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七章 掉深坑,骨頭骷髏一面墻

  我們一直順著山路走,起起伏伏,都是山民用腳板底踩出來的土路,一開始還有些田地,后來便沒有了,都是茂密起伏的山林,然而走到了這黑竹溝前面的時候,卻感覺地勢陡然低了很多,一路向下,形成一個寬廣的大峽谷,約有數百米。透過那薄薄的霧紗望進去,綠草成蔭,林木茂密,偶有些紅的、黃的、白的小花兒點綴其間,竟然沒有幾分冬天的寒意,倒是顯得綠意盎然,如同春日一般。

  下黑竹溝的道路,是一大片傾斜四十度角的滑板巖,曲曲折折,并不好走,昨日萬三爺他們便是止步于此。下了一夜的雨,這巖石顯得更加的滑膩,一個不小心,只怕就會摔落溝中,粉身碎骨而亡。

  一行人駐足于這滑板巖的上坡頭,看著下面的薄霧溝子,均感覺有些前途叵測。

  萬三爺七十多歲了,一路行來,臉不紅氣不喘,顯露出了強健的體魄,反倒是他那大侄子萬勇氣喘吁吁,被這一路的泥濘折磨得夠嗆,萬勇年歲五十多,但是萬三爺的兩個房孫萬朝新、萬朝東,一個三十多,一個二十來歲,皆是盛年,卻也累得不行,蹲在地上不肯起。

  他們都是在這大山里跑慣的漢子,由此可見這磅礴大雨之后的山路,是有多么的難行。

  要在這種情況下找尋失蹤的萬朝安,簡直是困難之極,除非那小子自己跑出來。

  萬三爺拄著一根木棍兒,刨了刨這附近草叢,又盯著那地面,試圖找出一些殘留的痕跡來,然而并沒有,這使得他有些疑惑。蹲在地上的萬朝東朝著萬三爺,指著斜側里的山道說道:“三爺爺,這幾天濕氣重,山羊也怕滑蹄,肯定不會往這黑竹溝里溜的,只怕小安子追到了涼傘坡那邊去嘍?”

  萬三爺并不理會他,捻著胡須思考了一會兒,然后蹲下來,解開雨衣,從懷里面掏出兩個銅錢板兒來,雙手合攏之后,默默祈禱一番,往地上一擲,沒待旁人看清楚,他便將銅錢收起來,起身說走吧,我們下去。

  說完,帶頭往下走,趙中華和他的幾個后輩都沿著“之”字形石道,小心翼翼地跟了下去。

  我們正想跟著,在天空上游弋的虎皮貓大人飛落下來,站在雜毛小道手臂上面,抖動了一下身子,射得我們一臉水珠子,我正想罵一罵這該死的肥母雞,卻聽它用比往日要低沉一些的聲音告訴我們,這溝子里有古怪。

  我灑然一笑,說這溝子自然是有古怪的,要不然之前那些或失蹤或死亡的人,不是白犧牲了么?

  虎皮貓大人指著坡腳那溝子,說那里面不但陰氣濃重,而且還似乎有法陣的影子,只怕以前很多人之所以在黑竹溝死亡,就是被迷在了陣中,出不得來……不過嘛,有大人我在,你們若要進去的話,自然是不用擔心的。我和雜毛小道連忙拍它馬屁,說是啊是啊,全靠大人照應。

  這廝一聽夸贊,立刻飄飄然起來,說小毒物,若你把你家乖女兒許配給我,我定會保你來去自如,怎么樣?

  坡下傳來了掌柜的喊聲,我呸了這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一口,拄著木棍走下坡去,后面傳來的虎皮貓大人氣急敗壞的聲音:“你個狗日的,就是困死你,大人我也不出手救!”

  我哈哈大笑:“那朵朵豈不是也出不來了?”

  虎皮貓大人:“你……”

  ********

  從滑板巖下到了溝底,發現昨天下的暴雨將遠處的小溪灌涌,結果溪水暴漲,漫過了周圍灘石,一片沼澤地。不過溝底寬闊,小半里地,我們自然挑那地勢高一些的地方行走。溝里的白色霧靄,從上面看著似乎有些濃郁,但下到了谷底卻并不算什么,舉目望去,幾十米內的景色,盡收眼底。

  萬三爺的眼睛毒辣得很,不一會兒就一窩草叢前找到了萬朝安曾經來過此地的證據。

  看著老爺子手上的那顆黑色紐扣,萬勇也確認,說應該是朝安那兔崽子夾克衣上面的扣子。

  既然有了線索,我們自然就在溝口旁搜索。不過旁人都是搜尋人的蹤跡,而我大部分的注意力卻都朝著四周那些花花草草上尋摸著——出發前,萬三爺把蒿荻雪膽的模樣說與我知曉,讓我進山的時候多留些心。事關生命,我自然費心四處找尋。

  拉漁網一般地搜索一陣子,并沒有瞧見更多的線索,于是我們朝著里間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幻覺,我余光里似乎發現滑板巖坡頂上有一個黑影子,但是認真打量的時候,卻又不見蹤影。我拉了拉身邊的萬朝東,問他今天進山,就我們這些人,沒其他人跟著?萬朝東下來時摔了好幾跤,雙手盡是泥巴,一臉的不樂意,聽我問這,就笑,說這大雨天,誰沒事跑到這山里面來?有病啊!

  我不再說話,疑惑地回望了幾眼坡頂,繼續往里間行去。

  山溝底部有很多巖石地,雖然也有積水,但是卻比我們來時的山路要好走許多。沒有泥濘,我們小心前行著,感覺腳步都輕快了許多。我和雜毛小道位于隊伍的尾部,與眾人輪流不斷地呼喊著“萬朝安”的名字,以期冀那個冒失鬼能夠聽到,并且趕緊現身。

  走了大概幾里路,前方突然分出了幾條岔路來,有往密林前行的野獸小徑,有直走的石道,也有沿溪而行的爛泥路。

  這山谷寬闊,而我們就這區區七個人,自然不可能兵分好幾路。萬三爺蹲在地上,又用銅錢問路,最后選擇了左邊那條野獸踏出的小路前行。我們此行帶了兩把三管獵槍(三連發),分別由萬勇和萬朝新帶著,以防野獸,萬朝新是村中的民兵隊長,平日里也經常溜山打獵,自然由他領頭,往前一路走。

  我依然走到最后,走了一段路,我突然看到在不遠處的荊棘草叢中,有數株墨綠色廣闊葉片的植物,莖枝長而粗壯,絨毛疏短,藤蔓邊緣和中央密布乳頭狀突起,背面較稀疏,其間點綴著些倒卵型的白色果子,瞧這形狀,莫不就是我所要找尋的蒿荻雪膽?

  我心中大喜,連忙走過去,想要就近觀察一二,哪知沒走幾步,前面貌似草叢的地面上沒有傳來受力感,腳下一空,便往下跌落。

  在身體失去平衡的一剎那,我全身的肌肉立刻繃得緊緊,腰一扭,伸手就抓住了幾篷野草。

  啊——

  那野草哪里能夠承受得住我的體重,立刻脫離土壤,隨著我一同跌落下去。我心中慌忙,然而還沒有反應過來,腳就著了地。我半蹲著,將下落的勢能緩沖,緊著著借助上面投過來的光線打量四周,這才發現我跌進了一個狹長的深坑中,因為上面的草叢斜密生長,又有一層浮土,結果導致我以為是平地,跌落其中。

  “小毒物、小毒物……”

  頭頂傳來了雜毛小道焦急地呼叫,然后光線一暗,上面的空間被一個人影給擋住了。

  這坑高三四米,我怕他掉下來,連忙還說沒事,老子屬鐵疙瘩的,踩不爛摔不壞。他沒好氣地怒罵,說你個吊毛,沒事往這邊跑個毛啊,趕緊上來。坑里有些黑,我摸出了手電筒,準備找一個受力的地方爬上去,結果剛一打開電筒,照在那墻壁上的時候,嚇得我心頭一陣加速顫動。

  我擦勒……

  這一整面泥墻上面,密密麻麻地鑲嵌著好多白花花的死人骨頭,這骨頭有大腿骨、肋骨和細碎得不成模樣的骨頭,更讓人觸目驚心的是間雜在其中的骷髏頭,有黑色的、白色的以及灰色的,上面布滿了濕滑的青苔,驟然相見,讓我舌頭發麻,渾身僵直,手電四處照射,只見長坑四面皆是尸骨,腳下也是。

  正好上頭有繩子垂下來,我立即拽著,手腳并用地爬了上去,雜毛小道見我一臉驚容,問咋了?我說靠,下面盡是些死人骨頭,之前掌柜的說這里是古戰場,果然不假。

  雜毛小道嗤之以鼻,說都兩千年過去了,哪里還有啥子骨頭喲,眼睛花了吧?

  我見他不相信,便慫恿他下去一瞧,他卻不愿,抬腿便要走,說前面發現有情況,大家都過去了,趕緊著。我說等等,繞過這道坑,將那荊棘叢中疑似蒿荻雪膽的東西給采摘下來。看著我手上這紡錘狀的白果子,雜毛小道疑惑地說:“莫非這東西,就是蒿荻雪膽?”

  我說是,不過還是要找萬三爺親自確認一下的……咦,他們人呢?——我四處張望,視線里都已經不見人影了。

  雜毛小道說萬朝新在前面拐角處發現了一個防雨帳篷,大家都跑過去了,要不是老蕭我看著你,你就呆在那坑里面等死吧。說完帶著我往前跑,我們轉過一片野生桃樹林,只見前方的草甸子上面有一個藍色的大帳篷,周圍還有好些爐子、板凳和繩索之類的東西,萬三爺和掌柜的他們則在旁邊翻檢著,但是卻沒有見到其他人。

  當我們走近草甸子的時候,突然從林子里跑出一個黑影,手上緊緊握著一把槍,朝我們大聲呵斥著。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