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六章 好兄弟,攜手同闖陰兵陣

  我和雜毛小道準備反擊,萬三爺自然支持,他將手中那黑色金邊繡麒麟的招魂幡往身前泥地上一插,又射出幾道巴掌大的杏黃色令旗,壓住陣腳,然后大喊一聲:“中華吾徒,助我布那斗母玄靈秘陣!”

  趙中華一聽師令,大聲應諾道:“徒兒遵令!”

  他話音落,則雙手舞動,狀若瘋狂,不斷有紅線黃符飛出,與那地下的令旗疊加累積。萬三爺雙手合攏,朝我們大聲喊,說這陰兵定是被那黑影所驅使,此處洞口由我師徒二人暫守,二位賢侄速去取其首級,這一洞子的普通人,還有老漢與中華,可都指望二位了。

  雜毛小道哈哈大笑,說自當如此,何必說這話。他長棍一蕩,將洞口的陰兵給打散開,萬三爺兩人收縮布陣,而他則一馬當先,前沖而去。

  雜毛小道棍掃一片,而我則在后面緊緊相隨。此時的我已經將自己的那法器震鏡給取出來,老蕭在前面開路,我則碰見那漏網之魚,便當頭就是一照,金光一照,便將其陰靈攝入其間,殺得舒暢。

  我們不是趙子龍,在這千軍萬馬里突圍,倘若對手是人,自然早就化為肉塊,任人踐踏如泥;不過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堆堆的陰兵,何謂陰兵,皆是些陰靈之物,并不能夠形成太大的阻力,尋常人自然千難萬難,但是對于我等,卻都只是疥癬之疾,一路沖撞而來,盡管也有些刀劍長戈,能傷人體,但是卻也并不會費多少本事。

  關鍵在于,雜毛小道手中的這根雷擊桃木棍,屬性實在太克制那些陰兵了。

  雙手握著雷擊桃木棍的雜毛小道雙手旋轉如飛,像無敵風車輪一般,但凡撞上來的陰兵,皆被擊飛,或者倒地不起,或者灰飛煙滅,于是成就了我們一開始沖陣的神話。不過當我貓著腰一路沖刺,足足跑了四十多米的時候,身邊的陰兵開始變得擁擠,感覺仿佛不要命一般,揮刀的揮刀,刺槍的刺槍,嚇人得緊,饒是雜毛小道神勇,我們也是被這螞蟻咬死象的架勢,給硬生生地拖慢了許多。

  陰兵雖弱,但是力道卻是實打實的,并非虛無的存在。

  密林邊緣的那道黑影,從我們一開始的勢如破竹,到后面的一步步挪動,它都沒有移動,抱著胳膊,靜靜地看著我們。它很淡定,身高和我一般,并不是白天所見到的那個猴孩兒。不過不管是誰,能夠驅使陰兵攻擊我們的家伙,想必也是一個相當厲害的角色,一想到這兒,我開始放緩了震鏡的使用頻率,更多的,是用雙手拍人。

  在我們的后面,紅光閃耀,那是萬三爺的斗母玄靈秘陣在發動了,威勢滔天。

  情況十分的詭異,明明是冷兵器搏擊,但是除了我和雜毛小道沉重的呼吸和腳步聲,其余的一絲聲響,都沒有。

  我們沖到了離那黑影只有十米的坡地處,白日的大雨磅礴使得這地下十分泥濘,陰兵乃靈體,自然不受影響,而我和雜毛小道則連走路都有些困難。雜毛小道一身牛力,然而拼搏時久,氣力有些衰弱,在絕對的靜寂之中,周圍的陰兵突然紛紛躲閃,我不明就里,抬頭望去,只見從西面竄出一列騎兵,手持著長戈,四蹄踏空而來。

  周圍擠滿了陰兵,躲閃不得,雜毛小道沉下腰身,連劈了兩個騎兵,然后運棍似長槍,將那迎面而來的騎兵給挑下馬來。然而沒成想那騎兵雖飛,陰馬卻前沖不止,驟然間,大力撞上了力道用竭的雜毛小道身上。

  砰……

  雜毛小道被這奔馬給重重撞擊,騰空而起,朝著陰兵群中跌去。眼見著那些騎兵又朝我沖擊而來,我胸腔的槐木牌突然白光一閃,朵朵鼓著腮幫子出現。小丫頭恨恨地看著周圍這一群陰兵,雙手畫了一個奇妙無比的圓弧,大聲喊道:“壞人,不許你們欺負陸左哥哥……哼!”

  她的雙手之間,竟然出現了一道冰藍色的光芒,朝著那一列十幾個騎兵甩去。這光芒很柔和,如霓虹燈光般的氤氳,并不耀眼,然而一經甩出,竟然能夠吸收地下的積水,凝重得猶如實質一般,很快便像一把刀子,倏地切過這列奔涌而來的騎兵小隊。

  讓我驚訝的事情發生了,這些陰靈之物竟然被這道光芒所凍結,如同冰雕一般,不再動彈。

  它們甚至還保持著沖擊的姿勢,馬蹄高高揚起。

  這就是經過鮨魚癸水精華滋養過的鬼妖之體么?我實在沒有想過朵朵竟會有如此厲害,是因為她的鬼道真解有所精進,還是她體質的原因呢?

  或者說,其實作為陰靈之體的這些陰兵,并不是很厲害!

  不過朵朵既然能夠幫上忙,我片刻也不曾停留,狂喝一聲,朝著雜毛小道落下的地方奔去。

  被摔在地上的雜毛小道頭暈腦脹,不過他也是靈敏之輩,避開了幾處要緊的攻擊,在我的接應下,終于重新站了起來。

  我看到他的口鼻處皆是血水,然后卻哈哈地大笑著,高呼痛快。我被這個瘋子的情緒所感染,奮力抓住前面一個持刀的陰兵,雙手發力,竟然將其給斷然分開,飄出許多的寒氣來。

  山谷里刮著呼呼的寒風,然而我的后背心卻熱得發燙。

  習過鬼道真解的朵朵對付陰兵似乎頗有心得,她不斷地喊著幼稚的口號(參考海賊王和火影忍者),然后將靠近我們的陰兵給一一驅散,雖然并沒有一開始那道威力巨大的冰藍光芒,但是卻給我們減輕了許多壓力。有了朵朵的加入,我們終于沖到了矗立在密林邊緣的那個黑影子近面來。

  借著清冷的月光,我終于看清了這個黑影子的模樣。

  這是一個渾身被血色濃霧包裹著的男人,身穿著山寨迷彩服,厚厚的,蹬著高幫皮鞋,個子偏瘦,如同一根麻稈兒,露在外面的皮肉上全是寸長的黑色絨毛。他的臉仿佛是被溶解的橡皮泥重新鑄造,雖然鼻子、嘴巴和眼睛的方位是一樣的,但是卻感覺如同一個平面,沒有凹凸感,也亂七八糟的,給人感覺就是個“無面人”。

  瞧這副模樣,我想起了午間的時候,李湯成似乎給我們看過一張照片,里面就有這個人的輪廓。

  喪身盜洞底下的“狐貍”。

  李湯成一直不肯走的原因,就是想找到狐貍的尸體,好一起帶回家鄉安葬,并且給沒有來這里的其他兄弟,一個交待。然而我們萬萬沒有想到,這個狐貍居然變成了這幅模樣,并且擁有了指揮陰兵,朝我們攻擊的能力。

  很顯然,他是被附身了。

  我甚至在一瞬間猜想到了事情的經過,定是豆子爺三人深入那盜洞盡頭的古墓,或者其他地方,導致里面的鬼魂驚醒,也使得他們被腐蝕液給澆死,最后的豆子爺被邪氣所染,勉強爬出洞口,便被我們所超度,然后封住了洞口,而留在里面的兩人,一個因為溪水暴漲,尸體被暗道沖了出來,還有一個,便被墓中的那邪靈鬼魂,所侵蝕。

  我曾言鬼魂附體,如非十分契合,很少有附著于活人身上,那是因為活人本身陽壽未盡,自有一股天然的抵抗之力,難以控制。但是附身于尸體之上,卻能夠將其異變,在尸體未曾腐爛之前,可以做許多的事情。

  我不知道這副軀體里面的鬼魂,到底有多么厲害,但見它出場的陣勢,就知道十分難纏。

  而且我發現自朵朵一出現,狐貍的眼睛頓時亮出了一道寒光。

  難不成,它看上了朵朵的鬼妖之體?

  這個猜想讓我不寒而栗。

  狐貍的前方,有層層疊疊的刀盾陰兵嚴陣以待,這些身形飄渺的家伙足足有三四十個,將狐貍如同元帥一般圍成了鐵桶。而在我們的周圍,至少有數百個陰兵朝我們疾奔而來。

  在這些陰氣十足、黑霧繚繞的鬼物中間,就只有雜毛小道和我兩個人……以及朵朵這一個小鬼妖。

  敵眾,我寡。

  那又如何?

  雜毛小道口中高誦著茅山道士千年傳頌的驅鬼歌訣,提棍沖上;我則與體內金蠶蠱溝通神力,渾身不由得冒出灼熱的光華來,九字真言配合的咒法里,最強大的“大日如來咒”已經念至了下半闕,小妖朵朵并不喜歡雜毛小道剛剛得來的制劍材料,離得遠,口中如同唱兒歌一般,一板一眼地念著鬼道真解的內容。

  我們與那幾十個嚴陣以待的刀盾陰兵轟然撞上,有一種如同實質的沖陣感反饋而來。這些陰兵似乎深諳某種陣法,如同一個矯健的士兵走動,盾檔刀擊,竟然聯結成一個整體,連雜毛小道的雷擊桃木棍,都擊破不得。

  在沖擊的時候,我的腦子里一直在飛速搜尋著一個東西,在《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對于這種繁密而實力不濟的陰兵,似乎有一種方法,可以破解。然而我越著急,卻越是記不起來。

  狐貍口中不斷地發出超頻率的叫聲,而那些陰兵居然也懂得了進退,章法有度,我們再一次陷入了重圍,舉步維艱。雜毛小道開始著急了,揮舞著棍棒,懊悔地說要是這棒子被他制成桃木劍,威力必然成倍增長,而不會像這般一樣,僅僅依靠著自身的屬性制敵。

  就在此刻,我的腦袋突然茅塞頓開,《鎮壓山巒十二法門》中的一段記載浮上了心頭。

1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十六章 好兄弟,攜手同闖陰兵陣”

  1. 回復 2015/02/01

    小妖朵朵

    陸左 倫家好久才出來一次 快來艸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