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十九章 施絕技,燃陽問神查蹤跡

  萬三爺帶回來的消息,讓我們勝利的心情一下子就落到了冰點。

  凌晨三點,在那薄霧連綿的夜里,我們商談了一番,也沒有什么好的主意,枯守在這篝火旁邊,疲憊便如同潮水,慢慢爬上了心頭。我有些困,就沒有再參與討論,喝了那苦得想吐的藥汁后,昏昏沉沉睡去。次日醒來,發現洞口外面一片白茫茫,可視距離不到十米,再遠一些,就變成了一片混沌。

  雜毛小道在洞口坐著,一直在給他那柄血虎紅翡玉刀打磨,一夜如是。

  我問他望著遠方干嘛呢?他說在等虎皮貓大人過來救駕。

  我這才想起來,那只肥母雞自從昨天中午說去找萬朝安之后,就再也沒有露面了。

  大家陸續都醒了過來,看著外面那大霧彌漫的天氣,心中不由得嘆息。李湯成等人在整理行李,然后還嘗試用無線電通話機,聯絡外面的同伴。我問李湯成這是要干嘛?他回答我,說他們要離開了,出了這道溝子,匯合同伴。回到家鄉去,種種地,做點小生意,不再干這種營生了。

  我指著外面的景象,說你們能夠走出去么?小俊插話,說沒問題,他記憶好得很,不會走錯的。

  我有些奇怪,昨天我們在討論迷陣的事情,他們三人是聽到了的,怎么一夜過去,竟然會下決定,獨自離去?

  雜毛小道問他們為何不和我們一起,李湯成反問,說你們現在要出谷不?是的話,我們一起走,找人的話,還是算了,這里太邪門,我們都是普通人,就不敢再在這里湊趣了。

  我們齊刷刷地望向萬三爺,老爺子白色的須發上面還有著晨露,他沉默了一會兒,說:“朝安他父親是我徒弟,是我一手帶上道的,現在在外面幫國家辦事,他家里,自然由我來幫忙照看。他的兒子,我一定要幫他找到的,不然,我這把老骨頭又有什么臉,去面對他呢?你們誰要離開,自去,我不留。”

  他說得斬釘截鐵,我聽著,被他話語中那濃濃的師徒之情所感染。認識萬三爺這么久以來,老爺子話并不算多,也不怎么跟我閑聊,但是言之有物,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極重情誼的人。

  所以,萬三爺十分受人尊敬。

  我們都沒有說話,李湯成淡淡地笑了笑,說果然如此。

  他沒有再說其它話,但是這種玩味的態度,卻讓我們心中有一些不爽,仿佛我們想把他們硬綁上自己的戰車一樣,也不想一想昨天是誰救了他們。萬三爺沒有說話,靜靜地在雙手結繩,編著紅線,顯然已經默認了他們的離去。李湯成跟雜毛小道和我說起,那三具裹尸袋中的同伴,先暫時擱置在這里,他們會在今天或者明天,找人回來抬走的,請我們幫忙照看,同樣,有什么口信或者物資需要帶的,盡管開口。

  萬勇便讓他們去村子里報個平安,其它的倒沒什么。

  李湯成點頭說好,抱著拳頭,說諸位,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承蒙關照,我們這兄弟有傷,需要治療,就先行離開,祝各位早日找到你們的家人。如果沒有意外,我們下午、或者明天再見。

  說完這場面話,李湯成、小俊攙扶著楊津,緩慢走出洞口,往坡腳下走去。

  楊津昨日早晨,大腿被咬下一大塊肉,雖然經過金蠶蠱神奇地止血,后來雜毛小道和萬三爺又給他進行了治療,但是并沒有太多的好轉,行走時都是瘸瘸拐拐的,撐著拐杖才能勉強。看著三人的身影漸漸隱于薄霧之中,萬勇略有擔憂,說他們只怕是走不出這黑竹溝了,我們要不要叫住他們?

  趙中華搖搖頭,說這世界上莫名其妙的關心,在別人看來,反倒是別有用心,特別是他們這種高度緊張的職業。萍水相逢好做,若想再進一些,就是很難的了。他們三個人身上皆有槍,倘若不讓他們走,到時候萬一沖突了,反倒是一件壞事,且由他們吧。

  我沒有說話,依然在思考李湯成為何著急要離開。

  雜毛小道見我納悶的表情,說你太想當然了吧?有幾個人正常人見了昨天那陰兵橫行的場景,會不驚慌的?在李湯成他們眼里,這里離溝口不過一個小時的路程,大白天的,隨時折返離去,況且我們并沒有什么交情,他們憑什么相信我們的話?

  我點頭,說也是啊,李湯成他們覺得能夠離開,自然沒有留下來陪我們的道理。這個時候攔他們,倒顯得我們別有用心,等他們迷路折返回來,才會心服口服地相信。

  只是,這大霧迷茫,我們怎么去找尋萬朝安那個操蛋的小子呢?

  這個問題被趙中華問出來后,萬三爺嘴角抽動,灑然一笑,說原本是沒有線索的,但是陸左既然幫我們找到了這條內褲,那么一切就好辦了。趙中華眉頭一跳,說師父,你的意思,莫不是……萬三爺點了點頭,說是的,我不能夠讓大家陪著老頭子我一個人,在這個詭異的黑竹溝里面耗時間,所以,一會我要嘗試一下“燃陽問神”。

  趙中華對萬三爺歷來尊崇有加,言聽計從,然而這一次卻罕有地反對了,搖頭說不行,這東西實在太危險了,一個不小心,您老人家就……實在不行,讓我來吧?

  萬三爺擺擺手,很堅決地說讓他來。

  兩人爭執一陣,老爺子用長輩的身份來壓趙中華,說如果他再唧唧歪歪,以后便不要說是他徒弟了。這句話說得很重,趙中華的臉在那一霎那間就變得通紅,幾乎要滴血下來了。最后,他長嘆了一口氣,雙手合十,說愿為恩師護法,萬三爺這才摸著胡須笑。

  接著兩人開始了做法的準備工作,我看得不明白,問雜毛小道知不知道。

  他壓低聲音,說少時曾聽家中老人所言,道門靈寶道曾有這一門道術,主要的用處,是請得那傳說中的山神、土地公公這般司職地界的神靈,以某種契物作引子,問知發生的事情。宋仁宗時期著名的包拯包青天,即是擅長此術,相傳他有一法器,名曰“陰陽枕”,經常以此物溝通土地神靈,查情斷案,極為厲害。

  然而此術雖然厲害,但是卻有一個弊端——人存一世,皆有陽壽一說,佛家講因果,道家說福源,總之這陽氣乃是不斷消耗之物,每過一天少一點兒。然而此術的實行,卻需要陽氣的供養,也就是所謂的燃陽;而且,道力不足、意志不夠堅定的話,很可能被那土地公公的靈識所感染,變成白癡,危險性極大。

  是故流傳得越來越少,后來就沒有聽聞了,沒成想萬三爺卻能夠懂。

  萬三爺來到山洞深處,點燃香燭,就在裹尸袋的旁邊盤腿坐下,青煙裊裊,他閉上了眼睛,雙手合十,那根紅色布條掛于指間,開始入定。

  趙中華把我們都轟出了洞口,不讓我們瞧見,說怕我們影響萬三爺入陰請神。

  我們在洞口下面的坡地下等待,我百無聊賴地看著遠處的朦朧迷霧,沿著昨夜陰兵行走的獸道前行,走了沒一會兒,從草叢中踢出一個骷髏頭來。這骷髏頭巨大,并非人類,而像是牛或者鹿類的頭骨。

  我蹲在地上研究這骨頭,過了差不多二十分鐘,就看見萬三爺出現在坡頂上,他面無血色,看了我們一眼,然后抬腿朝著左邊的一條小路走去,而掌柜的則緊緊跟隨其后。

  我瞧萬三爺雖然氣色不好,但是眼神清明,顯然沒有請神上身。

  但是他走得很堅定,胸中似乎已有了答案。

  我們也趕緊進洞,背上行囊緊跟著走。順著山壁邊緣一路行,轉過了好多茂密的林子,萬三爺盡挑些沒有道路的叢林中走,這薄霧彌漫,視野不廣,但是我們卻走得飛快,突然山壁一空,轉過去便有一個豁口,如同一道石縫,萬三爺突然停住了,腳步緩慢地靠近。

  這石縫邊緣盡是些附著的藤蔓和苔蘚,旁邊還有一大片的野柑橘樹,上面掛著桔黃色的果子,顫顫巍巍的。到了這里,林子里的生機就多了起來,地上也有好多白色、黃色的翔,偶爾還傳來了“嗷嗷”的叫聲,遠處有黑影搖動。

  是黑竹溝的猴子,在林間跳動奔行。

  我們摸著山壁緩慢前行,發現十米遠的前方,有一個如同我們之前那種山洞一樣的凹口,前面鋪著好多松軟的樹枝,還有一種腥臊的氣味飄散過來。在洞口不遠處的樹枝上,居然還掛著半扇山羊肉,以及其他內臟腸子;有一個貓兒一般大小的小猴子蹲在樹梢上面,警惕地四處張望,似乎在看守這些食物。

  為了不打草驚蛇,萬三爺打開腰間那碧綠色的竹筒,將他養的那只猛鬼,給請了出來。

  猛鬼一出竹筒,立即沿著山壁藤蔓,悄無聲息地摸了過去。

  我們一齊蹲在草叢后面,靜靜地看著洞口,等待著猛鬼的消息。大約過了二十秒鐘,里面突然傳出了奇怪的笑聲,哈哈哈……如同夜梟;接著,有一個坦胸露乳的高壯梟陽奔進了我們的視線中來。

2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十九章 施絕技,燃陽問神查蹤跡”

  1. 回復 2014/01/18

    小雨

    看到十九卷十八章,刷不出了,以為還沒寫,小小郁悶了一下。。。一覺醒來,可以看了,哈哈!

  2. 回復 2015/04/04

    虎皮毛大人

    傻波伊—_—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