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章 淘寶上的古曼童

  這一下,小鬼叫得更加悲慘了,那聲音幾乎是高頻震動,把每個人的耳朵都震痛了。它奮力掙扎,像剛出水的河豚,各種詭異的扭動。我手幾乎像過電一樣,一瞬間全身發麻,臂膀顫抖得厲害,好像小時候上體育課長跑,第二天全身肌酸蔓延,渾身無力。我大叫一聲,咬牙堅持著拽住它的細腿。

  好在這聲音僅僅只持續了十幾秒鐘,然后,這小鬼終于停止了掙扎,四肢都往下垂著,它的大頭幾乎燒了半邊,留著半邊的臉上,居然出現了安詳的微笑來,蕭克明見狀,立刻盤腿坐在地上,虔誠地開始念道家的超度亡靈經決,做起了法事。

  這時,朵朵從我胸口槐木牌中飄了出來,懸立在空中,呆呆地看著自己的同類。

  我把手中的這小鬼(古曼童)放在了茶幾上,它氣息僅存一點兒,沒燒到的半邊頭顱,眼睛直勾勾地看著現在半空中、像天使寶寶一般的朵朵,它終于積聚了一些力氣,伸出小小的手,舉起來,想去摸一摸朵朵,朵朵飄下來想搭它的手。

我拉住了她,搖頭。

這小鬼古曼童身上,全部都是蕭克明啟動的符箓之力,赤焰兇猛,一不小心就燒會到朵朵這里,那可不好。

  小鬼躺著,火繼續灼燒著它的身軀,繞過這邊臉,把身軀給燃著了,我盯著它的眼睛看,白色中出現了一些黑點,里面居然流露出許多感情,我認真讀,似乎是遺憾,又或者是羨慕、

  苦痛、解脫以及別的什么情緒——我從沒有想過能從這么一點兒眼神中讀懂這么多東西來。

  心中莫名就是一酸。

  手被緊緊拉著,朵朵看了看燃燒成灰燼的小鬼,又看了看我,眼睛里似乎有好多淚。

  我在想,倘若朵朵沒有碰到我,羅婆婆一身死,說不定便和眼前這小鬼一樣,逢初一十五便被陰風洗滌,沒多久就頭大身子小,變成了邪意之物,喪失神志去害人,被我或者蕭克明這樣的人給捉拿去,焚盡靈魂,永世不得翻身?我只一想,就覺得可怕,不由得緊緊抓住了她粉嫩的小手。

  小鬼終于燃燒殆盡,成為灰飛,余空中,仍有它凄厲的哀鳴。

  可憐、可恨……

  朵朵看了一眼我,倏地一下飛進了槐木牌中。

  她的出現,沒有任何能力的楊經理、劉哥和敏香都沒有看見,雜毛小道看到了,朝我擠擠眼,笑,我不知道這笑容所謂何來,只是感覺猥瑣,有不好的預感出現。

  一切完畢,當場的三人這才反應過來,楊經理一巴掌扇在了敏香的臉上,破口大罵,以掩飾自己心中極度的恐慌,劉哥已經閃到了一辦公桌旁,按著桌面的手指骨節都青了,顯然內心也慌得很,而他臉上流露出的蒼白神態,顯然不像是一個經歷過魔鬼訓練的特種兵。

敏香被一巴掌扇倒在地,放聲地哭嚎。

  事情結束了,楊經理極力地感謝我們,然而卻半點沒有提及報酬一事。我還好,蕭克明卻耿耿于懷。楊經理極力邀請我們明天來見一見他們的大老板,一個尊號曰段叔的家伙——他們老板最喜歡我們這般的奇人異士,求賢若渴。我推辭,提出要回去了,以免耽誤明日的大事。蕭克明不愿,不給錢就算了,但是既然前面說他今晚在這里消費免單,他自然不愿錯過機會,便伸長脖子,不肯跟我走,嚷嚷著要留下來。

  楊經理拍著胸口說今天上百位佳麗隨意選、隨意挑,都算公司帳上。

  這雜毛小道的嘴巴立刻咧得巨大,合不攏。

  此事已了,后續是報警還是什么別的,我不知曉,在外闖蕩多年,我自然知道什么是自己該管的,什么是不該管的,我不拿工資、也不是超人,抓完鬼,回酒店睡覺便是,其余的那已經是超出我能力范圍的事情了。雜毛小道不走,我也不強求,自己裹緊了上衣,走出去。

  路過二樓樓道,我見到有一個女子的身影十分熟悉,仔細瞧,原來是王姍情,就是之前阿根暗戀的店員小妹,后來為了男朋友和自己的生活下海的那個。之前聽說是在做樓鳳,游擊隊的干活,現在居然混跡到了江城口岸的夜總會,看來,已經是加入了職業化、專業化的隊伍了。雖是熟人,但是我卻沒有一點兒去打個招呼的想法,想來她見我也尷尬,于是腳步不停的走了。

  返回酒店的房間里,已經是凌晨時分,我又洗了個澡,然后來到床上,給朵朵持咒祈禱。

  結果召喚幾次,這小丫頭居然沒有出來。我奇怪,今天怎么有點兒不聽話了。

  我強制把她叫出來,她瞪了我一眼,舞著小手,呀呀呀,朝我抗議。我奇怪,這怎么個情況?這時金蠶蠱也出來了,學著朵朵,朝我瞪眼。兩個小東西沖我示威半天,身子一扭,跑到另外一邊自個兒玩去了。我這才想起來,莫不是朵朵在生氣我和老蕭配合著,把剛才那個小鬼給超度了?

  難怪剛才那個雜毛小道看重我意味深長地笑呢,原來他是早已已料到了朵朵會有這反應。

  可是……可是捉住敏香的那古曼童,跟朵朵一起玩的那肥蟲子不是也有一份么?

  為毛跟它玩得歡暢,卻對我張牙舞爪的呢?

  小鬼頭們的心思,還真的很難猜呢。

  ********

  第二日我起得很早,拉開窗簾,晴天,有很清冷的太陽。

  透過鋼鐵水泥森林的間隙,能夠看見遠處的海,我以前的視力才4.6,現在卻比5.2還要厲害,很遠的海邊,有白色的海浪逐水而來,那是一條白線,推著混濁的海水。這邊的海并不清澈,黃濁,也有很多垃圾,看著讓人失望。遠處是澳門,那是一個寸土寸金的地區,看到的建筑多是又高又窄,間距也很小,跟這邊對比,很有特色。

  摸摸胸口的槐木牌,朵朵已經回來,她昨天和肥蟲子玩得高興,故意不理我,但是最后還是親了我的額頭一下。因為肥蟲子回家,我就沒睡熟,能夠感覺到軟軟的果凍一樣的觸感。

  她既是再鬧脾氣,仍舊是那個乖巧可愛的小女孩。

  我心中充滿了憐意,決心一定要給她找回地魂,恢復記憶。如有可能,甚至可以幫她重塑肉身、或者投胎,重新享受作為一個普通人的快樂生活。我希望她能跳能鬧,能夠說話,發出銀鈴一般的笑聲,能夠自由享受那溫暖的陽光,像普通小孩子一樣讀書識字,快樂成長,或許,長大以后還會遇到一個懂她的男孩子,敬她愛她憐她,組織家庭,過著快樂的生活……

  這樣想著,我突然有一種嫉妒那個男孩子的感覺。

  這也許,就是每一個作為父親對待自己女兒男友的情感吧?又或者是……

  早上八點半,蕭克明這個死道士還是沒有回來——這小子遲早有一天會精盡人亡的,有一次跟他談及偶像,我說我的偶像是錢鐘書,博學多才,我以為他偶像是三清祖師或者老聃、鬼谷子呢,沒想到他居然跟我說是NBA最偉大的球星之一張伯倫,這真心讓我奇怪,這小子不像是喜歡看體育節目的人,沒想到他的理由,居然是那貨據說跟兩萬個女人發生過關系……

  我沒有再等他,吃附近茶樓吃了早點,九點鐘的時候,秦立打電話過來說到了八州港,于是我驅車去接他。接到了秦立,也沒有過多寒暄,他就直接帶我去說有十年還魂草的人家。那是一個小型植物園,私人的,在一個名為野驢島的半島上,四處荒涼。

  當我和秦立找到了那家主人時,他熱情地接待了我們,我們說是顧憲雄老板介紹過來的,他立刻叫人備了好茶,說顧老板的朋友,就是他的朋友,有什么話直說,

  我說聽講您有一株十年以上的還魂草植株,想看一看。

  如是,那能不能轉讓給我。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