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二十九章 身噬鬼,卷土重來王麻子

  爆炸聲響起,碎片四處飛去,那水車轟然倒地,濺起許多水花來。

  這水車一倒地,我們便見這天地四周的霧氣,都淡薄了幾分,周圍的景致也開始逐漸清晰起來。這一發現讓我們欣喜若狂,看來這家伙的本事,大部分還是來源于陣法之中,所謂路轉峰回,以及我跌落的那白骨尸坑陡然出現,都需要借助于陣法之威。脫離了這一前提,他并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厲害,孤單一人的他,需要面臨的,將是被我們群毆而上的境地。

  萬家兩兄弟早已跑到一塊大石頭后面蹲著,看著這水車倒地,天色轉好,均歡呼雀躍,然而又見到那斷臂老頭狀若瘋虎地沖將過來,想起那被點成了蠟燭的母梟陽,嚇得魂飛魄散,都怕這家伙隨手又是一道紅云飛來。

  不過萬朝新畢竟是受過部隊大熔爐鍛煉過的人,穩下心神,舉槍就朝向那老頭兒扣動扳機。

  三管獵槍跟李湯成一伙人配備的黑星手槍,并不是一個級別的,要遠遠弱上許多,然而崩到正常人的身上,卻依然有奪人性命的可能。斷臂老頭并沒有如我所想象的那般刀槍不入,當萬朝新舉起槍,朝他瞄準的時候,他便朝著旁邊猛地閃去,反應力十分驚人。

  然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根濕漉漉的棍子,將他給纏住了。

  雜毛小道終于在這個時候,攔住了魔焰囂張的斷臂老頭。他的棍法源自于“五郎八卦棍”,本為宋代楊家將之一的楊五郎始創,后由黃飛鴻從其父黃麒英那里學得,再融入南派武學功法精華,并由高徒林世榮發揚光大。此棍法長短兼施,雙單并用,法門多而密,與人纏斗最合適不過,一時間棍影重重,天地皆是,將那斷了一臂的邪靈教廬主逼得連連后退,慌忙應付著。

  而就在此刻,那個猴孩兒不知道使了什么法子,“咔啦”一聲響,有一架水車居然散落在了水面上,不再轉動。他再接再厲,躥到了另一架水車之上,伸出手中那把銳利的尖刀,直接卡在了水車轉動的軸輪之上,使得那水車緩緩停止了運轉。

  頃刻之前,八架水車,已去其三。

  天空為之一震,有風習習吹來,籠蓋四野的濃霧似乎就要被吹散而去。而被雜毛小道纏住的廬主則瘋狂地叫喊著,被斬斷的手臂上鮮血灑落下來。恐懼總是來源于神秘,他想來并不是很擅長正面搏斗,而且年老體衰,怎及得上雜毛小道和我這些氣血正旺的大小伙子?然而左臂被斬,憤怒讓他失去了理智,暴露了自己,而又想依靠那并沒有幾把的白磷萬骨砂恐嚇我們,最終落入了下風。

  所以說,人永遠不要以自己的弱點,去迎擊別人的長處。

  爭斗如此,生活也如是。

  可是,一個耐得住性子在此隱居了四十年的老家伙,就這點城府,這點本事么?

  顯然不是,在看到自己的心血被毀,而自己又被雜毛小道的棍子敲得頭昏眼花之后,這個頭銜為邪靈教神農架大鴻廬廬主的老人,終于動了真怒,他往后退開幾步,看著步步圍上來的我、萬三爺和雜毛小道,看著提槍捉刀的萬家兩兄弟,看著溪流處在嘗試毀掉第三架水車的猴孩兒,仰天長笑,這笑聲里,多了好幾分悲涼和英雄末路的情緒在。

  笑畢,他環顧四周,說:“我李子坤生于民國十一年,十八歲加入厄勒德,歷經了軍閥混戰和外敵入侵,歷盡了民國的興亡和新國度的建立,也曾揚名立萬,也曾階下之囚,也曾馳騁沙場上,也曾醉臥美人膝,多少年煙雨和風塵,自接任神農架鴻廬以來,局勢混亂,掙扎幾年后并不理事,潛藏于這黑竹溝間,妄圖斷徹天機,養得那鬼道長生之術,然而惜哉,天意難違,功虧一簣啊……功虧一簣啊!”

  回憶完光榮歷史,這位邪靈教神農架大鴻廬的廬主李子坤抬起頭,面帶笑容,說別以為我的功力被破,就能夠容爾等小輩任意欺辱,厄勒德十二魔星之威名,不能在我這里墜落,與我陪葬吧,你們這些凡人螻蟻們!

  他這話說完,居然反方向朝我這邊撲來,我等他說完這番裝波伊的話語,冷笑著揚起了手中的刀,迎擊了上去。

  砍殺的經過,出乎我意料之外地順利——我的這一刀正好砍在了他的右臂上。我這把是小屁股她外婆磨了半晚上的產物,在經歷了這么久的磨難,依然銳利如新,再加上我的力道甚大,毫不留情,竟然一刀便將李子坤的右手,齊肘切下。

  然而他似乎并不在意這痛楚,居然朝著我剛才爬上來的那個白骨尸坑,縱身跳了下去。

  這……是什么節奏?

  我有些發愣了,顧不得地上那截還在彈跳的手臂,朝著那坑旁跑過去。我跑得快,旋風一般就沖到了那開口巨大、驟然出現的土坑,只見里面黑氣縈繞、翻騰,無數的手將這個老頭給憑空托住,接著那些黑氣承載著數十個骷髏頭,將他的身體給啃食著。

  啊——

  饒是這個姓李的老人意志堅忍,然而卻也受不了這萬鬼吞噬的痛楚,發出了一聲驚悸到了極點的慘叫聲。而這慘叫僅僅只持續了十秒鐘,便被那恐怖的咀嚼聲所吞沒。圍繞在他身邊的骷髏頭,實在太多了,有許多便朝著我這邊飛來,嚇得我連連后退。然而那坑口有著某種結界,使得它們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阻力,飛到了近前,就再難寸進。

  萬三爺和雜毛小道也沖到了這白骨土坑之中,一瞧見這情形,萬三爺這個走南闖北半輩子的老江湖,都忍不住顫抖:“瘋了,簡直是瘋了……他竟然用自己的血肉神魂作活祭,這是要強行催動這滔天大陣,布下那魚死網破的殺機么?”

  他說得語無倫次,然而溪流邊突然傳來了一聲驚恐的尖叫,我扭頭看去,只見攀在水車上的猴孩兒不知道是失手,還是被什么神秘力量作用,被推掉進了河里。

  神農架大山大河,猴孩兒自然是會水的,然而他發出這種驚悸的尖叫,顯然不是因為溺水。

  猴孩兒落入水中,掙扎一番后沉進了水底。溪面沉靜了幾秒鐘,突然一團人形物體出現在河灘上,凄厲地尖叫著,朝著在不遠處發愣的萬朝新、萬朝新兩兄弟跑來。這物體正是那猴孩兒,只見他身上布滿了棕黑色的螞蟥,一層又一層地蠕動著,將他的全部都給覆蓋了,使得他呈現出蜂巢一般形狀。

  因為光線的原因,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最外圍的螞蟥,全部都有小拇指那么大,肥嘟嘟。

  萬家兩兄弟那里見過這種恐怖的景象,見那怪物朝著自己撲來,萬朝東將手中的刀子當作了手榴彈,朝著那猴孩兒砸去,而萬朝新則朝著怪物的頭顱,果斷開了一槍。奔走的猴孩兒和正常人一般,在頭部中槍之后,口中的那恐懼尖叫聲猛然一停頓,然后朝著后面栽倒,再無氣息。

  而他身上的那一層黑乎乎的螞蟥,也散落各地,不斷地扭動著扁長型的身子。

  這些螞蟥有的吸了足夠的血,腹中滾圓;有的仍然釘在尸身上面,用勁全力吸食鮮血;還有的似乎還感應到了我們這些人的存在,蠕動著身軀,朝著我們這邊爬過來。

  想不到那溪流中居然有這么多螞蟥,如斯恐怖,是天然的存在,還是李子坤和周林弄來的布置?

  或者,猴孩兒的死,跟死去的李子坤有關系?

  顧不得這許多,看著土坑中那翻滾的黑氣和已經變成了一具骷髏的邪靈教神農架大鴻廬廬主,萬三爺臉色大變,對著我們狂喊,說快跑,這老鬼以自己的性命為代價,驅動了這大陣,只怕一旦運轉起來,這陣中所有的生物,都十不存一了。我們必須趕在半個小時、不,二十分鐘之內,闖出這陣里,不然這黑竹溝的陣法雖破,只怕我們就真的要陪葬于此了。

  見萬三爺說得嚴重,我們都慌了手腳,萬朝新、萬朝東也不管地上那一大灘的螞蟥了,紛紛朝我們聚攏而來,萬朝安本來畏畏縮縮地待在那木屋旁,這下也扶著他那昏迷過去的大伯,朝我們這邊艱難行來。他帶著哭腔,焦急地喊,說三爺爺,這可怎么辦?誰知道怎么出這個陣么?天要黑了!

  我抬起頭,只見本來要回復清明的四周,那白霧漸濃,有的地方甚至直接轉化為了黑色的霧氣,在天際翻滾著,天地間出現了一種恐怖的抖動。整個山谷中,有轟隆隆、轟隆隆的打雷聲,又或者是山體動搖的聲音出現,一切都變得讓人心驚肉跳。

  我們不知道萬三爺的時間是如何來的,但是滿腦子都是離開這里的想法。

  然而濃霧中突然走出一個黑影子來,朝著我們這邊瘋狂地笑,說想跑么?萬三爺,你這個滿口禮義廉恥的老家伙,會扔下你的這外重孫女,獨自逃跑么?

  他這聲音嘶啞,充滿了戲謔的笑意,而他的話音剛落,一個清脆的聲音則響了起來:“太姥爺,救救我……”

  是小屁股么?她怎么跑到這里來了?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