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二章 似故人,河面浮現第二尸

  我哪里忍得住這好奇心,趕緊借著幫忙的名義,跑過去看。

  這尸體全身濕淋淋的,仿佛剛從水里撈出來,他應該死于重度燒傷,臉簡直就是一團漿糊,根本就瞧不清楚模樣,身上有好多地方都露出了白色的骨頭,許是被水浸泡了很久,焦黑肌肉的邊緣,是發白腫脹的皮肉,有一種奇怪的剝離感。趙中華和萬朝新一個人抬手,一個人抬腳,看他們的神情,好像并沒有太多的悲傷。我想這具尸體,或許并不是老萬家的那個年輕人。

  而瞧這衣著……我不由得朝李湯成他們瞧去。

  果然,走到了近前七八米,李湯成站了起來,臉上露出了難以抑制的悲傷,而小俊直接跑了過來,撲到了這具尸體上面,大叫釘子哥……趙中華勉強把他給拉開了,勸他,說這尸體雖然浸泡了溪水,但是身上還有一些酸液的殘留呢,你要是還想好好活著,最好離遠一點。

  由于已經做好洞中兩人已死的心理準備,所以小俊多少也能夠控制住自己的感情了,再說有尸體,總比尸骨無存的下場要好得多,他深呼吸了幾次,然后讓開了道路。

  李湯成問他們兩個是在哪里找到三步釘的?

  趙中華指著林子盡頭的溪流邊,說他們沿溪找尋,在一個水蕩子里發現了這沉浮飄動的具尸體,看這新鮮程度,以為是要找尋的那個人,于是打撈過來一瞧,認出來不是,但是想著說不定跟李湯成等人有關,于是就費勁帶了過來。

  李湯成握著趙中華的手,千恩萬謝,說感謝他們把自家的兄弟給帶了回來。

  趙中華說不用,只是這事情奇怪得緊:你們不是說人在那盜洞之中么?我們已經把那洞口給封住了,怎么尸體卻漂浮到了溪流里去?萬朝新二話不說,到之前那個山丘跑了一圈,回來說洞口的封口完好無損,沒有任何情況。

  我們便猜測,那山包子下面的古墓,說不定還暗通一條水道,所以尸體就漂流到了溪邊去了。

  李湯成想要再去溪邊,看看能不能找到另外一個成員“狐貍”的尸體,這樣子帶回去,也好給留在家中的兄弟做個交待。趙中華攔住了他,說都找遍了,撒網一樣排了三回,沒有再見到任何情況。

  我們把豆子爺和三步釘的尸體堆放在下風口,過了十分鐘,萬三爺和萬朝東兩個人從密林小徑處,慢騰騰走來。

  瞧他們臉上的神情,便知道并沒有任何發現。

  望著遠處躺著的兩具尸體,大家其實并沒有什么吃飯的興致,不過為了充饑,各自舀了勺熱湯,混合著干糧吃了起來。不過說實話,萬勇老伯的手藝還不錯,那小半鍋湯倒是進了我的肚子。談到接下來的打算,李湯成仍然不死心,說楊津這傷勢,一時半會走動不得,他一會兒再去溪河邊轉悠一下,看看能不能夠找到狐貍的尸體,若能,便將這三個一齊帶出這黑竹溝,不再回來。

  他問我們,說找了好幾里了,那小伙子依然找不到,你們是不是要打道回府?

  他仍有些不放心,擔心我們誰將他給舉報了,人沒死,卻要進局子里蹲著。萬三爺搖了搖頭,說自然不是,我們這次來是有準備了的,不找到人,絕不出去。吃過飯,我們就越過那邊嶺子,穿到對面的山頭去看。說完這些,萬三爺抬頭看了一下窩在帳篷頂的虎皮貓大人,對我說你們這鸚鵡來頭不小,看著不像是一般寵物啊?

  我們連忙擺手,說這肥母雞,誰敢拿它當寵物啊?心都操碎了。

  虎皮貓大人看了看我們,捏著屁眼嬌滴滴地說話:“主人、主人,倫家餓死了,怎么辦?”

  萬三爺瞧了瞧一臉冷汗的我和雜毛小道,笑了,說:“你這鳥兒來歷神秘,依老夫看,好像是并非普通鳥物那么簡單。它若能展翅高飛,幫我們從高空看看朝安那孩子的蹤跡,也好過我們這般胡亂尋找啊?”他常年與鬼物打交道,什么樣的東西沒見過,自然能夠瞧得出蹊蹺。虎皮貓大人被他瞧得發毛,說好了,你這個老不死的家伙,大人我算怕了你了,幫你跑跑腿便是了。

  話音剛落,虎皮貓大人振翅高飛,不一會兒就沒見了蹤影。

  飯后,李湯成等人找來了準備的裹尸布,將自家同伙給包裹起來,放置在一邊,他讓小俊在營地照看大腿受傷的楊津,而打算獨自一人去溪流邊查看,趙中華不放心,便與萬朝新一組,與他一同順溪流往下搜尋;我、雜毛小道、萬三爺和萬朝東四人,沿著密林小徑,繼續往前,翻過那道山梁子,到對面的坡地去;而萬勇則留在營地,隨時照應這里。

  分配完任務之后,我起身,跟著萬老爺子往前走去。雜毛小道這個家伙放心不下自己剛剛弄來的桃木胚子,便跟孫猴子一樣,扛著這根木棍兒一起走。

  黑竹溝并不僅僅只是一道狹長的溝子,它是一大片起伏不平的峽谷,有山有水,還有好多茂密的叢林,它的面積大得讓人絕望。想要在這么個地方找尋一個人,實在是一件困難的事情,想當初,在這溝子里失蹤三個人,發動了全縣人民來找尋,才能夠找到……而還是尸體。

  我不知道萬三爺他們為何要這般執著,在我想來,或許那個家伙已經死在那個溝子里了吧?

  當然,我這種惡意的揣測,也就自己想一想而已,倘若說出來,只會被人痛扁一頓。

  好在進入這密林中,地上的草和蕨類植物開始多了起來,也沒有進溝之前那么泥濘了,行走也順暢許多。有了緬甸那段在山林中整日奔波的經歷,這個地方對于我和雜毛小道來說,簡直輕松得要死,一路尋來,如同度假休閑一般。

  跟之前一樣,我一路走來,大部分的精力還是集中在尋找龍蕨草這件事情上面。

  萬三爺年輕的時候來過黑竹溝,但是并沒有探索到中部,就因為前面的瘴氣濃郁,于是知難而退了,當我們來到一處茂密的叢林之時,他攔住了我們,說不要再前進了。

  這是一片茂密得讓人難以擠入其中的樹林,各色植株相互往上生長、攀延,爭奪著有限的生存空間,而在地面上,盡是些落葉和腐爛的果實,以及死去的動物尸體,在經過發酵之后,散發出淡薄如霧一般的白煙來。

  倘若萬朝安真的進入其中,自然是活不出來了的,我們沒有繼續前行,而是順著旁邊的一條小道,來到了右邊半里處的溪流下游。看著混濁東流的溪水,我們恍然若失,不知道此行是不是找對了地方。那個冒失鬼除了在溝前留下一粒黑鈕扣之外,便如同插了翅膀一樣,消失不見,果真是遇見鬼了。

  我們在溪前站了一會兒,從西面突然刮來一陣風,貼地卷來,習習如獵。

  過了一會兒,這風越發地大了,將附近的樹木吹得左右搖晃,稍微小的竟然有拔地而起的跡象,隨之而來的是暴雨,如同瓢潑一樣毫無預兆地澆下來。我們紛紛將雨帽戴上,然后開始撤離,走了十幾步,這雨太大,我們寸步難行,感覺腦袋上好像被不斷敲打著。萬三爺朝我們這邊大聲地喊著,讓我們跟他走,又走了一段路,我們終于來到了溪邊的一處巖石斷壁旁。

  這里有一道兩米深的內凹,可以融我們暫時避雨。

  頭頂上沒有雨水砸落,我渾身濕漉漉的,將雨帽給摘下來,看著奔涌混濁的溪水,還有外面的白色雨幕,說不知道老趙他們那邊怎么樣了?

  萬三爺抿著嘴巴,沒有說話,而雜毛小道則拄著木棍兒,說沒事的,李湯成他們的那個帳篷質量好得很,再大的雨,往里面一躲就沒事的。萬朝東咂著嘴巴,說今年到底怎么了,雨水這么足?

  這暴雨足足下了三十多分鐘,我看到萬三爺的臉色越來越凝重,期間還蹲在地上,用七個銅錢不斷地排卦,口中念念有詞,不知道在算萬朝安的蹤跡,還是我們此行的安危。

  當暴雨開始逐漸變小,那溪水漫過了岸邊的鵝卵石灘和草地,最深的地方只怕足有一人高的深度。我們著急回營地,便準備冒雨出發,然而正準備收拾東西返回,突然聽到萬朝東指著左邊的溪水喊道:“那是什么?”

  我轉過頭去,只見在那溪流中,有一個人形尸體在水里面沉沉浮浮。

  看到這具身形魁梧的浮尸,我們紛紛跑到了溪邊,看到從那上游一路飄下的東西,露出水面的地方全部都是紅色的絨毛。雜毛小道走到一塊突出的巖石前,伸長那桃木棍兒,準備著去扒那東西,大概兩分鐘,浮尸沖了下來,雜毛小道用棍子死死抵住水流的沖擊力,然后我們紛紛伸出手中的拐杖,終于將那巨大的尸體扒到岸邊。

  看著在淺水區中這巨大的尸體,我不由得心中一跳:這東西,怎么會出現在這個地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