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八章 李湯成,荒郊野嶺遇故人

  這個貿然從樹林里闖出來的家伙身后不遠,還緊跟著一個年輕人,也持著槍。

  他們手上握著的,是黑道上享譽盛名的“大黑星”,也就是五四式手槍,它的彈匣容量是8發,有效射程50米,特點是穿透力極強,威力巨大,可貫穿兩個人的身體。當年大圈幫挺進香港的時候,兇名赫赫。盡管不知道是正版的,還是中國四大作坊的山寨貨,都比我們這三連發,要厲害許多。

  不過當這個家伙狂喝著不要動的時候,我不由得笑了,而雜毛小道的臉上也露出笑意。

  當然,這個家伙的行為并不可笑,他和后面那個小兄弟手中的槍,也確實能夠威脅到我們的安全,被重點關照的萬朝新和萬勇兩人更是怕他們激動,誤傷了自己,不由得將手中的三連發給丟在地上,舉起了雙手——我們之所以笑,是因為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個荒郊野嶺的地方,碰到這么一個熟人。

  是的,領頭這個禿頂吊眉毛的中年人,確實是我們認識的……

  咦,他叫什么名字來著?

  我記憶力差勁,只知道年初我和雜毛小道坐火車去金陵的時候,曾在火車上遇到的一個胡侃大山的家伙,當初自稱是博物館的副研究員,玄學道術歷史文物皆略懂一二,然而卻被雜毛小道一句話給鎮住了,灰溜溜地離開。后來雜毛小道告訴我,說這個家伙油嘴滑舌的,插根大尾巴裝波伊,但是他身上那土腥子味,卻深深地出賣了他作為土夫子的身份。

  什么是土夫子?這是文雅一點兒的說法,講白了就是個挖坑撬墳的盜墓賊兒。

  雜毛小道家學淵源,對死者素來敬重,所以對這等人物厭惡不喜。不過當我們被他用槍給指著的時候,這點心理障礙卻不妨礙他攀這門子交情。于是走前兩步,拱手為禮,高聲唱諾道:“李湯成李兄,多日不見,想念得緊,怎么今日見面,卻是兵戈相見呢?如此可是大不妥啊!”

  那禿頭兒李湯成正在緊張地指著圍著帳篷的那幾個人,聽到招呼,扭頭過來瞧,十分疑惑。

  雜毛小道剃了個短寸頭,遠不復他之前在火車上那仙風道骨、道貌岸人的飄逸形象,使得李湯成半天也沒有認出來,雜毛小道不得不友情提示:“李兄是忘記了貧道,還是忘記了那半部《金篆玉函》?”

  聽到這《金篆玉函》之名,李湯成眼睛一轉,立刻想了起來,臉上的神色不由得放松了一些,槍口朝下,說哦,原來是茅道長和陸左小兄弟,多日未見,你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雜毛小道眉頭一挑,不答反問道:“李兄你又為何在此呢?”

  李湯成哈哈地笑,說老兄我是過來這里做科學考察的,怕有壞人,所以才如此這般。雜毛小道很不客氣指著他和他同伴手中的黑色手槍,說李兄,你這可不是朋友之道,都是自己人,撤了吧?誤傷了可不好……你是應該知曉我這本事的。李湯成臉色數變,居然被雜毛小道的話給唬住了,指揮著旁邊的那個年輕人,收起槍來,然后拱手告一聲得罪,說道長來此,所為何事?

  雜毛小道指著萬三爺等人,說這是我的長輩,他們也是這附近的村民,因為家中小孩丟失了,于是一路追蹤至此。李湯成釋然了,呵呵地笑著,然后跟著發生沖突的各位賠禮道歉,話說得很圓,十分油滑。

  萬勇心急侄子的安全,出聲問有沒有見到一個二十一二歲的年輕人,濃眉大眼,學生打扮,從這里經過?

  李湯成搖頭說沒有,他們這兩天都在這里,但是沒有見到過任何人。

  我瞧李湯成身上濕淋淋的,衣服上蹭了好多黑黃色的泥土,心想著莫非這些家伙在這里盜墓,所以才會如此警戒?不過想來也是,黑竹溝這里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也沒有什么好出產的,也就是古戰場的傳說,讓人心動些。李湯成他們扎營在此,自然是想摸些明器,好出去倒賣,不然正如萬朝東所說,這大雨天,神經病才會來這里。

  只是他的回答似乎有些敷衍,趙中華一眼便瞧出來,沉聲問道:“請您再仔細地想一想……”

  見我們都張望過來,李湯成回憶了一會兒,說真沒有,不過……昨天我們在這里扎營的時候,從桃花林中傳來一聲野獸的嚎叫聲,值夜的小俊跟我們說看到一個高大的黑影從那里一晃而過,不知道是不是你們的朋友。在旁邊用警惕眼神盯著我們的一字眉年輕人點了點頭,說他當時沖這邊嚷叫撲來,我看著害怕,就開了一槍,結果就再沒出現,早上的時候,林子里也沒有發現什么蹤跡。

  萬勇心中焦急,連忙問小伙子,你看清楚那個黑影了么?他有多高?

  小俊眼睛往上翻,回憶了一番,說怕不得有兩米高吧?要不然,就是一米八、九的樣子。萬家人都松了一口氣,王朝新說朝安那小子才一米七不到,哈哈,應該不是他的。萬勇又不放心,說那黑影子昨天出現在哪里?小俊指了指遠處桃花林旁邊,說就在那邊,林子的邊緣,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早上就不見了。

  萬三爺眉頭一皺,趙中華立刻跟著萬朝東一起跑過去瞧。

  過了一會兒,兩人折返回來,趙中華手上拿著一撮青草,遞到我們面前,說下了一整夜的雨,什么痕跡都沖刷干凈了,只是這草叢附近,有好幾個大大的腳印子,這草上面,還有毛發。萬三爺伸手,從這草中挑出一根棕黑色的曲卷毛發來,看了一會兒,也沒有說話,沉吟了一番后,喃喃說莫非這里也通向大巴山樹坪?

  萬勇也皺起了眉頭,說在溝口倒還見到了那兔崽子的扣子,怎么就不見人影了呢?

  李湯成見我們都在疑慮,舉手發誓,說我們來這里三天了,真的沒有見到你們要找的人。正在這個時候,萬朝東這個家伙說話一點兒沒過腦子,見到李湯成他們這副模樣,竟然直接地問道:“你們在這里,莫不是要盜這溝子里面的墓吧?”

  此言一出,整個場面的氣氛都變得僵直了。

  這其實是心照不宣的事情,我們都沒有糾結這東西,畢竟我們又不是警察,而是進山找人的山民,李湯成盜墓便盜墓,既然他愿意賣我和雜毛小道的面子,放下武器,我們就只當做沒看見便是。瞧他們黑星手槍都用上了,必然是一伙亡命之徒,然而萬朝東這個白癡,居然將這層窗戶紙給捅穿了,讓我們都不由得冷場,不知道該說什么是好。

  雙方都沒有說話,李湯成臉上的橫肉一跳一跳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縫,而那個叫做小俊的年輕人,手已經叉在了腰間,隨時準備拔槍相見。

  我估計無論是我們這邊,還是李湯成兩人,心中應該都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

  萬朝東見這陣勢,終于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了,小心翼翼地解釋道:“都說這里面有神農墓,可是這溝子我們村的人都摸過好幾遍了,哪里會有啥子古墓哦,假的啦,哈哈,哈哈……”李湯成皮笑肉不笑地看著他,說哪里,我們就是聽說這里有以前古夜郎和漢朝交戰的遺跡,所以過來考察的,這事情,你們縣里面應該是知道的。

  萬朝東恍然大悟,說是么?那真的是失敬了,我阿東長這么大,還真的沒有見見過專家呢,原來您就是。

  雙方寒暄幾句,萬三爺提出來,說我們要繼續往前去找人,就不耽誤兩位了。

  那個叫小俊的男子有些猶豫,不過他并不是做主的,李湯成拱手為禮,說我們這里還有事,就不送諸位了。萬勇和萬朝新沒有敢去撿地上的那兩把三連發,拄著木棍兒跟著老爺子朝遠處走去,趙中華也離開,而我與雜毛小道則走上前來,由雜毛小道跟李湯成挑明,說李兄,你老兄雖然做的是土夫子的行當,但是兄弟們也都不是什么好營生,只想著找到家人,并沒有多管閑事的心思,多謝你給了個面子,青山不在綠水長流,我們有緣再會。

  李湯成依然彬彬有禮地拱手,說客氣了,道長既然通曉《金篆玉函》,那么必然是天機莫測的高人,人在江湖飄蕩,靠的就是“朋友”二字,日后老兄我有難處,說不得還要求得二位的幫忙。

  我們皆說這事好說,江湖朋友一句話,自然是要拔刀相助的。

  說完,我們也轉身離開,準備去追逐遠處的幾人。

  突然在這個時候,從李湯成他們兩個人出現的坡上又跑出了一個長發青年,朝著這邊大喊:“湯哥,豆子爺他們幾個出事了,你趕緊過來看看?”李湯成的眉頭一跳,回頭過去喝罵道:“楊津你個狗日的,慌慌張張個啥子?火燒到屁股了么?”

  那個被喚作楊津的長發青年哭喪著臉說:“火倒沒燒到屁股,不過豆子爺估計要死了……”

  李湯成聞言色變,也不管我們,撒腿就往林坡處跑去。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