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六章 腌酸菜,一行七人進群山

  確定好進山的事情,萬三爺自然也沒有瞞著我們,將明天進山的一些注意事項,告知給我們。

  黑竹溝確實是一個古戰場,不過這已經是兩千多年前的事情了。千年歲月變遷,至如今的影響已經微乎其微了,要幻想著在里面撿到個啥子文物古跡的,基本沒有希望;那是個奇怪而神秘的地方,大概也是因為其地勢使然:黑竹溝北有大巴山余脈盤踞,主脈沿著與神農架林區的交界由西向東延伸,中有巫山、南有武陵,諸般山脈匯聚,龍走蛇行,使得其兩側山體雄偉,崇山峻嶺,高峰林立,溝深且林密,溶洞伏流,地形復雜之極。

  更加古怪的是,這黑竹溝中常年霧靄彌漫,人跡罕至,內里落葉累積,有許多“桃花瘴”之類的有毒氣體,使得某些地方成了動物絕跡的無人區,貿然闖入的話,只會無端送了小命——1991年6月24日黃昏,鄂南林業局設計工程小隊的7名隊員,17名民工集體失蹤于黑竹溝,事后僅有半數逃生,便是誤入此區域。

  所以在入溝之前,務必將準備工作做足了,而且要將最壞的情況都預計足了,這樣子,才不會人沒救著,反而枉自送去了小命——類似的事情,其實我經歷得不少,自然更會注意。

  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自己能夠活下來為前提。

  萬三爺年輕的時候曾經去過黑竹溝,但是并沒有深入,行至一半就知難而退了,當下便將所知曉的一部分地形圖畫出來,供我們參詳。之后便是準備行囊,商議人員構成,這般忙碌到了傍晚,萬老爺子的大媳婦到堂屋里來喊我們吃飯,這才罷休。

  晚餐很豐盛,頗具土家族的特點,臘肉、豆皮、腌酸菜……跟我們那里的飲食習慣很相似,特別是那一碗酸辣子炒折耳根,幾乎被我一個人給包圓兒了。野三關的白酒很有特點,而且慣例是要客人不醉不歸的,但是因為明天要進山,便沒有拿出來,而是弄了些用糯米釀制的甜酒,度數不高,味道純正,剛開始喝著跟飲料一樣,過一會兒,便有些酒意上涌了。

  小屁股十分喜歡喝這甜酒,但是大人卻并不讓,死纏爛打要了半碗,飛快地喝完了,然后眼巴巴地瞧著我們大口地飲,小小的眼珠子里面流露出了滿滿的可憐。

  萬三爺拗不過這小丫頭的可憐勁兒,又饒了她半碗。

  她興奮極了,一邊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一邊乖巧地喊太姥爺,你真好,梅梅愛死你了……我們都笑,而萬三爺此刻臉上才露出了一絲愜意的笑容來。我有些奇怪,這好端端的一個小女孩子,為何大家都叫她“小屁股”呢?不知道這里面有著怎樣的故事。小屁股喝了兩口甜酒,湊過來問我,說大哥哥,你家的那條小肥蟲子在哪里,它要不要吃飯啊?叫出來一起吃唄?

  我還沒怎么說話,這個小女孩便一大堆問題拋了出來,我苦著臉,裝作不知道,說哪有什么肥蟲子,小屁股,你是不是看錯了?

  見著我一副確定一定以及肯定的嚴肅樣兒,她又迷糊了,撓了撓腦袋,左右找人打聽確認,又惹得旁人一陣笑話。雜毛小道問她為什么叫作小屁股啊?有人便說這是萬三爺給取的——這小孩兒當初生下來的時候,三爺瞧了一眼,覺得頗為喜愛,認為是個根骨絕佳的苗子,但是三爺當時卻說了另外一句話:“咦,這孩子的屁股怎么啷個小呢?”于是魏梅梅的這個小名兒,就這般流傳下來了。

  見著活潑可愛的小屁股,我心想能夠得到萬三爺說出“根骨絕佳”這四個字的評價,想來不出二十年,這個如同開心果兒的小家伙,必然也是一方人物了吧?

  雖然人們的愿望是生而平等,但是因為家庭、體制、天賦、教育以及其他的原因,這個愿望就如同烏托邦一樣虛幻。這原則引申到修行也是如此,比如我,若不是出生于七月十五,自然鎮不住那金蠶蠱,比如萬三爺,上面的萬老爺子和死去的二哥,皆是平凡之人,像是蕭家這一門中如此多的杰出之士,實屬難得——即是如此,雜毛小道的老爹也就是個普通的農民。

  這種話說來喪氣,但卻是現實,不過,命運并非掌握在別人手中,我們只有不斷奮斗,才可彌補。

  太陽落山,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中,我們與萬三爺、小屁股往村口走——他回自己獨居的林中小屋,而我們則暫居于小屁股外婆所開的農家樂客房里。到了半路,突然從山那邊刮來一陣大風,接著滴滴答答的雨點就從天上落了下來,而且雨勢在頃刻間就變得頗大,我們急忙朝著農家樂跑去,結果到的時候,幾乎個個都成了濕淋淋的落湯雞。

  農家樂開門做生意,條件自然不差,一番熱水洗浴溫姜湯之后,我們出來,沒看到趙中華和萬三爺,一問才知曉萬三爺執意要回林中小屋,而掌柜的則送他師父回去了,未必會回來。

  我和雜毛小道蹲在門檻前,屋檐上落下的水連成了一條直線,珠簾一般,望向遠處,雨勢頗大,而且好像沒有停歇的跡象,在黑竹溝的那個方向,時不時地閃過一道閃電,將那黝黑的山體給照得透亮。我心情有些沉悶,跟雜毛小道說瞧這樣子,那個腦袋缺根筋的小子要真進了黑竹溝,只怕是熬不過今日了?

  雜毛小道四處張望了一番,見左右無人,然后低聲說道:“說起來,你倒是要感謝那個叫作萬朝安的小子,若沒有他,鬼才愿意陪你進山采藥呢。不過話說回來了,萬三爺今天的話語里,好似有些細節的東西給隱瞞了,只怕明日一行,又是兇險萬分呢!”

  我奇怪,說既然兇險,你怎么還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虧你還笑得出來?

  雜毛小道哈哈地笑,說這你就不知道了吧?人若在順境當中,修為只會止步不前,再過十年也就是個碌碌無為的命,但倘若一直游走于生死的邊緣,這樣才會鍛就出我的強者之心。紅塵煉心,磨的是心境耐性,而生死打熬,卻是提升修為的不二法門。我老蕭若想強大,這種事情,自然是要多湊熱鬧才是。

  他說的決絕,但是我知道,他之所以肯進溝,大半還是因為我的緣故。

  所謂朋友兄弟,授人與恩,卻從來不求回報,而且不去刻意提及,這樣子,才會讓人感覺相處得舒服、自然和純粹。

  虎皮貓大人站在屋檐下的木梁上,看著外面的雨幕,顯得格外惆悵,低聲罵了一聲“傻波伊”,振翅飛回屋子里去,繼續睡懶覺。我和雜毛小道聊了一會兒天,聞著這有著山里泥土味兒的清新空氣,心情反倒是舒暢不少,在這樣的雨夜里,擁被而眠,倒也是睡得舒暢。

  次日早晨,我們早早起來,天上的雨小了一些,如細膩的絲綢,朦朦朧朧的讓人不想動彈,見到院子外的土路一片泥濘,讓人對今天的進山一行,心中多少也產生了一些擔憂。

  趙中華和萬三爺過來后,小屁股的外婆給我們做了早餐,并且張羅著一些干糧和肉干,以作備用。村里有車過來接我們,在與萬老爺子的大兒子萬勇、兩個房族里的漢子萬朝新、萬朝東匯合后,我們一行七人,開始徒步進山。

  我穿著一件寬大厚實的黑色雨衣,腳蹬雨靴,身上的背包讓油布給緊緊包裹著,走在村后的山路上,在這煙雨朦朧的冬季清晨中,緩慢前行著。一夜的雨水,將之前的一切痕跡給沖刷干凈,這使得我們的目標更加撲朔迷離起來,泥濘的道路使得我們的行動遲緩,而且充滿了危險。

  進山不一會兒,幾乎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凝重的面容。

  這場雨,下得實在是太不巧了,仿佛老天爺故意跟我們作對似的。不過我們再自大,也不會認為老天爺是圍著我們轉的,于是只有默默忍受著。山路走了六七里地,那雨絲開始收斂,天空陰沉沉的,仿佛領導的臉,不過我終于喘過一口氣來,將雨衣上面寬大的帽子給撩到后面去,這才有心思觀看周圍的環境來:倘若拋開道路難行的種種因素,這林木參差、綠意盎然的美麗景象,那綠葉間殘留的清亮雨珠,倒是頗有唐詩人王維《山居秋暝》詩作中,那種清新淡雅的意境。

  人若在逆境中掙扎,多少也是要找一些讓人開懷的事情去關注,要不然就要郁悒得產生各種悲觀之情,沒有一點兒拼搏奮斗之意了。

  一看到這些美麗景色,我的心不知道怎么的,就豁然開朗起來,走路也更加帶勁兒了。

  我不認識路,便拄著路邊砍來的小樹做拐杖,跟著前面的人走,與這泥濘得讓人發瘋的山路作拼搏,埋頭苦走了不知道多久,突然前面的人停了下來,雜毛小道捅了捅我,說到了。抬頭望去,只見一道薄霧迷朧的山路峽道,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4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六章 腌酸菜,一行七人進群山”

  1. 回復 2014/05/20

    虎皮貓大人

    野三關那個地方好像出了個鄧玉嬌

  2. 回復 2014/12/09

    我第一

    我是看了第2遍3

  3. 回復 2015/06/10

    看到山居秋暝默默地背了一遍

    好無聊。。。。。

  4. 回復 2018/03/03

    豬油

    在這樣的雨夜里,擁抱而眠,倒也是睡得舒暢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