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二十五章 房門關,雜毛小道清門戶

  我很難用語言來形容在聽到雜毛小道那帶著憤恨朝我責罵時,那一瞬間的感情,但是我在那一刻,感覺一切都輕松了。雖然當時的情形并沒有半分的好轉,一道黑氣正朝我噴薄而來。然而我卻絲毫畏懼都沒有,雙手結“不動明王印”,然后前拍迎擊。

  不過在此之前,一根飛掠而來的木棍插在我面前兩米處的草地上,晃晃悠悠,將這股冰寒陰森的黑氣給阻擋在了前端。

  木棍以投槍的形式,45度角插入泥土中,然后尾端不斷地顫抖著,黑氣如龍,然而卻在這抖動中消逝。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桃木避邪,始起于“神荼”、“郁壘”二位大神,之后流傳久已,自古以來,道家方士大都以此捉鬼降妖,而能夠應雷劫而存芯的桃樹精木,自然不怯這邪氣凜然的黑氣。槍聲不斷響起,我抬頭看,只見那周林頗為狼狽地扭頭便跑,以“之”字形的方式閃避子彈,飛快地越過草地,越過周邊低矮的果樹藤架,沖進了木屋之中。

  一個黑色的身影從我身邊“唰”的一下,擦肩而過,然后拔起地上的木棍,沖上了前去——是雜毛小道。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三叔是老蕭最親近和敬重的家人,而周林則是他的大表弟,面對著這樣的背叛,他的心中除了怒火,還是怒火。雖然理智上我們都認為這件事情,跟周林從耶朗祭殿中私帶出來的那東西有關,但是每次談及此事,雜毛小道莫不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將周林斬于劍下,以消心中的仇怨。

  更何況,連德高望重的蕭老爺子,都對這個叛出師門的家伙下了追殺令。

  中國人對這種忘恩負義、前恭后倨、兩面三刀的小人,向來都是厭惡之極的,比如日本,即是如此。而在老一輩江湖人的心里,弒師這種行為,簡直要下第十九層地獄——如果有十九層的話!所以,雜毛小道連跟我寒暄的功夫都沒有,直接朝著那個木屋中奔走過去。我往后面望去,只見在密林邊緣,出現了萬三爺等萬家一伙人和趙中華,而萬勇和萬朝新則已經沖到了近前,舉槍瞄準呢。

  想到周林變得如此厲害,我擔心雜毛小道吃大虧,連忙爬起來,朝著前面疾奔的雜毛小道邊跑邊招呼,說那狗日的很厲害,你可得小心一點。

  雜毛小道不管不顧,揚手表示知曉。我見他如此激動,放心不下,于是奮力跟著追去。

  朵朵和肥蟲子自然隨在我的身側。

  很快,我如同旋風一般又返回了木屋前面,看到剛才還如同二愣子一般的雜毛小道,正冷靜地圍繞著這棟不大的木屋,左右打量著,并不急于沖上前去,將那門給破開。等我趕到的時候,雜毛小道回望著我,嚴肅地說小毒物,你進過這間木屋沒有?

  我點頭,說剛剛從這里面出來的。

  “屋子里有古怪,你講一講你看到了什么?”雜毛小道走到房子的邊角,然后打量后門的空地,防止周林從另外一邊跑掉。我說確實有古怪,廚房有一個小過道,上面像掛臘腸一樣掛了十幾具無頭尸體,臘制得油膩,里面全部都是古怪的香料和肉味,聞著發酸發澀,墻角還把這人頭堆得整整齊齊。而且,李湯成已經被這家伙給弄死了,內臟掏出,用鉤子掛在廚房中放血……

  雜毛小道抿著嘴,說還有么?

  我說有,里面還供奉著一尊大黑天的木雕神像,跟邪靈教的基本一致。

  他冷笑,說果然。我說你看出什么東西來了?他說邪靈教之所以人人喊打,除了因為宣傳世界末日,非法獲取信徒財物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沿襲了很多單一神教中被摒棄的邪惡術法,以人類的生命為代價,用恐懼、害怕、痛苦、怨毒等等負面情緒為引子,使用活人或者死人來提升核心成員的實力,比如浩灣廣場,比如在緬甸的薩庫朗基地,那些人彘便是如此。這已經是入了魔,泯滅了人性,所以才會遭到所有人的一同抵制。

  我說周林已經入了邪靈教,并且進入了核心層?

  雜毛小道搖頭,說周林并不一定入了邪靈教,他的身上,或許有著更多我們不知道的秘密。這都是小事,今天將這個狗日的給殺了,任他有天大的背景,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所以,今天不是他死,便是我亡。我緊了緊濕漉漉的刀把,說這家伙今非昔比,厲害得緊,所以還是要算上我的。

  雜毛小道看了我一眼,說那是,本來就是這么打算的,我們左道二人組,向來都是同進退的。

  見他這么說,我心中高興:所謂“左道”,自然是我陸左排第一,雜毛小道排第二,嘿嘿,嘿嘿……

  我心中樂,萬三爺等人卻已經趕到了近前,一聲招呼,趙中華和萬勇跑到了后門守住,萬三爺居中策應,萬超新則退開一些,用槍警戒,而萬超東和剛剛被營救出來的萬朝安則離開得更遠一些,在田壟旁邊戒備。突擊的依然還是我和雜毛小道,我們緩步上前,站在門口,低聲輕數:“一、二……三!”

  “三”字一出口,雜毛小道將手中的桃木棍猛然往前一捅。

  那木門里面緊鎖住,并沒有開啟,不過我隨后就是一大腳,重重地踹在了那木門上面。一道清脆的響聲出現,那木頭門栓讓我踢裂了,大門洞開。為了防止被暗算,一腳踢出之后的我立刻朝下躲閃,然而屋子里并沒有人,空蕩蕩的,跟我之前進去的場景,一模一樣,并沒有什么區別。

  之前閃入其中的周林,并沒有在里面埋伏著我們,只是與之前相比,這個房間里,更加陰寒。

  這個木屋不大,總共有三個房間,我們所在的這一間是最大的,在西邊有一扇小門,還有一扇門通往灶房。不在這房間,那么……雜毛小道抬了抬下巴,示意我走灶房。我想也是,灶房那里布置十分邪異,只怕另有機關,周林要躲藏埋伏,說不定就在那里。我因為來過一次,對地形熟悉,于是搶步上前,防備著把廚房的門給推開來。

  視線中依然沒有看到周林的影子,我將那木門一直推,推到了與倒吊著的李湯成,緊緊相挨。

  我回過頭,萬三爺站在大門口,幫我們盯著另一道小門。

  我提著刀子走進去,打量著地上有可能留下的痕跡,灶房里光線不足,有些昏暗,金蠶蠱和朵朵左右將我護住,防止突然出現的襲擊。雜毛小道提著顯得略微偏長的雷擊桃木棍,回望著倒勾著的李湯成,嘆了一口氣,說:“自私和不信任,使得他最終送了性命,可惜了……”

  “你難道不會認為,他的死,跟我們的不挽留,有著很大的關系么?”

  我一邊說話,一邊用手中的刀子挑開灶鍋上面的木蓋,里面有幾個溫熱的紅薯、一盤生肉和兩只人耳朵,而這耳朵的主人,應該就是這李湯成的。我不由得發散了聯想:難道周林吃的東西,便是這些臘制的人肉?倘若如是,那周林可就是一個真正的惡魔了。

  雜毛小道提著木棍在房間里搜尋著,聽到我的話哈哈笑,說小毒物,我們是成年人了,而他們也是。每一個人,做的任何一項決定,要為這后果負責的,只有他自己,而不是別的什么人,這便是因果。倘若你存在這樣的想法,只會為無關緊要的事情,愧疚一輩子,而且還沒完沒了。人若不能夠灑脫自在,做該做的事,只怕這一輩子,都難以找到存在的真諦——這一點,你應該跟萬三爺,好好學一學。

  說話間,他已經走到了那一堆硝制過的人頭前面來,蹲下來,看著這些死去的男男女女,皺起眉頭,伸出鼻子去聞了一聞。

  我笑話他,說你當是香水啊?你能夠聞出啥來?

  我伸出刀子,去撥動最旁邊的那個人頭,想看看后面到底藏著什么東西。

  雜毛小道的臉色陡然一變,伸手阻攔,說別碰。可是這哪兒來得及,我這手癢的一觸碰,將邊上的這個死人頭顱給推倒,骨碌一轉,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有一根線將其牽連一般,堆得整齊的人頭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潰散,然后滾得一地都是。我和雜毛小道身體僵直,看著這些滾動的人頭,有一種詭異的氣氛出現。

  “小毒物,你這個吊毛,手癢了是吧……”雜毛小道忍不住抱怨,我聳了聳肩,表示很無辜。

  終于,這些人頭停止了滾動,錯落有致地停留在了灶房的各處。

  也就是在這一刻,灶房的門突然“吱呀……”一聲,緩緩地關上了,留下了在門背后倒吊著的李湯成,在生銹的鐵索下面,不斷晃動著,房頂的灰塵,簌簌跌落下來。我忍不住去看李湯成鮮血布滿的頭顱,看著他那沒有耳朵,顯得有些詭異的頭。他本來是背對著我們的,一番搖晃之后,臉朝向了我們。

  突然,他睜開了眼睛,露出一雙白色的眸子來。

  啊——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