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八章 乖朵朵,好東西想好姐妹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感覺渾身乏力,筋骨酥軟得不行。

  這一晚上的經歷,實在是太讓人心驚膽顫了,特別是那個來歷不明的惡鬼。它的出現,讓我對鬼魂之物,額外地產生了一些敬畏:以前有虎皮貓大人在身側,又有金蠶蠱與朵朵護身,我便對這些聚散無常的能量化產物,視若土雞瓦狗,竟有些瞧不在它們。

  然而它卻讓我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倘若一個不小心,必然魂歸幽府。

  雜毛小道沒有趴下,他拄著自家的雷擊桃木棍,擺了一個帥氣的姿勢,不斷地念叨著,說要不是他這桃木劍沒有煉制成功,殺這跳墻小丑,何須費這多般勁?我躺在草地上哈哈大笑,卻沒有力氣跟他斗嘴。往日雜毛小道可沒有這么啰嗦,他之所以說出這一番話,無外乎是覺得萬三爺“搶怪”了,讓這位道長在往后吹噓的時候,又少了些許底氣十足的談資。

  萬三爺并不在意,畢竟從一開始最艱難的時候,把那家伙給拖延住的就是我們。他是個實用主義者,故而并不在意這些,哈哈大笑,并沒停歇,雙手不斷像揉面一樣在空中晃動,最后平攤雙手,右掌上面有三滴滾圓不相容的銀色水珠,滴溜溜轉動,里面蘊含的冰寒之氣,讓人動容。

  萬三爺把這銀色水珠遞到我的面前,笑吟吟地說:“此乃鬼魂在與陰風洗滌的斗爭過程中,凝結出來的清靈之氣,對于同性屬陰的靈體來說,是大補的材料。我見你養了一只可愛的小鬼,便給你吧?”

  既然是對朵朵有利之物,我自然不會拒絕,一邊說這怎么好意思呢,一邊趕緊將朵朵呼喚出來,讓她吸收,生怕萬三爺后悔。

  朵朵出來之后,先是規規矩矩地叫了一聲“爺爺好”,然后用肥嘟嘟的小手接過那銀色水珠,伸出粉嫩的舌頭舔了舔,仿佛嘗到了莫大的美味,眼睛都瞇成了月芽兒。她小心翼翼地將一滴喝掉,整個靈體都散發出一種淡白色的氤氳光澤。望著手心處剩余的兩粒銀色水滴,朵朵突然抬起頭來,問我可不可以幫她收起來?

  我說可以,不過為什么呢?

  朵朵的笑顏如花,臉上流露出一種幸福的滿足感,眼睛璀璨若星辰。她說這水滴太好吃了,剩下的,一滴留給小肥肥,一滴留給小妖姐姐……

  我的心中一酸,這小家伙——小妖朵朵已經離開了我們,然而在朵朵小小的心靈世界里,卻從未有離開過,但凡有什么好東西,都會想念。突然間,我莫名地懷念起了那個倔犟、但是有心地善良的小狐媚子,想到她得意洋洋的笑容、不屑一顧、意氣風發以及懷帶有醋意的橫眼一瞪……

  小妖朵朵,你在哪里?

  我心中苦澀,從懷中把上次蚩麗妹送的粗瓷瓶掏出,然后將朵朵手心上的銀色水滴給收起來,臉上擠出了些笑容,說好的,到時候給他們一起吃。

  當我收起銀色水滴的時候,李湯成等人已經從山洞里跑了過來,見到地上分成兩半的狐貍,都感覺到極度的意外。李湯成老成持重,倒還好些,只是渾身顫抖,小俊瞧見了,不由得悲從中來,跪在地上大聲哭泣著,喊著叔,你怎么就這樣死了……

  這是一個以親情為紐帶的家族式盜墓團伙,成員皆是同鄉的親戚好友,故而感情十分深厚,并沒有我們所想象的那么淡薄——壞人也是人,是活生生、真實的人,而不是如同電視劇里的臉譜人物一樣,冷血無情,只以利益為重。除了平日的盜墓行為外,他們有著自己的歡樂、自己的痛苦、自己的小心思。

  兩人悲慟一會兒,我們卻早已收拾妥當,在剛才的爭斗過程中,作為主力的四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傷,特別是突前的我和雜毛小道,更是傷痕“累累”,雜毛小道隨身攜帶的百寶囊中有些備用的膏藥,而萬三爺本身也懂醫道,自然隨身也帶了一些,于是彼此交換,開始給對方上藥。

  我之前被那猴孩兒劃拉的一刀,草草處理,后來又被陰兵那陰氣凝聚的兵刃割裂四道口子,分別在左胳膊、左大腿、背部兩處,胸口還中了好幾拳,內傷倒是有金蠶蠱幫我抵御,外傷肥蟲子一時間也照顧不來,到處流竄。那陰氣侵蝕的刀傷十分險惡,竟然還有防止傷口凝結的古怪功效,讓人郁悶。

  要不是有肥蟲子在體內做救火隊,我估計我早就流血而亡了。

  萬三爺、趙中華和雜毛小道都雙腿盤地,用意念將那陰氣給逼出體內,敷好藥,但是效果并不佳,萬三爺說他過來的時候,曾經在不遠的路上見到幾味藥草,對治療這種陰氣侵蝕的傷口十分有效,他去采摘一些過來,給大家煮碗中藥喝。

  我們勸說不用了,差不多可以了,用不著那么麻煩。萬三爺不肯,執意要去,說大家伙都受了傷,他心里過意不去,再說那幾味藥是特效藥,熬制之后,傷口很快就會愈合的。

  趙中華想站起來陪著去,但是他的大腿處也有兩道傷痕,反倒是萬三爺僅僅胳膊受了一道小傷,于是在萬朝新的護衛下,朝著山路那邊行去,而我們則返回山洞,將積留的干柴生起,篝火點燃。

  不知出于什么考量,李湯成他們居然還有備用的裹尸袋,他和小俊兩人將斷成兩截的狐貍給塞進了袋子中,然后把袋子拉到了山洞的最深處,將狐貍和豆子爺、三步釘的尸體放置在一起。忙完這些,一身血污的兩人跑到生好的篝火前烤火,然后又給大腿受傷的楊津弄了些吃的。

  逐漸旺盛起來的熊熊火焰,將剛才那一場殺戮帶來的陰森和寒冷全部都驅走,蜷縮著身子坐在火堆旁邊,熱氣將我身上的露水和汗液蒸騰而起,有淡淡的薄霧生成。忙完的李湯成用尊敬的目光注視我們這幾個傷員,對著累成了土狗一樣的雜毛小道說道:“原來蕭道長竟然是如同龍虎山青虛道長那般的神仙中人,失敬了,失敬了!”

  雜毛小道擺擺手,說什么神仙中人,不過就是個紅塵中碌碌無為的過客而已。

  他說得十分裝波伊,旁邊的李湯成、小俊和楊津又是一陣驚嘆聲,接著開始慶幸起昨日沒有與我們刀兵相見的決定來。雜毛小道是個灑脫的性子,最喜歡逗弄旁人,見三人心生敬仰,便開始跟他們普及起所謂陰兵借道的事情,并且將之前的故事隨手拈來,與之佐證,使得三人贊嘆連連,頓時覺得面前這個短寸頭男子的形象,無比偉大。

  烤了一會兒的火,身上的潮氣開始漸消,趙中華突然臉色變得凝重了,朝著在外面放哨的萬朝東喊,問他恩師回來沒有?萬朝東說沒得,外面黑漆漆、霧蒙蒙的,并沒有看見人影。

  見趙中華捂著傷口霍然站起來,一直蹲坐著的萬勇抬頭問有問題么?

  趙中華說有些奇怪,他知道他師父說的草藥那地兒,就是在那幾棵高大橡木樹下的次生林中,離這里不到十分鐘的距離,而現在都已經過了二十來分鐘,卻連一點兒回音都沒有,只怕是出事了。

  萬三爺出去的時候,還跟李湯成借了一把黑星手槍,萬朝新也有一把三筒獵槍,但是溝子里并沒有槍響傳過來,而且萬三爺所養的那鬼十分厲害,自然能夠照應他們,所以我們并沒有太多的擔心。然而見掌柜的如此說,我就想到白天遇到的那個猴孩兒,也有些慌神——倘若那家伙潛伏在叢林中,暴起襲擊,一擊必殺的話,很有可能得手啊。

  不過即使再驚慌,經歷過了一場生死大戰的我們,并沒有立即出去尋找。

  這一方面是因為相信萬三爺,一方面也是在做準備,剛剛趁著這篝火,萬勇給我們熬了一鍋粘稠的糊糊,腹中空空的我們喝了一些,然后點燃起火把,讓受傷有些重的雜毛小道在此留守,而由我和趙中華、萬朝東三人,準備前去找尋萬三爺的蹤影。

  不過我們才剛剛走到了剛才陰兵出現的小徑中時,便見到淡薄如紗的道路盡頭,出現了兩個緩慢的黑影。上前一瞧,正是萬三爺和他的侄孫萬朝新。

  我們趕緊上前,趙中華跑過去攙扶住他師父,先是問候一番,然后問怎么回事?

  萬三爺臉色鐵青,手上抓著一些藥材,指著山洞那暖黃色火光,說回去再說吧。于是我們將凍得僵直的兩人攙扶回了山洞,萬三爺把采來的草藥遞給萬勇,囑咐他熬成藥湯,然后坐在了篝火旁邊,看著一臉焦急的我們,沉聲說道:“諸位,告訴你們一個不好的消息,我們迷路了……”

  切……

  我們都松了一口氣,說無妨,能夠回來就好了。不過,多走一段路,倒是累著您老人家了。雜毛小道面色凝重,盯著萬三爺的眼睛,緩慢地問道:“三爺,您的意思,是不是這溝子里有古怪,說不定,我們可就出不去了?”

  萬三爺沉默了一下,然后點頭,說是,我們剛才出去了一趟,發現不遠處的桃花林已經不見了。據我推測,有人在這里做了手腳,想要將我們困死在黑竹溝里。

2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十八章 乖朵朵,好東西想好姐妹”

  1. 回復 2015/06/10

    萬三爺

    哈哈,迷路,忽然有一種很萌的感覺

  2. 回復 2015/06/14

    大人

    干干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