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章 封洞口,三爺確認系雪膽

  萬三爺一生的大部分時間里,都在跟鬼物打交道,對于陰靈之氣,最是敏感不過,然而他也只是在那爆發的片刻,才發覺知曉。這一聲提醒并沒有起到效果,楊津那穿著帆布登山褲的大腿被果斷咬開,一大塊肉就被撕扯脫落,這肉被生生咬下來,迸射出許多鮮血,楊津栽倒在地,全身抽搐,手上的槍“砰砰”響,子彈朝著前方的草地上打去。

  在撕扯出一大塊肉之后,那豆子爺并沒有繼續作惡,而是反身朝著山包的后面跑去。

  我看他襤褸衣衫間露出的身體,有好幾處地方皮開肉綻,露出了黑紅色的血肉來,還有白色的骨頭,關鍵的地方在于,他在那一瞬間,從我的“炁”之場域中感應出來的,是濃黑如墨的森森鬼氣。

  是被附體了?

  我的眉頭剛皺起,便見旁邊的萬三爺手中飛出了一根紅色布索,將四米之外的豆子爺脖頸,給死死纏住。

  這紅色布索十分有特點,是去廟里面求香的那種功德紅布做的,四五股布條纏成一根兩指寬的繩索,上面吊著九個純金鈴鐺,這一繃緊,立刻“叮鈴當啷”地響。這響聲似乎有魔力一般,能夠催人睡眠,擾亂人的心志,讓人只想閉上眼睛,好好睡上一覺。

  趙中華曾在浩灣廣場給我們展現了他的驅鬼繩術,而看到萬三爺這里,方知道其中的老辣厲害。

  只見他從袖口冒出的紅色布索,如同一條有生命的靈蛇,將那豆子爺各種纏繞,三擺兩蕩,便將這個嘴里面還在咀嚼著人肉的豆子爺給止住,不讓其奔走。在楊津殺豬一般嘹亮的哭嚎聲中,我、雜毛小道和趙中華都果斷搶上了前方,最先出手的是掌柜的,他雙手一拉,一根用桐油煉制的紅線立刻出現,紅線鎖陰,他怕這里面的東西逃散,難以找尋,立刻用紅線將豆子爺身上的幾個要害部位,給封了起來。

  我的真言一掌,印在干燥的后心;雜毛小道的袖里腳,蹬在了豆子爺的左胯。

  僅僅是在一瞬間,我們各自出手,將那尸變的豆子爺給打倒在地。

  萬三爺繩索一卷,將那個家伙給拖到了自己面前,雙手結出了一個簡約印記,然后緩身頓地,重重地印在了這個豆子爺的腦門上方。因為豆子爺頭上、身上有強腐蝕性的液體,萬三爺并沒有與他接觸,但是一股沉悶的爆響猛然出現,接著那股縮成一團的黑氣被一印逼出。

  這黑氣被逼出來之后,本想逃散,然而趙中華結的那紅繩鎖靈并不是吃素的,于是便走脫不得,瘋狂顫動著。萬三爺手疾眼快,從腰間掏出一個碧綠色的竹筒,將上面蒙著的油傘布給解開一個口子,那團黑氣便如同乳燕投林,鉆進了這竹筒之中。老爺子快速念了一段經文,然后把油傘布給重新封上。

  趙中華念著與萬三爺同樣的經文,然后用一種復雜的方法,彈草地上的這具血尸。

  剛才還兇猛得如同惡煞一般的血尸,在片刻間,伏地不起,竟然被我們給聯手擺平了——說“聯手”這話還真的不好意思,其實就是趙中華師徒倆的功勞,主要是萬老爺子實在太厲害了,辦這事情駕輕就熟,如同流水線一般,搞得我和雜毛小道淪落為了打醬油的一員。

  一切完畢,我們這才關心起被咬了一大口的楊津來。這個家伙的大腿被咬破了血管,咕嘟咕嘟地冒血。我們剛才在制服豆子爺的時候,萬勇他們立刻給他的傷口做了緊急處理,然而血流得止不住,不一會兒就將那外面包裹的層層白布,給潤濕成了暗紅色,并且還有繼續蔓延的趨勢。

  救人要緊,盡管幾分鐘前他還在拿著手槍指著我們。

  我一拍胸口,金蠶蠱出現,它與我心意相通,并沒有半分的耽擱,直接就飛進了那潤血的紗布里面去。

  乍然看到這金燦燦的肥蟲子隱入其中,好多人嚇了一跳,眼皮不住地抖動著。

  不過肥蟲子的止血效用是極好的,沒一會兒,這個家伙的鮮血終于是止住了,面若金箔,嘴唇都蒼白了,本來健康陽光的肌膚也變得越來越黯淡,如同注水多了的豬肉,沒有血色。李湯成見他的眼睛終于有了一點兒神采,連忙問楊津,說你感覺好一點沒有?

  楊津張了張嘴,渾身發抖,說好冷啊!

  萬三爺將那碧綠色的竹筒給收起來,說無妨,他這是失血過多的正常表現,去生一堆火,然后給他弄一點開水,沖糖水喝,應該就沒事了。他看向我,我點了點頭,將金蠶蠱給收回來。李湯成指著老爺子腰間的竹筒,說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我好像看到一股黑氣,給收了進去。

  萬三爺含笑著說你想到了什么東西,它就是什么東西。

  旁邊的小俊趕忙從隨身衣兜里掏出了一個黑色的角質狀硬塊兒,塞進了地上躺著不動彈的豆子爺嘴中。我瞧一眼,笑了,這東西不就是盜墓賊用來防僵尸用的黑驢蹄子么?雜毛小道也笑了,跟他解釋,說你們這老大并沒有變成僵尸粽子,而是被一絲惡念給附了身,然后才會暴起傷人的。

  李湯成有些疑惑,他指著自己脖子處用紅線吊著的一塊玉符,說不可能啊?我們這玉符可是從龍虎山青虛道長那里求來的,可驅避一切陰邪鬼怪啊!我聽到“一切”二字,就忍不住笑了,瞇著眼睛看那玉符,卻發現果然有一些意思,上面似乎纂刻了一個類似于“凈心神咒”之類的法陣,可以驅避外邪入體。

  他們這些常年在幽暗的墳墓中出入,天天跟死人打交道,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所以更加注重驅邪之物,這玉符想必也是高價求得的——通常來說,制符者若知道買符的是這幫盜墓賊,因為害怕沾了因果,自然是不肯的,所以這里面還要扣除轉手倒賣的錢。

  不過既然這玉符是真的,那豆子爺怎么還中了邪呢?

  我低下身子來瞧那具血尸,發現他的脖子上面,并沒有紅線穿著的玉符,想來是在剛才盜洞里的時候,就已經脫離了,才導致的邪魔入體。

  見到楊津渾身發抖,李湯成張羅著要背著他回營地里去生火,萬三爺指著那個黑氣縈繞、白霧蒸騰的盜洞,問他這個洞子可還要留著?李湯成凝視了那洞口幾秒鐘,跺腳長嘆,說想我豫北堂十七羅漢出山,意氣風發,至如今已經折了七人,現在連老大都葬身于這洞中,命都沒有了,還談什么發財?今日我們便洗手上岸,不再做這刀口舔血的日子,好生過活得了——填了吧!

  他神情蕭索,在萬朝東的幫助下,把地上虛脫的楊津給抬向了他們露營的營地處去。

  小俊也耷拉著頭,眼中噙著淚水,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個黑黝黝的盜洞——那里面還有他的兩個兄弟——然后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包裹著豆子爺的雙手,給拖向了下面的營地處去。在那一刻,我忘記了他們在剛才瞬間展現出來的窮兇極惡,莫名地有一種英雄末路的傷感來。

  這盜洞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或許是古墓,或許是死亡之地,不過瞧著黑霧繚繞的陰森氣息,即使下面有黃金百兩,也激不起我們探索的欲望。萬三爺從懷里又掏出一個晶亮透明的小鈴鐺,在這洞口處晃了一晃,那水晶鈴鐺無風自動響,清脆不絕。他老人家的眉頭蹙起,說這里面的陰氣濃重,想來是他們這些人將地下沉眠的鬼靈給驚醒了,我們還是將這出口給封印住吧,免得又費一番周折。

  我之前曾談過鬼物的種類,共計三十七種,形形色色,各種各樣,它們經常會與我們錯肩而過,有時候會交集,但是大部分時間里,如果不是惡靈怨咒,一般都是在不同維度的空間里,相安無事。這地下的陰氣,一般都是盤旋附著于地脈之間,并無害人之意,只是若給侵犯,自然報復強烈。

  萬勇、萬朝新跟著小俊離開,而我、雜毛小道、趙中華和萬三爺四人便用旁邊的泥土,將這盜洞給填滿,然后各自念起自家的法門經決,將這怨氣給消磨而去。

  念經唱和,不比尋常念咒那般講究快速有效,而是需要將每一字咬清,上下闋皆要來回盤念,其效果便如同市場上所錄制的那些佛樂禪音一般。不過那磁帶所錄制的聲音,因為經受了電子原件的干擾,幾乎沒有什么效用了,多的也只是跟人的心境作共鳴,讓人心情舒緩寧靜而已。

  這一番動作,足足唱了大半個小時,余音裊裊,方才罷休。

  平靜的兩個山丘之間明朗,并沒有一絲怨念。

  我將剛剛采摘下來的白色果實遞給萬三爺瞧,他一眼就認出了確實是蒿荻雪膽,直夸我好運氣,他年輕的時候,記憶中好像要過谷中的不毛之地,才有那么幾株,卻沒曾想在路邊就碰見了。我哈哈笑,跟著他們往那營地走,不過沒走幾步,雜毛小道突然停住了腳,神情激動地朝著那桃花林中,大步走去。

  咦,瞧他這神經病的傻瓜模樣,我緊繃的心不由得又提了起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