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三十章 敲悶棍,幕后主使來救場

  正拿著羅盤準備找尋出路的我們,聽到這聲音,心中都不由得一震:他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呢?

  在我的視線中,走近了兩個人,其中一個是那個養了青蛇蠱、結果被我們給識破,廢去了蠱毒的王麻子,還有一個,竟然是萬三爺的外重孫女,據說有著很高修行天賦的小屁股魏梅梅。這樣兩個突兀的身影在這個時候出現,由不得我們不驚訝,兩人越發近了,我這才發現小屁股被王麻子給緊緊綁住了雙手,脖子上還有一把尖刀比住,而那王麻子臉上,則浮現出了完全瘋狂的笑容。

  看到這一幕,我突然回想起進入黑竹溝的時候,似乎看到溝口滑板巖的坡頂上,有一個黑影子存在。而那個黑影子,莫不就是王麻子這廝?

  這個狗日的,就因為作惡被我們給抓住了陣腳,結果不但一路跟蹤至此,而且還將萬三爺最寶貝的后輩給綁架了?

  只是,此刻的黑竹溝云繞霧行,斗轉星移,他又是怎么出現在這里的呢?

  我突然感覺到背后有一雙手,把這整個局勢往某個方向推動著,是命運么?

  空間里依然在顫抖,我們聚攏在一起來,看著王麻子一步一步地走近,直到十米開外的安全距離,停下來,然后得意地掃量著我們,右手持刀制住小屁股,左手揪住她的頭發,說你們這幫自命正義的家伙,會拋棄你們至親的家人,抽身逃跑么?這一點,我真的十分好奇呢?

  萬朝東、萬朝安幾個沉不住氣的年輕人氣憤地朝著王麻子大罵,說你這狗日的,還不快快放了小屁股?

  萬三爺的臉陰得都要滴下水來,看著被罵得越發開心的王麻子,說你是怎么進到這里來的?

  王麻子下巴抬起,毫無掩飾地顯露出了小人行徑,說萬三爺,你忘記我小的時候曾經誤入過黑竹溝,后來是你大哥發動全村人,最后在溪邊找到的我么?當時我確實是迷路了,但是我卻沒有告訴你們,我知道一條地下通道,直通谷中。雖然這一次我依舊還是迷路了,但是冥冥中,卻自有指引,將我引到這里來。哈哈,看這情況,世界末日就要來了,你們還不趕快跑?

  萬朝新跟王麻子同輩,忍不住施展溫情攻勢,說柱子,你還記得我們全村的人一起出動來找你啊,那就不要再走歧途了,跟我們一起逃吧,留在這里會死的。

  “死……”

  王麻子眉毛一掀,發出了一陣瘋狂的大笑,眼淚都快要嗆了出來,比劃在小屁股潔白脖子上的尖刀一陣亂顫,嚇得這小姑娘哇哇大叫。

  笑至尾聲,王麻子用左手背抹去眼角的淚水,說我現在的情況,生和死,有什么區別呢?

  我從小出生在農村,家里面沒錢,老爹不但沒本事,而且還早早就死掉了;我文憑低,長得還他媽的不好看,在城里頭的工地里搬磚,累死累活還不夠養活自己的,坐個公交車,都要被人嫌棄又臟又臭,我他媽的進大商場去,連那門口的保安都用看賊一樣的眼神看著我……

  我不服啊,同樣是人,同樣生活在這藍天白云下面,我王柱子,憑什么活得就這么憋屈?

  后來,我回家了,開始養蠱了,滿心期待著用我的心血和努力養出來的蠱去發財,賺大錢,蓋房子,給我老娘換身新衣裳,給我娶一房漂亮的媳婦天天睡,吃最好的、穿最好的——老子要買幾百塊錢一件的衣服,再去坐公交,去商場,看他們還敢瞧不起我……

  說完這段自白后,沉浸在美好的意淫中的王麻子突然睜開了眼睛,這瞳孔里白的多過于黑的,導致他的眼神十分奇怪,整張臉扭曲得厲害:“都是你,你們這群自命不凡的家伙,多管閑事,將我王柱子發達的機會給徹底葬送了!我那糊涂的老娘還勸我,說讓我到你家給各位爺爺奶奶磕頭認錯,免得以后在村子里混不下去……哈哈,我王麻子窩囊一輩子,何必還要看人臉色?死便死,讓這個粉嫩可愛的小姑娘,陪著我一同死去,讓你們這些表面跟土地公公一樣慈祥、內心里齷齪得要死的家伙難受,老子也不枉來到這世上走一遭……”

  王麻子瘋了,從他那沒有焦點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得出來。

  當夢想一朝破滅,這個在社會中處處碰壁的可憐蟲,終于拋下了所有的美好,將人性里最骯臟、丑惡的部分,全部都挖掘了出來。作為一個對他了解不深的人,我無法評價他的好與壞,有人把苦難當作是生命的財富,有人卻把這些當作是壓垮自己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負擔……所謂對錯,沒人知曉。

  我只能說王麻子,實在是太脆弱了:人若想別人瞧得起,首先要自己瞧得起自己。若自身都沒有一點兒能夠讓人值得尊敬的品質,又何必埋怨他人呢?

  萬三爺從王麻子一開始說話,便一直在沉默。他也不勸說,只是用他那雙充滿睿智光芒的眼睛看著王麻子,待他說完,揮一揮手,對著我和雜毛小道說:“兩位,這里的事情與你們無關了,請速速離開吧。”說完這話,他又回過頭來,看著萬朝安和扶著萬勇的萬朝新、萬朝東等人,說你們也走吧,跟著小蕭、小陸兩人離開,或許還有逃生的希望,這邊,我來應付吧。

  我聽到萬三爺的語氣中,有一股蕭瑟清冷的倦意。

  是對人性完全失望了么?

  我看到小屁股被發瘋了的王麻子狠狠地拽著頭發,大大的眼睛里全部都是水汪汪的淚水。她不敢大聲哭叫,咬著牙、抿著嘴,強忍著心中的恐懼,嗚嗚地哭咽著。她的模樣讓我想起了朵朵,也就是在這一霎那,我立刻想起王麻子沒了青蛇蠱,也就是一個凡人而已,何不如讓朵朵潛入他的身后,去將他解決了呢?

  有這個想法的并不僅僅只有我,萬三爺在說話的同時,緩緩地松開了腰間的竹筒。

  鬼靈悄無聲息地潛了出來,想要朝著王麻子摸去。

  然而王麻子卻大聲叫嚷起來,將小屁股的脖子緊緊勒住,說你們別耍花樣,老子的眼睛可是抹上了牛眼淚的,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在想啥子,你們若敢亂來,收獲的也不過就是兩具尸體而已,哈哈……

  小屁股的脖子被輕輕劃拉出了一道口子,血就流了下來,她發出一聲清脆的尖叫聲,萬三爺身子一僵,那鬼靈立刻縮回了體內,而我也停止了召喚朵朵的想法,連肥蟲子也不敢叫,生怕這個陷入瘋狂的家伙,做出什么讓人遺憾的蠢事來。

  天地仍在晃動,萬三爺朝我們喊,說還不趕快走?這里隨時都有可能崩塌,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聽到萬三爺嚴厲地喊叫,也許是積威甚重,也許是別的緣故,萬家幾兄弟扶著昏迷的萬勇,往著他們之前過來的那面林子退去。而我和雜毛小道并沒有動,身邊的老蕭用棍子當拄拐,望天,瞇著眼睛看這異象不說話,我崴到的左腳一陣一陣地疼痛,扶著他的肩膀,說你在看個啥子呢?

  雜毛小道皺著眉頭說他在想,救場專家肥母雞,怎么到現在了還沒有出現呢?我一聽,心中的疑惑便浮出來,忙問:“你們到這里來,莫不是那肥母雞領的路?”雜毛小道說倒不是它領的路,不過路徑卻是它給的……

  我說你們是怎么聯系的?

  雜毛小道搖搖頭,說不好說,虎皮貓那廝不愿意讓人知曉,那么我也不敢私自透露給你。聽到雜毛小道談起了虎皮貓大人,我那緊張不已的心終于開始安穩下來,抬起頭,只見萬三爺開始在勸王麻子,說柱子,你要多少錢,直接跟三大爺說個數字便是,何必做出這極端的事情來?生活有多美好,你年紀還小,并沒有太多的體會,三大爺拿錢給你,給你娶媳婦——你都沒有孩子,以后老王家可不是要絕后了啊?

  “傳宗接代”這個深入中國人骨髓里面的話題,讓王麻子激動的情緒終于有了一些猶豫。

  然而轉瞬之間,他抬起頭來,說莫騙我了,我受了太多的欺騙,受夠了,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你們別想騙我……咦,你們笑什么?你們覺得我很好笑么?

  王麻子看著我、雜毛小道和萬三爺臉上突然間一齊流露出了陽光燦爛的笑容,疑惑不解,他的思維已經陷入了瘋狂的境地,抬起右手的尖刀,指著我們大罵:“你們笑什么?信不信我一刀捅死小屁股?”

  “他們在笑,笑你就是一個傻波伊啊……嘎嘎!”

  “誰?!”

  王麻子聞聲,朝著頭上看去,一大坨熱烘烘的鳥翔“吧唧”一下,準確無比地落在了他的眼睛里面。

  他“啊”的一聲慘叫,用右手袖子去揩臉上那泡稀爛的鳥翔,然而當視線剛一恢復,便見到一根歪曲的樹棍,迎風朝著他的腦袋猛力地撞擊而來。使棍的這男子只當是打地基,一棍敲得悶響,王麻子只覺得天旋地也轉,手上的刀子一松,人便栽倒在地上,不再動彈。

發表評論

此站點使用Akismet來減少垃圾評論。了解我們如何處理您的評論數據