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二十一章 正能量,人逢困境需希望

  在那一瞬間,我突然有一種被全世界給拋棄了的感覺。

  陌生而又熟悉的林間小道里,空谷寂靜,青草在泥土里茁壯的生長,探出倔強的身子,不時有鳥兒的叫聲從遠處傳到耳邊來,然而,一分鐘前還在我身邊的同伴們,卻已然全部消失不見。

  是幻覺么,還是真實存在的?我返身回去,卻發現林中楊津的那具尸體,也消失了。

  我駐足在林子邊緣,情緒一時間竟有些恍惚,除了大聲喊叫同伴的名字外,心中只有一陣又一陣的慌張和惶恐,如潮水一般蔓延上來。然而我到底不是十七八歲的毛頭小伙子,在經過短暫的驚慌之后,我終于認清楚了自己所面臨的狀況,不得不認真地面對起這樣的絕境來。

  一個人的戰爭,一個人的孤獨。

  我將橫放在背包上面的開山刀緊緊握在右手上,然后小心朝著來的地方行去。自出道以來,我很少有遇到過這么詭異的場景:當我按著原路返回,周圍的景物都十分合理地銜接,沒有一點兒突兀,然而我總會發現,它跟我記憶中的,完全就不是一個模樣,仿佛我的記憶不斷刷新,腦子變得一片混亂。這種恐怖的體驗是讓人絕望的,因為你不知道該如何找到正確的出路,逃脫生天。

  我突然在想,村頭竹林里孟老爹跟我說起的黑竹溝那些失蹤的人,生前是不是和我有一樣的心情?

  他們最后都化作了白骨或者死尸,而我呢,能夠堅持到被人找到,或者自己摸出去的那一天么?

  某一刻,我的心情頹喪無比。

  接著朵朵從我胸前的槐木牌中跳了出來,小丫頭伸了一個懶腰,說呃,好大的霧啊!

  現在的時辰應該是早上八點鐘的光景,然而因為大霧彌漫,所以整個空間都是一種潮濕昏暗的情形,所以朵朵能夠不受影響地自由出入。一看到這粉嫩可愛的小蘿莉,還有她如嬌艷花兒一般綻放的笑容,我所有的灰心喪氣全都拋到了腦后,拉著空中的她,說朵朵,你看到了什么?

  “氣……”

  朵朵告訴我:“好多氣在流動著,一團又一團,旋轉的,然后像刀子一樣把前面的地方切割成碎塊……”她憋紅了臉,瞪著眼睛看了一會兒,說眼睛好酸啊,頭也痛,看不懂。

  我心中一動,這些所謂的氣,應該就是陣中的能量流動,它似乎在營造出一個不斷運轉的亂流,在這個黑竹溝中開辟出一個又一個的折紙空間,形成一個大大的迷宮,讓我們在無數個場景中盲目亂轉,最后一直致——死亡!

  所謂的空間分割,應該不會作用于生物體吧,要不然,我們說不定早就被分成了碎塊了。

  只是,該如何破解這種困境,逃脫出去呢?或者,我該要怎么做,才能跟雜毛小道他們匯合呢?

  身處陣中,內中的牽連千絲萬縷,錯綜復雜,即使朵朵能夠看得到其中“氣”的流動,但是以她這小腦袋瓜兒,卻也把握不住其中的變化,我們唯有一步一步地小心前行著。我不敢讓朵朵離我太遠了,生怕這小女娃兒調皮,超出了我的視線去,丟了,于是右手緊緊拉著她,不敢放松。

  朵朵的手很軟,冰涼中有一絲溫熱,這是鬼妖體質的特點,不像是普通小鬼,虛無縹緲,而且還陰寒透骨,讓人畏懼。

  這兩天的雨水斷斷續續,所以地上總是有些泥濘,我穿得厚實,然后裹著雨衣,在山林中行走著,大聲叫喊著雜毛小道他們的名字。

  山林的路途并不好走,因為根本就沒有多少道路存在。我走得累,又要小心跌倒,感覺精神十分疲憊。

  走了不知道有多久,我的雙腿發酸腫脹,感覺又累又渴,整個人都沉重得很。繞過一片低矮的荊棘林,幾株掛著累累果實的小樹出現在我的面前。這些樹差不多有三四米高,樹枝密集,葉子寬大厚實,邊緣呈鋸齒狀,果實稀疏簇生,呈黃色圓球形,大小模樣跟枇杷差不多。

  我走到近前,那飽滿的果實伸手可及,著實誘人得緊。

  雖然背包中仍有些干糧,但是饑渴難耐的我忍不住誘惑,顧不得去思考為何十二月間還有這累累的果實,采摘了一粒剝開,金黃色的果肉散發著迷人的芳香,果肉厚嫩,汁多味美,十分爽口,使得我忍不住連吃了十幾粒,感覺肚中饞蟲稍解,又將這樹上可以采摘得到的果實弄了十幾顆,放在背上的包囊中。然而正當我蹲在地上整理背包的時候,突然一陣警兆生起,我來不及思考,往旁邊的方向撲去。

  “刷……”

  一聲刀子破空的聲音在我耳邊炸響起來,我剛才蹲立的地方被出現了一把急速揮動的尖刀,接著那刀花挽動,朝我席卷而來。我趴在地上,來不及躲避,將手中的背包朝來者扔去,只見那黑色的登山包被旋轉的刀鋒斬開,散落在了四周。而我,則已經站了起來。

  來人是昨天林子中襲擊我們的猴孩兒,他顯得十分的憤怒,嗤牙咧嘴,并不跟我言語,只是沖上前來砍人。我與他對拼兩記,感覺力量他不及我,但是速度和對于刀的理解和熟練,卻遠遠在我之上,倘若真的相較起來,只怕我會飲恨于他的利刀之下。

  不過我這人,向來都不是靠刀劍和拳頭來吃飯的。

  正在猴孩兒竄上樹枝,想要凌空下撲的時候,朵朵已經攀在了他的肩頭。被朵朵纏上的猴孩兒立刻覺得有異常,回頭望去,卻什么也瞧不見,然而一不注意,便感覺身上如同千鈞重,失去平衡,重重跌落在地上。我十分嫻熟地沖過去,左腳狠狠地踩在他右手中的尖刀上,然后反轉開山刀背,朝他腦后重重的一擊。

  呀……

  不知道我是個新手,還是這家伙的腦袋太過堅硬,我這一擊并沒有達到預想的效果,

  猴孩兒不但沒有暈過去,反而四肢亂蹬,張開嘴巴朝我左腿咬來。他的牙齒發黃,里面全部都是積累的牙垢,可能是吃生食的緣故,所以顯得十分臭,我跪下來,用右腿膝蓋重重地頂住了他的胸口,而朵朵則幫我抓住了猴孩兒的左手。

  她甚至伸出手,揪住了猴孩兒不斷晃動的鼻子。

  也許是感覺到空氣的稀薄,猴孩兒漆黑的臉變得鐵青,繼而蒼白,一雙眼睛充血而突出,表情猙獰,恐怖得很。過了一會兒,他開始窒息了,渾身抽搐,嘴巴大大張開。趁著這最虛弱的時候,我再次抬起刀背,重重地砍在了他的后腦勺上,終于將它打暈過去了。

  我出言讓朵朵松開他的鼻子和嘴巴,仔細看著這個普通少年模樣的猴孩兒。

  他的皮膚粗糙,面相有些兇惡,雙手上有厚厚的老繭,身上到處都是結痂的傷痕,腦門頂有鈍器擊中的印記,應該是在昨天被雜毛小道所傷。看著陷入昏迷的他,我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以前在南方街頭看到的流浪兒,看著那同樣亂糟糟的頭發、和盡是泥垢的身體,恍然中有種錯覺。

  然而,他終究不是正常的人類,他的思維跟梟陽是一樣的,無法溝通,視我們為敵人,可以毫不猶豫地奪取我們的性命。而且最重要的是,雜毛小道他小叔斷掉的左臂,就是拜這個猴孩兒所賜。

  我至今仍然無法忘記小叔在耶朗祭殿中,頹喪和悲傷落寂的表情。

  看著猴孩兒,我想了一會兒,從破爛的背包拾起,從里面掏出了一卷備用的登山繩來,用雜毛小道交給我的方法,將這個家伙的雙手反捆,扎得結實了之后,我將他拍醒過來。猴孩兒一清醒,立即奮力掙扎,然而雜毛小道教給我的繩技,越掙扎越緊縮,最后他停止了掙扎,看著我,眼中流露出了一種害怕的神情。

  我知道他并不是在害怕我,而是看不見的朵朵。

  他自信能夠將我擊殺,但是卻莫名其妙失敗,那神秘的力量,便是讓他害怕的東西。

  我問了他幾句話,但他并沒有回應,當我用刀背拍打他的時候,卻又發出了“嗷嗷”類似于猴子般的叫聲。我終于放棄了與他之間的交流,用繩子拉著他站起來,然后勉力將背包捆扎起來,讓他帶著我走——能夠在這溝子里來去自如,說不定他能夠瞧得破這迷陣的蹊蹺。

  在經過我刀背不斷的教育之后,猴孩兒終于明白了我的意思,他十分情愿地在林子間走著,而我則像遛狗的主人一樣,在后面跟隨。剛開始猴孩兒走得很慢,有些不適應雙手反捆的姿勢,然而在樹林中穿行了一段時間后,他越走越快,奔疾如飛,我需要使勁兒跑,才能夠剛剛趕上。

  一路穿山過林,白霧時而濃時而淡,如此又走了二十分鐘,我們來到一個小山坡的頂上,突然間他停住了腳步,回頭過來望我。我走上前去,透過茂密的林子,只見山坡下面的一片河灘前,有棟破舊的木樓子,在那里孤單矗立著。

1條評論 to“第十九卷 第二十一章 正能量,人逢困境需希望”

  1. 回復 2014/01/21

    眼屎

    咦?現在和小叔去的 是同一個地方?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