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四章 猴孩兒,三爺也有一個鬼

  我看到了一個人類的少年。

  這個少年約有十四五歲,外貌跟人類幾乎沒有差別,五官端正,甚至可以說有一些清秀,眼珠子是琥珀色的,額頭看起來比常人要寬闊許多,長發披肩,渾身都是黑白色的泥漿,自腰以下,纏著一圈黑色的草裙。而在他的左手上,用白布包裹著一把兩尺長的尖刀,鋒寒錚亮。

  他的動作矯健而富有律動感,力量非常大,而且快,出人意料地快,跟他的交手中,我甚至不能跟上他的節奏,總是慢上一拍。刷、刷、刷,他每砍出的一道,快、準、狠,天然而富有激情,讓人不由自己地產生恐懼感。

  我突然想明白了一句話,叫做“靈活的小個子”。

  不過他跟人類似乎有著很大的不同,站姿、進攻、跳躍,反而更像是一個猴子,我與他交鋒幾個回合,一不留意,閃避腳下惡狼的時候,左臂被刀鋒劃拉出一道口子,鮮血立即迸射出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根粗粗的木棍果斷地捅在了這個少年的腰間。

  雜毛小道終于將這狼群給棒打得膽怯,抽身回來支援。相比于我,從小習藝在身的他向來是個打架的好苗子,一棍在手,如風門潑扇,棍影翻轉,那少年的刀技再厲害,都不是老蕭對手,沒一會兒就吃了幾棍,特別最后一下,兜頭就是一棍,敲得他腦瓜子上面鮮血飆射,口中痛呼。

  他的叫聲居然也是“嗷嗷”,如同那猴子猩猩一般。

  就在他一失神的時候,我手上的刀子斜側砍出,將他左手的兩個指頭給剁了下來。他慘號一聲,張著嘴如同猛虎,往后一縱,攀爬到樹上,三下兩下,竟然隱沒在林間,而也在這個時候,圍攻我們的群狼,殘留的幾個也夾著尾巴悻悻消失在叢林盡頭。

  它們一邊跑一邊回頭,發出受傷的嚎叫。

  在我們腳下有四具狼尸,一頭是被我斬了首級,一頭是被雜毛小道敲碎了腦袋,還有兩頭,卻是被萬三爺用雪亮的尖刀將其擊殺。不愧是趙中華的師傅,以古稀高齡竟然在這混亂的場景中,擊斃兩個,而且是一擊必殺,端的厲害。

  一番劇烈的搏斗之后,老爺子也是氣喘吁吁,他望著林間遠處的影子,說想不到,這個東西居然在這里?

  我奇怪,說老爺子你認識這東西?

  他將尖刀在地下的狼尸身上抹了抹血,然后跟我們說,這個家伙應該是神農架傳聞已久的猴孩兒:相傳他的母親是個鄂西農村的婦人,被神農架野人擄走后,幾個月又被送了回來,結果后來就生出了他。一開始并沒有發現有什么異常,就是不怎么會說話,性格也孤僻,后來漸漸長大到了七歲,結果突然將婦人的丈夫給一刀捅死,然后遁入了山林。這是零二年的事情了,在神農架林區附近,流傳甚廣,經常有地方聽到這個家伙的傳說,因為他打扮行為像猴子一般,所以別人都叫他“猴孩兒”,說是猴子生的孩子——我之所以知道,是因為他的母親三年前還來我這里請求過幫助……

  我撿起地上的那兩節斷了的手指,粗大,上面全是厚厚的老繭子。

  這個雜種倒是跑得夠遠的,居然橫跨大半個林區,從北邊跑到南麓來,他到底是什么目的呢?不過,不管怎么樣,小叔的斷臂之仇,都是要報的。

  我不是圣人,還學不了如來“以身飼虎”的境界,有仇怨,那必然是要報復,不然心中不爽利,憋屈得很。

  說完這猴孩兒的來歷,萬三爺眉頭皺起,說感覺回營地去看看,萬勇他們雖然有槍,但是說不定應付不了這些。想到營地里那些老弱病殘,我們心里就召集,李湯成這些萍水相逢的家伙也就算了,要倘若萬勇、趙中華他們幾個出了事,可是萬萬不得了的。

  我們把地上這四具狼尸給扎起來,然后拖著往回趕去。

  回去的時候,天上終于沒有再下雨,我們顧不得地上的泥濘,奮力往回跑。鞋子里濺進了些泥漿,走路的時候滑膩得很,讓我難受。不過一路上除了幾個縮頭縮腦的松鼠外,倒也沒有再見到任何有威脅的生物,這種詭異的安靜倒是讓我們更加不放心。匆匆忙忙趕回營地,只見那草甸子上的帳篷依舊在,然而我們走過去的時候,發現外面的東西一片狼藉,而帳篷里面,則不見人影。

  連堆放在下坡出的兩具尸體,都沒有瞧見了。

  我們在營地周圍看到了野狼的腳印,凌亂而繁多,顯然那狼群襲擊我們之前,是來過這片地界的。不過我們沒有看到鮮血,不知道是被雨水沖刷了,還是這里沒有發生搏斗。萬朝東有些急了,朝這四處大喊,喊他哥,喊他伯,喊掌柜的他們,可是空蕩蕩的草甸子上面,哪里有回音?

  我用尖刀跳動著那堆被大雨澆滅的火堆,旁邊有一個小鍋,還有其它的一些餐具,凌亂散放著,看得出萬勇他們走得非常急,都來不及收拾。帳篷里也有好多東西沒有帶走,只是,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和趙中華等人一同走的。

  我們都愁眉不展,心中有些沉悶:難不成萬朝安沒找到,這會兒又丟了三人,我們還要繼續找尋不成?

  萬三爺抬頭瞧了一眼陰沉沉的天,走到了帳篷的背面來,將他腰間別著的那碧綠色竹筒解開來,口中念念有辭,過一會兒,陰風一陣,冒出一個濃黑如墨的身影來。這個影子是一個壯漢的側面,跟加藤原二的那剪紙人一般模樣,我心中一跳,萬三爺他捉了一輩子鬼,沒成想,自己也養了一個鬼。

  我不知道萬三爺這個是什么品種的鬼,只看它仿佛一團墨色的截面,跟地翻天那五鬼搬運術的形象,跟我這小鬼朵朵的模樣,都有著截然的不同。它一出現,鼻子似乎聳動了一下,然后俯身到了萬三爺的體內,這老爺子渾身一震,然后指著桃林的方向,口中低喝一聲“走”,并不管我們,抬腿就行去。

  我們雖然不明就里,但是也跟著他后邊走著。

  疾行奔走,我們穿過了桃花林,走過了那個小山包,又路過了幾株高高的橡木樹,轉過了一大片低矮的荊棘林,最后來到了一個藤蔓攀附的山壁前。遠遠地瞧著那口子處有一個黑影閃過,萬朝東興奮地高喊,說哥,哥,我是朝東啊!那個黑影子聽到,跑了過來,我們一看,正是披著雨衣的萬朝新。

  見到我們,萬朝新十分高興,連忙拉著我們來到了上面洞子里,在那里面,包括李湯成他們幾個,都在。

  萬三爺松了一口氣,雙手拍掌,結了一個手印,身上縈繞的那黑氣就鉆進了碧綠色竹筒里去。他小心把油傘紙給封住,然后問迎上來的趙中華怎么回事?

  老爺子顯然是有些生氣,語氣不善。

  趙中華擦了擦頭上的汗,解釋說他們本來在溪邊找尋尸體,但是突然看到下游有一個瘦小個兒在追逐溪中的一具野人尸體,被瞧了一眼,渾身冰涼,于是想趕緊回來,通知他們,結果到營地的時候,聞到空氣中有一股子腥味,趕緊叫著這些人往坡上跑,結果摻的摻人,背的背尸,走到一半路就遇到狼來襲擊,他們五只槍,一齊發射,那些狼就給嚇走了。落腳山洞里后,趙中華回了營地一趟,沒見到我們,又折返回來,正商量著去找尋我們呢……

  萬三爺把從死去的梟陽手中的那紅布條拿出來,把我們遇到的事情做說明。

  萬朝新拿著這布條,很肯定地說是朝安那家伙的,在他們家院子里見過,當時他還笑朝安不是本命年,穿啥子紅內褲,丟人死了。我們都沉默了:朝安要死落在了那梟陽和猴孩兒手里,只怕性命難保啊。

  我們在洞中待了很久,萬朝東的心里有些忐忑,慫恿著幾個人回去,既然找不到了,那也別把大家的性命給搭在這里了——黑竹溝,實在是太危險了。他的提議,說實話好幾個人都心動了,包括我——雖然治手的幾位主料,龍蕨草并沒有找到,但是我在青山界也一樣可以有,這黑竹溝實在邪門,不如早些回去。

  然而萬三爺沒有開口,萬勇也沒有附和,萬朝東一個人自唱自和,覺得沒意思,于是閉嘴了。

  李湯成他們幾個的意思,還是想找一找狐貍的尸體,他們甚至想把那洞口解開,進去瞧上一瞧:這很明顯是好了傷疤忘記疼的表現。外面的雨時大時小,我們便沒有再出去,雜毛小道是個灑脫之人,伸了一下懶腰,說困了,找了個干燥的地方就窩著睡了起來。大家便決定暫時在這不到十平方米的凹口山洞里休息過夜,傍晚的時候我們幾個跑到營地離去將東西搬了過來,又弄了些吃的,在山洞里暫休。

  依然是輪流守夜,我被排在下半夜,于是早早就睡了,不知道過了多久,迷迷糊糊地被人推醒,我睜開眼睛,然后往洞口望去,只見下面人影憧憧,竟然有幾百上千個。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