人都很迷信,逢初一到十五,香燭不斷,就是怕有個災禍纏身,相關的傳言也多得很。村民們陸續聚攏在一起,剛才還如同狼一般兇猛,此刻卻又跟那小綿羊一樣,忐忑地看著我們,每個人惴惴不安。
  
  那棺材開始搖晃起來,聲音越發地大了。

  老村長咽了咽口水,換了一副口吻,說兩位大師,這下可該怎么辦才好喲?

  我走上前面來,盯著那棺材看了一下,跟雜毛小道交換意見,說莫不是變成了僵尸?雜毛小道有些疑惑,說這個地方的風水固然差勁,但也不像是養尸地啊,怎么可能這么容易尸變?不可能吧……
  
  正說著,那口薄皮棺材的黑色蓋子突然間就被裂開了,從里面直直地跳出一個黑衣黑褲的男人來。

  只見他身體僵直,臉上的肌肉萎縮,眼睛呈現出一種死魚一般的白色,瞧這臉,不是羅聾子還有誰?

  從棺材中跳出的羅聾子渾身但凡裸露出來的肌膚,上面全都是一層細密的絨毛,如同家里面做霉豆腐發酵的時候,那一層白毛。他眼睛直勾勾的,鼻子像狗兒一樣聳動,張開嘴,一口黑色獠牙,發出嚇人的嘶吼聲,接著奮力朝著人群中蹦去。

  村民們哪里見過這檔子陣勢,全部都將手上的家伙什往前一扔,撒丫子就往坡下跑去。
  
  就連地上蹲著的民兵隊長和那幾個漢子,也一溜煙跑得不見蹤影。
  
  而我旁邊的老村長,他則嚇得“啊”的一聲大叫,竟然直不楞登地栽倒在地上。那場面混亂極了,然而見到這一身白毛的僵尸,我的第一感覺竟然不是害怕,反而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

  不過是最差一級的白僵而已,行動遲緩,不靈活,又怕陽光又怕雞狗,晚上偷偷摸摸出來嚇人還好,現在嘛?

  “呵呵!”

  好吧,不得不承認,一個人見過了太多的恐怖,本身便很恐怖;見了太多的變態,本身就很變態。

  這句話用文雅一點兒的句子來表達,便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見過了頂級飛尸,我和雜毛小道表情輕松,然而圍在墳地前的那一大堆人,卻嚇得不輕。他們都是在山路上飛奔的山里人,攆兔子的時候能把自家的狗都累趴下,沒一會兒,已然跑到了坡腳下,留下了一堆破鞋子。我入宗教局不久,但是知道類似于這種容易引起恐慌的事件,是需要隱藏的——這是水面下的潛規則。
  
  我也不敢把事情鬧大,掏出震鏡,就給朝我踉蹌奔來的羅聾子當頭就是一照。
  
  無量天尊!

  它被定住之后,雜毛小道斷然出手,廉價桃木劍刺出,劍尖挑動著一張黃色符紙,瞬間便黏在了它的額頭處。

  然而被貼中了符紙,但那家伙卻并不停止奔走,依然踉踉蹌蹌地朝我過來。

  我心中一跳,這家伙,并不是普通的白僵那么簡單,似乎還有一些料子在。不過我心情也不緊張,抄起地上的鋤頭,便朝著這家伙的腿關節擂一棍子。一棍即敲實,我仿佛敲在了石柱子上面一樣,回饋的力道很大,完全不像是白僵的身體。

  我暗道不好,這羅聾子定然是修有秘法,使得自己才短暫的五個多月,就已然養成了銅甲尸的雛形。

  果然不愧是資深的養蠱人,巫蠱一道,確實有很多精妙獨到之處。

  一番交手之后,我們立刻明白了羅聾子的實力。與這僵尸拼力氣。顯然不是一件聰明的事,于是我們放棄了力斗,開始與之周旋起來。破此邪物,最好的莫過于黑狗血、黑驢血以及少女的下宮血等物淋在頭上,最是立竿見影,不過這荒郊野嶺,也難找尋,不過正好我袋中有些剩余的糯米,便朝它噼里啪啦一灑,將其燙得嗷嗷直叫。
  
  雜毛小道也發了狠,虛晃了幾招之后,將那把廉價桃木劍直接捅進了僵尸的嘴中。

  木劍入嘴,自然被一口咬斷,雜毛小道并不介意,將這斷碴也塞了進去,口中一聲怒吼,曰:“呔!”

  那羅聾子化身的白僵竟然往后直直倒跌而去。

  我大步向前,給這個家伙當胸就是一個“外獅子印”,口中的“金剛薩埵法身咒”急速念出,感覺這僵尸身上的怨力消散,開始變得沒那么濃郁了。雜毛小道往這家伙的腦門上輕輕一扣,這家伙便不再動彈。我歇息了一會兒,招呼旁邊嚇得不敢動彈的小李,讓他把地上的那老爺子給扶起來,別這邊沒事,老爺子倒又心臟病了。

  小李哆哆嗦嗦地走過去,掐老村長的人中,尤不放心地問,說這死人還會再動彈不?

  雜毛小道自信地回答,說放心,吃了我這一記桃木劍,又經我和陸左兩人的道力震散,它的怨靈已經消散,不會再凝聚了。不過,這東西尸變之后,渾身均有毒,倘若讓什么野狗貍貓、或者老鼠吃了,又是一場禍害。

  說話間,老村長幽幽醒了過來,所幸沒有受到精神上的創傷。
  
  我們跟他說明了緣由之后,讓他召集村民,把這地上躺著的僵尸給火化了,并且讓他給村民們統一思想,不要將這件事情說出去,不然整個村子都會遭災的。老村長唯唯是諾,點頭答應;小李打了個電話給馬海波,講明緣由,然后扶著老村長一同下山,去找山民。

  小李路過我這里的時候,褲襠里一股子尿騷味,顯然剛才嚇得不輕。

  我和雜毛小道蹲在墳頭,笑說著小李這家伙,剛開始看著一點兒事都沒有,本以為是個膽子雄壯的人,卻不曾想尿了一褲子,哈哈。說著話,我體內的金蠶蠱一陣騷動,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傳遞到我的心頭。我站起來,看著天際那低沉的云,仿佛要下大雨一般。
  
  順著金蠶蠱的指引,我來到了羅聾子的那薄皮棺材前。
  
  只見那黑色棺材蓋被破翻開去之后,里面并沒有什么陪葬的物件,只是一些尋常的白色布匹,在下面,有一層油膩的液體。

  而那液體里,則有好多紅色蠕動的蟲子,在翻滾爬行著。

  我眼皮一跳,這些東西可不是正常的蛆蟲,如螞蟥般身形扁長,口器古怪,密密麻麻的。雜毛小道凝神看了一會兒,皺著眉頭說這東西,莫非又是什么蠱毒?

  我點頭,接著又搖頭,說不知道,羅聾子的死本身就透著一股子詭異:因為沒有充足的證據,所以他的判刑只是勞教幾年而已,沒多久就能夠出來了,然而他卻在所有人都未曾防范的情況下,選擇了自殺,而且還是充滿了宗教神秘儀式的怨靈祭祀,顯然是不懷好意,蓄謀已久的。

  不過說這么多,也無用,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退散去的村民又重新返回來,而且還帶了火化用的柴火和燃料。

  一同來的還有兩個眼神明亮的中年人,方臉劍眉,走路的姿勢像軍人。
  
  經自我介紹,他們便是洪安國給我講過的,監管這青山界的專業部門人員,正好在這村子附近,于是就聞訊趕來了。我們握了手,相互寒暄幾句,然后點燃了熊熊火焰,將羅聾子和棺材里的怪蟲,給付之一炬。

  白僵足足燒了兩個多鐘頭,濃煙滾滾,氣味熏臭之極,彌漫了整個山頭。

  好些個小孩子受不了,紛紛嘔吐,我招呼體質弱的人先暫時離開,等火焰燃燒完畢,留下一包黑色灰燼。我挑了些無傷大雅的骨灰,讓人收斂,置于墳中,其余之物也不放心別人,與雜毛小道在向陽的山頭選了一顆老松樹,挖坑埋下。

  松樹歷寒不衰,四季長青,莊重肅穆、傲骨崢嶸,乃鎮壓邪物的不錯選擇。

  完成這一些后,我們與老村長握手告別,剩下的溝通工作,則由那兩個中年人來做。乘車離開中仰的時候,我意外地在寨門口附近看見了賈微的父親惠明和尚,我們相互對望,并沒有交流,錯肩而過。
  
  說實話,我真不知道隔離青山界的負責人,居然是他。

  他是想把自家女兒的尸體,給找回來么?

3條評論 to“第十八卷 第十一章 中仰白僵事件”

  1. 回復 2015/05/10

    路人甲

    雜毛小道和陸左的奸情難道沒人看出來么??!!多棒的一對CP!!

  2. 回復 2016/02/15

    路人乙

    說得對!

  3. 回復 2016/02/21

    肥蟲子

    都是老子身下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