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一章 野三關,小屁股

  時近十二月初,鄂西寒峭,冷風南吹,一路上皆是蕭瑟之意,再加上手上的毛病,讓我心情郁悶不已。

  因為走得匆忙,而且晉平與鄂西又離得很近,我和雜毛小道兩人提前到達了位于神農架南麓的巴東縣。在這個歷史悠久的小城里足足待了兩天,才等來了趙中華。見到一臉焦急的我們,這個收破爛的掌柜有些不好意思,跟我們握手寒暄,說他那邊的事情最近也比較多,于是就來得晚了。

  求人辦事,自然不能挑人不是,我們自然說無妨,此地風光秀美,權當是“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增長見識而已。趙中華呵呵地笑,然后有些詫異地看著雜毛小道,說蕭道長咋地把頭給剃了,就留了個短寸,看著怪不適應的,仿佛變了一個人。

  提及此事,雜毛小道也是滿腹的怨言。

  他在后亭崖子以及一線天中,傷得凌亂,哪里都有傷口,可憐他發燒得昏昏沉沉,結果不但被人剪了頭發,而且還把下面也備了皮。醒來的時候,他頭上那飄逸的長發已然成為了過往的歷史,想想便是一包心酸的眼淚。還好,他的傷勢有了金蠶蠱吸毒,臉上沒留下什么疤痕,倒也不算是破了相。

  道爺不像我,長得本來就猥瑣,再多幾道疤,真心沒法看了。

  因為備皮這事兒,雜毛小道被我笑話了無數回,也就沒臉再提及此事,說了幾句牢騷話,然后開始問他師父的事情。趙中華說他師父萬三爺講究一個道家的淡泊無為,并不太刻意地聯絡,假模假式的,所以他自從九九年大事件后,退居了二線,便少有跟師父聯系,算起來也有近十年的光景了,這次也是找了個由頭來看他。

  不過無妨,他師父如今居于野三關鎮的一處林子中,他知曉地方。

  我有些詫異,說師徒之間,十年沒見,連個電話都不通?

  雜毛小道點頭,說道家某些派別確實是這樣,道祖老子曾于《道德經》中所言“鄰國相望,雞犬之聲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提倡的便是這樣一種境界,也有很多人刻意遵循,比如歐陽指間老先生,他自從出師之后,便再也沒有與其師張延年老先生見過了。

  我點頭,表示知曉,趙中華沉吟了一會兒,緊接著又給我們打預防針,說他這次來,也只是想讓老爺子給瞧上一瞧,至于能不能完全治好,還需要看情況再說,不要寄予太大的希望,免得到時候反倒失落。

  我苦笑,說曉得,這手疼雖是疼,但還是要不了老命的,發作的時候念念佛經真言,便當做是磨礪心志,只是最近心中有一種陰影,感覺自己成了《西游記》中那香餑餑的御弟哥哥,特別倒霉,莫非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不成,于是便想法子除掉的好,也就是圖一個清靜。

  趙中華哈哈大笑,說陸左啊陸左,你倒是想得開,腦袋掉了碗大個疤,確實有一股子豪氣。

  我們會面的時候是中午,趙中華風塵碌碌,饑腸也轆轆,于是找了一家飯店草草用過飯,然后乘車前往野三關。

  路況不錯,從縣城到鎮里差不多花了一個小時。一路上,我們都在聽趙中華跟我們侃他師父萬三爺的光輝事跡,那架勢滔滔不絕,口沫飛濺,頗有一股百家講壇的氣勢。

  趙中華跟我們說,他自幼生長于民風彪悍的河北滄州,武術世家出身,自幼習得一身好武藝,然而在十一歲那一年,卻因為與兒時的伙伴打賭,孤身一人跑到那村外的墳地上蹲守,鍛煉膽魄,哪知那里正好有一個蒙了冤屈的孤魂野鬼,心中憤憤不平,不肯歸于幽府,因為心智被那陰風洗滌,于是便失了本性,附于他身上,從此體弱多病,纏綿于病榻之上。

  萬三爺扛著招魂幡,游歷過他們村子的時候,見他家宅院黑氣騰繞,便搖幡進來,將那惡鬼給勾了去。

  趙中華好了之后,便覺得這東西,比他癡迷不已的武術,不知道要神秘多少倍,于是便苦苦地哀求萬三爺,收他為徒。

  我之前說過,走上修行之路,師父是最為重要的,講究的便是一個“緣分”二字。

  但是趙中華跟萬三爺并沒有多少緣分,僅僅只是救人與被救的關系。然而拜師這東西要看人來的,有的人意志堅定,絕對不收有緣人,比如我(因為也沒有什么可教的);也有的不是,趙中華用死纏爛打這種談戀愛的招式跟著萬三爺,結果這老人家心腸一軟,便答應了。

  之后趙中華辭別了家中父母老人,與萬三爺一同闖蕩南北,學得一身本事,后來又加入了有關部門。

  趙中華十分敬重萬三爺這個領路人,向來都是稱呼“恩師”的。

  所謂師長,傳道授業解惑也,如同再造。

  趙中華嘆息,說他跟隨萬三爺十年光景,然而只學到了一些皮毛的東西,本事不及他師父的十分之一,這里面雖然有些門第之見,但是他也已經很滿足了。他告訴我們,萬三爺有三個徒弟,一個是他小兒子,一個是他侄兒,他趙中華是第三個,也是唯一的一個旁姓弟子,他的幸運也由此可見一斑。

  我心中卻在感嘆:我們這些手藝兒之所以一代不如一代,除了因為末法時代的緣故,更多的,還是因為傳承的問題。很多人總是留一手,非血緣不可傳,導致很多老東西丟失了,只剩下些傳說,供人悼念。

  而又有許多鄉野俗夫撿了些陳谷子爛芝麻,招搖撞騙,處處敗壞名聲,最后至如今,相信的人越來越少。

  沒落了,沒落了。

  真正的大工業時代即將來臨,而我們將要被歷史滾滾的車輪給碾壓,遠遠拋到后面去了。

  與大敦子鎮那樣閉塞狹小、人跡寥寥的山中小鎮相比,野三關鎮簡直可以算得上是一個小城了。因為鐵路、高速、國道、省道縱橫交錯,它的交通四通八達,樞紐區位突出,主鎮區的商鋪林立,高樓也有許多,只是街道上車水馬龍,略顯得擁擠了一些。

  三輪麻木車、拖拉機、雙排座、轎車、越野車、面的……各種各樣的車輛擠在一起,堵得厲害。

  我們下了中巴車,并沒有在鎮區停留,而是直接找了一輛面包車,趙中華說了一個地址,再次前往。

  車子啟動,駛出了擁擠的鎮區,景色就變得豁然開朗起來,被之前那車輛喇叭的鳴笛聲弄得頭暈腦脹的我們眼前一亮,白云紅葉,霜染層林,入目處盡是蒼翠的綠色。離鎮南二十幾分鐘的車程處,還有風景迷人的高山湖泊,一湖碧水,如同月亮一般,頗為迷人。

  車子往南又行走了十幾分鐘,接著轉入另外一條鄉道,最后在路邊的一農家大院前停下來。

  這農家大院前方有一條水流激涌的河流,而背后則是蔥蔥郁郁的山林子,群山起伏連綿,看不到邊。

  就風水而言,這里是一個活水生財的絕佳好去處。

  這農家大院左右并沒有人戶,而是一片單獨的建筑,十分具有地方特色,上面掛著農家樂的牌子,有魚塘,有很大的院落,那里有些水泥柱子立起來,上面攀附著好多干枯的葡萄藤子。

  只可惜現在不是季節,不然一串又一串的青色、紫色葡萄,定然十分誘人口涎。

  與面包車司機結了帳,趙中華帶著我們走進了農家樂的院落里,朝著里面喊了幾聲,走出一個四五十歲的婦人來。趙中華手中提著提前備著的禮品,見她就叫嫂子。那婦人先是一愣,轉念就想起來了,熱情地招呼我們在院落里的石凳上落坐,然后與趙中華寒暄。

  通過交談我得知這婦人是萬三爺的大兒媳婦,平日里照顧店子里的生意,是個地道的普通人。

  至于老爺子,則住在山林后面的一個木屋子里,很少會出來。

  得知了我們的來意,萬三爺的大兒媳婦擺擺手,說你們來得真不巧啊,老爺子平日里是不出門的,在這山林中隱居,過著與世隔絕的日子,可是就今天早上,我男人的堂兄過來找他,說小孩子出事了,讓老爺子幫忙去看一下,于是早上就去鄰村了,現在還沒有回來呢?你們急不急,不急的話在這里釣釣魚,晚上就能夠回來了。

  趙中華問是什么事?

  她回答說也不曉得,老爺子跟那大伯從林中小屋出來后,也沒有多說,匆匆忙忙地就趕去了,連回來不回來也說不得準。趙中華問有電話么?答:沒有,老爺子最討厭電子產品了,哪里會用那東西?

  趙中華沉吟了一番,回過頭來跟我們商量,說要不然我們也過去找一找?

  我們點頭說是,萬三爺的大兒媳往屋子里叫小屁股、小屁股……跑出了一個小屁孩兒過來,是她的外孫女,叫做魏梅梅,讓她帶著我們去鄰村她大伯家。

  村子離這里不遠,也就幾里路,我們便一路前行,跟著這個被喚作小屁股的女孩兒一起走去。

  沒多久便見到村子了,村前有一大片竹林子,里面有好幾個人在那里,我們正愣著,結果那個女孩兒高叫一聲“高昂……”,便朝竹林子里跑去。

3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一章 野三關,小屁股”

  1. 回復 2014/02/15

    SB北陵

    乃們居然叫一個女孩紙小屁股,讓她情何以堪吶!

  2. 回復 2014/03/09

    野三關

    這作者是我們恩施人嗎,咋野三關都知道

  3. 回復 2016/02/19

    ....

    陸左和雜毛萌得我一臉血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