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 惡鬼娃娃

  聲音漸小,我見到楊經理和劉哥看著敏香都放大的瞳孔,一陣急劇收縮,估計是看清楚了敏香的“真容”,心中震撼。而我這一吼把敏香嚇了一跳,懵了,回過神來,撲到楊經理懷里哭,說嗚嗚嗚,有人欺負我……楊經理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看著我和雜毛小道戲謔的眼神,看著劉哥一臉明顯的同情,咬著牙,一把將敏香推回沙發上,冷冷的說:鄧春菊,你到底干了什么?

  黑霧消散,楊經理也有些不客氣了——這么丑,明顯也沒有什么價值。

  事實上從剛才楊經理的表現來看,他應該是見過如此容貌下的敏香(或鄧春菊),但是原本的敏香與被迷幻后的敏香,兩者的面容交錯混雜,讓他的記憶顯得有些混亂,不敢確定——這也是常用古曼童提升自己美麗的女人的常有印象,你會覺得很千面,各種姿態都會有。

  仔細回憶一下你見過的明星,想一想誰會養呢?

  敏香見楊經理這么反應,見我們這些男人厭惡的表情,愣了一會兒,知道自己的戲法被破了,怨毒地看著始作俑者的我,突然她雙眼一瞪,翻白,像一個木偶般從沙發上彈起來,撲到我面前,要抓我撓我。我這人不打女人,但也不想被人撓一臉的血印子,立刻從沙發上一個后空翻——我身手已經很靈活了——避開這發瘋了般的女人。

  她見我跳開,大罵著,那臟話我現在想起來都臉紅,就不一一贅敘了,緊接著她又盯上了蕭克明,母獅子一般怒吼,去抓他。

  屋子里的幾個男人七手八腳地把她給制住,我剛才還說雜毛小道不重口味,這話我現在收回,這廝此刻已經死死的摁住了敏香的胸和手臂,一邊喊莫亂來,莫發瘋,一邊咸豬手亂摸,毛手毛腳的。我四處張望,提防那個害了三條人命的小鬼露面。

  在我胸口處木牌的朵朵躍躍欲試,想出來看看她的同伴是什么樣子的。

  楊經理、劉哥和雜毛小道終于制住了敏香,這女子的力氣出奇的大,但是劉哥可是傳說中的特種兵,而雜毛小道據說也有一牛之力,好歹將其制住,雜毛小道立刻咬破右手中指的指尖,涂抹在這女人額頭上,然后念“清心寡欲咒”。我曾笑他是個做小和尚的命,偏偏做了個葷素不忌的雜毛小道,這里面就有夸他念經持咒字正腔圓、快速的意思,打個比方吧,他那速度,跟現在很火的《中國好聲音》主持人華少播廣告的那段一樣——快吧!

  在雜毛小道持續的咒語中,敏香的掙扎逐漸地減輕、停止,她呆呆地任三人給抓住手腳,長嘆了一口氣,無神的眼里,滾出許多熱淚來。

  見她情緒恢復正常,三人把她扶著坐起,楊經理和劉哥小心戒備,而雜毛小道吃完便宜,抹干擦凈,直接問道:“你自己根本不會制小鬼的,怎么弄來的這個惡鬼?”她仍在流淚,清亮的眼淚從兩頰間滑落,滴滴答答地落在大腿上,把粉藍色的旗袍氳濕。

  終于,她回過神來,說她是在淘寶上面網購的,是來自泰國的古曼童,花了她2萬多塊錢。買回來之后,胡亂地養著,按照說明漸漸感應到了,然后自己的魅力就變得越來越厲害了,很迷男人——男女通殺,開始還竊竊為喜,可是到了后來,卻感覺它越來越不受控制了,暴戾,好殺人……說完,她坐起來,旁邊兩人以為她又發狂了,誰知她緊緊握住雜毛小道的手,哭著吶喊道:“大師,救救我吧!”

  這聲音凄厲悲慘,靜寂的房間里面乍聽有些驚恐。

  更大的一聲喊叫又出現,這回是劉哥,只見這個漢子指著辦公室的窗外猛喊:“又來了!又來了!”我們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木偶般的大頭娃娃,正飄浮在窗外,面無表情、大頭上面臟兮兮的,全是血污,它盯著我們——不,應該說是盯著我胸口處的木牌子,眼睛是白色的,空洞無神,說不出的詭異……

  呀——尖利的叫聲想起來,它一張口,露出許多白森森的牙齒,透過窗戶,撲飛進來。

  瞬時間,整個房間都扭曲了,四周都是血海深淵一般。

********

  “哚——”

  “鏢——”

  我和雜毛小道幾乎是一起口出真言,那瞬間臨近的小鬼,在我們共同的猛力呵斥聲中,被生生定住。這時它的真實模樣才顯現出來:大概三歲孩子大小,頭顱出奇的碩大、古怪,是光頭,上面有不少黑蚯蚓一般的筋脈血管,蟲子一般蠕動,眼睛是純凈空洞的白色,直勾勾的,無神,四肢短小,身上穿這一身破舊的嬰兒服,臟兮兮的。

  它嘴抿著的時候很小,櫻桃,一張開,全部是鋒利的牙齒。

然后,一大股極其難聞的尸臭味就傳了出來,在整個房間里飄散,惡心至極。

  楊經理和劉哥這時“哇”的一聲叫喚,連滾帶爬地離開,蕭克明一把推開敏婷,不知從哪里就掏出一張黃紙符箓,上有黑紅相雜的字跡,龍飛鳳舞,他右手拇指和食指一搓,隔空便擲去,很準,立刻就沾染到了這小鬼的身上。

一沾陰身,立刻燃起藍色火焰來。

  我沒有這般符箓的本領,只是按著十二法門中禁咒一章的本領,持著咒,用空氣震蕩的能量,將它死死地拖延著,手上一熱,這是金蠶蠱傳遞給我的能力,它其實也算是個搞幻術的大行家,四周血海深淵被我手一揮一帶,又還復了模樣。見多了朵朵,我對此有些心得和研究,于是并不畏懼這小鬼,一個箭步跨前,就揪著了這個小鬼頭青灰色的小腿子。

  它雖是靈體,但是我卻有著朵朵和金蠶蠱的幫助,一把抓個正著,拽下來,把它大頭砸在茶幾上,砰地一下作響。這時蕭克明的符箓已經燃燒完畢,那小鬼難受極了,居然發出了向老鼠一樣“唧唧吱吱”的叫喚聲——我前面說過,小鬼沒有聲帶,一般都發不出聲音來的,除非是很厲害,引起空氣共鳴。

這個小鬼雖然用迷幻之術害死幾個人,但是并不如我和老蕭兩人,顯然不是。

  它這叫聲,純粹是因為被雜毛小道的符箓之火灼燒到了靈魂。

  這是靈魂的怒吼,絕望的嚎叫,燃盡生命力發出的悲鳴。

  它白色無神的眼睛突然陡然一亮,只看一眼,便覺得無比的怨毒和心寒。

  蕭克明一個箭步抵近,掐著法決,中指和食指之間又是一張黃紙符箓,他大聲喊道:“小毒物,這小鬼執怨已深,留著必是禍害人間的角色,你我今日合作,把它超度了算球?”這鬼娃娃猛地回身,朝我的右手臂咬來,一口犬牙交錯的利齒。它雖是靈體,但是拿這利齒咬人,人卻要中那尸毒,渾身變僵、長滿絨絨的黑毛,不消一個多時辰便死去,陰毒的很——這里說的是那殺過幾次活人,見過鮮血的小鬼,我家朵朵乖,不是。

  我哪里能夠讓它得逞,隨手一翻,抓住腳,又把它大頭朝下又一摔,避開去。

  我終于下定決心,這等邪惡之物,怎么能夠留它在人間害人?口中高呼同意同意,你老蕭快快的,不要再拖延。雜毛小道剛才是考慮到我養著朵朵,對這類古曼童有愛屋及烏的想法,若是痛下殺手,會惹得我不快,此刻見我放話,大喊:“得嘞!”話音一落,那黃紙符箓便伸進了小鬼滿是利齒的口中,轟的一下燃起來。

3條評論 to“第三卷 第五章 惡鬼娃娃”

  1. 回復 2014/06/21

    老八

    萬能的淘寶

  2. 回復 2014/08/06

    萬能的淘寶

    我萬能的稱號可不是吹的

  3. 回復 2014/09/20

    陸左

    可以網購烏克蘭大洋馬嗎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