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章 王麻子,碧油蛇

  村子不大,沒一會兒就來到了西頭的一處房子前。

  這房子跟村中其他的人家相比,格外破敗,墻體剝離,地基偏移,房頂上都沒有瓦,而是用那松樹皮曬干之后鋪就的。這樣子的房子,夏天悶熱潮濕,冬天陰冷,一到了下雨、下雪天,里面的人就不得安生,但凡有些錢財的人都不會是這般模樣的,想來這個王麻子家,是真的很窮。

  小屁股在路上跟我說了這王麻子的情況,他有三十多歲了,早年間也是勤快小伙兒,后來跟一姑娘處對象,結果家里窮,人家最終沒有嫁給他。普通人遭受到這種挫折,要么是發奮圖強,發誓也要拼出一個未來,要么就一蹶不振,從此得過且過。

  顯然他是屬于后者——小屁股告訴我們,王麻子在外邊的工地上打工,后來嫌累,四處漂泊,還撿過破爛討過飯,三年前回家來后就不再出去,平日里做些零工,但是也少,主要是靠他老娘過活著。

  我心中默然,說起來,王麻子的遭遇我也曾經有過一些,但是跟他不同的是,我站起來了。

  人若無自強、自尊之心,便是一灘爛泥,連路過的人都會唾棄。

  我們這一群人足足有十好幾個,除了小虎他們叫來的人外,還有些村里看熱鬧的,亂哄哄。來到房前,萬老爺子一抬頭,之前回話的那個中年人立刻去敲門,扣扣扣……敲了半天,房里面也沒個動靜。中年人有些疑惑,回過頭來詢問。萬老爺子是個何等精明之人,揮了揮手,那中年人表示知曉,返回去,使勁兒敲那破門,擂得震天響,瞧那動靜,我都擔心這搖搖欲墜的危房,要倒塌下來呢。

  終于,里面的人坐不住了,嚷嚷了兩聲,過了好幾分鐘,門開了,走出一個頭發凌亂的男人來。

  這個男人身形高瘦,長得尖嘴猴腮,不像是個好人。

  他穿著一件黢黑的老棉襖,幾十年前的老款式,腳下蹬著一雙拖鞋,睡意未消,頭上的亂發跟一年后火遍網絡的犀利哥有得一拼。他抱著胸口走出來,看著門口圍著這么一大圈人,眉頭蹙起,不耐煩嚷干什么咧?一堆人圍在這里,是要給咱們家送溫暖不成?

  這時分都是下午三點多了,還在睡覺,果真是個懶漢子。我看他的臉上,確實有一些細碎的白麻子。

  難怪會被人叫做王麻子。

  他剛睡醒,并沒有洗漱,說話間嘴里面臭烘烘的,中年人一臉嫌棄,低聲說王麻子,整天睡睡睡,要么就是喝酒,真不讓你老娘省省心,你狗日的惹禍了你還不曉得?王麻子揉了揉眼窩子里的眼屎,長長地打了一個呵欠,然后環顧了周圍這一伙人,哈哈大笑,說馬二貴,老子在家里面閉門睡大覺,整日里不出門,還闖個球的禍事?難道這國家,還規定我不能夠睡覺不?有事說事,沒事老子還要睡覺呢。

  說完話,他也不招呼眾人,返身回去要關門。

  也不用人招呼,立即有兩個年輕漢子走上前來,把這門給攔著,不讓他關。見著王麻子如此囂張,高昂他娘一肚子邪火沒地方發,見左右也沒人攔著,便沖上前去,破口大罵,都是些本地罵人的土話,然后伸出手,往王麻子的臉上撓去。

  這婦人罵起街來頗為厲害,但是顛來倒去,攏共都是幾句粗俗不堪的話語,遠不及肥母雞罵得清新淡雅。我忍不住回頭,看站在雜毛小道肩頭上的虎皮貓大人,只見它腦袋一栽一栽地,好似拜神磕頭,見我望它,撇了撇嘴,罵一聲“傻波伊……”,它尾音拖得老長,然后轉過頭去,繼續睡覺。

  高昂他娘常年在地頭勞作,一雙扳老玉米棒子的手粗糙極了,氣力也大,像頭母老虎似地撲上前去;而那王麻子雖是個男人,但是身體卻虛弱,沒兩下竟然被撓出了一臉的血痕。

  我不知道萬老爺子為何如此肯定王麻子就是放蠱咬傷高昂的人,反正瞧他這還不如娘們的渣渣戰斗力,我是真心瞧不上的,若是,則簡直丟盡了養蠱人的臉面(在這里糾正一點,其實普通的養蠱人因為常年受毒素的影響,身體其實很差,若無調養之法,便如同羅二妹這般常年病患、癱瘓在床的慘狀,也有可能,跟身懷金蠶蠱的我是沒法比的)。

  我們袖手旁觀,兩人廝打了一會兒,那王麻子被抓得哇哇大叫,直罵潑婦,而臉上的白麻子倒是被抓脫了好多。正在這時,從遠處跑來一個老婦人,口中發出殺豬一樣的大喊,然后沖到近前,跟高昂他娘拉扯成了一團。

  這老婦人足足有五六十歲,一臉的皺紋,頭發灰白,雙手枯瘦如鷹爪,一邊跟高昂他娘拉扯,一邊大聲哭泣著,說莫打我崽,莫打我崽……樣子十分可憐。旁人見了,紛紛上前勸阻,而高昂他娘雖然惱恨王麻子的蛇蠱給自家孩子咬傷,但卻也不是一個能對老人下手的婆娘,在最初的驚詫過后,往后面退去。

  老婦人像保護小雞的老母雞,摟著王麻子,警惕地看著我們這一群人,悲傷地哭泣著,說你們這是做啥子?你們這是要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是吧?是要欺負我們老王家窮是吧?

  說實話,看著這老婦人憔悴的面容和粗糙得可怕的雙手,我心中不由得一軟,又見她哭得極為傷心,更是心有戚戚然。而那王麻子則一臉戾氣地瞧著我們,微瞇的小眼里發出閃亮的光,如同細碎的刀子,狠狠地扎在每一個在場的人臉上,這怒火要能夠量化,足以把我們給焚燒殆盡。

  中年人跟這老婦人解釋,說老嬸子,你誤會了,不是這樣子的。他停頓了一下,指著被人攙扶的高昂,將之前發生的事情跟她一一道來。

  我注意到,當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老婦人雖然斷然否認,但是卻很奇怪地瞧了她兒子一眼。

  這種下意識的反應,讓我知道她顯然知道這事情跟自家兒子是有關系的。而左右也都有精明之輩,自然也瞧得出來。只是王麻子臉色如古井,波瀾不驚,仿佛跟他一點兒關系都沒有。

  高昂母親頭腦的熱度消退之后,又變得清醒許多,她竟然撲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拉著老婦人的褲腳哭泣,說老嬸子,我家高昂才十歲,他可是老高家三代單傳的獨苗苗,要是就這樣死去了,我可活不成了,他爹要回家來,可不得把我給打死啊……

  她哭得悲傷,老婦人臉上有不忍之色,然而望向自家兒子那狼狽模樣的時候,又咬了咬牙,說你們都說是咱家王柱子害了高昂這孩子,那有啥子證據不?若沒有,這沒憑沒據地往咱老王家潑臟水,是啷個道理?

  見王柱子抵死不認,而老婦人又說得如此堅決,人類的天性向來都同情弱者,旁邊湊熱鬧的人紛紛說些討巧的好話,言下之意,倒是有些怨我們責怪錯了人。萬老爺子臉色轉冷,死死地盯著王麻子,也不說話。他之所以在村中威望甚高,除了是萬三爺的大哥,萬家房族的長房外,本身處事也是極為公正,不偏不倚,才使得人人敬重,倘若沒有證據便胡亂指責無辜,確實是會讓他的名聲受污。

  像他這種一輩子自詡威名的人,最忌諱的,也就是這種事情。

  周圍的人議論紛紛,越說越偏向了王麻子娘倆——王麻子這個人雖然懶得出奇,但是畢竟在村子里也沒有什么惡事,旁人只覺得他是個不孝順的懶漢子,但跟自己卻沒有半分關系。這場面鬧哄哄的,我瞧著那萬老爺子臉色難看,想著畢竟是萬三爺的大哥,兩家人也親近,不如賣他一個好,我來出這個頭,也好得讓萬三爺高看我一眼,盡心幫我治手。

  如此尋思了一番之后,我隔著木門往房間里瞅,仔細地瞧著,甚至還上前兩步,準備走進屋子里去。

  我這一舉動,一直捂著臉的王麻子立刻走過來攔住我,說干嘛呢?怎么就往里面闖啊?

  王麻子這竹稈兒一般的身材哪里能夠攔住我,我直接把他的手甩開,大步踏進房內。蠱毒一道,自然是金蠶蠱最為擅長,尋找同類的事情,它簡直是駕輕就熟。我走進房門之后,也不停留,直接往里間走,一直來到了昏暗的廚房里,舉頭瞧著房梁上吊著的一個竹籃子,看著它在一根繩子上面只晃悠。

  我從門后找來一根掃帚,準備去將那竹籃給挑落下來,緊跟進來的王麻子臉色大變,伸手過來要攔我,我哪里會讓他得手,用掃帚一挑,那竹籃就跌落下來。

  竹籃一跌落,立刻從里面游出一根碧綠的細蛇,長度僅僅如同一根2B鉛筆,一下子就朝我躥來。

  我不愿在這些人的面前將金蠶蠱給亮出來,轉身朝外面跑去,王麻子伸手將那條細小的綠蛇給拾起,他實在惱恨揭穿了秘密的我,然后朝著我追來。跑出房子,沒走幾步,便看到王麻子僵直在門口沒有動彈。我有些奇怪,順著他的目光往外瞧去,只見兩個男人從路的對面慢慢地走過來,為首的那個,氣勢如山。

1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三章 王麻子,碧油蛇”

  1. 回復 2014/05/23

    帽子

    連話都說不利索的小屁股,能把王麻子的情況介紹的那么清楚?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